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12、四处筹资促革命

   

   1906年Ping-Liu-li起义是一起最重要的自发起义。2万农民和矿工在秘密会党和学生的领导下,用各种工具充作武器,在湖南与江西交界地区四省举起暴动,与清军展开游击战,持续了一个月。清军的报复非常残忍,上千人被屠杀,有些人被清兵剖腹取肝炒了吃。

   

   1905年10月在赴西贡途经上海港时,孙文与一个法国情报官员Boucabeille少校会谈了8小时,孙想利用Tongking作为进攻中国南方的基地,孙试图说服法国人相信革命运动处于胜利的边缘。法国人则希望革命者将提供一个现成的情报网络,予孙文一种法国会支持他的印象。[1]随后,Boucabeille派了三名法国人由孙文的联络人陪同,前往中国南方作实地考察,他们的调查报告使Boucabeille相信孙文没有跨大中国人反清的情感。但是当他变得真同情革命并建议法国支持孙文时,他的上司阻止了他。

   

   华侨富翁继续令孙文失望,但来自中小华侨的资助使孙文的革命事业得以继续。成立同盟会后,孙文有价值200万元的债券,1906年2月孙文前往新加坡,建立起最终成为同盟会主要支部。后在马来西亚和西贡均建立支部。但是华侨同情者在投资以前要孙文承诺早点,且要在他们的南方家乡起义。学生们亦迫不及待。

   

   击败俄国后,日本取得南满特权,列强也承认了日本对朝鲜的特权地位,如今日本已挤身帝国行列,因此日本已不再那么需要中国革命者。1905年底,日本政府开始不断侵扰中国学生的活动,1907年2月日本政府采取更严厉的举措,从Waseda大学驱逐39名中国学生,并应清政府要求驱逐孙文。[2]

   

   

   孙文的朋友们包括黑龙会首脑说服外交部应支付一笔钱给清政府最著名的敌人,作为他离开日本的遣送费。于是日本政府支付了孙文5000元(约2500美元),另一说至少10倍于此数。一名日本经纪人另给了孙文10000元。孙文未与他的同志商量,接受了捐赠并拟于3月4日自愿离日赴印支。孙文留下2000元给《民报》,章炳粼对此极为不满,当他得悉孙文与日本政府的交易后,指控孙文是侵占革命经费的叛徒。[3]此前,孙文与黄兴因设计革命旗帜有过争论,两者争论再次引发敌意,部分因地方人脉关系,部分基于政策问题。黄兴和宋教仁最终阻止了业已变得广泛支持的罢免孙文的动议,因为他们知道孙文需要所有筹集到的款项,用于促动军事行动,而革命事业的成功需要团结。

   

   1907年3月至1908年1月孙文在越南活动了近一年,策划了四次起义,在孙文离开后又发动了两次起义,6次未成功的起义,花掉20万元,但大多数直接或间接源自他自已的筹集努力。其中在巴黎认识的张静江资助了孙文60000元。

   

   

   1908年一艘中国军舰捕获一艘日本走私武器的货船TatsuMagu II,日本威胁清政府放船,清庭提议提交仲裁。日本人则提出羞辱性的最后通谍,清庭被迫只好接受;但民间反对和抗议日本的呼声非常强烈,并在南方发起抵制日货运动。唯有孙文反对抵制日货,因孙文一直与日本政府关系良好,孙文还向日本提出若给他30万元,他的党可以粉碎广东的抵制日货行动。结果孙文的哄骗未得分文,却在广东民间损失了不少信誉。这是孙文最艰难的一年,起义连连失败使得华侨资助剧减,600名被法国驱逐的参加云南起义者逃到新加坡需要安置,同盟会分裂出一个独立派,自行向东南亚筹集资金,《民报》被日本政府关闭,东京同盟会学生志气低落,同盟会停止作为一个组织起作用。宋教仁因太失望,整天喝酒吸鸦片。[4]

   

   

   但孙文在新加坡努力建起东南亚基地,在汪精卫和胡汉民的帮助下,又建立起马来西亚和缅甸支部。当一个法国经纪人告诉孙文有望在巴黎筹集1000万法朗时,孙文高兴极了。1909年5月孙文离新赴欧,结果空欢喜一场,后由朋友们资助旅费孙文乘船抵纽约。

   

   1908年清庭颁布立宪纲要,拟定九年内实现立宪君主制,次年省议会成立。1908年11月15日慈禧去世,前一天光绪皇帝逝世。改良派的反对随之减弱,纽约此行孙文筹集了8000元。

   

   1908年美国风险投资者开始计划利用美国人的钱帮助中国人推翻清庭。秋天亚兰(Allen)估算需要900万美元,包括支付起义军和贿赂清军军官的费用。他计划用风险投资方式集资500万美元,其余由中国人自行解决。孙文1908年11月抵纽约后会见了亚兰,亚兰虽然喜欢孙文这个人,但他怀疑孙文作为领导人的能力与信用。因此他建议反对依赖孙文,并宣称直到革命者更好地组织和训练后,要求资本家冒险投资该项目是对知识分子的污辱。

   

   1910年2月12日-13日广州起义首次兵变士兵成为起义主体,广州数千士兵据称加入了同盟会。孙文此时在美国西部会见了雷亚(Lea)和布斯(Boothe),他们对孙文印象良好,孙文说他有“1000万各类秘密会党成员,30000知识分子和学生会员,和相当数量的新军士兵”,但孙文说的数字显然是吹了大牛,实际上一年后,同盟会员也仅有1万余人,包括3000名学生和数百名骨干。[5]

   

   

   雷亚和布斯于3月14日与孙文签约:“作为同盟会主席,孙文指定布斯作为外国筹资独家代理,全权处理代表同盟会协议贷款,接收款项和签约。布斯可依主席指定的方式处置基金。雷亚作为总司令亦得从布斯处提取现款。但该独家代理从未有过任何基金。[6]

   

   

   早些时,亚兰发现华尔街对中国投资总体上不感兴趣,更不用说投资于此种颠覆满清政府的项目。1910年夏,大财东靡尔根(Morgan)最终拒绝介入。实际上终结了亚兰的角色。但雷亚和布斯仍继续向孙文提交乐观的报告。孙文拟在Tongking边境地区发动由美国人指挥的起义,孙先要求支付350万,后改为1000万,并答应日后双倍偿还,并用革命者占领的省份的税收作担保。[7]

   

   

   虽然孙文怀疑美国资本家会作商业自杀性投资来资助中国革命,他觉得赌一把也没有害处。1910年3月24日孙文致函雷亚问他美国战争部是否对日本的秘密军力动员计划感兴趣,并附上一份含12份有关日本军力文件清单。1月份同盟会试图卖给俄国有关日本在满洲的军事计划。但是在6月孙文却又讨好日本战争部。[8]

   

   

   汪精卫由于对军事行动的失败感到沮丧,对同盟会内部反孙文深感痛苦,他想以孤注一掷的方式来拯救革命运动,1910年4月由于刺杀载丰摄政王未遂被捕入狱。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4.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6.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7.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35.

   

   [5]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0.

   

   [6]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1.

   

   [7]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1.

   

   [8]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2.

(2011/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