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CDZCYC 陈泱潮推特205
   
   2011-8-3
   

    205.《触目惊心!中国一年"三公消费"够390年美国大选之用》一文,用数字证明了一个基本事实:没有权力制衡的权力腐败是制度性腐败,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不使权力受到有效制衡,制度性权力腐败不仅不可能根除,而且,只会愈演愈烈。同时,也说明:公开“三公”实况,是推动政改的必要措施。
   
   
   附件:

触目惊心!中国一年"三公消费"够390年美国大选之用


   
   2011/08/03
   
   据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新闻1+1》节目中透露: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19000亿。王锡锌提供的数字,让主持人柴静似乎很吃惊的样子,重复地问:“您再说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说:“公款接待、公费出国考察、公车,也就是‘三公’,一年19000亿。占这个行政开支的60%。”
   
   记得年轻时,政治课教师向我们数落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度的弊端,其中一条就是民主制度几年一次大选,闹哄哄的,花钱无数,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我们似懂非懂,点点头,无疑这也是有说服力的。
   
   但是,不搞民主的代价又有多大呢?
   
   在美国、加拿大、欧洲等现代民主制度国家,由于对各级财政支出有充分的民主监督程序,‘三公消费’支出几乎是不存在的。公款消费大概只限于国宴和其他特别隆重的外事场合、而且数量相当有限。一般的政府人员多半没有请客一说,如果有,自己掏腰包,哪里像国内,上到中央部委,下到省、市、区、县、乡,乃至村委会,只要挨着公款,无不找各种借口大吃大喝,甚者则按摩“休闲”也开票报销;再看公车消费,前些日看过一则报道,说日本东京都只有知事一人有权享受公车,其余公务人员上下班自己解决。估计欧美情况也不会相差太大。反观神州,失语;至于公费出国,西方更是只有国事和重要外事活动才发生支出,而我们的中央地方各级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出国考察、调查、招商、招聘,走遍了世界各地。去年我在国外听到一则真实的笑话,说一家牧场老板人好商量,同意让他的牧场成为中国考察官员的考察对象,没料到各种“考察目的”的中国官员(考察农业、牧业、设备、环保、现代化、管理、行政、税收、规划、科技、甚至教育,等等)络绎不绝地来到她的牧场(当然,晃几下就走),以至于这位醇厚的牧场主自嘲说:连他的奶牛都认得来自中国的官员了。
   
   不搞民主代价是多少?按王锡锌提供的数字,仅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就要19000亿!
   
   再看看美国大选需要花多少钱。美国最近一次大选是在2008年。根据2008年1月16日来源于解放网—新闻晚报题为《最贵选举再创历史新高 2008大选烧钱30亿美元?》的消息称:“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人选尚且悬而未决,但有一件事已经毫无疑问,那就是此次选举将会成为历史上费用最高的一次大选。人们普遍估计,今年选举耗资将达10亿美元,而《财富》杂志最近更是将这一数字拔高到了30亿美元”。当年究竟多少暂未查到资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美国大选过去从来没有到过这个数,换言之,美国大选的平均开支肯定不到30亿美元。
   
   即使按30亿算,19000亿人民币大约相当于97.44次美国总统大选开支。由于美国总统每四年才选一次,所以,中国一年的‘三公’支出相当于390年的美国大选费用!
   
   要知道,19000亿的“三公”支出仅仅只是政府部门一年的浪费,还没有包括各级政府人员国内考察、会务、“红色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政府人员从企业占取的吃喝和海内外“考察”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潜逃海外的大量贪官携带走的亿万钱财,还没有包括许迈永、许宗衡家里搜出来的千万、亿万,也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家里“还没有搜出来”的多少个“千万、亿万”,更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因为要拿这“千万、亿万”而用权力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让渡出去给不法商人的更多的“千万、亿万”(否则谁会行贿给他钱)。
   
   我们摒弃了“闹哄哄”的现代民主制度,省掉了四年一次的大选,是的,我们确实可以(每四年)省下30亿美元,但是,就算看看上面的金钱数字,
   
   天晓得,我们的代价是多少?
   
(2011/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