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残忍的中国社会 ]
走向大自然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心的挣扎p47 中国作家
·p50心的挣扎 洋娃娃为谁美
·p48心的挣扎生命和世界
·p51心的挣扎可悲的一代人
·p52心的挣扎 真与假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残忍的中国社会

   残忍的中国社会

   
   
   70年左右,我已经摘了反动学生的帽子,分配在农场当工人,所以假日可以去北安
   县城买东西了。去北安县城当天是回不去农场的,一般在农场招待所住一夜。 一

   到晚上商店都关门了,无处去,大家就聚在食堂中聊天。
   
   那天晚上,看见二个年轻工人和一个中年人坐在食堂中间的桌子旁边,周围围着一
   圈人在听二个年轻工人兴致勃勃的摆龙门阵,我也就走过去了。
   
   二个年轻工人穿着大庆工人的工作制服,中年人穿着退色的人民装,微胖,园脸,
   皮肤白皙,表情严肃,平静,仿佛在考虑一个很深奥问题。
   
   二个年轻工人对中年人颇有奇货可居,带着一种调侃的口气说,这个人思想很反动,他
   说毛主席个人主义很严重,强迫大家天天说他好,叫他万岁,停一会儿都不行。他
   还说毛主席不讲理,将不肯说他好的人都打成反革命。我听了大吃一惊,这还
   了得,这在文化革命中可是死罪,可是为什么没有人起来斗他。而二个工人的口气
   也不像愤怒,完全像在开玩笑。说着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二个工人 就像街上耍猴
   的卖艺人一样,用一种戏弄的口气逗那个中年人。那个中年人却沉湎在自己的思维
   中,离大家很远,对周围人谈论他浑然不觉。我正想走开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刚走到食堂门口,我停住了,因为我听到了一个我终身不能忘记的故事。
   
   那二个工人接着说,别看他文质彬彬的,他可是杀人犯。他有二个非常可爱的孩
   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都被他杀死了。那天他老婆下班回家,看到他坐在炕
   上,二个孩子的头被他切下来了,放在小桌子上。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小孩的头说,
   毛毛虫,毛毛虫,他老婆当场就晕过去了。
   
   天啊,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啊,这是一个什么时代啊?
   
   周围的人听得津津有味,用一种看另类的目光研究着这个怪人。二个年轻工人继
   续用艺人耍猴子的口气问着中年人,你怎么杀孩子的,告诉大家,大家张着嘴,
   等着他说话。可是那个中年人仍然沉湎在自己的思维中,仿佛在一个世界,对周
   围人谈论他浑然不觉。
   
   他疯了,他用他的疯取得了批评毛主席的权利,他用他的疯取得了心的平静,不
   再受这个残忍社会的折磨。我不能再待下去,迅速离开食堂。
   
   走了好远了,还听到食堂中传来的大家逗那个中年人的声音和笑声。
   
   我想,是哪个社会疯了?那个中年人的世界,还是这个世界?
(2011/08/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