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微言集(11)]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微言集(11)

东海微言集(11) 【德要大名要小】:成名不等于成功更不等于成德。有时候成名太早出名太大,反而不利于成功、有害于成德。如无真实本领和功德的支持,名高望重,非福也,会有后患。明陈继儒说:“啖名不如逃名,逃名不如无名。”儒者固不逃名,不以无名为高,但绝不啖名,不以出名为荣,与其名不副实,宁可有实无名。2011-7-3

   【陈继儒笔记】:“陈抟尝戒种放曰:‘子他日遭逢明主,名动天阙。名者,古今美器,造物所惜。名之将成,有物败之。’放晚节果以侈饰,遂丧令闻。甚矣名之可畏也,名盛则责望备,实不副则訾咎深。甚且无疾而早衰,非罪而得谤,角摧齿缺,骨竭翠销,孰非名为的而招之射哉。故啖名不如逃名,逃名不如无名。” 2011-7-3

   【一定受惩】:明知是暴君还歌颂,明知是暴政还支持,明知是邪说还宣传,明知是恶棍还拥护,明知是恶行还襄助,明知是恶令还执行……等等,都是恶,都有罪。这些罪恶有的不适合由法律惩罚,如宣传邪说歌颂暴君一般而言不违法;有的适合由法律惩罚但不一定会受到惩罚,如暴政恶令必有恶法支持。但这些表现一定会受惩。2011-7-23

   【毛泽东的回答】:1920年5月,吴佩孚反对皖系“安福俱乐部”把持政权,通电中质问:“中国之大,能否尽为一人所盘踞?疆吏之多,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兆民之众,能否尽为一人所鞭笞?”毛泽东用血淋淋的事实做出了响当当的回答:能!2011-7-24

   【我不相信】:看到《中国红会的各种black》,悲愤不已。这不啻是一股挂着慈善招牌的恶势力、一个有权发红头文件的黑社会。在骇人听闻的罪恶大范围曝光之后,如果这个诈骗盗窃吸血团伙还能安然无恙,还能把工作“更好地开展”下去,那真是国无人天无理了,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它还能变好,我不相信恶没有报应。2011-7-24

   【二合一的凶手】:挪威籍男子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制造了挪威两起巨大灾难,举世震惊。据介绍,这一起“报复社会”的疯狂举动和偶然事件有其“思想背景”:凶手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这两种主义一以上帝为本,一以民族为本,都对个体生命缺乏必要的尊重,都有恐怖主义的元素和倾向,何况二合一?2011-7-24

   【关于真话】:或说:说真话也没有用。我告诉他三点:一、面对越来越泛滥的假恶丑越来越猖獗的罪恶,沉默也是一种犯罪。二、说不说真话和真话有没有用是两回事,说不说取决于主观内心,有没有用取决于客观条件。三、真话肯定是有用的。在真话受到压制、监控、打击甚至迫害的时代,说真话就是一种行动。2011-7-24

   【违法未必犯罪】:在正常社会,法律是阻止罪恶正常而有效的工具,违法就是犯罪。但是很不幸,在中国,法律失效,甚至某些条款所起的作用是负面的。因此,违法未必犯罪,有时候反而是一种功德。儒家认为,复君父之仇可以不择手段。对于某些骇人听闻的罪恶,任何手段包括非法犯法的手段,都不乏一定的正义性。2011-7-24

   【大儒风范】:古人云:“多富贵则易骄淫,多贫贱则易局促,多患难则易恐惧,多酬应则易机械,多交游则易浮泛,多言语则易差失,多读书则易感慨。”(彭汝让《木几冗谈》)多富贵而不骄淫、多贫贱而不局促、多患难而不恐惧、多言语而不差失者,其唯大儒乎?至于酬应交游,因时制宜,能避则避;读书感慨,发必有当。2011-7-24

   【道德】:古人云:“爵禄可以荣其身而不可以荣其心,文章可以文其身而不可以文其行。” 唯道德是天爵,可以荣其心,重践履,可以文其行。2011-7-24

   【安贫乐道】:安贫与乐道,相辅相成。看一个人是否有道之士,能否安贫是至关重要的标准。无道可乐者,必然不能安贫,不能“素贫贱行乎贫贱”,必然因耐不住寂寞清贫、经不住名利富贵的诱惑而不能坚持原则。2011-7-25

   【见怪不怪】:把悲剧当做喜剧来演,把耻辱当做奇迹来炫,把罪恶当做功勋来夸,把邪说当做真理来煽,把丑陋当做美丽来吹,把盗贼当圣贤做来赞,把公众当做傻瓜来骗,把国家当做监狱来管。2011-7-26

   【宽容与超脱】:道德问题(狭义的道德)可以宽容,法律问题不能宽容;小是小非闲是闲非理当超脱,大是大非不能超脱。对社会、政治和某些官员的罪恶“大肚能容”或事不干己,那不是宽容是纵容,不是超脱是冷漠和怯懦。2011-7-27

   【一个建议】:今后,正义健康人士在提到各级“公仆”的时候,请用“它”或“它们”,而不要再用“他”和“他们”,因为“他”和“他们”是用来称呼人的,用在绝大多数“公仆”身上不合适。2011-7-28

   【扶苏和石达开】:自古以来,反动政权中也不乏比较进步的人物,如秦帝国的扶苏太子,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都有所儒化或倾向儒家,是真正代表秦氏家族和太平天国根本利益的人。2011-7-29

   【康有为和光绪】:清王朝本来就偏离儒家正道,越到晚期越腐化僵化,慈禧太后及围绕她转爱新觉罗亲王、家臣们已完全背离儒家,腐朽而反动,但仍然有康有为和光绪皇帝那样的相对健康进步的人物出现,代表着当时正确的政治道路和方向,也代表着爱新觉罗家族的根本利益。2011-7-29

   【比谁都明白】:或说:“为了避免历史周期律,毛通过不断的整党整风发动群众运动来清除这种官僚政体的弊端。”这是曲为之辨。朱元璋这么做(朱元璋反腐特别严厉,曾发过关于鼓励地方父老将贪官捆绑上京的诏书。)无可厚非,毛氏这么做,绝对是别有用心。因为时代不同了,毛氏不可能不明白民主制度的好,不可能不知道党主体制的坏,不可能不清楚整党整风群众运动不足以清除体制弊端,不足以避免历史周期律。毛氏对这一切比谁都明白。2011-7-29

   【知道就要传道】:不知而言,是妄言;知而不言,知错误而不批判,知真理而不宣传,知正义而不弘扬,是自私。圣贤不妄言也不自私。有德者必有言,有真言善言美言,这是有德乎道者的责任、义务和天赋使命。知道就要传道,立言就是立德。佛菩萨不能不说法,圣贤不能不造经,即使是认为“知者不言言者不知”的老子,也不能不留下五千言。2011-7-30

   【罪恶没有受益人】:对他人作恶就是对自己犯罪,易言之,作恶者自己也是受害者,因为任何罪恶行为都会伤害自己的良知本心,都会受到良知的谴责和惩罚----法律制裁、个体仇杀、各种意外事件人祸天灾乃至疾病伤痛,都是这种谴责和惩罚的方式。他杀自杀,都是良知所杀,天谴实质上也属于良知之谴。2011-7-30

   【小惩大诫】:有农民爱做发财梦,被骗入传销队伍,白白丢了一大笔钱还负了债,哀叹命运不济。殊不知这是他的幸运。这些无知无智更无德的底层小人物,想靠歪门邪道发横财,难如登天,即使真的发了横财,也肯定保不住,而且很可能把小命也丢了。2011-7-30

   【远离法家马家】:圣贤亲亲仁民爱物,盗贼不亲亲不仁民只爱物。但一般盗贼对同伙多少讲点义气,法家和马家对自己人比对敌人更狠,灭亲灭友,毫不手软。法家马家的大腕都是灭亲灭友灭自己人的高手。同时,法家马家大腕死于自己人手中的,比死于敌对势力的多得多。吴起杀妻求将、商鞅卖友求荣、李斯害友保权,就是法家灭亲灭友的典型,马家灭亲灭友灭自己人的例子更是擢发难数。2011-7-30

   【德智不二】:过于愚蠢的人品德一定有问题。例如,参加传销、偷盗、抢劫等等各种非法组织黑社会者,都是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损人害人的人,都丧失了基本的正义感、责任感和羞耻感。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原因就在这里。2011-7-31

   【关于好人】:或说:儒佛道千经万论浩如烟海,说透了,无非教人做一个好人。说的不错,但这只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古今中外任何文化学说宗教信仰无不教人做好人,就是邪说邪教也没有直接教人做坏人的。怎样才算好人,有何表现和特征,可以好到什么程度,通过什么方式方法可以抵达……等等,不同学派宗派对这些问题有不同的回答。2011-7-31

   【怕就怕】:一时不能皈儒无妨。“百姓日用而不知”,良知照样可以在个体身上和群体间起作用,于个人发而为良意良念良言良行,于政治和社会发而为良制良法良风良俗,象西方自由人自由社会那样。怕就怕象现代中国这样盲目反儒,把常识反掉了,把人性反坏了,让政治社会反常了。2011-7-31

   【空前大恶】:反儒的人或许有善的(愚昧无知不学无术,虽善也有限),反儒的政权肯定是恶的,毁儒灭儒,更是穷凶极恶。自古以来,灭儒的政权有三:秦氏、洪氏和毛氏,其中又以毛氏政权为最,特别是掘孔墓毁儒坟的恶行,堪称空前,自当绝后。2011-8-2

   【孔子与孔府】:孔子作为圣人兼儒家的开山祖师,毫无疑问是儒家和中华文化的最高代表。拜孔子巍巍功德所荫,孔府成了千秋不倒的中华第一家。不过,孔府不能代表孔子,更不能代表儒家。历代圣贤才有资格代表儒家,只有圣人才可以完全代表儒家和道统。很多人借孔府骂孔子和儒家,是一大误会。另复须知,孔子后裔的品行因人而异,历代孔府的表现参差不齐,一般人有批判的自由,但没有批判的资格。因为,他们的言行是否合乎孔子之道,何处偏离甚至违背,只有圣贤才能正确论断。2011-7-31

   【崖山之后】:孔子有君子儒小人儒之别,荀子有大儒雅儒俗儒贱儒之分。崖山之后,常常是小人儒俗儒贱儒用事。元清是异族尊儒,别有用心,明朝是异化儒家---朱元璋删孟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清亡,儒家完全边缘化。“解放”以后更被进一步摧毁,当权者都是反儒派,连小人儒俗儒贱儒也罕见。2011-8-1

   【伪君子与真小人1】:伪君子与真小人,孰好孰坏,或许见仁见智,但伪君子一定比真恶人好。伪君子多多少少还有些羞耻感,还要讲一点道德----即使是假仁假义假惺惺的。恶人作起恶来则是赤裸裸的毫无顾忌,甚至颠倒是非黑白,以道德为恶,以罪恶为荣。概乎言之,伪君子和恶人都是小人,只是伪君子比一般小人多了一层虚伪,恶人比一般小人更加恶毒辣手。2011-8-2

   【伪君子与真小人2】:君子是道德本位,强调义利之辨;伪君子与真小人都是利益本位,区别在于伪君子会掩饰、要伪装、愿做一点表面功夫。通俗地讲,伪君子要脸,小人不要脸。至于恶人,更加变本加厉,不仅见利忘义唯利是图,而且勇于作恶乐于害人。2011-8-2

   【制度人性文化信仰】:制度之恶,是人性之恶在政治层面的表现,制度之恶反过来又进一步促进着、强化着人性之恶。恶习恶制,一体同恶。同时,恶的文化对恶制有指导性,如法家马家政治化,必然导出暴君极权或一党独裁;恶的信仰是恶习的培养基,信仰唯物主义或邪教者,比会小人化甚至邪恶化。2011-8-2

   【儒者所见略同】:弘毅儒友在东海微博问:“是不是儒家礼治将内在的德和外在的行融贯起来,比西式法治纯从行为约束更符合美好生活的要求?”此言大有见识。我在《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中曾指出:“儒家沟通内圣外王最重要的概念是礼,其精神为内圣,其内容和形式属外王。”2011-8-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