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近十年來,我有過兩次尷尬的聚會。所謂尷尬的聚會,意思是﹕本來是朋友間高高興興的聚首,卻弄得不歡而散。分析下來,是我的責任。我本可以把風波燙平,但卻不願意這樣做,令尷尬場面繼續下去。我本來是一個圓通的人,所以朋友很多,因為我很能遷就他人。但我也是一個有原則的人,一觸及我的底線,我便不能讓步。又可能「人到無求品自高」,覺得現在已無他求了,因此有時強硬起來。

   第一次聚會是和一位黃君和一位呂君。兩位都是以前社會活動的朋友,不見二、三十年了。兩人都是高級知識分子,現在是大學中人。其中的黃君,和我更有特別的因緣﹕他是我結婚時的伴郎。我現在還有一幅結婚時接新娘的相,他拿著傘護着我們。

   說回這個聚會。我們一坐下來,黃君便問我﹕「不見這麼多年,有什麼覺悟啊﹖」

   這問題讓我措手不及。首先,這問題很大。第一,我也不知有沒有覺悟。第二,我過去犯過什麼錯了,要覺悟。第三,如果真有覺悟的話,也不是在朋友聚會間,三言兩語可以說出來。第四,即使有覺悟,也不知道是否應該向你和盤托出,因為沒有見面這麼多年,大家都不知變成怎樣了。(後來我發覺,他這問題是有緣故的,因為我們搞活動的人,年輕時大都有左傾思想。經過文革和四人幫事件後,許多人都有覺悟了。至於我,從來不是左傾青年,不過他們不了解而已。) 雖然如此,既然他有此一問,我也不能不虛與委蛇。於是我隨口給出一個答案﹕「人是會變的。」

   我實在沒有細想,怎麼會昏頭昏腦搞出這樣一個哲學性的答案。當時可能想,這是一個四平八穩的答案,萬無一失,他可能會接受吧。誰想他竟然追問﹕「例子呢﹖」這教我語為之塞。怎可以給例子呢﹖一給例子不是要攻擊他人嗎﹖這不是我的作風。

   這是在背後說人是非,是我所不為的。而且,我知道他是專欄作家,每天寫兩三個專欄,要不斷找題材。我所提供的例子,極可能成為他筆下的材料。這我是絕對不想的。我坐著,整個人凝結著,怔怔地望著他。不知要說什麼話,也不打算要說什麼話。

   呂君見到這個尷尬情況,於是講些其他說話以打圓場。黃君似乎並不接受。說﹕「好,我們便風花雪月吧。」好像我們一是不談,一談便要談嚴肅的國家大事。然而,整個午飯,他一言不發,氣氛非常惡劣。我們食之無味。我心裡也有氣。不見這麼多年,怎麼一見面便審問我的思想。好容易我給出一個答案,他卻不接受。我覺得我沒有欠他什麼。我當然可以給他一個他喜歡的答案以娛悅他,但我為什麼要這樣呢。我也有自尊啊!

   這個午飯真難吃,只有我和呂君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訕。吃完午飯後,我們一起離開餐廳。在分岔的地方,我們停下來。他伸出手讓我拉,表示握別,但眼睛卻完全不望我,只向天瞧。我見他沒有誠意,便揮揮手,說聲拜拜,便掉頭走了。想著以後也沒有機會見面了,不過也不是什麼損失,沒有他我不是活得好好嗎﹖後來靜下來想想,真是沒意思。朋友是應該珍惜的。這是一個很不成功的聚會,氣氛尷尬,我使了性子,應該檢討。

(2011/08/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