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姜维平文集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林顿走了,但他的可爱的形象还留在加拿大人的心中:尖尖的微微翘起的下巴,专注凝思的神情,银灰色的小胡子,灿烂美丽的笑容,和演讲时挥动的手臂,这位加拿大新民主党的领导人,才年仅61岁,英年早逝,令人痛心,根据以前的业绩,他再活一段时间,再努力一把,就完全可能颠覆执政的保守党,取代现任总理的角色:哈珀,说实在的,我不太了解林顿,对他也没有太深的感情,作为一个外乡人,使我震惊的不仅仅是六十一只白鸽的飞翔,不仅仅是民众在市政厅广场上亲笔写下的悼词,也不仅仅是他的遗孀优雅的举止和儿女恬淡的笑容,而是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哈珀对政敌的尊敬和包容:破例为他举行了国葬,并亲自送他最后一程,这才叫“政治文明”。
   
   对此,我的两位英语老师各执一辞,对林顿有不同的评价:苏珊说他有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为其进行国葬理所当然;而汤姆则指责他是机会主义者,认为只有现任主要领导人才能享受如此哀荣,甚至有人还公开发表文章称这是浪费纳税人的钱,我想,这可能和他们所处的社会阶层和经济地位有关,苏珊是处在加国低收入群体的公民,算是草根;而汤姆一辈子都是公务员,衣食无忧,把他们组合起来,就完整地代表了加拿大人对林顿的评价,不论如何,有这么多的人因为他的离去而悲泣,争议,惋惜,怀念,足以说明他远去的背影已写进了历史。无疑地,他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我没有亲临现场,只是坐在梅西学院里读报上网,看电视,已足够条件审视他的背影,中国人应当向加拿大学习什么?当哈珀为政敌而宣布举办国葬的时候,中南海的领导人还在一如既往地打压异议人士,最严厉的是对待中国民主党人,不仅老牌的民运人士王炳章还监禁在狱中,刚出狱的秦咏敏还挣扎在软禁里,而且没有组党,只是发表了《零八宪章》一纸空文的刘晓波,也关在大牢里,即使是对一党执政持温情批判态度的很多书生,也是承受着抓捕的压力和强势的封杀,这是多么大的差距啊!这种政治文明的差距如同洪荒远古与现代文明,如同鸟鱼相遇而万世不语,这究竟是为什么?

   
   坦率地讲,君子群而不党,文革的苦难经历使我对所有的党派都不感兴趣,我也没有见过上述民运人士,我也未必赞同他们的理念,但我认为,政党既然是有人群组成的,必有优点和缺点,所以一定都应当尊重对手,展开竞争,互相揭老底,以取悦于老百姓,而选票是最好的试金石,反对党是最好的镜子,中共建政以来,有成绩也有问题,屡次犯错,屡教不改,就是因为思维保守,对反对派铁腕压制所致,它扼杀和限制了反对党,听不进批评的声音,怎么能进步呢?所以,老百姓怨声载道,群体性抗争事件频发,现在,中共有八千万党员,国力又强盛无比,经济上成绩世人瞩目,没有理由害怕反对党,我看开放党禁和报禁,中共未必倒台,反之,像利比亚这样的暴力转型事件,极有可能发生。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哈珀是与林顿并驾齐驱的最大的胜利者,人们会说,看,他多么有胸怀啊,而且问题不仅于此,执政的保守党注意到了林顿的着眼点,即关心流浪汉等弱势草根群体,这正是反对党的可爱之处,他给了掌权的保守党一面镜子,看出了急需改进的问题,正因为及时纠正了它,才能再一次获得选民的支持;而中国呢?根本就没有这面镜子,有了也被专制所打碎,没有对中共制约和监督的独立的公开政党存在,连党内的派别公开化和合法化,都只是在羞羞答答的萌芽中,这怎么能行呢?如果让薄熙来和汪洋公开在电视上辩论有关蛋糕的问题,有何不好呢?让王军涛和李克强竞选有何不好?他们原本就是同学和朋友嘛!让习近平和马英九竞选中国领导人,有何问题呢?我不相信一搞海选,中国社会就乱了!我也不相信,加拿大人是人,中国人就不是人?为什么哈珀能做到的,胡锦涛,温家宝做不到呢?保守党能做到的,共产党为何做不到?
   
   现在,像吴邦国这样的所谓“五不搞”宣誓者,很具有代表性,其主要依据就是国情论,说中国人的素质低,人口多,地盘大,地区不平衡,等等,这都是老生常谈,欺世骗人,2004年,我在狱中认真读过社科院出版社出版的题为《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一书,作者用大量的真实数据,证实了中国人完全可以公平公正公开地选出自己的领导人,它的论据和论点天衣无缝,非常有说服力,但却连李铁映都不能打动,他当时刚从政治局委员的宝座上退下,他的儿子李力践曾在大连利用他的权势大肆圈钱,而他恰是社科院的最高领导。这真是咄咄怪事!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的中南海领导人,几乎每个人都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没有一个不知道上述西方政治文明代表了人类历史发展方向的,否则为什么都把子女送到英美读书?但是,他们大都不想身体力行,为什么呢?
   
   关键的症结在于自私和贪婪,再加上鼠目寸光,由于传统和制度,也由于人性的弱点和软肋,官员们很容易迷失,把最不值得珍惜的东西,当成最重要的,我很难理解,人生不过百年,眼下的领导人大都进入花甲之年,或古稀之年,离死亡不过一厘米,甚至一毫米,还要钱有什么用呢?留给儿子孙子,也是留下了无穷的灾难,它像一把吸引着穷苦老百姓的刀子啊!刀子总是寻找那些明显的目标刺去呀!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家的前领导人及其家属,不都是这样吗?
   
   别以为把钱存在美国和加拿大就安全,中国如果发生了政治动荡,他们不会冻结这些海外资产吗?因此,我认为,中国领导人,如果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胆改革,像胡耀邦和赵紫阳那样,留下一世的英名,也像林顿这样名传后人,多么荣耀啊,留下股票和钱币等费纸有何用呢?难道卡扎菲家族的下场不是前车之鉴吗?我也很难理解,我们的领导人一代一代地,愿意过着这样没有尊严的身处笼中之鸟的生活:当权时把别的同僚关在里面,失去权力时再调过来:不能出国旅游,不能出版回忆录,不能发出不同的声音,等等,这种不文明的很落后的“政治怪圈”,把国人困在“敌对思维”里不能自拔:仿佛反对党就是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大逆不道,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官员是这样想的,老百姓之间自然很难相处和谐,这正是中国社会矛盾尖锐的原因之一。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我回头想一下真汗颜:我来加拿大快三年了,也走过不少地方,但至今没看到一起打架和吵架事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太融洽了,是什么原因呢?我看主要是政客榜样的力量,哈珀和林顿等几个反对党的领导人,可以在媒体上,在国会上唇枪舌剑地辩论,形同敌人,但一切都是透明的,公开的,谁正确,谁当权,最终由老百姓用选票评判,选错了也无所谓,就让你玩几年,下回不投你票就行了!其实,他们代表着社会上不同利益群体的意见,既然大家都有宣泄的渠道,都可以自由表达诉求,何必私下敌对和吵架呢?所以,加拿大没有连年上访的群体事件,没有警察敢把访民关到“黑监狱”里,也不用唱什么红歌,更不会把异议人士判刑,如果我想办一张报纸专骂哈珀,我明天就可以办,关键是我没有印刷费,而不是政府不给执照,这就是“政治文明”,如果在中国,你办家报刊,能像买棵大白菜那么容易,那么,中国会像今天这样两极分化吗?社会矛盾早在以前就被舆论消解了。
   
   如今,林顿的背影走远了,但他的最好的同僚和助手邹至惠还健在,也就是说他是中国人的女婿,但愿这一点具有象征和启迪作用,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近年来涌入了加拿大,抢名车,买豪宅,把大笔的票子存在银行里,并享受这里的社会福利和没有污染的河流,空气和水,但却不太关心我上述的强烈对比:中国政治体制的落后已达到了社会裂变一触即发的危险程度,每个人都身在其中,如果中共能大胆地奋力政改,向加拿大学习,该有多好啊!一个政党被选下了台,另一个政党锐意进取,国家发展就注入了新的活力,如同经济领域有家乐福,迈凯乐,又有华联超市一样,有对手,有比较,有竞争,才有希望,有中国的哈珀和林顿,有习近平和马英九,有李克强和王军涛,我看不妨让他们都试试,何必要像卡扎菲那么傻呢?!
   
   总之,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作为异乡客,我别有一种情怀:希望我们的祖国进步,执政党能开明和觉醒,不要一听到批评之音,就动辄指责人家是海外敌对势力,是别有用心的,如果说穆巴拉克的故事还不太有波澜的话,卡扎菲的倒台真的惊心动魄,想一想他存在美国的那些巨款吧,想一想他的豪宅和美女保镖,听一听那摧枯拉朽的炮声和人民的欢呼声,中南海的领导人应当明白:光有经济奇迹和貌似强大的军事实力还不行,一个国家要永立世界之林,必得政治文明啊!为什么总让人家说事,自己不争气呢?!
   
   2011年8月29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8月30日首发
(2011/08/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