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微言集(13)]
东海一枭(余樟法)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言集(13)

   【外王学1】:或问:“为什么儒家外王迟迟开不出民主宪政这种良制?”答:宋以后,专制主义越来越严酷,儒家受到的扭曲“异化”越来越严重,逐渐偏离正轨。但在西方的冲击下,儒家在清末也差一点“开”出君主立宪制来了。康有为及光绪代表儒家也代表着“体制内健康力量”。

   【外王学2】:周公制礼作乐,体现了外王的辉煌,汉朝的制度法律建设,是在儒学特别是外王经典《春秋》指导下进行的,但此后外王学一直郁而不彰,清晚期冒了个泡,推出一批改良派。可见这个泡还是颇有效果。如果不是慈禧们的颟顸和作梗,历史掀开的或许是另外一页。2011-8-4

   【预认弟子】:一六龄童对我说:心有各种颜色,很多人灰色黑色,你的心又红又圆。我大起知己之感,对他说,等你长大了,如果愿意,可以做我弟子。2011-8-22

   【根本冲突】:某些自由派一再强调,普适价值和传统文化的冲突是最根本的冲突。大错特错。民主法治平等自由等价值观,与儒家不仅完全兼容相通(与佛道文化也没有什么冲突),而且可以为儒家所含摄,因为仁义道德具有至高的普适性。普适价值与马列文化及唯物主义的冲突才是根本性、原则性而不可调和的。2011-8-23

   【良知】:多人提醒我:良知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显然是对良知作了狭隘化、空洞化的理解,殊不知良知体现于个体,必有良言良行;表现于政治,必有良制良法;落实于社会,必有良风良俗,贯彻于科学,必有良器良物。万事万物皆为用,良知则是体,是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的根本性依据。2011-8-23

   【防红】:名为红的东西不一定真红:红星红歌红会实质上都是黑的,红星闪闪黑了中国,红歌响亮颂黑为主,红会堂皇黑了心肠(特指中国红十字会)。红颜不一定是祸水,红星、红歌、红会一定是祸水!2011-8-23

   【哪家邪说最高明】: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政治流氓中,古代秦始皇洪秀全现代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都有“文化”,故都能成气候。洪秀全的拜上帝教最粗陋,只能偏安一隅;秦始皇的法家和希特勒的纳粹高明多了,“成就”就大多了。古今中外的异端邪说数马家最高明,斯毛们的“事业”也最大。2011-8-23

   【赵忠祥】:赵忠祥在接受网易新闻频道记者专访时说:我最崇拜毛主席,我对毛主席有着刻骨铭心的崇拜。这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那么“紧”那么乐于帮闲了,与杨澜们成为老友更是理所当然的。他咒骂批判毛氏者为“舞文弄墨的丑类”、“佛头上乱飞的苍蝇”,这些词语正好用在他自己身上。2011-8-23

   【定律】:各种罪犯中或有好人,唯崇拜暴君歌颂暴行的绝没有君子,有,一定是伪的,或者是没有机会和条件作恶而已。2011-8-23

   【定律2】:如果一个人不断地为各类骗子抹粉,为各种骗局站台,这个人肯定不是正派人,如杨澜;如果一个政权所谓的老朋友不是恶棍就是流氓,它自己肯定不是好东西,如我党。2011-8-23

   【思想决定命运】:佩吉•麦科尔说:“注意你的思想,思想会变成话语。注意你的话语,话语会变成行动。注意你的行动,行动会变成习惯。注意你的习惯,习惯会变成个性。注意你的个性,个性会变成你的命运。”(《打开幸运之门的简单密码:情绪的力量》)这句话说明了习以成性的道理和诚意正心的重要性。

   【毛泽东跪下】:孔像从天安门区域撤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毛尸高卧于天安门广场,孔像拱立一边,不伦不类。闻以夏变夷,未闻以夷变夏也,汉贼不两立也。毛贼给孔子站岗尚且不够格。这个有史以来莽夷盗贼之尤,儒家和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应该跪倒在孔子面前和天安门前才是。2011-8-23

   【邪道与正道】:什么时候,天安门城楼撤下毛贼的像,中国就摆脱邪道了;什么时候,天安门城楼挂上孔子的像(象征着仁本主义成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中国就走上正道了。2011-8-23

   【张召忠】:张召忠将军分析伊拉克利比亚等战争头头是道,却南辕北辙成了江湖笑料,根本原因是他忽略了人心(包括军心民心)这一决定性的因素---若非故意装傻的化。古人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人心一失大势便去,纵借着天时地利的有利或战术战略的高明赢得一时,亦回光返照而已,改变不了最后结局。2011-8-24

   【体用关系】:内圣外王,体用不二:内圣必须也必然体现为外王精神,外王必须也必然建立在内圣根基上。没有外王追求的内圣,是没“用”;缺乏内圣支撑的外王是无“体”。体用关系,即本质与现象关系,本质决定现象,现象反作用于本质。2011-8-24

   【政治正确】:在现中国,政治正确,意味着思想错误观点荒谬,意味着为骗局站台为罪恶抹粉,意味着逆民心民意和世界潮流,意味着站在历史错误的一方:国际上站在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们一边,国内站在专制主义特权主义一边。2011-8-24

   【好一座大山】:赵忠祥赞美毛泽东:“他是一座大山,他过去是,今后也是。”(《岁月随想》)不错,毛氏确实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中华文化和道德、国家经济与精神都曾经因之而崩溃;而今它依然高踞宪位,挡住了中国前进之步和儒家复兴之势。2011-8-25

   【反儒黑手】:当今反儒,哲学源头在马克思,思想根子在毛泽东,政治黑手则在“真理部”---这是儒家复兴的最大拦路虎。据悉,前不久“真理部”邀请部分儒者参与《中国哲学史》教材编写组,明确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批判,要让读者意识到复兴儒学是没有希望的,只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才能为中国指明道路。”2011-8-25

   【外道有正邪之别】:佛道墨诸家及自由主义于儒家而言皆为外道,却为良性,各有相当的正义性真理性。佛道墨都曾反儒,自由派对儒家很不友好,但它们的反对多“局限”于理论。法家马家拜上帝教之类邪说则不一样,一旦得势,定会对儒家进行“武器的批判”,剥夺儒家的言论自由人身自由乃至肉体生命。2011-8-25

   【关于传言】:有一个传言说,东海实际上是中共的人。实际上,这比说孔子实际上是盗跖的人、东林党人实际上是阉党的人更荒唐。可笑的是这个传言流传颇广一直不断。我只能说,清者自清,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传吧。我也坚信,在不久的将来,历史会还我清白----尽管于我个人而言那并不重要。2011-8-25

   【严正宣示】:东海宁愿贫贱孤寂艰难困苦,宁与流氓盗贼鸡鸭猪狗为伍或入监狱入地狱,也不会成为党的人。否则,对不起历代圣贤,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良知本心,对不起子孙后代;否则,让我天诛地灭,让余家世世代代男盗女娼!这不是辟谣(这种谣辟不了)而是严正宣示东海儒家的态度和立场。2011-8-25

   【欢迎向我投诚】:一切皆可动摇,唯东海不可以。我所坚持的是儒家的道统、中华的正统。坚持,是我的社会、文化责任和历史责任。我如果也变了节上了贼船成了中共的人,那就意味着从此儒家不再、中华不再。而中共如果去马克思化向儒家靠拢,或投向儒家,则是弃暗投明改邪归正,是向文明和光明的投诚。2011-8-24

   【补充老金】:老金曰:“儒学论日用伦常,事关此岸道义,敬鬼神而远之,故非宗教。”这是知其一。儒家非宗教却有宗教性,是一种充满理性智慧的信仰。儒家信解行证并重,信就是信仰;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儒家道器不二,将形下形上此岸彼岸打成一片。下学上达,就是由器达道,由日用伦常上达天理天命。2011-8-25

   【请老金手下留情】:儒家是学说也是一种信仰,所信仰的道,即《易》的乾元,孔子的仁,《大学》的明德,《中庸》的诚,程朱的天理、王阳明的良知…称谓不同,所指无异。此“道”兼具科学性、哲学性、政治性、宗教性等特性。否定儒家的宗教性和形而上,就将此“道”狭隘化、器化了,就取消了“道”。2011-8-25附老金曰:回复@东海儒者余樟法:一、信,不是信仰。二、儒学从未有“此岸彼岸打成一片”。三、下学上达,哲学也,非宗教也。

   【狭隘化】:良知即道即器,即天即人,即体即用,是道器、天人、体用不二的。它可信可解可行可证,解之为哲学,行之为实践,信和证指向的则是其超经验超科学的宗教性。否定儒家的宗教性,与主张儒家宗教化,都是对儒家的狭隘化。注意,古代称儒家为儒教,是就其教化功能而言,与现代意义的宗教大不同。2011-8-25

   【骄傲一下】:不读孔子,不知儒家之广大;不读孟子,不知儒家之庄严;不读程朱,不知儒家之高明;不读陆王,不知儒家之精微;不读《大良知学》,不知儒家之豪华圆融无量光明也。(东海《大良知学》由贵州出版社出版。)2011-8-25

   【党政何以吃香】:或说:现在凡有机会者都拼命往党政机关拥去,不正好说明执政党多么受拥护吗?答:造成这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共通过各种手段将各种资源集中到了自己手里,并通过各种方式将其它各行各业各条道路通往成功的可能性普遍堵塞了。2011-8-25

   【中华标准】:穷于德之谓穷,达于道之谓达;贫于精神之谓贫,富于爱心之谓富;贱于心灵之谓贱,高于人格之谓高贵。2011-8-25

   【拿手好戏】:讲理,先将对方封口消音,或者讲不过就动武;比武,先将对方捆手绑脚,或者比不过就暗箭伤人…这都是很下流下三滥的行为,一般流氓盗贼也不屑为的,某些势力和人物却为之不厌,甚至以此为光荣、为智慧。2011-8-25

   【儒家处境】:儒家论坛大多“死气沉沉”,有客观原因,而且是主要的。政治、社会、文化、道德环境无不极其恶劣,黑云压城城欲摧,经受空前摧残之后的儒家,尽管一阳来复生机勃勃,面临的局面却十分艰难险恶,政治上暗遭打压,社会上饱受误会,思想界媒体界广被排斥,无异于夹缝里生存。2011-8-25

   【儒家处境2】:儒家面对的不仅有特权专制的恶意滔滔,而且有自由派的误会重重及基督教的来势汹汹,还有来自伪儒马儒(马克思主义儒家)的歪曲破坏。东海还是老枭的时候,一文出笼,广传江湖,轰动一时;成为儒者之后,所有海外专栏都被取消了,原来众多粉丝大多脱粉变脸甚至成了对头,时代环境所致也。2011-8-25

   【儒家已无家】:儒学作用于人心的是理念,更是道德及信仰,而孔庙学堂祠堂及“各种纪念场所”是理念传播、道德教化、信仰熏陶的重要场所,也是儒家的道场和象征。它们的消亡、凋敝或被鸠占鹊巢,是“足以影响儒学之正道传播”的。可怜儒家,遭受空前摧残之后虽被允许局部归来,却已成为无家可归的游魂。2011-8-25附老金曰:程颐34代传人程传石先生,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两程故里”之办公室兼卧室门前留影。儒学之清寒一至于斯。但这也预表了儒学是一种思想,不是一种宗教。各种纪念场所的凋敝不足以影响儒学之正道传播。儒学作用于人心的不是祠堂而是理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