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阿钟文集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六十九弄: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流氓(小說)
·六十九弄:初解男女事(小說)
·并非常人的异思(短篇小说)
·水月镜花
·木的上午
《拷問灵魂》序跋和附录
·王一梁:黑夜中的吟唱
·京不特:“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代跋)
·京不特:阿钟的诗是恶之花
·肖开愚:诗艺的另一种奥秘(原跋)
·陈接余:失去平凡的必将功于不凡(代序)
·熊晋仁:“枯守最后的诗意”
·《拷问灵魂》代後記:我的诗歌的道路
訪談錄
·翻拍常识(访谈录)
·伊萨卡访谈录:我是一个逃亡者(一平)
·伊萨卡访谈录:诗人怎样死而复生?(张真)
轉帖
·有一天我會死去,我希望死在一個乾淨的地方
·兰若山僧:孤独的守灵人——阿钟长诗《作意书》读后
·刘永:阿钟的诗《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解读
·翟明磊:笨重的王者
·陈接余:无边的自信——与阿钟的对话(上)
·陈接余:无边的自信——与阿钟的对话(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电
   
   
   雷电刺破夜空
   把浓密的黑暗劈做两半

   
   黑暗在怒吼的余声中
   合上了伤口
   
   1980/05/28
   
   
   
   静坐
   
   
   门把浓黑的月亮关在外面
   灯却不肯安宁,喊叫不已
   算是歌唱
   我对着镜子吹胡子瞪眼
   桌上的钟不理会我
   眼睛被时针拨转
   猛然裤腿被按上一段
   白天,急步匆忙累得
   死去活来,一折身
   白煞煞的墙壁向我扑来
   
   1985/12/18
   
   
   
   黄昏写意
   
   
   浑身痉挛扭曲着死鱼的眼睛
   我的脚慢慢跷起嗤笑天空
   嗤笑这夜的柠檬色长发瀑布冲洒
   手指的阻挡小翘鼻翼翕动
   芳菲烟嘴红唇香气
   混杂缭绕舞厅柔曼的旋律
   叫卖茶叶蛋隔壁小职员
   垂头丧气弥漫他的怨气
   俩老头在闲聊肠胃里咕噜不休
   他们新发现了第三次大战
   一个女人领着男人颇为得意怀抱五斤
   散黄鸡蛋垂怜胡涂乱抹
   大鬼脸的黄昏落日耳边有
   滴滴嗒嗒的风声吹过
   喷气飞机被绑架
   战斗激烈
   死了三条人命贝多芬吻了每一个人
   女郎的微笑告诉你一个美丽消息于是
   眼睛不再歪斜
   时间不再单调我看见走来
   一大群高举石块长发垂肩
   赤裸裸的男人和女人
   吻啊吻这鱼的复活再生
   辉煌了我的头颅深邃了八百里地平线
   1985/06/11
   
   
   
   太阳的起落
   
   
   以鱼的身姿
   嗫嚅于岸
   构筑稳固的防线
   
   远方被扭曲
   被撕成碎片
   虹是怎样一种挣扎
   
   森林浮动
   茂盛的白骨浮动
   茁壮于头颅
   撞击于海
   消失于宫闱之间
   
   太阳的起落
   残忍而且洒脱
   
   1986/04/18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
   
   
   倏然一根白线条
   浓黑的鼾声吹不动
   一丝风儿的轻松
   
   水洼的波纹
   是我的溃败
   角落里一片模糊的曲调
   
   梦里爬出藤蔓
   白线条绕着屋子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
   
   1986/06/21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
   
   
   夜半属于一声猫啼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
   
   枕边的雨味
   缭绕梦境
   芒刺般的目光
   爬满指尖
   
   黑暗熄灭了
   喧嚷的笛声又一次勃发
   哦这女人
   
   1986/06/24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
   
   
   影子在檐下吱喳
   影子的影子便这样幽思无尽
   那蛇翼对月低吟的间歇
   有十万片叶子从容地蠕动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
   黯然无语的影子
   以及影子的影子坍倒于墙角
   
   我们一无可归
   影子
   也许影子将一无可归
   
   1986/06/24
   
   
   
   舞鞋托起的城塔
   
   
   鸽子。一只音符
   夕阳颓然倾倒莲花之侧
   银镯垂悬于深陷之古井
   漆黑的焰火倏然而至你的掌心
   
   舞鞋托起的城塔
   蛊惑了漂泊于海上的骸骨
   月亮的摺纹展示的妖媚
   哦枯黄的藤须伸出的绝望
   
   子夜翘起的剑羽涂血
   夸张如西天一角
   溢出卵巢的圣歌一路喧响
   
   1986/06/30
   
   
   
   雨的戏谑
   
   
   蒲扇裂开的五指展开一场告别式
   阳光不再挥霍无度
   柴门无隙可击
   风
   无隙可击
   
   梧桐肃穆的神情
   禁不住雨的戏谑
   
   砖石上斑斑点点的陈迹
   这时已被雪覆盖
   
   1986/07/19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
   
   
   石头看着同类的脸
   是鸟的形状
   对天空啁啾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
   
   四季是一个圈和一个圈
   滚过丰腴的街
   和
   枯瘦的庭院
   
   古老的风吹去
   这是一个时刻
   一只精致的苍蝇
   垂天而坠
   
   一汪水顺槽沿凄凄惶惶
   
   1986/07/19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
   
   
   白烟冒出屋子
   嘴里的白烟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
   遥遥的思量是一日不歇的思量
   从一部人的字典里
   探得几分消息
   过去将来未可分明的链子
   黑夜里的一些点缀
   这脚底的星群
   是怎样道短道长的风流
   如梭地在你梦里
   是怎样嬉笑怒骂地风流了
   
   1986/08/16
   
   
   
   时针顺风而逃
   
   
   时针顺风而逃
   不要问及什么卑鄙的将来
   也许从哪天起
   就有一只甲虫粘附你的脊背
   顺风而来
   
   面前的洞穴和廊檐
   杂乱无章
   颅骨陷进水泥的梁柱
   死亡的豪睡泰然以处灰白的画墙
   你铺张熟稔的白纸
   不会有这样的一夜从容
   不会执著一支牛鞭
   不会无所顾惜地甩打泥土了
   
   不会无故地伤心
   用一根时针拨转生人的脸
   
   1986/08/26
   
   
   
   滑爽的一声呐喊
   
   
   滑爽的一声呐喊
   随金属架翻然倒地
   折光是你玻璃镜片上
   朗朗的风
   
   也许轨迹罢
   也许一条油虫的旅程
   回到梦的三维世界
   难怪骇怕的翼翅
   越过空洞的墙
   遁入苍凉的红色圈环
   
   易地而泣
   老妇人的手搁在石上
   
   1986/08/28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
   
   
   棋盘上落下这一枚黑子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
   白葱的手指
   夜呀你就不会黑得美丽
   捷速的雨不再淋漓潇洒
   
   等月亮耽在枕边轻言曼雨
   长颈瓶砰然而碎
   草蔓纵横
   唯见隐约的乱骨纵横
   
   没完没了的天空
   没完没了死亡起起伏伏
   
   1986/09/18
   
   
   
   精致的权仗对峙
   
   
   今日的门阀主义将生死置之度外
   一览无余
   水流的走向四面八方
   女权运动终于不能独立
   
   世界的民众会怎么说
   在一个国界的两边
   精致的权仗对峙
   游在水中的鸟会怎么说
   
   真是小小寰球了
   可是门阀主义感慨万端
   贞女的洁白
   瓷盘的拼凑图案
   影印了公元纪历
   不算什么
   诸神瞪着眼睛惶惑至今
   
   1986/10/02
(2011/08/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