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张成觉文集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京滬高鐵事故無關安全性,屬故障。西方轎車﹑日本新幹線﹑美俄航天器故障還少見嗎?”
   
   這是《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載《亞洲周刊》25卷30期,2011-7-31)正文之前的導讀。所謂“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陸機《文賦》),其題旨昭然若揭,無非力挺大陸高鐵。但首句斷言“無關安全性,屬故障”,在邏輯上便不嚴密。蓋故障可能源於機械設備質量問題,亦不排除人為操作失當而致。無論前者或後者,均與“安全性”攸關。試問,倘工藝水平有所不逮,加工技術尚未過關;或操作人員素質仍未達標,安全意識不足等等,卻匆匆上馬,投入運營,結果發生故障,能以一句輕飄飄的“無關安全性”搪塞過去嗎?
   
   至於將“西方轎車﹑日本新幹線﹑美俄航天器故障”作類比,其荒謬更是不言而喻。人所共知,舉凡西方新型轎車,或日本新幹線,無不經多年試驗,有關國家俱屬最先進的工業國,其機器製造及質量管理﹑經營管理富有經驗,有口皆碑,深得用戶與顧客信賴。這都是大陸中國無法比擬的,其日常運作縱偶有故障,亦能獲公眾理解與接受。而航天器這種獨特頂尖的高技術產品,只有在高空以至太空環境下檢驗,又豈能與地面上的鐵路運輸車輛相提並論?

   
   “眾所周知,京滬高鐵是在國內外爭議、非議中開工建設成的,同樣也是在爭議非議中開通運營的。(何故存在廣泛爭議及非議?豈非北京當局既欠公信力,又欠透明度之故?加上大陸技術水平與管理水平之落後,疑慮與反對聲音自然不絕於耳)面對高速鐵路、高速建設、高速運營,人們一直擔心追求高速可能會埋下安全隱患,存在安全問題。(毛時代以來就“好大喜功”,所謂“大躍進”便是追求“高速度”發展之產物。鑑往知來,“人們”擔心安全隱患絕非杞人憂天!)這是很自然的,完全可以理解的。因此,京滬高鐵運營必須排除安全隱患,確保安全運行,這是首要的任務。”(古語云:人命關天。但中共之下,民眾賤如蟻,或如“屁”,草菅人命屢見不鮮。半世紀前大饑荒餓死三千七百五十萬人,至今也沒有一個說法,連半句道歉都沒有。)
   
   “正是為了降低安全風險,增加安全系數,京滬高鐵將原本可以安全運行的每小時三百五十公里的高速,降到二百五十公里、三百公里的時速運行,以確保安全運行。”
   
   什麼叫做“原本可以安全運行的每小時三百五十公里的高速”?據專家評估,存在滾動摩擦的軌道列車時速最高以三百公里為安全上限,再提速除非採用磁懸浮技術。武廣高鐵現時將最先的車速降至三百公里,乃因幾次出事,遂以調整票價為藉口減速。前車可鑑,京滬高速不得不依樣畫葫蘆以策安全。當然,能顧及乘客生命,此仍不失為正確舉措。
   
   “然而,確保安全運行並不能排除故障性事故發生。果不其然,京滬高鐵從六月三十日開始正式運營兩週時間內,並且是集中在七月十日至十三日四天中,接連發生了三 起事故,既引發了乘客不滿,也引起輿論嘩然。”
   
   上述首句又重彈舊调,否認故障性事故可能包含安全隱患在內。也就是非要讓讀者百分之百地確信:不管怎樣,京滬高鐵安全性不容置疑!這是強加於人。
   
   “七月十四日,鐵道部新聞發言人就京滬高鐵三次故障原因及半月來的運營情況作出說明,並向受事故影響的旅客表示真誠道歉。應該說,鐵道部對事故的官方道歉和說明為時已晚了些。”
   
   末句“晚了些”用詞不當。10日的故障,延至四天後才回應,絕對是“晚了好幾天”,不該以“些”字淡化事件!
   
   “在當今的信息時代、信息社會裏,任何重大事故或事件的發生,當即就會通過手機短信、微博、網絡迅即傳遍全國、全球。因此,作為京滬高鐵公司、相關鐵路局、中國鐵道部,都應第一時間在官方網上公布準確信息,以正視聽;發布安民告示,以安人心;即時做出說明,做出道歉;積極主動應對,以降低事故造成的影響和被誤傳炒作的風險。”
   
   作者並非鐵道部高級官員,以外行人的身份一口氣提出三點建議,都很合情合理。主管部門與機構,尤其大陸鐵道部財大氣粗,專家雲集,怎麼就想不到這些基本的應對舉措?“以人為本”的理念哪裡去了?缺少對人、對乘客生命財產的關心,安全性豈非徒托空言?
   
   “再者,從這三次事故的應急處理來看,還存在不少問題、漏洞和疏失、缺陷。(這不正正說明,‘安全性’並無得到落實嗎?)因此,對事故發生時、發生後的應急處理系統、機制、工具、手段和安撫服務等,都亟需要(“亟需”後不應加“要”)加以檢討調整和健全完善。更重要的是,應急處理故障要及時、高效,現場的高鐵員工要真誠熱情、任勞任怨,安頓和服務好旅客。在事故發生時,高鐵的各級相關部門要防止官僚主義,要急事急辦,特事特辦,不得馬虎延誤。更為要緊的是,要確保高鐵暢通無阻的運行,還需要‘切實提高預防故障發生的能力和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要想方設法預防和消除早期故障,力爭縮短磨合期,盡快進入運營穩定期’。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如是說,應是從此次連續三次事故中悟出的應對和預防、消除故障事故的真諦。”
   
   此位發言人出口成章,說得漂亮。但“更為要緊的是”說到做到,將之貫徹落實,做得也漂亮。這就有待“聽其言,觀其行”了!
   
   “然而,任何再先進、再成熟的高科技系統(此處有語病,既用“任何”,就不必用“再”),都不可(漏“能”字)完全杜絕故障事故的發生,高鐵也不例外。除了上述預防和應急處理事故之外,高鐵公司、鐵道部還應出台和實施高鐵因事故給旅客造成損失、傷害等給予相應賠償的條規細則,並及時賠付。這也是十分必要的和必備的。(作者考慮周全,幾乎是滴水不漏,令人佩服!)”
   
   “從鐵道部公布的京滬高鐵三次事故的原因來看,都是供電及電路故障導致的。也就是說,這三起事故都屬於故障性事故,而非安全性事故。(供電和電路故障,一定與安全無涉嗎?某一關鍵時刻停電,便會構成重大安全事故!如火警時電動門無法打開,死的人肯定少不了。)”
   
   “然而,這卻使國內非議非難高鐵的人們,國外忌妒、仇視中國高鐵的媒體,似乎抓著了重要把柄,大肆渲染,加上一些不明真相的網民的跟風附和,一時間京滬高鐵故障事故被人為地加以誇張、放大。”
   
   作者筆鋒一轉,矛頭指向異己。文章完全變味了。
   
   “京滬高鐵、中國高鐵的高科技創新含量、工程技術建造水平世界領先,這是全球有目共睹的。(不知有何具體事例?特別是所謂‘高科技創新含量’,歷來非中共治下的大陸之所長,難道高鐵例外?)但就京滬高鐵而言,在開通十天後出現故障,應該說是可以容許和坦然接受的。(容許與接受不等於不允許他人說三道四)”
   
   “就以那些成熟先進的日、美、歐轎車品牌而論,君不見它們時常因故障而召回的還少嗎?美國、俄羅斯航天器多麼成熟先進,不也常因故障延期發射嗎?美國航天飛機世界領先,不也出過事故,機毀人亡嗎?日本的新幹線不也常出故障嗎?其開通第一天就發生故障,難道不是事實嗎?”(那又怎樣?且不說上述事例與京滬高鐵的事故不具可比性,就拿“延期發射”來說,足見其慎重從事,不會像大陸那樣限時限刻,急著爭“世界第一”。更何況人家不會禁絕傳媒批評!)
   
   “其實,對待京滬高鐵這樣的新生事物、民族品牌,國人既可質疑,也要支持(不能反對嗎?高鐵與三峽工程一樣,本來持異議者不少,但都受到當局壓制。作者與中南海沆瀣一氣,保持一致,此乃其自身選擇,他人或無緣置喙;但反過來,在港刊發表文章的作者亦無權限制國人的表達權利!);既可批評,也要建議(只彈不唱就不行?);既可監督,也要愛護(監督本身就是愛護的表現,二者並不是水火不容或冰炭不同器)。這決不是民族主義、大國沙文主義的表現問題,而是關乎中華民族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強的責任問題。”(中華民族向來不以鄉愿為榮。作者不妨向北大人屈膝獻媚,卻別指望別人唯其馬首是瞻!)
   
   “這次京滬高鐵發生故障性事故,日韓媒體,尤其日本媒體,幸災樂禍,反應過度,甚至乘機貶損中國高鐵技術,污蔑中國高鐵盜版日本新幹線技術。日韓媒體如此做,豈止是新聞職業道德問題,更有深層次的地緣政治背景和動機、歷史地理所形成的民族心理問題。日本極右反華勢力至今不甘心二戰失敗,滅華之心不死。這正是它們不放過任何機會,甚至製造機會,看空和唱衰中國的深層次原因。”(大陸中國貪腐橫行,道德敗壞,貧富懸殊,官民對立。連胡錦濤也憂心忡忡,國際社會對此洞若觀火。“滅華”者,“偉光正”自詡的“黨”也!但中華民族將如火鳳凰劫後重生!)
   
   “韓國自知在實力上尚難與中國競爭,因此在歷史文化上做文章,把中國享譽世界的四大發明竟然也考證成是韓國發明的,更為荒唐的事為把端午節硬說成起源韓國,不惜把偉大的愛國詩人屈原也說成出身韓國,真是可笑至極。”
   
   這一段跟京滬高鐵風馬牛不相及。莫非作者可以證明,“在歷史文化上做文章”的那些韓國人,就是上述“幸災樂禍”者?否則,如此東拉西扯,“真是可笑至極”!
   
   “至於日本,在被崛起的中國超過後屈居第三大經濟體,更是心懷不滿,極為不忿。因而日本重新緊抱美國大腿,追隨美國,其實是聯手美國遏制中國、唱衰中國便成為其戰略選擇。”
   
   作者對日本的國民性毫無所知。不說前幾天東瀛女足首奪世界杯受到舉世讚譽,只拿網上流傳的《一個日本人給中國人的信》中一小段,便足見作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們虛榮,奢侈,你們的社會亂七八糟,你們還恬不知恥的說日本完了,中國要超美國了,哈哈,短視!你們不過開放20幾年,就這麼吹,日本經濟是在停滯,但你們拚死幹了十年還不到日本經濟總量的四分之一,至於超美國,更是神話,還有,世界環境對你們很不利,而日本,憑著制度的優越,國民的務實,以及西方的真誠支持,是完全有理由復蘇的,中國卻因為意識形態、制度與美國或大多主流國家格格不入,中國穩定沒什麼,一旦陷入社會動盪,經濟崩潰,周邊國家沒有誰會鼎力支持的,因為你們的國家始終給人以另類的感覺,所以日本敗,尚有機會趕上去,中國敗,則完全四分五裂,周邊國家喜歡中國這樣,俄羅斯不喜歡你們好,印度恨你們,我們恨你們,東南亞恨你們,所以你們的環境很差很差,可你們沒有危機感,感覺良好,這就是愚昧!”
   
   作者貴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國教育學術交流中心常務理事、中國智業發展戰略委員會副主任、港澳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特約研究員”,著作等身,當然不會“愚昧”。但斬釘截鐵地宣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