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BURMA-缅甸风云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注:重要史实资料得自掸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
   
   “缅甸风云”BURMA介绍过克伦民族联盟KNU的断臂将军苏沙吉Saw Sarki。

   现在介绍掸族的断臂将军召吞英(Sao Htun Yin Nawngmawn)。
   
   召吞英是Nawngmawn 土司Sao Tun Ok 和 Sao Nang Nyo的长子,1912年出生于掸邦Nawngmawn。
   他1919年开始上英国培养掸邦领袖的贵族学校,成绩优异。
   1930毕业后,他毅然决然参加边区军(Frontier Force),保家卫邦。
   他由于在佤区表现优越,1935年荣获“优异服役奖”(Distinguished Service Order)。
   1942年1月份,昂山/奈温的缅甸独立军(Burma Independence Army)引领法西斯日军由泰国顺利到达仰光,3月份,大量日军就已火速北上,尽力摧毁滇缅公路与扫荡抗日力量——既置八年艰苦抗日的中国于死地(唯一外援通道被切断!),同时也迫英军与部分中国远征军仓皇退入印度,留下各地原住民任由法西斯日军大肆烧杀劫掠。
   英勇的召吞英参加过“锡当桥”(Sittaung Bridge)与“良礼篦”(Nyaunglebin) 两大抗日战役。在良礼篦战役,他身受重伤而不得不断臂存命。
   1944年,英美中三国联军由缅甸北部西部对法西斯日军大举反攻。他回到掸邦,担任敌后101纵队司令保家卫国。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他升任为“边区军”参谋。
   1946年他继承父亲的土司官位,成为Nawngmawn亲王。
   他十分警惕大缅族主义跳梁小丑急功近利见利忘义——今天反英,明日亲共,后天投靠日本法西斯;1945年见日军兵败如山倒了,又反戈一击投靠英国,由法西斯帮凶摇身一变而成反法西斯自由人民的英明领袖,在民族主义、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西方殖民主义阵营中窜上跳下,在中国、日本、英国夹缝间游来游去,看风使舵,西瓜偎大边,有奶便是娘;而彼此“同志”“战友”之间呢?还是同样勾心斗角,口是心非,唯利是图——今天是朋友,明天变敌人,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翻来覆去恶斗不休,争权夺利,枪杆子出政权,无所不用其极。君不见神鸟爱国党在攻击反法西斯自由人民联盟?“更爱国的”在杀害“爱国的”?
   所以,他坚决反对跟缅甸本部昂山他们一同争取共同独立,他认为只有像马来亚自治政府留在英帝国共同体内接受保护,才能躲避大缅族主义独裁者独立后阴谋、阳谋、恐吓、欺负、凌辱、屠杀。他强调以史为鉴——看他们的过去,就可知道现在;看他们的过去和现在,就可知道将来!千万勿掉以轻心,血泪教训更不可忘记!
   所以他极力反对彬龙会议。
   他在彬龙痛斥33掸联邦(33 states of the Federated Shan States)委员会主席昆般辛(Hkun Pan Sing, President of the Shan States Council):不要让掸邦掸族去当大缅族主义的奴隶!
   他在眉苗谴责Yawnghwe土司召瑞泰(Sao Shwe Thaike of Yawnghwe,1948年共同独立后当第一任缅甸联邦总统):不要送掸邦掸族进大缅族主义的监狱!
   他反对与虎谋皮,嫉恶如仇,义薄云天——据传他气极而举枪怒指彬龙会议参与者包括昂山将军。
   1950年4月14日,38岁的召吞英参加缅甸情报局的宴会回来,就神秘去世了——据说是中毒身亡。
   
   果然不出召吞英断臂将军所料:
   *联合独立后,大缅族主义独裁者就对众原住民发动种族奸杀灭绝内战。
   *在1962年3月2日,受法西斯日军训练的奈温将军,高喊“防止国家分裂”而无耻发动政变夺权!自诩“缅甸革命委员会”主席,高举“缅甸社会主义”,在缅甸佛国进行大缅族法西斯独裁统治!
   *召瑞泰总统、吴努总理、掸族、克钦族、钦族领袖等内阁要员——全被送入监狱!
   *召瑞泰总统之子——因反抗而被击毙!
   *掸邦从此被160营(英国时代只需两营!)法西斯缅军进驻——由大缅族主义独裁将军们横行霸道!
   *半世纪以来,大缅族独裁将军们大打内战,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师傅日本法西斯的“三光”改为大缅族法西斯的“四砍”,再加以强奸轮奸非缅族妻女作为战争手段——让掸邦等非缅族邦区满目疮痍!让掸族等非缅族原住民家破人亡!让鱼米之乡缅甸联邦年年闹饥荒,1988年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最贫困落后国。
(2011/08/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