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张成觉文集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陈一谔的胡言与余杰的演讲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恆均兄:您好!
   
   昨晚初讀大作《我在白宮門前散步,給奧巴馬提意見》,甚為讚賞。但細加考慮,你的三點意見都不無值得商榷之處。謹略陳管見如下:
   
   (1)關於美國官員的傲慢與效率

   
   你此次在紐約杜勒斯機場入境苦候1小時45分鐘,因而大發牢騷,其情可憫。但引申而稱“華盛頓的移民局大廳常常大排長龍”,我表示懷疑。
   
   自1991年起,近20年來我幾乎每年都去美國,大多在三藩市入境,三次在火奴魯魯,兩次在洛杉磯。還有一次去加拿大然後返美,在水牛城入境。沒有一次超過一小時。而且移民局官員大體友善,令我滿意。最低限度也是我覺得可以接受。我不認為他們會比大陸邊檢/海關官員態度差。
   
   你似乎對美國移民局官員不無成見,說“他們那種表情,那是一種:我是老大,這就是我們的做法,你能如何?”並謂“部分美國官員骨子裡也有這樣的想法”。這裡講的“表情”和“骨子裡的想法”,有很大的主觀成分。用香港人喜歡說的話,叫做“觀點與角度問題”,難有定論。
   
   你又指美國人“對自己的民主與自由變成了對他人的傲慢與無理。”這句話邏輯上不通,我猜測你是說他們對同胞講民主自由,對他人則傲慢無禮(不是“無理”)。此一指控恐缺乏足夠的事實根據,相當大的程度上也可能是“觀點與角度問題”。
   
   你假設奧巴馬會“覺得上面的事件微不足道,有些小題大做,甚至只是我個人過激的感受與‘泄憤’”,我不去揣測其讀後感,但說實話,我倒有點類似的感覺,認為你或多或少以偏概全。尤其你用大陸官員的“從善如流”作反襯,更未必合適。不過,我已超過三年半未跨越羅湖橋,因此無法對你所描述的中共海關/邊檢人員之服務質素置評。
   
   (2)關於美國人的消費習慣
   
   你談到:“這兩天我經過的任何一個路邊消費站,那巨大的燈光大概足足可以照明中國西部的大半個縣城”,我懷疑有誇張之嫌。你繼稱“美國要想在全球能源與環境上繼續引導人類,必需從自己做起,否則,沒有任何說服力。”但愚意以為,這種消費習慣積重難返,奧巴馬根本無能為力!
   
   (3)關於美國與獨裁國家的關係
   
   你以“民主小販”的滿腔熱誠慷慨陳辭,“認為自己有權力(權利)與責任呼請(呼籲/籲請)美國等西方政府,是時候正視某些不民主國家的官員一邊向西方移民讓自己的家屬與子女先民主,轉移資產讓自己的家人先享受資本主義腐朽文化,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名校留學,一邊卻在自己國家對他人的子女竭盡洗腦之能事,壓制民主、制造不公與普遍的貧困。”
   
   但美國屬於民主國家,無法“正視”/干預別國公民的私事,即使那些“不民主國家的官員”是過街老鼠,其家屬子女卻不應受株連而被禁止移民/留學美國,其資產轉移也難以阻遏。否則便會與美國憲法有關條文相抵觸。
   
   你指責美國“以民主與自由的名義保護了一些人,卻以這種方式,客觀上損害甚至阻擾了世界上人數最多的國家的民主與自由的到來。”你似乎忘記了民主國家的制度是寧縱毋枉,賴昌星在加拿大打官司十二年,現在才可能被遣返。你所言“客觀上損害甚至阻擾”中國的民主自由的到來,此容或有之,但美國畢竟首先要保證本國憲法及法律得以實施。對別國影響如何是次要的,且必須服從其本國利益。也許這就是民主並不完美的證明之一。但兩害相權取其輕,只能如此。
   
   你建議“美國也許在給某些國家貪官污吏的子女簽證的時候慎重一點”,這不僅是無法/難以操作的,更可能涉及株連。而株連違背普通法的原則。
   
   你大義凜然地要求奧巴馬“不要再對非民主國家的權貴勾勾搭搭,對獨裁者獻上媚笑,”可是國際外交禮儀必須顧及,當年英法美一樣要跟希特勒.斯大林打交道,今天的奧巴馬豈能例外?
   
   至於你希望/要求“美國人能夠對那些從不民主國家轉移過來資產有跟蹤登記”,出發點無可厚非,但事實上恐怕同樣難以辦到。
   
   總之,你的信激情洶湧,充滿正氣,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國讀者一定會擊節讚賞,但所“貢獻”之三點高見,似與美國國情不相吻合甚至大相徑庭。總統不可能管到移民局官員的“表情”,遑論左右其“骨子裡的想法”?三億美國人過慣高消費的日子,怎可能一朝改弦易轍節儉起來?至於中美關係中的許多具體問題,諸如大陸貪官千方百計在美鋪後路,別說此刻面對高失業等難題奧巴馬總統無暇顧及,即使將來美國經濟徹底好轉,其時在位的總統也不可能妥善解決。
   
   你的信最大的優點是為兩本新作成功地賣廣告,不過照片太差,有點像某些影視作品中的嫌犯,按執法機關要求拿著證物“立此存照”。末尾這句是開玩笑的話,請勿介意。
   
   如有冒犯,敬祈海涵是幸。
   
   此祝在美一切順利
   
   成覺謹啟(7-13)14:31
   如獲奧巴馬總統接見,請代向他問好。又及
(2011/07/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