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中共勞教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野蠻的制度
·马亚莲案与废除劳教制度
·郭國汀談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性酷刑
·郭國汀談萬名公民提出廢除勞教制度建立叻ㄐ袨槌C治法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12、四处筹资促革命

   

   1906年Ping-Liu-li起义是一起最重要的自发起义。2万农民和矿工在秘密会党和学生的领导下,用各种工具充作武器,在湖南与江西交界地区四省举起暴动,与清军展开游击战,持续了一个月。清军的报复非常残忍,上千人被屠杀,有些人被清兵剖腹取肝炒了吃。

   

   1905年10月在赴西贡途经上海港时,孙文与一个法国情报官员Boucabeille少校会谈了8小时,孙想利用Tongking作为进攻中国南方的基地,孙试图说服法国人相信革命运动处于胜利的边缘。法国人则希望革命者将提供一个现成的情报网络,予孙文一种法国会支持他的印象。[1]随后,Boucabeille派了三名法国人由孙文的联络人陪同,前往中国南方作实地考察,他们的调查报告使Boucabeille相信孙文没有跨大中国人反清的情感。但是当他变得真同情革命并建议法国支持孙文时,他的上司阻止了他。

   

   华侨富翁继续令孙文失望,但来自中小华侨的资助使孙文的革命事业得以继续。成立同盟会后,孙文有价值200万元的债券,1906年2月孙文前往新加坡,建立起最终成为同盟会主要支部。后在马来西亚和西贡均建立支部。但是华侨同情者在投资以前要孙文承诺早点,且要在他们的南方家乡起义。学生们亦迫不及待。

   

   击败俄国后,日本取得南满特权,列强也承认了日本对朝鲜的特权地位,如今日本已挤身帝国行列,因此日本已不再那么需要中国革命者。1905年底,日本政府开始不断侵扰中国学生的活动,1907年2月日本政府采取更严厉的举措,从Waseda大学驱逐39名中国学生,并应清政府要求驱逐孙文。[2]

   

   

   孙文的朋友们包括黑龙会首脑说服外交部应支付一笔钱给清政府最著名的敌人,作为他离开日本的遣送费。于是日本政府支付了孙文5000元(约2500美元),另一说至少10倍于此数。一名日本经纪人另给了孙文10000元。孙文未与他的同志商量,接受了捐赠并拟于3月4日自愿离日赴印支。孙文留下2000元给《民报》,章炳粼对此极为不满,当他得悉孙文与日本政府的交易后,指控孙文是侵占革命经费的叛徒。[3]此前,孙文与黄兴因设计革命旗帜有过争论,两者争论再次引发敌意,部分因地方人脉关系,部分基于政策问题。黄兴和宋教仁最终阻止了业已变得广泛支持的罢免孙文的动议,因为他们知道孙文需要所有筹集到的款项,用于促动军事行动,而革命事业的成功需要团结。

   

   1907年3月至1908年1月孙文在越南活动了近一年,策划了四次起义,在孙文离开后又发动了两次起义,6次未成功的起义,花掉20万元,但大多数直接或间接源自他自已的筹集努力。其中在巴黎认识的张静江资助了孙文60000元。

   

   

   1908年一艘中国军舰捕获一艘日本走私武器的货船TatsuMagu II,日本威胁清政府放船,清庭提议提交仲裁。日本人则提出羞辱性的最后通谍,清庭被迫只好接受;但民间反对和抗议日本的呼声非常强烈,并在南方发起抵制日货运动。唯有孙文反对抵制日货,因孙文一直与日本政府关系良好,孙文还向日本提出若给他30万元,他的党可以粉碎广东的抵制日货行动。结果孙文的哄骗未得分文,却在广东民间损失了不少信誉。这是孙文最艰难的一年,起义连连失败使得华侨资助剧减,600名被法国驱逐的参加云南起义者逃到新加坡需要安置,同盟会分裂出一个独立派,自行向东南亚筹集资金,《民报》被日本政府关闭,东京同盟会学生志气低落,同盟会停止作为一个组织起作用。宋教仁因太失望,整天喝酒吸鸦片。[4]

   

   

   但孙文在新加坡努力建起东南亚基地,在汪精卫和胡汉民的帮助下,又建立起马来西亚和缅甸支部。当一个法国经纪人告诉孙文有望在巴黎筹集1000万法朗时,孙文高兴极了。1909年5月孙文离新赴欧,结果空欢喜一场,后由朋友们资助旅费孙文乘船抵纽约。

   

   1908年清庭颁布立宪纲要,拟定九年内实现立宪君主制,次年省议会成立。1908年11月15日慈禧去世,前一天光绪皇帝逝世。改良派的反对随之减弱,纽约此行孙文筹集了8000元。

   

   1908年美国风险投资者开始计划利用美国人的钱帮助中国人推翻清庭。秋天亚兰(Allen)估算需要900万美元,包括支付起义军和贿赂清军军官的费用。他计划用风险投资方式集资500万美元,其余由中国人自行解决。孙文1908年11月抵纽约后会见了亚兰,亚兰虽然喜欢孙文这个人,但他怀疑孙文作为领导人的能力与信用。因此他建议反对依赖孙文,并宣称直到革命者更好地组织和训练后,要求资本家冒险投资该项目是对知识分子的污辱。

   

   1910年2月12日-13日广州起义首次兵变士兵成为起义主体,广州数千士兵据称加入了同盟会。孙文此时在美国西部会见了雷亚(Lea)和布斯(Boothe),他们对孙文印象良好,孙文说他有“1000万各类秘密会党成员,30000知识分子和学生会员,和相当数量的新军士兵”,但孙文说的数字显然是吹了大牛,实际上一年后,同盟会员也仅有1万余人,包括3000名学生和数百名骨干。[5]

   

   

   雷亚和布斯于3月14日与孙文签约:“作为同盟会主席,孙文指定布斯作为外国筹资独家代理,全权处理代表同盟会协议贷款,接收款项和签约。布斯可依主席指定的方式处置基金。雷亚作为总司令亦得从布斯处提取现款。但该独家代理从未有过任何基金。[6]

   

   

   早些时,亚兰发现华尔街对中国投资总体上不感兴趣,更不用说投资于此种颠覆满清政府的项目。1910年夏,大财东靡尔根(Morgan)最终拒绝介入。实际上终结了亚兰的角色。但雷亚和布斯仍继续向孙文提交乐观的报告。孙文拟在Tongking边境地区发动由美国人指挥的起义,孙先要求支付350万,后改为1000万,并答应日后双倍偿还,并用革命者占领的省份的税收作担保。[7]

   

   

   虽然孙文怀疑美国资本家会作商业自杀性投资来资助中国革命,他觉得赌一把也没有害处。1910年3月24日孙文致函雷亚问他美国战争部是否对日本的秘密军力动员计划感兴趣,并附上一份含12份有关日本军力文件清单。1月份同盟会试图卖给俄国有关日本在满洲的军事计划。但是在6月孙文却又讨好日本战争部。[8]

   

   

   汪精卫由于对军事行动的失败感到沮丧,对同盟会内部反孙文深感痛苦,他想以孤注一掷的方式来拯救革命运动,1910年4月由于刺杀载丰摄政王未遂被捕入狱。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4.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6.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7.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35.

   

   [5]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0.

   

   [6]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1.

   

   [7]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1.

   

   [8]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2.

(2011/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