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论卡扎菲的堕落]
槟郎文集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卡扎菲的堕落

   论卡扎菲的堕落
     槟郎
     
     我曾经是卡扎菲的准粉丝。仍记得在八十年代中期,我在故乡的一所专科学校读书时,在像仓库一样的简陋的校图书馆里,我这个二年制的中文系师范生不务正业,痴迷于对国际社会主义思潮的探究。我寻找着有关的书籍,读到了被概说的所谓的阿拉伯社会主义和卡扎菲的“世界第三理论”。卡扎菲不但是社会主义者,而且仿效埃及纳赛尔成功发动了推翻帝制的政变;他的微笑征服了前来刺杀他的美女刺客,反使她成为了自己的情人和女保镖队队长等等。虽然对此的了解是肤浅的,对卡扎菲却有了印象和好感。
     后来毕业后走上社会历经磨难,旧日的兴趣已经无法打理了。直到十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纪的初期,我以杂文写作参与网络上的论战,本能地“站在穷人一边”,以鲁迅为精神资源,把自己当成了左派,便也自然地恢复了曾有的对国际社会主义思潮探究的兴趣。我现在手头的藏书便有2005年1月买的赵明义主编的《当代社会主义》,和黄宗良、孔寒冰主编的《世界社会主义史论》,上面都有关于利比亚卡扎菲的社会主义的介绍。我那一时期的杂文里自然带有了社会主义的气息。但这一现象也并不长久,网络打开的时事政治看得多了,便有了吃惊、幻灭和反思。现在卡扎菲的堕落又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依然在探索,但我已经在曲折中进步了不少。

     利比亚曾经是西方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获得独立,但独立的本国政权只是过去的伊德里斯王朝复辟,昏庸无能,不得民心。出生平民的卡扎菲1969年9月1日 领导“自由军官组织”,不流血地轻易就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从君主制到共和制,这是利比亚历史上的巨变,卡扎菲的历史功绩谁也不能否认。卡扎菲之所以发动那样一场混乱和滑稽的政变还能取得成功,诚然与王朝的无能有关,深得民心,顺应时势是根本原因。然而,卡扎菲在四十多年的铁腕统治后,仅仅经过今年近期的五个月的事变,卡扎菲就彻底被他的人民推翻了,这不能不让人感慨。而究其原因,仍要落实到人心之向背,曾经深得民心的卡扎菲践踏了民心,被人民所唾弃。
     卡扎菲的盛衰史就是一部逐步丧失民心,因而也丧失统治合法性的堕落史。这堕落的高潮就是对不满他而和平集会的民众肆意屠杀,不能不使本国人民绝地反抗他,也是国际社会唾弃他,制裁他,国际法庭通缉他的反人类罪。随着对卡扎菲的统治不满的人增多,利比亚出现了有一定力量的反对派。卡扎菲不反思自己的过失,力求与反对他的人和解,推动社会改革进步,却对待反对派人士持毫不留情地予以铲除,甚至丧心病狂到不惜代价地动用人民军队镇压那些表达不同意见的团体。据报道的事实是:他曾多次下令在包括班加西、的黎波里在内的数个城市公开绞死进行示威游行的学生和反对派成员;还曾在三小时内屠杀了阿布萨利姆监狱中的1200名囚犯。利比亚政府还经常公开地处决那些反对他的政治活动家,然后在国家电视台上反复播放处决过程的画面。
     卡扎菲由此因堕落而走向灭亡的具体的开端情形是这样:2月15日,200多人在班加西警局门口示威,要求释放一名叫做特比尔的人权活动家。警察用暴力驱散了示威者。此事成了大规模运动的信号。第二天再次爆发冲突。2月17日,那一天被利比亚反对派称为“怒火之日”,当天,在班加西、的黎波里、贝达等地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很多人都预感卡扎菲会来镇压,但很少人料到他会采用如此狂暴的手段。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当局向人群发射了迫击炮弹并用机枪进行扫射,狙击手则从直升机上射杀示威者。伤亡情况至今也没有搞清楚。2月19日卡扎菲当局使用雇佣兵和军队向示威者发射了迫击炮弹并用机枪进行扫射,并动用迫击炮、机关枪、催泪弹,用防空导弹对准示威者。并且还派出狙击手埋伏屋顶,射杀示威民众。截至2月20日,连续多天的镇压,已造成300人死亡、逾 1,000人受伤。2月24日,卡扎菲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继续实行强硬措施。与此同时,东部脱离卡扎菲政权的地区已开始建立初级政府。反对派在血腥镇压中反抗,建立了自己的独立政权和武装力量,得道多助,在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下,不但壮大,经过五个月的发展,终于攻陷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政权彻底崩溃。
     在这里不能不感谢国际社会对侩子手卡扎菲的零容忍,对反对派革命力量的有效援助。2011年3月19日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利比亚决议的国际峰会召开,会议针对利比亚动乱局势决定展开多国军事打击。2011年5月27日报道,八国领导人在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指出:“卡扎菲和利比亚政府已不能继续履行保护利比亚人民的责任,并失去所有合法权力,他在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利比亚没有前途,他必须下台。”6月27日,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ICC)宣布,正式对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发出国际逮捕令,惩治其犯下的“反人类罪”。可以说,卡扎菲堕落成了本国人民的敌人,也便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敌人。而卡扎菲的末日,既是利比亚人民反抗残暴专制、争取民主自由的斗争的胜利,也是国际社会维护人类文明和尊严的胜利。
     回过头来看卡扎菲的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竟然使他走到今天的地步。卡扎菲在政变后的革命指挥委员会发布的第一个声明中,对新生的共和国公民说说:“今天,你们对社会主义的梦想,对自由和统一的梦想已经实现”。1971年,甚至把“社会主义”一词写进国家名称中。政治上,他宣称“社会主义就是平等和正义的社会”,当今世界的一切政权形式都是独裁统治,政党是新的专制统治工具,议会是虚假的民主,代议制、公民投票等都是欺骗,只有他搞的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制度才能实现平等公正的民主。经济上大力推行国有制。文化上把伊斯兰教当做国教。虽然长达四十二年的统治中卡扎菲的思想有小变化,但作为他的本质特色的社会主义不能不说受到当时国际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
     作为对原始积累的血腥的资本主义与武力殖民的帝国主义的不满和反抗,社会主义思潮在人类文明史上起过进步作用,但这种思潮太多非理性,太多空幻乌托邦性。它矫枉过正,对资本主义作为人类文明最进步的一面缺少尊重和吸收,反而在超越资本主义的外衣下藏着太多的封建主义。播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作为领导社会主义的政党脱离人民沦为一党专制和领袖独裁,只维护一己之私而置国家人民利益于不顾,领袖搞起终身制、世袭制。所谓的公有制国有制实际成了官僚所有制,一党所有制,人民受官僚资本的压迫和剥削。绝对排斥异议声音,严禁人民自由组党,自由组织民间团体,自由集会。文化上一切以一个主义为本,排斥人类历史的优秀文化,严厉思想言论控制。这一切怎能谈得上超越资本主义,实际上比资本主义更加落后野蛮。当然对社会主义思潮也不能全盘否定,它在反封建反殖民反帝国主义运动中有进步意义。但当社会主义革命成功,应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学习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方面,这样做了,就要容忍反对派,就要能公平竞选,和平交权。
     鼓吹社会主义自由和公正、人民当家作主的卡扎菲的利比亚实际情况是怎样呢?国家收入来源主要是石油出口,缺乏产业工业,上层统治者积累了大量财富,下层平民却相对贫困,仅失业率就高约为国民的30%,社会最下层百姓实际收入很低。卡扎菲家族和上层官员却严重腐败,荒淫无耻,腐化堕落。口口声声为人民并深得人民爱戴的卡扎菲实际上严重脱离人民,他把从人民身上搜刮来的钱,征募三四千名非洲雇佣兵,镇压人民的不满,借此保住自己的位子,他的关于人民动听的言论就只能是有意识的欺骗的谎言。他作为利比亚大独裁者,实行的是终身制,并且毫无疑问地将由儿子世袭国家最高统治权力。人民有强烈的的官民对立、贫富对立,社会不公感、被剥夺感。人民稍有不满,卡扎菲就残酷地无情压制,甚至动用飞机大炮屠杀和平集会的民众,犯下了反人类罪。这样的人这样的统治会是怎样的社会主义呢?
     从人民的英雄堕落成人民的敌人,是卡扎菲的最终命运。不管卡扎菲鼓吹的是什么主义,只要他实行一党专制,领袖独裁,他必然把以他为首的统治集团高高凌驾于人民之上,对人民残酷压迫,这也就必然激起人民的反抗。人民的反抗因统治者的残暴而失去和解的可能,最终胜利的只能是人民。可笑是卡扎菲在独裁的氛围里,被自以为是的自大和走狗们的阿谀奉承的谎言所欺骗,始终认为人民任由他摆布,总是傻傻地忠于他、拥护他。最后首都的黎波里被攻陷,他才发现自己是孤家寡人和独夫桀纣吧。
     2011-08-27
(2011/08/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