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槟郎文集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槟郎
     
     持续了五个月的利比亚内战终于接近尾声,统治了利比亚四十多年的卡扎菲政权,随着首都的黎波里的被反对派攻陷,而宣告跨台。以卡扎菲家族为首的旧政权核心人物必将遭到新政权的清算。卡扎菲将成为一个历史人物,给人类历史一本活生生的教材,启迪人类不断进步的经验和教训。
     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对利比亚事变表达了我的看法,那时我做了一首诗和一篇散文。3月26日的那首诗叫《班加西的女学生》,写一个在中国留学而成为我的学生的“美丽多情的班加西少女啊∕你的泪水曾经流在南京的江边∕那时你在芦苇丛中对我倾诉∕阿妈被官二代的汽车肆意碾死∕上访阿爸关进的黎波里的疯人院∕缓流的扬子江水也愤怒地呜咽∕∕我看到苦难女学生的祈祷∕阿哥大学毕业后只能做小摊贩∕无法执法的城管却抢去全部货物∕他身浇汽油去衙门前决死自焚∕是真主的奇迹使你夺走他的火种∕你向领袖的巨幅画像投去憎恨”。女学生回国后,在这次利比亚事变中,他的唯一活着的亲人阿哥参加了班加西的民军,即反对派武装,而她头顶着水罐奔波在战场上协助阿哥,“突然背着枪的阿哥拽着了你∕水缓缓倒进一个外国伤员的嘴里∕他不正是轰炸国土的西方人吗∕阿哥却说这是来救利比亚的义军∕你急忙扯下头巾颤抖着手包扎”。 而我祝福她,“寄给你:安色俩目尔来库姆∕槟郎致以安拉赐给你平安的祝愿”。

     而在3月31日的散文《苏北的燕子》里,我对我在苏北的一个女学生谈到“对利比亚战事的看法,我最近写了一首关于我的班加西的女学生的诗歌,表达了我的看法,所谓的反对派是代表利比亚广大的被压迫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政治理念更进步;他们的民军欢迎西方多国联军对国土上的野蛮嗜血的官兵的轰炸,我就不能反对,我始终站在第三世界被压迫劳苦大众一边”。我现在的看法可以说是一贯的,一直没有变。
     有人将利比亚的卡扎菲与过去伊拉克的萨达姆联系起来看,两者是有相近的一面,但两者也有不同。在这里,我必须说,我在2003年的伊拉克事变期间写过二十多篇杂感,主要观点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是入侵伊拉克,我反对这场入侵,但我也痛恨萨达姆的独裁专制,希望伊拉克人民站出来主宰自己的命运,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国家。尽管八年之后,我的思想似乎向右偏移了不少,但基本观点仍没有变。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全球殖民主义时代,第三世界国家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这场斗争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相继取得了成功,这是人类解放历程中了不起的进步,其积极的意义绝不容抹杀。但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反殖民运动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解决好独立国家新政权的现代民主问题,第三世界独立后的新的国家统治集团专制独裁,严重腐败,民不聊生,必然引起人民的反抗。西方世界便又介入了这些国家的内乱,有时帮助独裁者镇压人民,有时帮助反对派反抗既得利益政权的统治。
     卡扎菲像萨达姆一样,曾经为本国的民族独立和现代化建设做过贡献,但是,由于民族政治文明的落后,他们由民族的英雄堕落成民族的罪人。他们曾经给这个国家带来统一和平,但他们后来的反动统治逼迫人民反抗,而他们总是不妥协、零容忍,残酷镇压,必然带来民族内乱。第三世界落后国家得到的教训就是,民族解放运动必须和现代民主运动同步进行,缺一不可。而现代民主观念的内核就是容忍反对派的存在,超出既得统治集团一党之私,将与反对派的竞争确立在和平法治的轨道上,由全体人民的投票来决定现政权和反对派政权的取舍去留替换。
     应该承认西方世界在近代以来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先进性,但人性是复杂的。西方的先进文明给世界其他民族和国家带来了现代发展的极大好处,但他们的对外侵略殖民,也给这些地方和人民带来了现代性的灾难。第三世界被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的反抗和追求独立是天经地义的。西方当然也在发展和不断进步。他们曾经残酷镇压被压迫民族的反抗,在这些民族独立后也曾想千方百计地破坏颠覆,就是在第三世界民族国家独立后的人民反对专制统治者的斗争中,也曾经站在统治者一面,压制人民民主的诉求。美国入侵伊拉克是西方对第三世界国家政策的一个明显转变,就是对专制统治者更多压制,对人民的反抗和民主诉求更多庇护和支持。
     卡扎菲与萨达姆有着相同性,就是在长期的一党专制和领袖独裁中,从人民的英雄转变堕落成人民的敌人。不同点有一些。一是卡扎菲在人民以和平集会的理性反抗后残酷武力镇压,激发了反对派建立武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被逼的;而萨达姆统治更为严密,国内没有出现反对派的大规模集会和武装反抗。二是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授权,也没有明显的反对派武装做内因;而这次在利比亚,反对派代表着正义的一方,西方国家武力支持反对派、反对卡扎菲当然是锦上添花,所谓得道多助,并且西方这次得到了联合国的授权,没有出动规模地面部队,以欧洲而不是以美国为首。正因为这两点的不同,决定了我对两个事变的看法的差异。
     最后,我要说,利比亚的命运必须由利比亚人民自己来决定。卡扎菲政权垮台后新政权的建设应该是现代民主的,对培养了卡扎菲独裁的体制必须打碎,以后任何新政权都必须能在现代宪政原则上容忍反对派,由人民投票来决定新旧政权的去留替换。而帮助了反对派的西方国家不能居功自傲,转而过分索取利比亚的回报,要在利比亚的民主斗争胜利后主动退隐退。利比亚人民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但卡扎菲这个绊脚石已经去除,我祝愿你们会成功。
     2011-08-25
(2011/08/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