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槟郎文集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槟郎
     
     我的故乡是巢湖,客居外省的我常常在诗文中回忆、思念那片生我养我过的土地。窗外是绵绵的秋雨,我的思绪也在炎夏之后的湿润清凉中展开。这次是关于巢湖拆分的消息,它只是一个中国相对落后的中部省份安徽的一次行政区划的调整,对于我,却有复杂多样的感受。
     在外省说到我的故乡,总是说安徽巢湖。小时候作为一个小山村的毛孩子,被家乡的长辈启蒙,说是万一在外地迷了路,要会向帮助自己回家的人说清自己的家在哪里,答案便是安徽省巢湖地区巢县半汤公社力寺大队。后来,这个从大到小排列的单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半汤公社改成了半汤镇,力寺大队改成了力寺行政村。再后来,巢县变成了巢湖市,又因为地区级巢湖市的设立而改为居巢区。我长大后读书升学跳农门,由小山村进了巢湖城工作,单位是省里部门直属,不属于巢湖地方管,但毫不影响我身在家乡的感觉。在我27岁那年,我到江苏省南京市工作,回忆中的巢湖故乡,以半汤镇和巢湖城为中心,外延上仍是巢湖地区,包括四县一区。

     就在这两天,巢湖拆分并落实了。居巢区也就是原来的巢县到县级巢湖市,回归本来县级市,改由地区级合肥市管辖。地区级巢湖市下属的庐江县划给合肥市,无为县划给芜湖市,含山县和县划给马鞍山。巢湖由此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关键词,议论纷纷,我能说的仅仅是个人的感受和杂想。
     而今我的故乡山村的娃娃们在接受家在何处的启蒙时,答案是什么呢?安徽省合肥地区巢湖市半汤镇力寺行政村?这个答案的关键是,所属地区的合肥是否作为家乡的关键名词,他们长大去外省后,会不会改说是安徽合肥人。当这些娃娃们长大,在外省与我见面,他们是否会嘲笑我的自称巢湖人而不是合肥人呢?他们会逐渐认同合肥作为家乡地区的名词,而我是永远不会适应的了。我永远是巢湖人,这是我的个人历史决定的,即使巢湖改成了合肥湖,也是这样了。
     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巢湖,以巢父许由的传说和陷巢州的传说两大传说奠基的恢弘的历史开篇不能不令你惊叹,八百平方千米的五大淡水湖之一的烟波浩渺、船歌悠扬的湖面不能不使你流连;这里物产丰富、民风淳朴不能不使你叹为人间桃源;这里历史上人才辈出,便是民国便有叱咤风云的巢湖三将军冯玉祥、张治中、李克农。斯兰的一曲《巢湖好》使听者如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以生不是巢湖人为憾。巢湖作为地级市可以说名至实归。可是在惟经济之上的时代,由于种种原因,它显得落后了,被省府嫌弃了。巢湖拆分,作为行政地区中心的荣耀从此消失,这就是一个地方的盛衰沉浮吧?而从五千年悠久民族的历史来看,这一切不过是浮云,尽管身在具体情境之中的我不能不感到遗憾和痛惜。这里我不能不指责巢湖政坛的腐败,臭名昭著于天下,也害了我故乡的一方百姓和山水,使偏心合肥的省府以经济落后的理由而被拆分。
     从历史来看,就是我的家族也是后来才到巢湖的。我的李姓源于皋陶,为陇西大姓,而今是中国人数最多的姓氏。在元代时的状元御史、二十二世的先祖李黼公本是安徽阜阳(颍州)人,在元末战乱中作为江州路总管为保境安民捐躯沙场,李黼公的孙子寻源公和绍源公,于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自阜阳(颍州)迁居巢湖,定居在半汤平原的西北角,试刀山脚下。巢湖半汤的李氏在本地,现在属于行政上是以一座历史上著名的古刹大力寺为名的力寺行政村,有东李、西李和小李三大自然村,而出外闯荡天下的本族人也非常多。我1968年出生在东李村,父亲是力寺大队农村合作医疗室医生,母亲是农民。我在力寺小学读书,升学到半汤镇上的巢湖师专附中,考进一墙之隔的巢湖师专读中文系,1988年到巢湖城工作,1995年离开家乡去外省读研、谋职,从此成为漂泊异乡的游子。我的儿子出生在爱人的故乡芜湖,户口直报南京,一家三口三处故乡,而我也把以生活了十五年的南京当做我的第二故乡了,我为什么计较巢湖的历史盛衰与如今拆分呢?因为我是个具体历史情境中的人,此生无法解脱对巢湖故乡的热爱。
     巢湖拆分,原来有机联系的四县一区分属三处,那些丝丝缕缕被强行隔断,也是我不能不遗憾和怀念的。我的三个姑姑,也就是父亲的三个姐妹,全都嫁到了含山县的人家,因为是一个地区交往频繁,现在含山却属于马鞍山市了,行政上疏隔,心理距离也觉得远了。我读书的巢湖师专,大多数同学都来自巢湖的四县一区,大家同是巢湖人,而今分别属于合肥人、芜湖人和马鞍山人了。地区级巢湖的山水文化本是一体的,现在也分割了,比如说著名的巢湖三泉,而今半汤温泉在县级巢湖本地,庐江的汤泉划进合肥,香泉所在的和县又属于马鞍山。我从南京回故乡,出了江苏省南京地区便是安徽和县,经过含山到巢湖,一路都是巢湖地区,便是第二故乡就到了第一故乡。而今,离开南京,要经过属于马鞍山的和县和含山县,才到属于合肥地区的巢湖。再就是我故乡的居巢区的半汤小镇本在靠近含山的边境线上,因为同属于巢湖而不觉得,现在突然成为合肥地区与马鞍山地区的边境了,想来不由得大吃一惊。
     最后突然想到,巢湖拆分有些蹊跷。不管安徽省府给的理由如何有利于故乡经济发展,如何能壮大合肥经济圈与南京经济圈对抗,我也觉得似乎有理,的确希望家乡的省份经济大发展。但巢湖和马鞍山芜湖总感到南京的吸引力更大的,我本人离开巢湖时,想闯荡的便是辖安徽江苏两地的旧南直隶地区或江南省的中心城市和后来的民国首都的南京,而不是另一个叫合肥的城市。我又觉得,民间听到风传后议论纷纷,有关行政当局先是辟谣,再就是突然宣布并落实,预先征求了民意了吗?退一步说经由了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了吗?我甚至联想到文明古国的朝廷划分香港给英国,划分台湾给日本,也没有先征求香港、台湾本地人的意见吧。我不深懂历史和现行法律,赶紧将胡思乱想刹住。
     2011-08-24
(2011/08/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