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姜维平文集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开放》杂志
    正当薄熙来沉醉于政治局常委的美梦之时,又一个重磅炸弹,在海外某国爆响:44岁的重庆亿万富豪,俊峰集团老板李俊,通过网络寻找,不仅与我取得了电话联系,而且把他的证据材料的副本全部特快专递给我,经过我与加拿大律师朋友的研究和鉴别,我确信这是一起由薄熙来和王立军精心策划的冤案,它是2009年以来“唱红打黑”运动中,继李庄案,方洪案,黎强案等之后,又一个枉法追诉的典型案例,它的奇妙之处在于该涉案人和受迫害者李俊已成功逃出中国大陆,虽然目前尚不安全,但我的近日已发表的一篇长达万六千多字的调查报道,使真相已经揭开。
   这两天,我对李俊又进行了深度细致的采访,以下内容是新的故事,它像一只强有力的手一样,无情地撕开了薄熙来所谓“唱红打黑”的真面目,使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他的政治野心和徇私枉法的疯狂,从而提高了我们防止文革重演的忧患意识,增强了讲真话的使命感。

抢劫“蛋糕”给了张海洋


   薄熙来和汪洋热议“蛋糕论”,吸引了读者的眼球,仿佛他最能公平地分配经济上的“蛋糕”,他说,不能只让一部份人先富,而是要帮助弱势群体共同致富,但他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是怎样做的呢?

   2009年12月4日,他为了取悦于张震的儿子张海洋,背靠成都军区的将领,竟下令拘捕了李俊,先是关押在重庆第一看守所,软硬兼施,逼其就范,当购买了成都军区地皮做生意的李老板,同意补交土地出让金和违约金之后,又把他改押在成都武器库,此间不仅迫使他打电话给外面的分公司领导魏文清准备现款,而且还派人押解他出去四处筹钱,在给足了部队四千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之后,于次年3月3日将其释放。
   这方面的情节和事实,有多份带公章的文件佐证:成都军区给重庆公安局的题为《关于移交李俊的函》,重庆公安局《关于撤销李俊案件的决定书》,成都军区给华夏银行重庆分行等多家金融部门函等,七张羁押时武器库里拍摄的照片,和一盘审讯时的录音带,这些都无可怀疑地证明了专案组一位领导的肺腑之言:薄熙来唱红打黑所指控的黑社会份子都是虚构和包装出来的,李俊不过是有机会活着出来讲出真相的人之一。
   他说,他从1989年开始就和部队做生意,历时二十多年,与军队上层关系密切,他先是承包加油站,后是竟标夺得某驻军物资供应站的667亩土地,搞房地产开发,他不关心政治,只想拼命赚钱,到了2007年12月,他已是重庆有名的前五十位亿万富豪,但自从薄熙来任职重庆,他想拉拢军队,把俊峰企业50亿资产的“大蛋糕”抢夺过来,给了张海洋及成都军区,下令由王立军,郭卫国等精心编织了他的所谓涉黑的罪名,不仅两次拘捕了他,还监禁了他妻子等二十五个亲友,而且还冻结了他的财产,托管了它的企业,没收了他两亿多的流动资金,使他一贫如洗,亡命天涯。
   李俊转述专案人员的话说,薄熙来称,他和张海洋是从小在一起玩的铁哥们,他不论是在成都军区任政委,还是履新二炮政委高职,都对薄熙来寄予厚望,也就是说,薄熙来与张海洋利益交换的结果是政治阴谋,在条件成熟之时,他们会果断地发动军事政变,否则,他不会如此疯狂地对一个民营企业家如此大动干戈。这也预示着薄熙来上位后,将把“重庆模式”强行推为“中国模式”,无数个李俊将携款潜逃或被打成黑社会。

彭治民案也是冤枉的


   近期重庆宣判了一系列所谓涉黑案,民营企业的大老板彭治民就是其中的一个,如果仅从薄熙来严密监控下的重庆媒体报道看,他真是十恶不赦,不重判不足以平民愤,但真相到底如何呢?
   李俊首次披露了事情的经过,他说自己和彭治民很熟悉,大家都是有名的商界老板,也是有缺点的普通人,可能他们经营过程中,由于法制的不健全和自身修养不够,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我们绝对是民营企业家,不是什么黑社会,拿彭老板所经营的重庆希尔顿酒店来说吧,它多年都是按部就班地做生意,只是因为得罪了一个当官的就出了大事。
   他说,去年有一个湖北省的副省长到访重庆,这个人薄熙来很看重,他入住五星级的希尔顿酒店时,拒绝在总台出示居民身份证,和值班经理,服务员发生了口角,实际上,重庆公安局有明确规定,不论什么人,不论来自何方,都必须登记身份,如果副省长是暗访,也可以由总台保密,但不能搞特殊,不料此官员不依不饶,向薄熙来告状,正好他也听到了彭治民多次私下批评重庆打黑“黑打”的问题,还接受过海外媒体的采访,表示了对薄熙来的不满,所以,薄熙来气不打一处来,恼羞成怒,就下令王立军,以希尔顿酒店涉黄涉黑为借口把彭老板投入了监狱。
   可怜的彭治民判了重刑,真相至今被掩盖着,他没有李俊这么幸运,他要讲出事实真相还得等待不知多少年,如同黎强替出租车司机维权而顶撞薄熙来一样,彭治民就因为一次小小的冲突和几句言论,而失去了自由和亿万资产,还背上了一个黑社会的臭罪,这不是文革重演是什么?!

文强站错了队


   由于商场和官场联系密切,重庆的大老板没几个人不认识文强,我曾多次追问李俊,他到底是不是贪官,李俊说,文强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司法局长,他描绘了一个生动的故事情节,有一次,李俊请文强吃饭,只有他们两个人,刚开始找了一家比较豪华的餐馆,还没等进门,发现门前有一辆带标志的警车,这时李俊开车拉着他,文强说,换一家吧,让我的部下看到不好啊,于是,他们七拐八拐,又找到了一家僻静的小地方吃了便饭,又由李俊送他回家,但在路过一个交叉路口时,前边的车因交通事故而堵塞,一个指挥车辆的民警认识文强,但他对李俊说,绕开走吧,别惊动了他,于是他们又调头回驶,绕弯很长时间,才把文局长送回了家。
   李俊说,重庆当官的不少人都贪,但我求文强办事,没送过钱,就是吃吃饭,喝喝酒,唱唱歌什么的,可能他不是最贪的官员。那么,薄熙来利用张弢案绑架了公检法,为何第一个枪毙了文强,历时十一个月就速战速决呢?我进一步追问他,李俊披露,文强和贺国强,汪洋的关系十分密切,他们在2007年12月之后,依然保持交往,互通信息,还时常流露出自己京城有靠山的样子,这使薄熙来咽不下这口气,原本中央把汪洋到广东,而同时把薄熙来贬到山城,这已经使他很窝火,岂能善罢干休?这正是薄熙来“唱红打黑”,用文强案敲山震虎的主要原因。总之,我请教李俊重庆打黑有多少冤案?他毫不思索的回答:百分之七十是假的。
   2011年7月23日于多伦多
(2011/08/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