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陈泱潮文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CDZCYC 陈泱潮推特206


   
   2011-8-3
   
    206.据自由亚洲电台近日文章《高铁事故疑问诸多 中共中央强调政务公开》,说明事情确实正在起变化。网络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教育程度已经普遍提高,信息联系已经很广泛,他们正值充满活力的时期,他们已经难以被愚弄,难以容忍官僚的信口开河胡说八道。面对这样的群众基础,中共不变行吗?

   

附:高铁事故疑问诸多 中共中央强调政务公开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高铁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3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8-02报导
   
    (博讯 boxun.com)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后,铁道部信息公布的迟缓和不准确,备受公众质疑。中共中央近日发出通知,要求抓好重大突发事件中的信息公开以及责任政府建设。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8月2日全文刊登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意见》的通知,批评当前在政务公开方面存在重形式轻内容等现象,不能满足群众的需求。
   
    文件强调要促进服务政府、责任政府和法制、廉洁政府建设,深化政务公开。
   
    “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如何保障公众知情权的质疑,成为中国舆论关注的焦点。
   
    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高铁事故法律审视”研讨会上,多位法律专家指出,“7•23”事故处理的部分举措不但不符合《突发事件应对法》的相关规定,现场对损害车厢的掩埋也违背国务院《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中,有关“妥善保护事故现场以及相关证据”的要求;而事故发生后在信息公开方面的迟延及不准确,更未能达到《信息公开条例》所要求的及时、准确标准。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曹锦清教授表示,中国民间近年在一些重大突发事件和政府廉政问题上的关注程度,显然是推动政务公开的一个主要动力。但各地政府的实际行动却与中共中央的条文规范形成反差。
   
    “整个一代人受教育的程度都提高了,信息的横向联系也增高了,所以对各级政府的要求当然就提高了。这是近十年来一个普遍的情况。中央政府也要求各级政府对行政信息的公开也出台了一些文件,但实际的情况不容乐观。包括政府的开销到底有多少?三公的费用到底有多少?各个政府这些年落实的情况不容乐观,不能满足公众的要求,这是一个大的背景。肯定的隐患很多人出钱在那里面,尤其是普通老百姓??。”
   
    按照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意见》的表述,加强组织领导、制度建设,特别是发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新闻媒体的监督作用,是强化监督的保障措施。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政务公开首先要保障公民参政、议政的权利,这直接涉及到国家本身的体制建设。
   
    “这些公开本身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民间的要求非常强,政府也在很多方面进行尝试。但是公民怎么样看政府,政府如果说它是一个公共服务提供者的话,相关的所有信息是没有秘密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概念在中国比较缺乏,它的参与,他的决策,包括信息的透明,它的权力是属于公民的。我觉得这个概念其实更重要。但是确实这种尝试能不能够推广并制度化,它会涉及到比如人大代表的构成,人大的选举制度,然后政府本身的构成,还有体制本身,会涉及到很多制度问题。”
   
    华东理工大学的曹锦清教授指出,仅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的估算,中国各级政府每年在公车使用、公款吃喝和公费出国的“三公”消费,竟高达9000亿至 12000亿元人民币,这些腐败现象不只简单反映了政府财政管理上的漏洞,更与缺乏整体性的社会监督机制有关。
   
    “谁来监督?每天发生的许多公共事务,你不叫老百姓监督。西方有议会的监督,还是中国人大来监督?从理论和法律上来讲是可以的,实际很难发生的。因为人大里面一般都是原来一些官员要退休前就安排到人大里面去。原来你是做市委书记或者市长的,年龄也差不多了,往上爬也爬不动了,那就安排到人大里面去,做过一届,然后就退休。按道理这些人在政务方面是很熟悉的,如果他们仗义执言的话,理论上是可以的,实际上是一般不会发生。总而言之,民众的呼声很高,中央也不断地发出要政务公开的信息,但是各级政府的执行情况和民众的要求距离非常遥远。这是个问题。”
   
    源于春秋时期的“以人为本”理念近年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但如何实现“执政为民”的政务公开,却显然是中国民间与学术界更加关注的实际问题。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2011/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