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曾节明文集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胡锦涛团派显然要比江泽民上海帮更善于迎合中国人的劣根性;上台十年来,胡锦涛一伙竭力煽点和操弄中国人强烈嫉妒心理和文化民族主义,以达到巩固专制、打击政敌、进而营建新极权(美其名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罪恶目的。
   例如,胡锦涛势力动用党宣传媒、御用文人和某旋风之类的吹鼓手,把由专制体制造成的巨大社会不公归咎于国企领导腐败、商人道德缺失、前任政策失误...把胡记政府强化土地垄断导致的房价虚高,推到房产商和炒房团头上,转移民主化视线,鼓吹专制反腐、专制高效、专制有理。

   胡锦涛一伙利用中国深厚的嫉妒文化、老百姓强烈的嫉妒心理,新瓶装旧酒地以电视剧连续推出“清官文化”、“圣人文化”、愚忠愚孝“武德”等儒家文化中的糟粕,狡猾的散播新“出身论”观念,竭力把中国民众的巨大仇恨,诱离专制体制,转移到“太子党”、“上海帮”身上,以利于平民出身的胡锦涛团一派独大,为营建新极权服务。
   胡锦涛派出的海外别动分子,冒充民运写手,一再采取同一个帖子反复(或同一内容改换标题、改头换面反复置首)上首页的卑鄙手法,发了疯地为胡锦涛极权倒诡辩掩护遮丑、并大力兜售新“血统论”、机械年龄论等歪论。
   胡派别动分子某某某,不惜以发烂贴、炒馊饭的方式,反复上帖《胡锦涛身边的人透露胡锦涛策略》等子虚乌有的“内幕消息”,一再瞎喊“胡锦涛十八大后要政改了”,极力搅浑水、放烟幕,企图麻痹反对派的斗志。
   某某某一再于博讯首页上放出三五行式烂贴,以信息轰炸的方式,全盘否定出身中共高干家庭的所有人,把中共“太子党”打成铁板一块,卖力实施胡锦涛高层捆绑战术;某某某甚至撕下“自由”、“人权”的伪装,以“民运人士”的身份,公然鼓吹杀光陈云、李先念等所有中共元老的子孙,甚至赤裸裸地叫喊“杀光十三亿劣等的支那猪”等种族灭绝口号...某某某以这些行径,十分歹毒地企图坐实中共当局对民运力量“反华势力”、“恐怖分子”的诬蔑,以消减国际社会对中国民运的同情和援助。
   一切都在演戏,胡锦涛别动分子某某某极尽瞒骗恫间之能事,但有一句话是真的,那就是那句“杀光十三亿劣等的支那猪”,这种对中国人民刻骨仇恨、与中华民族不共戴天的恶毒心态,某某某与毛贼东邪教汉奸土匪集团、与以朝鲜为师的中南海胡正日集团倒是一脉相承、高度一致的!
   反人类别动分子某某某之所以至今仍能到处骗人,是因为中国人(包括反对派)当中的确存在着新血统论的市场。
   当年高干子弟造反派提出的“老子英雄儿好汉”固然荒唐邪恶,现今流行的那种观点,认为出身中共高干家庭的人没有好东西,同样荒谬,这就是现今的新“血统论”偏见,这种偏见,与当年“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歧视性观点,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许多中国人因为嫉恨权贵,就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轻易地感染了新血统论流行病。
   新血统论之荒谬从以下明显可见:
   父母同为高干,林立果、郭家英难道与李鹏、毛新宇是一党?刘亚洲难道与薄熙来是一派?即便同一父母所生,林立果和林立衡两姐弟都毫无共同之处,一个是共产中国的施道芬贝格、一个是出卖且害死父母亲弟的毛共孝女(至今仍然挣扎在蒙昧中)。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以出身划分人,就如马克思以阶级划分人一样,是完全错误的。事实证明:出身同一阶层(甚至同一家庭)的人们,其个体的差异性,要远远大于其共性。
   事实上中国也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太子党”,习近平、薄熙来、曾庆红、毛新宇(李纳)、俞振声、李源潮、王岐山、刘亚洲等思想理念都不相同、各有其势力,“太子党”到底是指他们中哪一个?
   别动分子某某某煞有介事地强调胡锦涛团派要比江泽民上海帮进步,理由竟是:团派分子年轻。
   以年龄来划分人,这是比新“血统论”更无聊、更无耻的歪论。
   试问:列宁比普列汉诺夫年轻,他是否比普列汉诺夫进步?同在共产党内,斯大林比列宁年轻,他比列宁进步吗?勃列日涅夫比赫鲁晓夫年轻,他是否更进步?毛泽东比宋教仁年轻,他是否比宋教仁进步?同样在中共党内,江泽民、李鹏比胡耀邦、赵紫阳年轻,他们是否更加进步呢?...而年轻者比年长者更反动、更凶残者比比皆是。
   年龄能够影响人的精力、健康等生理条件,但硬说年龄可以决定人思想的进步性,这只能算无耻了。
   别动分子从新血统论和机械论出发,反复宣称:团派比“太子党”和上海帮进步。事实却正相反:中共统治集团内最反动、最邪恶的势力,恰恰是胡锦涛团派!
   “太子党”内是有很多邪恶反动分子,但“太子党”成员因为其出身优越感,普遍具有某种自信,他们比较敢做敢为、特立独行、也比较坦率...他们中的反动者会很顽固,但很少会有胡锦涛类太监式龌龊人格者,而他们中的开明者,远比统治集团的其他派系更能推动中国变革。
   以江泽民上海帮很虚伪很腐败,但上海帮分子大多是平民出身的、富于阅历的地方官僚,治理经济经验丰富、颇具国际眼光(如陈良宇之流)...他们中的主流虽然反对民主,追求新加坡式的独裁精英政治,但支持私有化市场变革。他们虽然也阻挡中国民主化,但却以特有的腐败方式吞噬共产党极权的基础,有利于中国和平演变。
   统治集团内最平庸、最无能、最劣质化的,非胡锦涛团派莫属。这个集团成员的升迁渠道主要有二:
   一是共青团党棍培养系统,这个系统疏离发展经济、治理社会一线,纯粹是共产党培养党机器标准件的封闭厂房,这种党棍工厂中铸造出来的人,眼光狭窄、缺乏个性、僵化保守,且不懂经济,胡锦涛本人就是样板,1989年以后,共青团系统很难产生任何“新思维”。
   二是边疆杀人犯团伙。不懂经济的团派分子要获得升迁,任事边疆是一条捷径。与统治内地有所不同,新疆、西藏当地少数民族比汉族更强悍、且有自己的独特文化,中共红朝需要不断的屠杀,才能维持在边疆的一党专制,而团派党棍因为思想僵化、丧失人性、邪毒入髓,从而杀起人来要比其他派系的人更无心理障碍,这就令他们容易为中南海内的匪头们看中,从而火箭式发迹,胡锦涛如斯发迹,胡春华、王乐泉、张庆黎、刘奇葆正在步胡锦涛的后尘。
   而且,由于“出身不好”,又不懂经济等经世致用本领,团派分子唯有在“党性”上胜人一筹方有可能得到升迁。历史证明,中共的所谓“党性”,就是服从性、邪恶性、“恩来”性(太监性);更兼胡耀邦、赵紫阳出局以后,中共在用人上完全形成了一套逆向淘汰的机制,因此,新老团派分子普遍都是些更邪恶的党徒,是流氓中的流氓、人渣中的人渣,他们与上海帮同样腐败,而且还是酷吏,有些更是反人类杀人犯;他们还普遍具有太监人格,以比其他派系更左、更坏、更凶残、更无耻地“维稳”统治,以向炫耀自己的正统性,向“老一辈革命家”卖乖讨好。
   现在,在诸种反民主化力量中,江泽民上海帮因为腐败和虚伪,早已声名扫地,薄熙来领跳的“唱红打黑”忠字舞逆流,其荒谬浮在表象,难成大器。唯有胡锦涛团派集团最为阴毒和狡诈,胡锦涛等人“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逮到一派独大的机会,火箭式引渡人质赖昌星,对党内外磨刀霍霍,准备放马直奔师朝鲜的目标。
   现在胡团派紧锣密鼓地对海外反对派网站全面实施骇客+别动五毛超限战进攻,我在此呼吁更多的反对派朋友警惕和揭露胡锦涛海外别动分子的破坏。一条经验是:“管理社会学朝鲜”七年后的今天,如果今天还有“民运人士”煞有介事地鼓吹“胡哥”将有政改大动作,此人若不是疯子,就一定是胡锦涛舆论别动分子。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七月十六日星期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2011/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