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三八妇女节与丁丁笙环球游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直译自BBC 缅语广播
   
   缅甸军事情报局MI 随时可以把我们任何人强行拉走。
   他们最爱在夜深人静的午夜,随便扣个罪名,把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带走。
   我们全国民主联盟NLD是合法政党,在暴力压迫下不屈不挠抗争,顽强奋斗至今。人们泛称我们为反对党,我们也开始接受;以反对党身份,进行合法或所谓非法的反对工作——不管我们反对的对象即军政府是合法还是非法。

   不知我们做得对还是不对。
   
   国家平定建设委员会SLORK军政府在1997年改名为国家安全与发展委员会——人们推测完全是遵照星象家夜观天象与神机妙算,为预防军内争权夺利搞政变而劝谏进言,将军们才尽快改名的。
   也有人解释:英文缩写SLORK,像SMASH似含虚假、臭味之类不吉不利歪想邪意,将军们认为非改不可。
   军政府本身则解释:因为他们已经胜利地建设了“平定基础”,现在是走向更高层目标——繁荣发展的时候了,因此才改为安定发展委员会。
   缅文“平定”是“压平辗平而后安定稳定”的意思,将军们认为不压平不辗平就不会有安定稳定——的确名副其实,又具体又传神!
   不过这种以压平辗平人民群众而力取安定稳定的做法,不是我们全国民主联盟NLD追求的目标。我们民盟绝对不要由被压平被辗平的人民联合组成我们的国家。
   
   我们民盟NLD在军事独裁政权下不屈不挠地抗争,经历了长期艰苦奋斗。我们吸收我国文化与历史传统、外国革命正负经验、哲学家科学家的理论学识、思想家批评家的金石良言、拥护者与同志密友的建设性意见等等,经过充分思考摸索、取长补短、集大成终于融会贯通。
   我们尽可能在军政府允许的范围内开动脑筋尽力而为,也想方设法扩大合法活动地盘。不过,我们面对粗暴压迫,并没办到正常反对党所做的工作。压迫越大,我们可能做到的事也就越少,离正常反对党角色越来越远。
   我们全国民主联盟,不论在国内或国外,都深受人民群众欢迎、支持、肯定,所以我们相应的责任与义务也就更重大。
   像我们这样深受欢迎、支持、肯定的政党,在外国可以充分享受到相应权益,但我们在这里却一点都不获得——连最低合法权益都粘不到边。
   所以,以反对党角色而言,我们民盟的水平,可说非常高也可说非常低。
   
   我1988年对人民群众第一次讲话时曾说过:我们正在进行第二次自由独立斗争。上世纪中叶,我国进行第一次自由独立斗争而挣脱了殖民统治。我们的第二次自由独立斗争,是希望从军事独裁统治下获得解放。
   
   1988年学生带头群起示威游行——正如上世纪30年代学生带动全国人民争取自由独立一模一样。那时学生运动中所涌现出来的的领袖们,后来都变成国家民族的伟大人物——独立后有的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有的成为政党领袖。
   
   1962年军队发动政变夺权,就是把他们从政界强行排除出去。然而,这些争取自由独立斗争的旧领袖老领导们迅速投入我们民主运动中,起着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
   
   独立斗争与民主斗争性质差别很大。
   最大的不同点:我们的父母辈的斗争对象的是外国政府的外来统治,而我们反对的、斗争的却是同人种、同肤色、同文化、同信仰的本国人。
   另一非常不同的是:殖民政府实行或多或少的权威统治(Authoritarian),而
   我们面对的1988年军政府,却是穷凶极恶的极权统治者(Totalitarian)——级别相差太大。
   以年轻女学生投身于自由独立斗争、日本占领时期又秘密进行革命工作的一位著名年老女作家,在1989年告诉我,说我们所遇到的艰苦困难,跟她那时代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二战前后防止英国殖民政府对我国自由独立斗争胡作非为的,是法治。
   整个二战期间与日本进军缅甸时期防止占领军与杂牌军胡作非为的,是我父亲当时刚创立的缅甸军队。
   我们必须分析与吸收古人、先辈们、老前辈们的成功经验做楷模,但千万不能局限于狭窄范围——我们必须超越反殖民主义经验,总结近代成败进程,展望未来。
   反观军政府——他们盘根于过去,老在旧世界转圈子。明明是他们自己我行我素祸国殃民,却全部推到殖民主义制度身上;还把我们民盟与民盟支持者,诬蔑为新殖民主义新走狗。
   
   (笔译自2011年8月30日英国广播电台BBC对缅甸人民的缅语广播)
(2011/08/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