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槟郎文集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槟郎
     
     持续了五个月的利比亚内战终于接近尾声,统治了利比亚四十多年的卡扎菲政权,随着首都的黎波里的被反对派攻陷,而宣告跨台。以卡扎菲家族为首的旧政权核心人物必将遭到新政权的清算。卡扎菲将成为一个历史人物,给人类历史一本活生生的教材,启迪人类不断进步的经验和教训。
     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对利比亚事变表达了我的看法,那时我做了一首诗和一篇散文。3月26日的那首诗叫《班加西的女学生》,写一个在中国留学而成为我的学生的“美丽多情的班加西少女啊∕你的泪水曾经流在南京的江边∕那时你在芦苇丛中对我倾诉∕阿妈被官二代的汽车肆意碾死∕上访阿爸关进的黎波里的疯人院∕缓流的扬子江水也愤怒地呜咽∕∕我看到苦难女学生的祈祷∕阿哥大学毕业后只能做小摊贩∕无法执法的城管却抢去全部货物∕他身浇汽油去衙门前决死自焚∕是真主的奇迹使你夺走他的火种∕你向领袖的巨幅画像投去憎恨”。女学生回国后,在这次利比亚事变中,他的唯一活着的亲人阿哥参加了班加西的民军,即反对派武装,而她头顶着水罐奔波在战场上协助阿哥,“突然背着枪的阿哥拽着了你∕水缓缓倒进一个外国伤员的嘴里∕他不正是轰炸国土的西方人吗∕阿哥却说这是来救利比亚的义军∕你急忙扯下头巾颤抖着手包扎”。 而我祝福她,“寄给你:安色俩目尔来库姆∕槟郎致以安拉赐给你平安的祝愿”。

     而在3月31日的散文《苏北的燕子》里,我对我在苏北的一个女学生谈到“对利比亚战事的看法,我最近写了一首关于我的班加西的女学生的诗歌,表达了我的看法,所谓的反对派是代表利比亚广大的被压迫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政治理念更进步;他们的民军欢迎西方多国联军对国土上的野蛮嗜血的官兵的轰炸,我就不能反对,我始终站在第三世界被压迫劳苦大众一边”。我现在的看法可以说是一贯的,一直没有变。
     有人将利比亚的卡扎菲与过去伊拉克的萨达姆联系起来看,两者是有相近的一面,但两者也有不同。在这里,我必须说,我在2003年的伊拉克事变期间写过二十多篇杂感,主要观点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是入侵伊拉克,我反对这场入侵,但我也痛恨萨达姆的独裁专制,希望伊拉克人民站出来主宰自己的命运,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国家。尽管八年之后,我的思想似乎向右偏移了不少,但基本观点仍没有变。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全球殖民主义时代,第三世界国家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这场斗争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相继取得了成功,这是人类解放历程中了不起的进步,其积极的意义绝不容抹杀。但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反殖民运动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解决好独立国家新政权的现代民主问题,第三世界独立后的新的国家统治集团专制独裁,严重腐败,民不聊生,必然引起人民的反抗。西方世界便又介入了这些国家的内乱,有时帮助独裁者镇压人民,有时帮助反对派反抗既得利益政权的统治。
     卡扎菲像萨达姆一样,曾经为本国的民族独立和现代化建设做过贡献,但是,由于民族政治文明的落后,他们由民族的英雄堕落成民族的罪人。他们曾经给这个国家带来统一和平,但他们后来的反动统治逼迫人民反抗,而他们总是不妥协、零容忍,残酷镇压,必然带来民族内乱。第三世界落后国家得到的教训就是,民族解放运动必须和现代民主运动同步进行,缺一不可。而现代民主观念的内核就是容忍反对派的存在,超出既得统治集团一党之私,将与反对派的竞争确立在和平法治的轨道上,由全体人民的投票来决定现政权和反对派政权的取舍去留替换。
     应该承认西方世界在近代以来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先进性,但人性是复杂的。西方的先进文明给世界其他民族和国家带来了现代发展的极大好处,但他们的对外侵略殖民,也给这些地方和人民带来了现代性的灾难。第三世界被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的反抗和追求独立是天经地义的。西方当然也在发展和不断进步。他们曾经残酷镇压被压迫民族的反抗,在这些民族独立后也曾想千方百计地破坏颠覆,就是在第三世界民族国家独立后的人民反对专制统治者的斗争中,也曾经站在统治者一面,压制人民民主的诉求。美国入侵伊拉克是西方对第三世界国家政策的一个明显转变,就是对专制统治者更多压制,对人民的反抗和民主诉求更多庇护和支持。
     卡扎菲与萨达姆有着相同性,就是在长期的一党专制和领袖独裁中,从人民的英雄转变堕落成人民的敌人。不同点有一些。一是卡扎菲在人民以和平集会的理性反抗后残酷武力镇压,激发了反对派建立武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被逼的;而萨达姆统治更为严密,国内没有出现反对派的大规模集会和武装反抗。二是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授权,也没有明显的反对派武装做内因;而这次在利比亚,反对派代表着正义的一方,西方国家武力支持反对派、反对卡扎菲当然是锦上添花,所谓得道多助,并且西方这次得到了联合国的授权,没有出动规模地面部队,以欧洲而不是以美国为首。正因为这两点的不同,决定了我对两个事变的看法的差异。
     最后,我要说,利比亚的命运必须由利比亚人民自己来决定。卡扎菲政权垮台后新政权的建设应该是现代民主的,对培养了卡扎菲独裁的体制必须打碎,以后任何新政权都必须能在现代宪政原则上容忍反对派,由人民投票来决定新旧政权的去留替换。而帮助了反对派的西方国家不能居功自傲,转而过分索取利比亚的回报,要在利比亚的民主斗争胜利后主动退隐退。利比亚人民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但卡扎菲这个绊脚石已经去除,我祝愿你们会成功。
     2011-08-25
(2011/08/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