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陈泱潮文集
·【五公论坛】——中国民主革命论坛大学宗旨
●为护卫和巩固华人台湾民主制度尽一份心力
·对当前台湾局势的声明(之一)
·陈泱潮对当前台湾局势的声明之二
·双胞胎中华民国命运与陈水扁的历史使命
·已来下生弥勒锐眼观察台湾静坐“倒扁”开场对结果的预兆
·请问黄花岗:你否定得了这铁的历史事实吗?
·答王希哲(一)
·答王希哲(二)
·着眼大局,《预警》解围:红军锐减
·为护卫和巩固华人台湾民主制度尽一份心力(外四首)!
·此举胜过军购千首纪德舰!
●对中共17大的评述和前景展望
·ZT: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就中共17大前景与台海形势告中共全党、全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
·后评中共17大前,温故知新重读《预评中共十六大》
·中共17大之际值得回顾的《2007年元旦献辞》及其附件
·陈泱潮(陈尔晋)2003年春预评中共17大
·17大泄露惊天秘密:中共国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上)
·17大泄露惊天秘密:中共国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下)
·中共国的根本问题、现状特征与联合索赔
·论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关键所在——兼谈中共17大后法轮功与中国之命运
·奉天承运正告江泽民中共书——强烈要求中共必须立即无条件停止迫害法轮功(2图)
●2007年后中國民運戰略重點--以独(立)攻独(裁)
·1、 共產中國已經喪失了三次自上而下進行民主化和平改革的機會
·當前中國已經失去了自上而下和平地全面地推行民主化變革的可能
·中國民運必須因應變化了的形勢,尋找新的戰略突破口和明確新的戰略重點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內在原因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外在原因
·開展退黨、退團、退隊活動的局限性
·發生了方向性、原則性、路線性、根本性錯盏奈榉才七^渡政府
·伍凡過渡政府如此針對中共“個體”,打擊中共開明力量
·策动地方独立自治,是彻底动摇和瓦解中共中央专制独裁暴政的关键所在
·2008年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1):以獨攻獨宣言
·10.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6): 理念要点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ZT:中國少數官僚特權家庭財富受
·ZT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131万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
·ZT对干部子弟的期待/刘晓竹
·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
·ZT:社会科学研究: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0.4%人掌握70%财富
●瓮安事件凸显中共政权无道天怒民怨
·镇压义民的无道暴政必速亡
·瓮安义民反黑抗暴无罪!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
·中共国社会如此黑暗!谁之罪?——瓮安7岁小孩也遭镇压(1张图)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
·高度评价和支持《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北京奥运
·观北京奥运欢迎宴会有感致胡锦涛 (1图)
·欺骗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北京奥运救不了专制独裁暴政必然垮台的命!
●根治国土资源
·致温家宝总理:当前是开展长江黄河珠江上源植树造林的大好机会
·对国土资源进行根本性治理,早比晚好,为比不为好
●声援08宪章
·声援08宪章,强烈要求停止对《08宪章》签名人的迫害!
·锺沛璋:权贵垄断贫富差距 政改不力问题多(图)
·强烈谴责中共决策集团批捕刘晓波,支持郭国汀自愿为刘晓波辩护的义举!
●对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批评和建言
·2009年两会期间,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补遗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CDZCYC 陈泱潮推特205
   
   2011-8-3
   

    205.《触目惊心!中国一年"三公消费"够390年美国大选之用》一文,用数字证明了一个基本事实:没有权力制衡的权力腐败是制度性腐败,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不使权力受到有效制衡,制度性权力腐败不仅不可能根除,而且,只会愈演愈烈。同时,也说明:公开“三公”实况,是推动政改的必要措施。
   
   
   附件:

触目惊心!中国一年"三公消费"够390年美国大选之用


   
   2011/08/03
   
   据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新闻1+1》节目中透露: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19000亿。王锡锌提供的数字,让主持人柴静似乎很吃惊的样子,重复地问:“您再说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说:“公款接待、公费出国考察、公车,也就是‘三公’,一年19000亿。占这个行政开支的60%。”
   
   记得年轻时,政治课教师向我们数落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度的弊端,其中一条就是民主制度几年一次大选,闹哄哄的,花钱无数,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我们似懂非懂,点点头,无疑这也是有说服力的。
   
   但是,不搞民主的代价又有多大呢?
   
   在美国、加拿大、欧洲等现代民主制度国家,由于对各级财政支出有充分的民主监督程序,‘三公消费’支出几乎是不存在的。公款消费大概只限于国宴和其他特别隆重的外事场合、而且数量相当有限。一般的政府人员多半没有请客一说,如果有,自己掏腰包,哪里像国内,上到中央部委,下到省、市、区、县、乡,乃至村委会,只要挨着公款,无不找各种借口大吃大喝,甚者则按摩“休闲”也开票报销;再看公车消费,前些日看过一则报道,说日本东京都只有知事一人有权享受公车,其余公务人员上下班自己解决。估计欧美情况也不会相差太大。反观神州,失语;至于公费出国,西方更是只有国事和重要外事活动才发生支出,而我们的中央地方各级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出国考察、调查、招商、招聘,走遍了世界各地。去年我在国外听到一则真实的笑话,说一家牧场老板人好商量,同意让他的牧场成为中国考察官员的考察对象,没料到各种“考察目的”的中国官员(考察农业、牧业、设备、环保、现代化、管理、行政、税收、规划、科技、甚至教育,等等)络绎不绝地来到她的牧场(当然,晃几下就走),以至于这位醇厚的牧场主自嘲说:连他的奶牛都认得来自中国的官员了。
   
   不搞民主代价是多少?按王锡锌提供的数字,仅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就要19000亿!
   
   再看看美国大选需要花多少钱。美国最近一次大选是在2008年。根据2008年1月16日来源于解放网—新闻晚报题为《最贵选举再创历史新高 2008大选烧钱30亿美元?》的消息称:“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人选尚且悬而未决,但有一件事已经毫无疑问,那就是此次选举将会成为历史上费用最高的一次大选。人们普遍估计,今年选举耗资将达10亿美元,而《财富》杂志最近更是将这一数字拔高到了30亿美元”。当年究竟多少暂未查到资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美国大选过去从来没有到过这个数,换言之,美国大选的平均开支肯定不到30亿美元。
   
   即使按30亿算,19000亿人民币大约相当于97.44次美国总统大选开支。由于美国总统每四年才选一次,所以,中国一年的‘三公’支出相当于390年的美国大选费用!
   
   要知道,19000亿的“三公”支出仅仅只是政府部门一年的浪费,还没有包括各级政府人员国内考察、会务、“红色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政府人员从企业占取的吃喝和海内外“考察”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潜逃海外的大量贪官携带走的亿万钱财,还没有包括许迈永、许宗衡家里搜出来的千万、亿万,也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家里“还没有搜出来”的多少个“千万、亿万”,更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因为要拿这“千万、亿万”而用权力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让渡出去给不法商人的更多的“千万、亿万”(否则谁会行贿给他钱)。
   
   我们摒弃了“闹哄哄”的现代民主制度,省掉了四年一次的大选,是的,我们确实可以(每四年)省下30亿美元,但是,就算看看上面的金钱数字,
   
   天晓得,我们的代价是多少?
   
(2011/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