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续完) ]
念此的博客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9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10
·高清特大图-东京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11
·最美的人间风景-01
·最美的人间风景-02
·最美的人间风景-03
·最美的人间风景-04
·最美的人间风景-05
·最美的人间风景-06
·最美的人间风景-07
·最美的人间风景-08
·最美的人间风景-09
·最美的人间风景-10P
·清末画家任颐-燕子[特大图]
·上海-隐于外滩的纽约风art deco建筑[特大图]
·风光无限[九合一合成特大图]
·徐霞客:“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斯德哥尔摩的傍晚[合成特大图]
·江苏昆山-江南烟雨,朦胧梦境[合成特大图]
·中国此前缺少“第一夫人”文化[10P]
·古风美女[6P]
·被人遗弃の神
·无忧无虑的安然
·夜色下的乌镇-追忆似水年华
·柳岸人家摇酒帘-不妨小停春风鞭
·世界上最“奇特”的路【10P】
·空中看纽约[8P]
·那些年惊艳了岁月[5P]
·生命里的美[10P]
·今生有爱,来生无悔![5P]
·碧水青山湖中树,镜面倒影水中天
·外国优秀摄影作品欣赏
·节操掉光的宅男
·世界上难得一见的花[10P]
·世上难得一见的鲜花[10P]2
·婺源的清晨,早起就是为看到这一刻
·超现实主义插画欣赏
·南非的[德拉肯斯堡]
·顶好视觉-喷薄飞云黄山景
·精品欣赏-江南小镇
·美丽的西班牙黄昏[3P]
·迷人的风景摄影欣赏
·逍遥于濯浊之外
·苏州的山塘街
·宛若错入童话世界
·教会的田野-如此美丽!
·暮色海滨(3P)
·“丹霞之魂”
·令你心跳加速的惊险照片
·“魅力一夏”[10P]
·超现实的匪夷所思-1(10P)
·超现实的匪夷所思-2(10P)
·超现实的匪夷所思-3(9P)
·草地上的雨精灵——韭兰
·隐藏在大自然中的“人体艺术”
·美艳的刺儿头
·迷人的 含苞待放
· 诡异的夜晚
·红色的瀑布-见过吗?
·兰花中的极品
·衣冠禽兽-1(8P)
·衣冠禽兽-2(8P)
·衣冠禽兽-3(6P)
·二战纳粹士兵的搞笑摄影
·家里的花儿们(8P)
·令人疯狂的纸艺字母-美呆了-不看会后悔哦!
·绿色原野我的梦
·地铁里的速写一幅
·BBS标题名:全裸芭蕾舞女照
·以假乱真哪-美院学生做的模型!
·因梦的涂鸦
·人类又一大逆天发明:“自喂器”!
·让你大笑的街头涂鸦艺术
·蓝调夜色
·千姿百态的世界各地人类聚落
·瀑布脚下的餐厅-用餐请脱鞋
·等我老了,希望在这里安度晚年
·让人迷失的梦境
·俄半岛美荚状云,似外星飞碟
·史上最恶搞婚纱照,新娘都快被吓跑吊气了
·印度一名苦行僧,动人心魄的灰白!
·美丽的丁达尔现象摄影作品,令人心醉!
·稀有“嘴唇花”似红唇!见过这奇葩吗?
·知道“礼仪腿”吗?
·如果人类变成了动物—触目惊心!
·最值得游览的十个国家!出发~~~
·世界十大最美校园图书馆-不爱上看书都难!
·丽江,一个让人留连忘返的清幽小镇!
·天空之镜,玻利维亚!
·分享你所爱,结识心朋友
·狮狮虎兽?这不科学!
·搞笑:遇见女鬼时的应对方法
·日本人不偷东西?真傻!
·当老照片碰上老地方。。。
·境界!这居然是画的!
·看了这组照片你能忍住不落泪吗?
·杭州柳浪闻莺
·分享你所爱,结识心朋友
·用1200个南瓜建造的童话村庄!
·世界六大最美冰旅馆~好想去感受一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续完)

   
      这些日本人,每天早上都训练,扛着木头枪,戴个鬼脸,嗷嗷地叫,练刺杀。不大点小孩都集中起来练。(笔者注:这充分证明,“开拓团”的主要职责不是经济殖民,而是武装侵略,开拓团是准军事集团。)
   
      我父亲在我两岁时就被胡子抓走了,当时我们家就我母亲、哥和我三人。没了地后,我和我哥就在附近扛活。后来,村长刘坤说我,别都在外面扛活,一年连三亩地的庄稼都挣不回来,还是留一个在家种地。 康德九年,我开始种地。当时,有能耐的人,和“开拓团”的日本人搞关系,弄点好地种。刘坤帮我找了一个日本人,好像叫果基,是五班的,租了他30亩好地,一年下来,苞米、黄豆能收七八担,交了之后还能落个吃的,比出去扛活好。
   

      康德十年,我哥也在家种地了。那时我年轻,有力气,帮日本人干活,啥都干。割、铲、种、收、扶犁、点种,啥都会,铲地铲整地,割地割一半。(笔者注:大多数“满洲开拓团”团民都不亲自耕种,日本作家岛木健作曾走遍日本的“满洲开拓地”,他在1939年说:“没有一个地方不是让满人干农活儿的。”) 日子当然还是苦了。吃的苞米糙子、高粱米和小米子——我们不能吃大米白面,被日本人发现就是“经济犯”。所以,逢年过节,家里好点的,弄点吃的,都在黑夜偷着吃。我们屯里有一个人,上亲戚家时,吃了点“旱金子”,红皮,跟米大小差不多。回家时坐火车,不习惯,晕车,吐了出来。日本人一看,吃了大米,当时就抓起来了。后来,好像被拉去做劳工,再也没回家。那个年代,日本人管得严,连“把头”也不能吃大米。
   
      “开拓团”来的时候,我18岁。没文化,也不懂事。他们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就给他们为户,要种地还要托人搞关系,当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下就变成下等人了?   我还算是幸运的。原来人住得散,沟里沟外,两三间草房子,因为山里有抗联,日本人就归屯并户,把中国人迁到了“部落”里——我去过“四部落”和“五部落”,那儿没有井,吃沟里的水,也没药,那个地方叫挑灶沟,人差点都死绝了。
   
      我们屯附近的人家都迁走了。那年头要饭的多,每天都有。他们不敢到“开拓团”要饭,只能找我们——谁也不敢去“开拓团”要饭,连牲畜都不敢上日本人的地里去。 我们屯有个曲庆贵,还是个富户,几头牛有一次进了“开拓团”的地。被发现后,查下来,把牛扣住,把他们抓起来连打带揍,当时刘坤当村长,好说呆说帮着给要回来。还有很多人家的猪什么的跑到日本人的地里,当时就被打死了,还要把人抓去打一顿。
   
      日本人也有好点的,比如五班老班长,我们上山拉木头,他不管,后来就给撤了,说他不负责。还有的日本人,也挺可怜。南屯有一个日本大铁匠,会给洋马挂掌,跟我哥哥关系挺好,快40岁了,突然要让他去当兵,他来找哥哥喝酒,唱得都哭了。快光复那年,除了残疾,“开拓团”里的男人全都去当兵了。(笔者注:“开拓团”一开始就负担着为日军源源不断提供兵源的职责,这一职责可区分为两个层面:1、将那些服役期满本应回到日本的士兵编入“开拓团”,可以省去长途劳顿,便于再次迅速征召;2、自日本征招的大量“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进入“开拓团”一两年后,全部迅速进入了军队。)
   
      我哥也被征去勤劳奉仕,上佳木斯给日本人修道基。我也给日本人修过飞机场,干了一年,吃不饱,住席棚,下着雪,光脚还要我们干。“二鬼子”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不少人都累死了。   光复前后,日本人眼看大势不妙,开始逃跑。那段时间,我们这地方的日本人很多,北边的“开拓民”,都经过我们这儿南下,想回日本。后来,老毛子部队来了,好多日本人,有万把人,就被困在这儿,走不了了。死人死老了,一片一片的,更可怕的是,他们那些走不了的,都聚到一起,堆上炸药和手榴弹,集体自杀。(笔者注:对此,方正县老区建设促进会2005年出版的《方正人民革命斗争史》一书也有记载:“(‘开拓团’团部的)几处房子着了火,人们不去救。一家房前,从窗户里跑出两个孩子,后边追出一个大人,用刺刀刺死了孩子,然后自己割腹自杀,倒在孩子身边。稍大一点的孩子挣扎爬到房门口,房檐上的草木燃烧着的碎火块掉下来将孩子埋上。一处火堆,人们往火堆里扔衣服、家俱、被褥、毛毯等,还有步枪、子弹。一个男孩开枪射杀村头树上栓着的十几匹大马。”这种记载,同样可以证实,“开拓团”不是单纯的“日本平民”,而是一种准军事化组织。)
   
      日本人撤时,一般都先杀掉小孩和女人。妇人搂着孩子围成一圈,日本兵从远处向圈里扔手榴弹,没炸死的孩子,还要用刺刀刺死。我知道有一次,那些日本女人甚至硬把自己的孩子按水里淹死,20多个孩子呢!反而是中国人收养了那些可怜的日本孩子。光我们方正就有一千多个,现在,他们都回日本了。”
   
   编辑本段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
   
     2011年7月30日经查实,方正县投资50万元一共建了两个碑,一个是“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另一个是“中国养父母逝者名录”,并已经得到国家外交部的允许。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续完)

    日本开拓团图片
   
   方正县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王伟新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国主义为达到长期占有野心不断向中国东北地区派遣开拓团民,实行殖民统治。
   
      据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专家介绍,日本“开拓团”向中国移民始于1905年,分为“试点移民”“武装移民”“国策移民”三个阶段,移民人数不断扩大。从“九一八”事变到日本战败投降,日本在中国东北十余年的殖民统治中,除农业移民外,还有政治移民、工业移民、商业移民、文化移民等,总人数达百万以上。
   
      王伟新介绍说,日本战败宣布投降后,尚在东北的各开拓团老人、妇女和儿童纷纷结队出走,寻找回国途径,当时部分开拓团民集结在方正县,人数达1.5万人。因长途跋涉、体力耗尽,加上传染病流行,开拓团民纷纷倒毙,死亡人数超5000人,其尸骨被方正人民收集起来合葬在现在的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部分开拓团民辗转回国,但仍有4500多名日本妇女和儿童滞留方正县,方正人民则"以德报怨"收养和照顾了这些开拓团民,方正县逐渐演变成黑龙江省华人华侨和归侨侨眷人数最多的县。
   
      立碑主要是作为日本侵华战争的一个见证,将名字刻上去也是为了体现中华民族的胸怀,提醒后人要和平。目前,方正县已经停止继续调查“开拓团”成员姓名的工作,因为政府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做这个事情,能够起到警示和教育意义即可。
   
      王伟新表示,“开拓团”不等同于日本军队,他们是侵略者,同时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上并没有日本军人的名字,搜集的都是“开拓团”的逝者。
   
      把开拓团民亡者的名字刻在碑上,是要让来参观的日本人知道他们的祖先是因为战争的原因埋在这里,知道他们既是侵略者又是受害者。今后方正县将继续利用好这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让更多的中日人民以史为鉴、珍惜和平。
   
     5名男子赴黑龙江砸“日本开拓团”碑
   
      5名砸碑男子在阜成门开发布会
   
   [3]2011年8月3日下午3点30分左右,一条微博称,前天,“湘军五百”等5名男子从北京出发,于昨天到达黑龙江方正县,将“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砸毁。事发后,5男子与当地民警发生冲突,后被带到了方正县公安局接受讯问。记者了解到,昨晚8点40分左右,5人已离开方正县,准备乘火车回京。
   
      8月4日下午5点多,湘军五百(网名)、陈福乐等5名砸“日本开拓团”碑的男子抵达北京站。前天,他们赶到黑龙江方正县,敲砸“日本开拓团”碑并泼漆(本报昨日报道)。他们表示,如果方正县仍不拆碑,他们还会继续去砸碑。
   
      昨天下午,陈福乐等5人乘火车抵京。5人走出站后,站成一排向大家鞠躬致谢。陈福乐说,他们5人分别来自河北、江西、湖南等地,之前通过电话等方式联系,随后决定共赴黑龙江砸“日本开拓团”碑。他们在哈尔滨会合,购买了油漆、锤子等工具赶到方正县。陈福乐等人表示,此次行动都是向单位请假后实施的,在京短暂休息后,他们将回乡继续上班,“如果方正县还不拆碑,我们还会继续去砸的”。
   
      到达阜成门后,陈福乐等人召开了简单的新闻发布会。“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向他们每人发2000元现金奖励。记者发现,韩忠(网名)右胳膊上有多处划破的伤口,他称,这是在肢体冲突中弄伤的,“但都是小伤口,不碍事”。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续完)

   入侵东北的日本...(20张-略)
   
   (综合网络资料)
(2011/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