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央视:我们一直在造谣,从未被超越]
石三生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央视:我们一直在造谣,从未被超越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央视一套节目大变脸 撒贝宁柴静打头炮》时,我就笑了。笑,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先见之明,也不是因为那些哭爹喊娘满世界乱的人们又吊错了丧。而是觉得曾经不可一世的央视,只是为了改个头换副面空,就不惜装神弄鬼、玩啥失踪来吸引“人民”的眼球。真可谓是九斤老太的家世,日趋没落、一代不如一代了。
   

   央视喜欢造谣,而且喜欢摆出一副赤诚的样子造谣,已经是世人皆知。且不说那公益广告,用一个遛弯的糟老头喊出了超越汉唐盛世的谎言。当今中国,武没有大汉虽远必诛的霸气,文没有贞观之治路不拾遗的民风。何来超越?;也不说央视那超级脑残的“爱心一小步,道德成长一大步”。一帮孩子,为了让一个四六不靠的瞎眼老汉,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做了若干风车拴在枯死的树上。就算孩子们真的能将风车拴到树枝上,那个老头子就瞎坐在那里安然享受这样一个骗局?老欺小无德,少骗老就是爱心?都说人盲心不盲,看央视这老头子,却是人、心俱瞎了。这些都不说,咱就看看这次央视头牌之一的柴静,装侠客,玩失踪,利用围观者的爱心,为自己的节目招揽生意。如此道德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1510 ,看到有个叫关克的朋友在《写新闻童话的柴静不会死》一文后跟贴:“柴静,曾为达到某种目的而刻意捏造假新闻,诸位看客,你们相信吗?石先生揭示了柴静炮制“新闻童话”的一面,或许未曾料想到,柴静还有更为阴暗的另一面。而在众多看客眼里,柴静却仍然是所谓“正义女神”的化身,这才是我们民族最大的悲哀!”好奇地跑到他的专栏去浏览,才知这位老兄乃是当年赫赫有名的挺虎派,是陕西省林业厅的当事官员之一。当年轰动了国内外的周老虎事件,石三生一直以为那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后更以周正龙被判缓刑后又被抓,而演变为一场不折不扣的闹剧。有人因华南虎发财,有人因周正龙蜚声海内。更为荒唐的,还因此诞生了一批什么法治人物。令人喷饭之余,也只好道一声娘西皮了。既然自己认定了是闹剧,也就很少关注,更不曾想到其中还有若干曲衷。看了关克先生的文,粗略知道了一些他的遭际,因华南虎出名,因华南虎失意。而与华南虎密切相关的柴静以及郝劲松们,前程却依旧繁花似锦。非此,这个以一块五毛钱的官司出名的大律师,还成了柴静笔下令人民感动、令铁道部尊敬的人物。
   
   但,自己终究是不了解华南虎和周正龙的。从目前网络上搜到的信息,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于是,就只想写一写柴静和她的央视,告诉你我的感觉。
   
   是人都会自恋的,名人尤为甚,柴静当然也不例外。在百度输入“认识的人 了解的事”,记录超过千万。翻看她的博客中国专栏,看到她自己也是以此为荣(难道这是她唯一获大奖的演讲作品的缘故?)。正如自己批评那些谣传柴静失踪甚至可能被暗杀的谣文没脑子、没逻辑一样。柴静津津乐道的此文,竟然也是谬误百出。石三生认为:感动人的故事需要可靠的逻辑。凭空的凄惨只能感动那些没脑子的人。
   
   柴静的此文,我读到了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她在博客中国的两篇,分别是《25岁这年 我来到新舞台》和《我和你都深深嵌在这个世界中》;第二个版本是她发表在《国际先驱导报》的文字和她在庆祝共和国60华诞(应该是2009年吧?)的《为祖国骄傲 为女性喝彩》上演讲的视频。
   
   这两个版本,最大的特点,就是时空紊乱。既然号称是认识的人,了解的事。用乡里人的说法,最忌扒瞎!她说认识的西藏一中的女教师没有任何职业身份。让人摸不着头脑,倒也不算什么稀奇。柴静所谓的职业身份,想必都是高居于庙堂之上才能算的吧?
   
   柴静此文的初稿,应该成于她25岁时。那时,她认识三个人:拉萨女一中教师、一个很难见面的医生朋友、52岁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这一年,应该是2001年。这一年,她可能在湖南卫视的《新青年》,也可能在《东方时空》。
   
   第二个版本修订的时候,已经是2009年。在这个版本中,柴静将那个很难见面的医生朋友,换成了律师郝劲松。又增加了一个认识的人,他的名字叫温家宝,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只要能感人,换换主角当然无所谓,与时俱进嘛。问题是你增加了一个七年前就认识的温家宝。却将认识陈锡文的时间突然提前到了去年,也就是2008年。这样的时间观念也太古怪了!当然,饭局不是不可以重复,故人也不是不可以假装初相逢,同一桌人8年前一起吃饭。过了八年,抗战胜利了,又凑到一堆,也很正常。但那陈锡文竟然毫无例外地再次掏出了一块皱皱巴巴的蓝手绢擦眼睛。就实在是大大的超越时空、让人匪夷所思了。八年前,就算公款吃喝,可能没有餐巾纸很正常。八年后,这样一些有任何职业身份的人一起吃吃喝喝,那破饭店竟然还不供应面巾纸?八年啊,这陈锡文大人只讲一个故事、只用一块脏手绢。你说这不是演戏,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重副这样毫无二致的一幕呢?
   
   名人之间互相吹捧,应该也算正常。赵本山喜欢瞎忽悠,也不会忽悠赵家班以外的人马上央视。近水楼台、惺惺相惜,这都是古来的中华文明世故使然。作文说事不外一个主旨,你不能前后相悖,就像郎咸平专访郭美美一样。在《认识的人 了解的事》中,我们却搞不懂应该贯穿始终的逻辑。西藏女教师最让柴静难以忘怀。屡改屡也未换掉,始终占据了头牌的位置。在对陈锡文的描述中,柴静的领导说出了:‘这个人说得再尖锐,我们也能播。’因为他特别真诚。”既然如此,难道那个西藏女教师的秘密是因为尖锐而不真诚,所以才无法问世的吗?是否女教师如果也掌握着财经大权,有个“任何职业身份”就可以将秘密公诸于天下了呢?
   
   关于温总理巧遇老农卖棺材的故事,也未尝不可以发生,国人原本就有预先准备寿材的习俗。但柴静的叙述,先是温总理看到有人摆了一副棺材,后是老农说要卖棺材板。就感觉这事不太像真的。棺材与棺材板,一字之差,谬之万里。这就像陶土不是盆碗、蛹未化蝶一个道理。2002年,温总理正值盛年,眼神当然不会那么差,连棺材和木头板都分不清楚。只能是柴静的叙述有问题。或者压根就是道听途说,没有的事儿。
   
   好文章需要可靠的逻辑。玩儿虚的,当然也可以像庄子一样的逍遥游。但以活人为蓝本的故事,最好别离谱。为了感动人而去制造感动,总感觉有愚民之嫌。也同样地,前言不搭后语,就会让人以为这本就是编造的故事使然。看介绍,柴静今年三十有五,应该还不至于有啥健忘的迹象。一个人的小故事,讲的时差达八年,整整一个国民党打败了小日本的时间,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又何况,此文的影响是如此大、那么远—都上了《国际先驱导报》呢?
   
   柴静乃是央视的头牌之一,她认识的人,了解的事都如此不着调。可见央视其他二牌、三牌们都是怎样的喜欢招摇撞骗了。自己造谣习以为常的央视,却容不得微博有任何不实之处。竟然要摆出一副老子的模样,给世人讲讲伦理道德的底线在哪里了?不说别的,单说这柴静和撒贝宁,为了整一档子新节目,竟然不惜借机三公消费、723动车事故之际,玩儿起了美女失踪、被追杀之类的恐怖大戏,以吸引“人民”的眼球。此等品德和诚实,央视的伦理道德底线又在哪里?只在脸上和嘴上吗?
   
   多么荒唐的一个时代啊!有权有势的造谣者不允许老百姓造谣;有权有势的骗子们要求老百姓必须真诚。古今中外,还有什么比愚人者道貌岸然,愚于人者还趋之若鹜更可悲的吗?谨作此文,不为柴静,为如今和谐盛世尔!
(2011/08/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