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蔡楚作品选编
·青石上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日期:2011-08-16] 来源:参与 作者:中国问题研究员 赵岩 [字体:大 中 小]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参与2011年8月16日讯)2011年8月15日,今天中午我来到了联合国小广场,艾福荣、杨律一家人先于我到了联合国,还有一位带眼镜的男士我不认识,杨律和老艾告诉我,这是葛丽芳的先生叫娄文彪。我离葛丽芳的先生娄文彪两米远处,用浓重的近似赵本山的铁岭口音对娄先生说:“那在我们东北,就叫您呀姐夫子------了”。我逗得大家笑破了肚子。
   
   美国医院很人道免费为葛丽芳的先生换肾
   
   据葛丽芳讲,2003年5月28日,也就是上海著名的维权律师郑恩宠被上海的贪官陈良宇迫害开庭的那一天,他们家的近60米的老式欧式的建筑,被杨浦区的房地产老板李友军强拆。葛丽芳和丈夫一方面要拉扯着儿子和自己的姐姐的孩子读书、并养70多岁的老母,另一方面还要到处告状。
   
   房地产老板说:“你告状吧,法院是我和共产党开的,他们也得听区长、书记的话,您们要回来老地方住也可以,拿出16万元就搬回来了”。
   
   那时的葛丽芳每月才挣到600元人民币,先生娄文彪月收入也就一千多元的工薪,两个孩子读书要一千多元学杂费。每月余下不到伍佰元的生活费实在是紧紧吧吧的。哪里来16万元钱呀。葛丽芳到处告状无人理睬,其先生也跟随着,他怕老婆吃亏被官家欺负。
   
   一来二去的,葛丽芳和先生娄文彪都被气出病来,在葛丽芳临时住地的延吉新村派出所,因葛丽芳上访,严重的影响了该区域的所谓稳定,派出所的副所长张政,向市公安局报批教养葛丽芳两年。此时医院又查出娄文彪严重的肾衰。如果葛丽芳被教养,那这个家就彻底垮掉了。
   
   在朋友的帮助下,2004年5月,彻底对上海市政府失望的葛丽芳借了许多钱,和丈夫一起远渡美国纽约。葛丽芳不愧是贤妻,一方面打工,一方面给丈夫治病,可是,偏偏祸不单行,2011年初,葛丽芳的母亲忧患成疾发现了胃里的癌病。
   
   好在民主、人道的美国医院经过几年的努力,为娄文彪先生找到了配型相对的肾源,2010年给娄先生免费地做了成功的手术,才使娄先生看上去很健康的出现在联合国广场。但是,现在娄先生每月吃的药也得两千块,如不是葛丽芳有保险,那也许会麻烦更多。
   
   葛丽芳多次地说:这要是在国内,我们家就这一个人病了,全家都得跟着活受罪,哪能看得起病呀?房子拆了,都没了地住了,哪还能换肾呀,只有等死了,为此,我们感谢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对中国人的人道主义精神。
   
   近日,由于上海市政府不断的被中央政府点名批评,杨浦区的代表派人去看葛丽芳的病中的母亲,但是,前往看老人家的官员颐指气使的说:“要房子就赶快让你的孩子回来,房子还给你,别的就不要再提了”。葛丽芳的母亲说:“那我们这些年的精神补偿和医药费怎么办,能不能依法补偿?”
   
   那位官员野蛮的说:“你们家过去是地主,文革那么整你们家,你们也不敢出一声大气?现在给你补个房子就不错了,别不识抬举。什么他妈的依法补偿?共产党什么时候讲过法律?讲法律、你们这些人就要翻了天。让共产党同你们讲法律那是白日做梦”。
   
   
   我请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号是如何翻的车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我和艾福荣一起去联合国会议大厅。进门时几个安检的警卫看到我T恤衫上的字很是新鲜,我还以为他们是接到中国方面的“命令”了,那几位警卫要我前后部位的字都给他们展示一遍,估计可能是实在找不到违反联合国的公约的字眼,所以还是让我进入到了联合国的会议大厅。我们来到了联合国秘书长的像前,我拿出一支带有英文中国制造字眼的“河蟹”图片,那支“河蟹”可爱之极,我想如果那支“河蟹”是被蒸过的,照片上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不会抵制住那支美丽的“河蟹”的诱惑,而大开其尊口品尝其“中国制造”的美味。只是我不知道联合国秘书长的牙口如何,他是否能承受起“中国制造”的“河蟹”那坚硬的外壳?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我在给潘基文品尝过“河蟹”的美味后,又给潘基文亮出来“7、23”发生的高铁事件、那被正在灭失“和谐”号的照片。我想看一看潘基文先生是否能把“河蟹”的钳子,和正在灭失“和谐”号的巨吊的长臂做一个对比,看看谁的臂膀更代表中国?
   
   我认为潘基文秘书长,他虽然贵为当今世界领袖,但是在这两幅比较明显的照片前,他的智力不会比一位中国的幼儿园的小朋友更出色。否则,天天出入联合国办公场所的潘基文秘书长,怎么会对我们在联合国广场前的抗议表达视而不见呢?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1/08/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