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王荔蕻]
东方安澜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王荔蕻

                        说说王荔蕻

   8月12号上午,对有些人来说,是很热闹的时间。大家围聚在朝阳区温榆河法院看热闹。大家交头接耳,我起初以为是在审理723动车事故的渎职者,心有还为政府如此果断英明雷厉风行而翘大拇指,心想从来就微软的政府这下怎么如此坚挺,难怪近日的台风“梅超风”一登陆就悄悄地溜走了,大概梅超风也心虚,没有向政府申请“准刮台风证“,简称“准刮证“,手续不全,底气不足,所以锋芒当然不敢跟政府匹敌。

   对动车事故渎职者的审判,我是举双手双脚拥护。可后来人们议论的焦点,否定了我一厢情愿的误解,原来在审判一个聚众闹事的女人。我想一个女人不好好在家呆着,闹什么事呢?而且怎么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还给按个“聚众”的头衔,我也一直想聚众,可没人听我的,我吃了几百颗“神鞭地黄丸”,使劲喊叫,别人都把我当傻子看,更没人跟我上街散步,真他妈的衰!

   我听人家说,这个女人因为在福建马尾法院门口,想看稀奇——中国人一向喜欢看热闹,就被警察以“寻衅滋事”被拘留了起来。“寻衅滋事”是个什么罪名实在搞不清,我有时候走在大街上,常常被协警按住了自行车龙头要查身份证,还不明不白被免费照相,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寻衅滋事”?好好的在家里看书上网,就被穿着蓝色制服的人强行闯入,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却要查看我的证件,一副强盗抓小偷的架势,吓的我胆颤心惊。人在家中坐,惊从天上来,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这是不是“寻衅滋事”?

   再后来,又有人在说,这个女人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我想,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大街上,是阻挡了风呢还是阻挡了光,经常看见WJ或0字头车或标记有警察公安的白车停在马路边上,也弄不懂这算不算妨碍扰乱交通秩序,反正阻碍了交通的畅通是三岁小孩也懂得的。这个“扰乱交通秩序”谁说了算,你可千万别说是法律,千万别拿法律当挡箭牌来蒙我。“聚众”又是一个什么名堂。聚多少个算是聚众呢?经常看见蝗虫一样的城管在马路边上打砸抢,横冲直撞大扫荡,也没看见一个城管因为“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逮捕被起诉吃官司的。这个女人被关押的拘留所的小房间里,是不是也可以按一个“妨碍空气流通罪”或者干脆来个“碍眼罪”,看着你不入眼,就要整死你,一介屁民,你又能咋呢。再或者,我猜想,住在拘留所的小房间里,是不是也要付点房租金住宿费什么的,不付就不让出去。这样,把人都往里面抓,既刺激了GDP的增长,又增加了牢头狱头,促进了就业。

   最后,听那个代理律师韩一村说,“有关方面仍然找不到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起诉她的足够证据,因此决定以笼统的和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起诉”.。因为不让闲杂人等进去旁听,所以也没有个通风报信的,我们也无从知道这个女人“寻了什么衅滋了什么事”,我瞎猜,也许你做了让人咬牙切齿的事情,好比一脚揣在别人的卵袋上,所以那个什么什么人只能狗急跳墙,来霸王硬上弓,硬给你按个大帽子,任何小事都往大帽子里装,数一数二跟你算总账,哼哼,动车事故一环扣一环的黑幕大帽子里装不下,装你个把小女人,绰绰有余。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打听明白,这个女人叫王荔蕻。8月12号下午,当王荔蕻三个字成为敏感词被河蟹掉以后,网络上一片祥和,晚上,深圳大运会的火炬熊熊燃烧,点亮整个中国。

                               2011813

(2011/08/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