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走向大自然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心的挣扎 p13 皱纹Wrinkle
·心的挣扎 p14 人类的痛苦Pain of Human
·心的挣扎 p15 Moon Light
·心的挣扎 p16殉葬人Gone with Communist
·心的挣扎p17 天人永隔
·心的挣扎page 19 Hard to be man 做人难
·心的挣扎P18alone孤独
·心的挣扎page 20Tears 眼泪
·心的挣扎page 21月光下田野
·心的挣扎page 22欢乐的母亲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心的挣扎page 24诗意
·心的挣扎p25 茫茫天地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两分法思维是中国思想叶子的茎和枝
·心的挣扎p38人类的官能
·心的挣扎p39爱与恨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http://www.yidian.org/thumb_pic/month_1012/1293128068_s.jpg
   
   
   近几年来,我已经几乎忘记感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了。在我劳改和生活在中国社
   会底层的时候,我曾经为一些善良的底层人们不顾政府和社会的警告,对我示以同

   情和帮助而感动过。然后当我又重新投入中国正常社会的时候,我更多是生活在挣
   扎、不平、愤怒、悲伤, 哀愁、希望、等待、有时候甚至是在仇恨之中。也有时候
   沉浸在一个宿愿实现的喜悦之中,唯独生疏的就是感动。
   
   当我初入美国社会时,美国人的善良,美国文化的道德光辉开始唤醒了我的这个情
   绪。生活中的很多小事情让我感动,美国人叫做TOUCH,但似乎都不到MOVE 的程度。
   而且当我已经适应美国社会的生活后,这种感动就愈来愈少,最后几乎绝迹了。可
   是自我认识本.赫勒代后,我被深深MOVE了,这种MOVE使我不可自主的产生停止手
   头的事情,写出这种感情的渴望。
   
   这就是我下面要告诉大家的本.赫利代和他家庭的故事。
   
   2009年是我的一个灾难年,与我生活了七年的妻子决定与我离婚。这在一个退休,
   完全依赖社会保险金生活的近七十岁,而且有着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的老人来
   说不能不是一个打击。更令我恐惧的是妻子说:美国法律是保护女人的,所以她不
   但要整个房子,而且还要分一半我的401K 钱。
   
   这个时候,不少好心的中国人出现了,似乎在帮助我:
   
   “退休金就算了,将房子给她吧”
   
   这个房子价值二十四万多,七年来我投进去很多加付金,目前只剩下五万没有付清。
   给出这个房子,我去哪里住呢?我的菲薄的社会保险金恐怕只够我付房子的租金。
   但是在妻子的紧逼和这里华人的规劝下,我的防线基本崩溃。我尤其害怕妻子找律
   师,因为美国律师收费的高昂令人生畏,我当时已经被吓唬到只要不找律师,给我
   一些搬家费,就将房子给她了。但是妻子的胃口似乎更大,拒绝了我的要求,她于
   九月搬出房子,与她工作刚调到本市的儿子合住,将沉重的MORTGAGE 和房税丢给我
   一个人。同时又请了连续十八年列名为美国最好律师的POOLE 女士代表她。POOLE
   的第一封信措辞非常严厉,质令我两周内搬出房子,让AVA和她的儿子住,否则就要
   以一次我们打架的罪名起诉我。
   
   2009的感恩节和圣诞节,我就是在这样孤独、恐惧和凄凉中默默地度过的。没有一
   个人记起我,问候我,世界仿佛已经忘记了我这个老人、病人。
   
   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人没有忘记我,冥冥中他正向我慢慢地伸出他的
   援手,以至于我一开始都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进入的,他就是上帝。
   
   事情是从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开始的,他就是代乌先生(MR.DAVE COLE)。代乌
   是一个财务经纪人,他上我家中来是来帮我定一个退休财富管理计划的。不知怎么
   搞的,当他知道我处于离婚的诉讼中,就开始关心我的离婚,再也不提他的本业务
   财务计划,变成我的好朋友了。
   
   代乌先生一开始很为我着急,他觉得我不请律师是非常荒唐的,会吃亏。但是当他
   知道我不愿负担律师费后,就再也没有劝我,而是鼓励我帮助我。我就是在这个时
   候开始认真学习美国离婚法律,终于慢慢体验到美国离婚法律中济弱助贫的人文和
   基督精神。正是在这种精神的启发和鼓励下,在代乌先生的帮助下,我与POOLE 女
   士进行了非常好的沟通,使她慢慢知道了这个离婚的全貌和实质。现在POOLE 女士
   已经退出这个诉讼了,我对她的敬业精神充满了敬意。
   
   还是在我妻子诉讼开始时咄咄逼人的气势被抵挡住和平衡住,我可以稍稍松气的时
   候,代乌先生就给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
   JIAN,不要泄气,你的将来还会好起来的,你可以再发现一个好的中国女人结婚。
   
   那是在汽车里,代乌先生在开车,我坐在付驾驶座上,我说:
   我不会再结婚了。更不会与中国女人结婚。
   
   代乌先生想了一会儿说:
   有一个事情对你很危险,你不能变成recluse
   看到我茫然的表情,代乌先生说:
   你知道recluse的意思吗?
   
   我说不知道。
   
   他说recluse指一种与社会隔离,和任何人都不来往的人。
   这一次谈话使代乌先生决心将我领入他的教会。
   
   教会对我并不陌生,我去过各种教堂,对于不同流派教会的区别也很有了解,但是
   我没有在哪个教堂待得很长。就在我离婚诉讼开始后,我还去过一个中国教堂。当
   我感觉到那里的所谓资深教友的颐指气使的样子,尤其是知道我正堕入离婚诉讼后,
   就更矮人一等的时候,我立即停止去了,那里似乎没有同情和爱,只有人的利益,
   位置和利用价值的精确计算。
   
   一个中午,有人敲我的门,这是很少有的,敲门的是我对门的邻居。他就是本.赫
   勒代先生。
   
   本.赫勒代先生首先给我郑重介绍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子,
   这是我的儿子,吕斯(REESE )。
   吕斯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等待我反应。
   
   看到我一脸茫然, 他解释说:
   代乌先生说你可能感兴趣去教堂,你属于我们这个教区,所以代乌先生让我问问你。
   
   
   我说,是的,代乌先生给我提过这件事,代乌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我非常尊重他。
   
   本.赫勒代先生说,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在周日十一点钟去那里。
   
   我问他是否我们一起去,他说他要去得很早,有很多事需要他做,他给了我地址让
   我自己去,然后到那里找他。
   
   谈话有礼貌,但不亲近,本.赫勒代先生看来是一个内向,不多语,表情不外露的
   人。谈话结束时,他又提醒我:
   “这是吕斯”
   因为我至此尚未回答他对他的儿子吕斯的介绍。
   
   在我后来与本.赫勒代先生熟悉以后,才知道我的这个疏忽使本.赫利代先生有多
   失望,因为他的每一个孩子在他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
   
   我就从那个星期开始去教堂。学习要换好几个地方,第一小时是在大会堂做礼拜,
   每一次去都和本.赫勒代先生家庭坐在一起。第二个小时是在一个小房间中听一个
   教师讲圣经。第三个小时的地方不定,有时在大堂,有时在一个房间里,所有的男
   士在一起,主要宣布教堂的各种活动,义务劳动等等事情。完了后又到另一个房间
   里,很多年龄比较大的人一起学圣经。
   
   我刚去的时候对于这些房间的转换非常迷惑,常常不知道上哪里去,可是我一当迷
   惑的时候,本.赫勒代先生就出现在我面前。本.赫勒代先生是教堂的执行秘书,
   非常忙,但是在我最初去的星期中,他没有一次让我一个活动结束的时候,不知何
   去。总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将我领到下一个地方。
   
   本.赫勒代先生与代乌先生非常不同,代乌先生热情,感情容易冲动,爱说话,而
   本.赫勒代先生不爱多语,感情也不外露。在最初的几周中,他除了告诉我必要的
   事情,谁是主教(BISHOP)等等外,很少说别的事。唯一重复告诉我过的事是这个教
   的神职人员都是没有薪金的。本.赫勒代先生也不像其他神职人员那样非常热切的
   希望从我这里听到对教堂的好评和要求受洗的愿望,最初几个星期每一次离开教堂
   的时候,他都不忘将我送到门口,然后有礼貌地问我下一周还来不来。当我表示还
   来的时候,他显得有些高兴。
   
   这个教的传教都是由高中毕业的孩子来做的,根据教的规矩,信徒在进大学前需要
   自费做二年的传教士。而且去的地方是由教组织分配的,有些甚至会去欧洲和非洲。
   有一天教堂的二个传教士孩子找到我,要上我家和我一起学习圣经,本.赫勒代先
   生这时正在旁边,他说上我家吧,我愿意和JIAN一起学。这样每一个周四晚上我都
   到本.赫利代先生家中学习,这让我与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有了进一步接触
   的机会。
   
   我们的学习虽然亲切友好,但是就学习本身而说并非酬功给效,二个孩子显然无法
   掌握这种像我这样对宗教理论已经知道得不少的人,常常跑题。 每次学习,本.赫
   勒代先生从非喧宾夺主,而是安静的坐在一旁倾听。只是在有时我提的问题,二个
   孩子无法回答时,他才介入。有一次他默默地走到楼上去了,过了一会儿从楼上拿
   下一本杂志, 里面正是回答我的问题,他给了传教士孩子,让他们念了后,本.赫
   勒代先生非常有礼貌和诚恳地问我“这是不是回答了你的问题?” 对于我的各种
   问题,本.赫勒代先生没有一次以自己的口气回答,在孩子们不能回答时,他总是
   非常谦卑地从圣经的经文中和其他资料中去找寻答案。对于他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他也不强行回答,或者做一个假设的答案,更不争论。
   
   对于我的跑题,本.赫勒代先生也没有阻止过,更没有看出他的不悦。相反他总是
   仔细地听我在讲什么,像在思索,有时候还会表示赞同。例如有一次传教士问我做
   过祷告没有,我告诉他们这么多年来,即使我没有来教堂,祷告却是我的一种爱好。
   我将它当作夜深与一个父亲,一个长辈,一个好朋友谈话的机会。没有比祷告更使
   我感到快乐了, 因为和这个朋友说话是这么容易,你不用做任何解释,也不用说谎
   和耍心计,也不要提防,因为他是全能和全知的。他也不可能害你,这只能是以心
   对心的谈话,我在世界上怎么可能找到比他更了解我的朋友呢“?我说完后,看到
   本.赫勒代先生若有所思,轻轻重复着“不用做任何解释,也不用说谎”似乎非常
   赞同的样子。
   
   学习结束的时候,如果传教士让本.赫勒代先生做结束祷告时,本.赫勒代先生总
   是将他的小儿子吕斯叫了过来,问吕斯,你愿不愿意帮我们做结束祷告?在吕斯做
   祷告时,我看到本.赫勒代先生的目光中充满了喜悦和爱,可能还有骄傲。
   
   说起来我自己也有些奇怪,为什么我走过很多教堂都没有留下,而在这个教堂待下
   来了。我认真想了这个问题,有一次圣经学习时直言不讳了。我觉得我对于这个教
   会的好感不是得自于圣经学习,而是非常喜欢这个教堂的气氛。记得我首次走进教
   堂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强烈的家庭和谐感,我非常惊奇哪里来这么多的孩子?每一个
   父母旁边都是一大群孩子。第二个印象这里的孩子是无拘无束的,他们一点都不看
   大人的脸色行事:有的在做互相做鬼脸;有的胳膊吊在登子上在锻炼身体;有的在
   翻小人书,…… 简直是一幅八仙过海图。台上的讲话也不断被时而爆发的孩子叫声,
   笑声,哭声参和在一起。第三个印象是这个教堂中每个人都是主人,主教布道时非
   常谦卑,声音不像一般教堂中的牧师那样仰扬顿挫,而是非常诚恳,倒是更像在做
   见证。大部分时候都不是主教讲话,而是教友见证。有时候根本就没有安排,谁上
   去都可以,有些五六岁孩子也上去讲一句我爱基督就下来了,哪些场面有些令人感
   动。第四个印象是他们的家庭教师的制度,每一个家庭都有家庭教师,而每一个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