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陈泱潮文集
·金流氓将外媒记者当作人质掩体
·死活之战,绥靖不得,虎口拔牙不得不拔
·金三胖暴露在大阅兵检阅台上
●人子(弥勒)2017复活节致习近平暨全体国民
·习近平应积极配合特朗普,有效解决朝核问题
·国人要积极支持习近平切实成就丹麦模式中国梦
·习仲勋遗计三步曲,令习近平上位展宏图
·孝子毋忘贤父遗志,报恩家国,普天同庆
·习近平应遵父嘱,以民为主,不做官僚特权阶级一党之奴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2017朝鲜建军节感想
·中美双重压力迫使金正恩朝核隐忍难发
·再谈必须引萨德入中,趁势缔结牢固的中美同盟
·习近平亲美弃朝扭转美俄联合制中可能性,值得肯定
·中共必步慈禧太后三部曲,但看和平转型利大于弊
●中国宪政民主革命内含政治道德革命
·难道因为现实的残酷,就要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枭雄黑道崇拜】对中国危害深远
·【枭雄黑道】三大特征 【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满遭损,谦受益。宁不慎乎?
●面对民运【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青年人切不可行枭雄黑道不择手段做伤天害理之事
·告曾节明: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现象。但是,岂可编造诬蔑不实之词?
·答记者问已经说明了陈泱潮为什么要抓住中共进言献策的原因
·中国民主革命客观存在【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大是大非须明辨:【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一答曾节明
·人子(弥勒)所为,天命前定,顺乎天意,岂会无效?
·《特权论》作者所作所为是“乞讨式民运”“荒谬透顶”的吗?”
●对朝核问题的持续关注
·必须坚决加紧实施对朝经济制裁,彻底终止和销毁朝核
·习近平中国亲美弃朝必须尽快条约化
·视频:【内幕】中共的朝鲜战争 欺骗了历史
·朝核将在金正恩政权的全力主导下如脱缰野马迅速成熟
·中国面对朝核新动向必须有的认识和应对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推友郭文贵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郭君
·2、如何将社会聚焦势能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功能
·3、短暂的人生与身外之物
·4、善恶因果报应是人生祸福基因
·5、真要保命,首先必须明白生命的奥秘
·6、大智慧者,保命要保真命灵魂
·7、商业成就仅只是你人生的开始
·8、中国10多亿农民非常需要政治上忠诚可靠的代表
·郭文贵爆料客观上产生的积极意义
·人子(弥勒)透视郭文贵事件(11则推文/1图)
·和民运朋友研讨:习近平有没有可变性?
·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40条推文(1图)
·视频《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之推文》
●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恒约●永生书
·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视频)!
·今天中国人非常有必要深入了解圣经文明(推文6则)
·旁观者清,读者终极印象:善恶两造,佛魔对立
·圣经旧新约梗概与中国人应有的深刻反思(推文11则)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2017中印边境冲突
·致习近平主席:先收回藏南地区,再开19大之建议
·2017北戴河会议首当尽快议决的当下中国头等大事
·中印之战,事关万年大计,务期必胜!
·上兵伐谋,居高临下,中国如何不战而屈印兵
·中国朝野要高度谨防印度危害中国的野心
·外患当前,国人非常有必要对习近平作出正确判断
·面对崛起之战,中国外交格局急需调整
·印度撤出入侵地区,中国不战而胜说明什么?
·善于妥协,是政治和外交的艺术
·中国应作好两手准备:和平崛起与全胜崛起之战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引发的思考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
·民主墙时期中外共产国家民主革命的灯塔
·《特权论》与“中国的希望”及“民主墙的复活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CDZCYC 陈泱潮推特206


   
   2011-8-3
   
    206.据自由亚洲电台近日文章《高铁事故疑问诸多 中共中央强调政务公开》,说明事情确实正在起变化。网络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教育程度已经普遍提高,信息联系已经很广泛,他们正值充满活力的时期,他们已经难以被愚弄,难以容忍官僚的信口开河胡说八道。面对这样的群众基础,中共不变行吗?

   

附:高铁事故疑问诸多 中共中央强调政务公开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高铁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3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8-02报导
   
    (博讯 boxun.com)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后,铁道部信息公布的迟缓和不准确,备受公众质疑。中共中央近日发出通知,要求抓好重大突发事件中的信息公开以及责任政府建设。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8月2日全文刊登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意见》的通知,批评当前在政务公开方面存在重形式轻内容等现象,不能满足群众的需求。
   
    文件强调要促进服务政府、责任政府和法制、廉洁政府建设,深化政务公开。
   
    “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如何保障公众知情权的质疑,成为中国舆论关注的焦点。
   
    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高铁事故法律审视”研讨会上,多位法律专家指出,“7•23”事故处理的部分举措不但不符合《突发事件应对法》的相关规定,现场对损害车厢的掩埋也违背国务院《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中,有关“妥善保护事故现场以及相关证据”的要求;而事故发生后在信息公开方面的迟延及不准确,更未能达到《信息公开条例》所要求的及时、准确标准。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曹锦清教授表示,中国民间近年在一些重大突发事件和政府廉政问题上的关注程度,显然是推动政务公开的一个主要动力。但各地政府的实际行动却与中共中央的条文规范形成反差。
   
    “整个一代人受教育的程度都提高了,信息的横向联系也增高了,所以对各级政府的要求当然就提高了。这是近十年来一个普遍的情况。中央政府也要求各级政府对行政信息的公开也出台了一些文件,但实际的情况不容乐观。包括政府的开销到底有多少?三公的费用到底有多少?各个政府这些年落实的情况不容乐观,不能满足公众的要求,这是一个大的背景。肯定的隐患很多人出钱在那里面,尤其是普通老百姓??。”
   
    按照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意见》的表述,加强组织领导、制度建设,特别是发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新闻媒体的监督作用,是强化监督的保障措施。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政务公开首先要保障公民参政、议政的权利,这直接涉及到国家本身的体制建设。
   
    “这些公开本身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民间的要求非常强,政府也在很多方面进行尝试。但是公民怎么样看政府,政府如果说它是一个公共服务提供者的话,相关的所有信息是没有秘密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概念在中国比较缺乏,它的参与,他的决策,包括信息的透明,它的权力是属于公民的。我觉得这个概念其实更重要。但是确实这种尝试能不能够推广并制度化,它会涉及到比如人大代表的构成,人大的选举制度,然后政府本身的构成,还有体制本身,会涉及到很多制度问题。”
   
    华东理工大学的曹锦清教授指出,仅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的估算,中国各级政府每年在公车使用、公款吃喝和公费出国的“三公”消费,竟高达9000亿至 12000亿元人民币,这些腐败现象不只简单反映了政府财政管理上的漏洞,更与缺乏整体性的社会监督机制有关。
   
    “谁来监督?每天发生的许多公共事务,你不叫老百姓监督。西方有议会的监督,还是中国人大来监督?从理论和法律上来讲是可以的,实际很难发生的。因为人大里面一般都是原来一些官员要退休前就安排到人大里面去。原来你是做市委书记或者市长的,年龄也差不多了,往上爬也爬不动了,那就安排到人大里面去,做过一届,然后就退休。按道理这些人在政务方面是很熟悉的,如果他们仗义执言的话,理论上是可以的,实际上是一般不会发生。总而言之,民众的呼声很高,中央也不断地发出要政务公开的信息,但是各级政府的执行情况和民众的要求距离非常遥远。这是个问题。”
   
    源于春秋时期的“以人为本”理念近年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但如何实现“执政为民”的政务公开,却显然是中国民间与学术界更加关注的实际问题。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2011/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