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槟郎文集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槟郎
     
     持续了五个月的利比亚内战终于接近尾声,统治了利比亚四十多年的卡扎菲政权,随着首都的黎波里的被反对派攻陷,而宣告跨台。以卡扎菲家族为首的旧政权核心人物必将遭到新政权的清算。卡扎菲将成为一个历史人物,给人类历史一本活生生的教材,启迪人类不断进步的经验和教训。
     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对利比亚事变表达了我的看法,那时我做了一首诗和一篇散文。3月26日的那首诗叫《班加西的女学生》,写一个在中国留学而成为我的学生的“美丽多情的班加西少女啊∕你的泪水曾经流在南京的江边∕那时你在芦苇丛中对我倾诉∕阿妈被官二代的汽车肆意碾死∕上访阿爸关进的黎波里的疯人院∕缓流的扬子江水也愤怒地呜咽∕∕我看到苦难女学生的祈祷∕阿哥大学毕业后只能做小摊贩∕无法执法的城管却抢去全部货物∕他身浇汽油去衙门前决死自焚∕是真主的奇迹使你夺走他的火种∕你向领袖的巨幅画像投去憎恨”。女学生回国后,在这次利比亚事变中,他的唯一活着的亲人阿哥参加了班加西的民军,即反对派武装,而她头顶着水罐奔波在战场上协助阿哥,“突然背着枪的阿哥拽着了你∕水缓缓倒进一个外国伤员的嘴里∕他不正是轰炸国土的西方人吗∕阿哥却说这是来救利比亚的义军∕你急忙扯下头巾颤抖着手包扎”。 而我祝福她,“寄给你:安色俩目尔来库姆∕槟郎致以安拉赐给你平安的祝愿”。

     而在3月31日的散文《苏北的燕子》里,我对我在苏北的一个女学生谈到“对利比亚战事的看法,我最近写了一首关于我的班加西的女学生的诗歌,表达了我的看法,所谓的反对派是代表利比亚广大的被压迫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政治理念更进步;他们的民军欢迎西方多国联军对国土上的野蛮嗜血的官兵的轰炸,我就不能反对,我始终站在第三世界被压迫劳苦大众一边”。我现在的看法可以说是一贯的,一直没有变。
     有人将利比亚的卡扎菲与过去伊拉克的萨达姆联系起来看,两者是有相近的一面,但两者也有不同。在这里,我必须说,我在2003年的伊拉克事变期间写过二十多篇杂感,主要观点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是入侵伊拉克,我反对这场入侵,但我也痛恨萨达姆的独裁专制,希望伊拉克人民站出来主宰自己的命运,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国家。尽管八年之后,我的思想似乎向右偏移了不少,但基本观点仍没有变。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全球殖民主义时代,第三世界国家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这场斗争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相继取得了成功,这是人类解放历程中了不起的进步,其积极的意义绝不容抹杀。但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反殖民运动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解决好独立国家新政权的现代民主问题,第三世界独立后的新的国家统治集团专制独裁,严重腐败,民不聊生,必然引起人民的反抗。西方世界便又介入了这些国家的内乱,有时帮助独裁者镇压人民,有时帮助反对派反抗既得利益政权的统治。
     卡扎菲像萨达姆一样,曾经为本国的民族独立和现代化建设做过贡献,但是,由于民族政治文明的落后,他们由民族的英雄堕落成民族的罪人。他们曾经给这个国家带来统一和平,但他们后来的反动统治逼迫人民反抗,而他们总是不妥协、零容忍,残酷镇压,必然带来民族内乱。第三世界落后国家得到的教训就是,民族解放运动必须和现代民主运动同步进行,缺一不可。而现代民主观念的内核就是容忍反对派的存在,超出既得统治集团一党之私,将与反对派的竞争确立在和平法治的轨道上,由全体人民的投票来决定现政权和反对派政权的取舍去留替换。
     应该承认西方世界在近代以来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先进性,但人性是复杂的。西方的先进文明给世界其他民族和国家带来了现代发展的极大好处,但他们的对外侵略殖民,也给这些地方和人民带来了现代性的灾难。第三世界被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的反抗和追求独立是天经地义的。西方当然也在发展和不断进步。他们曾经残酷镇压被压迫民族的反抗,在这些民族独立后也曾想千方百计地破坏颠覆,就是在第三世界民族国家独立后的人民反对专制统治者的斗争中,也曾经站在统治者一面,压制人民民主的诉求。美国入侵伊拉克是西方对第三世界国家政策的一个明显转变,就是对专制统治者更多压制,对人民的反抗和民主诉求更多庇护和支持。
     卡扎菲与萨达姆有着相同性,就是在长期的一党专制和领袖独裁中,从人民的英雄转变堕落成人民的敌人。不同点有一些。一是卡扎菲在人民以和平集会的理性反抗后残酷武力镇压,激发了反对派建立武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被逼的;而萨达姆统治更为严密,国内没有出现反对派的大规模集会和武装反抗。二是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授权,也没有明显的反对派武装做内因;而这次在利比亚,反对派代表着正义的一方,西方国家武力支持反对派、反对卡扎菲当然是锦上添花,所谓得道多助,并且西方这次得到了联合国的授权,没有出动规模地面部队,以欧洲而不是以美国为首。正因为这两点的不同,决定了我对两个事变的看法的差异。
     最后,我要说,利比亚的命运必须由利比亚人民自己来决定。卡扎菲政权垮台后新政权的建设应该是现代民主的,对培养了卡扎菲独裁的体制必须打碎,以后任何新政权都必须能在现代宪政原则上容忍反对派,由人民投票来决定新旧政权的去留替换。而帮助了反对派的西方国家不能居功自傲,转而过分索取利比亚的回报,要在利比亚的民主斗争胜利后主动退隐退。利比亚人民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但卡扎菲这个绊脚石已经去除,我祝愿你们会成功。
     2011-08-25
(2011/08/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