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暗淡之水和一个少年的吟唱(長詩)]
阿钟文集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六十九弄: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流氓(小說)
·六十九弄:初解男女事(小說)
·并非常人的异思(短篇小说)
·水月镜花
·木的上午
《拷問灵魂》序跋和附录
·王一梁:黑夜中的吟唱
·京不特:“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代跋)
·京不特:阿钟的诗是恶之花
·肖开愚:诗艺的另一种奥秘(原跋)
·陈接余:失去平凡的必将功于不凡(代序)
·熊晋仁:“枯守最后的诗意”
·《拷问灵魂》代後記:我的诗歌的道路
訪談錄
·翻拍常识(访谈录)
·伊萨卡访谈录:我是一个逃亡者(一平)
·伊萨卡访谈录:诗人怎样死而复生?(张真)
轉帖
·有一天我會死去,我希望死在一個乾淨的地方
·兰若山僧:孤独的守灵人——阿钟长诗《作意书》读后
·刘永:阿钟的诗《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解读
·翟明磊:笨重的王者
·陈接余:无边的自信——与阿钟的对话(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暗淡之水和一个少年的吟唱(長詩)

   
   闪着波光的河流经过我的面容
   经过大众的神态
   水的神态
   

   轻柔的语调
   充满水份的秋天景色
   遐想的故事中
   我展开的期望
   你是谁
   
   你是落日下的羽毛
   你目光中纯净的黑暗
   你黄昏的手指
   你舒缓的微笑在窗前移动
   迷惘的
   早晨
   
   我肯定了海葵和比目鱼的昵语
   城区和树林的界线
   战争的名字以及爱情的名字
   
   当我恢复了魅力
   看到土地和人类的劳作
   看到女性的目光掠过凉台
   看到又一个清洁的早晨
   在你手上升华
   一种情绪由冬入夏
   一点温柔
   绽开你的芬芳
   
   你是秋天
   落日下的海鸟
   经过风雨洗劫的白昼
   你是一枚豆荚在秋天
   
   让我歌咏水和山川
   歌咏爱情
   歌咏鳐鱼的滑翔姿态
   
   我选择了尘土作为你的源头
   听见子夜
   轻微的叹息
   我以你的名义种植水果
   和信仰
   
   你秋天的颜色
   你干涸的水源
   古老而专注
   你纤细的背影湿润
   大海之上的一叶孤帆
   渺小
   
   我歌咏你在秋天均匀的睡眠
   
   让足迹随着日出一起升起
   草原和雪花飘临我的肩头
   让每一棵树木和白天
   每一个女人
   每一种笔墨都饱含头发的意义
   
   岁月的流沙
   树荫下的喃喃低语
   
   静止的生物
   焦燥的寺院
   塔楼和沿街的墙面
   我触摸着人们的形象
   注视着每一堆
   火焰
   
   当你向我展示波涛的秘密
   缤纷的头发
   如雪
   在我的梦中絮语
   
   我飘泊
   梦中的山山水水
   我证实了一种神秘的语言
   夜晚的花园
   古墓的方位
   我相信一种漫长的伸展
   镜中的你
   
   相信鸟背的卜筮
   虫和贝壳的世界
   水波下的植物
   玻璃反面的果树枝桠
   相信一片遍植水母和爱情的沙洲
   
   庭院垂挂的果实
   苍白的面容
   毫无份量的死亡
   眼睛后面的灯火跳动着
   意念的光泽
   
   更远的岸上
   凝重的鸟
   跌落
   
   典籍之中的北方
   向往已久的冰川
   一朵鲜花
   一种风度在群山之上
   玛瑙、手帕
   旗舰上高挂的桅杆
   
   一种风度高挂的北方
   纯洁的云朵
   海浪也渐次
   跌落
   
   你的语言淌过北方的草地
   淌过
   荡漾的日子
   尖锐的叫声划过我的梦
   一片微小的阳光落地
   微笑和鲜花
   被你带走
   
   你在城外的塔楼上看到了昆虫的源头吗
   你听见时间边缘的流淌声吗
   那缓缓流逝的元素呢
   
   所有的感叹都出自同一种感叹
   所有的嘴唇都在吮吸同一种梦幻
   淡淡的星辰中你灿烂的发髻
   反射出
   飞鸟的语言
   
   清澈的河道上
   清澈的女性
   清澈的秋雨中清澈的秘密
   匆匆赶路
   清澈的僧侣
   无言
   
   我渴望简洁的海洋图案
   漆黑的水藻下有一些石片
   我向你吟唱一支颂歌
   向你指点
   故乡的路径
   
   我对海洋言语年华已逝的青春
   蓝天下妙曼柔枝的身影
   羽毛溶化的
   果实点点
   
   历史之上盘旋的地平线
   你倚着阳光抹拭
   黎明
   
   风涛饱满的语句
   水底的火光
   古井中的昆虫残骸
   一一流向潮润的东方
   
   我迷恋沉寂的泥土
   朴实大陆的森林
   灵魂的四周
   封存记忆的吟哦
   
   你回头的瞬间
   将会看见星球的渺小
   时间的渺小
   种子的渺小
   你会看见身边的列国
   缓缓地流淌
   
   山川和鸟类的天空普照着你
   瓦砾之上
   一些衰败的往事环绕着你
   棕榈树下的钟声
   撞击着
   悠远的未来
   
   你黑色长裙下的许诺呢
   环视列国
   你向往的远征也是我的远征么
   
   深沉的雪景
   霞光万道
   我匆匆注视
   四季的流转
   
   星星很弱小吗
   水草和企鹅是你的冬天吗
   我低着头在街上行走
   我的生存方式也是你所期望的吗
   
   我想起了你的誓言
   我向着行人微笑
   枯瘦的灵魂
   在花丛中苏醒
   
   北方
   我找到了你的舞姿轻灵
   柔和的北方
   你威严的叹息
   舞动着我的意念
   向着北方投射
   
   月光下的激情
   已经冻结
   水鸟之上
   我定义的人生
   又一次洁净地上升
   
   异地芬芳的果汁
   灵感的河床
   月光下的嘴唇
   远方沙地上的吼声
   交织在午夜之间
   风在下沉
   枯凋的纱巾在下沉
   
   面对五光十色的阳台
   面对更高的死亡回顾北方
   玫瑰丛中凋零的眼睛
   坚挺的十字架
   电话中的手指
   
   谷穗、一整个夜晚的佚事
   凭借浪花的起伏
   俯看江山
   
   我割裂了时间的分布
   割裂了风
   
   小径中看着鸟群的天空
   恬静的人群
   虚拟的景色
   我看见梦中的云朵
   流落异乡
   
   水面你说过吗
   你在海底的房屋
   葵花
   午夜你说过吗
   
   兰花的季节
   我制造了一种回旋
   整个春天你说过吗
   水鸟和黎明之间游动的思想
   晨昏的溪流你说过吗
   
   一种伤感的启示
   一件不朽的事迹
   
   让灯光成为孤独
   让云彩成为孤独
   让草原上的阳光成为孤独
   让大地上充溢的梦变得荒凉
   让你的眼睛点亮我的眼睛
   让我告诉你星辰的每一个秘密
   就在甲板上
   我梦见的房舍
   纷呈
   
   我就是你
   橄榄枝荡漾的鱼
   纯粹伦理学的光芒
   
   让我们逃离醉人的水域
   饮下所有字母的酒浆
   让我打开少年的沉默
   醉心于海鸥飞扬的姿态
   迷雾中的羽毛
   海洋图案的另一种组合
   让我预示一个未来
   吟咏流水的灿烂
   
   我怀念列国的太阳
   蓝色的钟鼎文
   我用烛火点燃了你的青春
   我用星星肯定了你的永恒
   我让阳光塑造了你的嘴唇
   我和你一起迎接战争
   
   我和你一起歌唱
   捧出列国的太阳
   
   你黑色的长裙飘动
   城池和谷穗
   经过我的面容
   
   地球开始冷却
   我开始冷却
   面对花丛
   谁来问津
   你长裙下的光芒冰凉
   一群蜂鸟掠过的城池依旧
   荡漾的目光
   依旧
   
   女性水痕洋溢的晚风
   我顺从了一次追杀
   把意志渗入沙土
   
   让我吮吸你
   茫茫的女性之海
   让我溶化在你温暖的臂弯
   如一枚树叶
   
   天涯的渺茫歌音中
   我呼唤你
   风光在我的躯体之上灿烂
   南方的雪
   在我的梦中出现
   
   冰海的星星
   严谨的夏夜
   柔和的记忆中你的目光展现
   让我读解这些器皿
   让我在一派惨淡的笛声中
   波涌你的黑发
   
   太阳和风
   在你的脚下沉睡
   遥远的岁月
   蓬勃的岁月
   渲染
   
   一片不毛之地
   我的意象
   在遥远的丛林中展开
   
   让我进入你的果核
   让我在群山的陶醉中
   吟咏
   
   洞开的灵魂
   河流和水雾的气息
   庄严的语声和爱抚
   包容着我
   
   月色中的荣耀远远地辉映
   沐浴着你们
   
   1987/12初稿
   1994/11定稿
(2011/08/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