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曾节明文集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胡锦涛团派显然要比江泽民上海帮更善于迎合中国人的劣根性;上台十年来,胡锦涛一伙竭力煽点和操弄中国人强烈嫉妒心理和文化民族主义,以达到巩固专制、打击政敌、进而营建新极权(美其名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罪恶目的。
   例如,胡锦涛势力动用党宣传媒、御用文人和某旋风之类的吹鼓手,把由专制体制造成的巨大社会不公归咎于国企领导腐败、商人道德缺失、前任政策失误...把胡记政府强化土地垄断导致的房价虚高,推到房产商和炒房团头上,转移民主化视线,鼓吹专制反腐、专制高效、专制有理。

   胡锦涛一伙利用中国深厚的嫉妒文化、老百姓强烈的嫉妒心理,新瓶装旧酒地以电视剧连续推出“清官文化”、“圣人文化”、愚忠愚孝“武德”等儒家文化中的糟粕,狡猾的散播新“出身论”观念,竭力把中国民众的巨大仇恨,诱离专制体制,转移到“太子党”、“上海帮”身上,以利于平民出身的胡锦涛团一派独大,为营建新极权服务。
   胡锦涛派出的海外别动分子,冒充民运写手,一再采取同一个帖子反复(或同一内容改换标题、改头换面反复置首)上首页的卑鄙手法,发了疯地为胡锦涛极权倒诡辩掩护遮丑、并大力兜售新“血统论”、机械年龄论等歪论。
   胡派别动分子某某某,不惜以发烂贴、炒馊饭的方式,反复上帖《胡锦涛身边的人透露胡锦涛策略》等子虚乌有的“内幕消息”,一再瞎喊“胡锦涛十八大后要政改了”,极力搅浑水、放烟幕,企图麻痹反对派的斗志。
   某某某一再于博讯首页上放出三五行式烂贴,以信息轰炸的方式,全盘否定出身中共高干家庭的所有人,把中共“太子党”打成铁板一块,卖力实施胡锦涛高层捆绑战术;某某某甚至撕下“自由”、“人权”的伪装,以“民运人士”的身份,公然鼓吹杀光陈云、李先念等所有中共元老的子孙,甚至赤裸裸地叫喊“杀光十三亿劣等的支那猪”等种族灭绝口号...某某某以这些行径,十分歹毒地企图坐实中共当局对民运力量“反华势力”、“恐怖分子”的诬蔑,以消减国际社会对中国民运的同情和援助。
   一切都在演戏,胡锦涛别动分子某某某极尽瞒骗恫间之能事,但有一句话是真的,那就是那句“杀光十三亿劣等的支那猪”,这种对中国人民刻骨仇恨、与中华民族不共戴天的恶毒心态,某某某与毛贼东邪教汉奸土匪集团、与以朝鲜为师的中南海胡正日集团倒是一脉相承、高度一致的!
   反人类别动分子某某某之所以至今仍能到处骗人,是因为中国人(包括反对派)当中的确存在着新血统论的市场。
   当年高干子弟造反派提出的“老子英雄儿好汉”固然荒唐邪恶,现今流行的那种观点,认为出身中共高干家庭的人没有好东西,同样荒谬,这就是现今的新“血统论”偏见,这种偏见,与当年“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歧视性观点,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许多中国人因为嫉恨权贵,就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轻易地感染了新血统论流行病。
   新血统论之荒谬从以下明显可见:
   父母同为高干,林立果、郭家英难道与李鹏、毛新宇是一党?刘亚洲难道与薄熙来是一派?即便同一父母所生,林立果和林立衡两姐弟都毫无共同之处,一个是共产中国的施道芬贝格、一个是出卖且害死父母亲弟的毛共孝女(至今仍然挣扎在蒙昧中)。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以出身划分人,就如马克思以阶级划分人一样,是完全错误的。事实证明:出身同一阶层(甚至同一家庭)的人们,其个体的差异性,要远远大于其共性。
   事实上中国也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太子党”,习近平、薄熙来、曾庆红、毛新宇(李纳)、俞振声、李源潮、王岐山、刘亚洲等思想理念都不相同、各有其势力,“太子党”到底是指他们中哪一个?
   别动分子某某某煞有介事地强调胡锦涛团派要比江泽民上海帮进步,理由竟是:团派分子年轻。
   以年龄来划分人,这是比新“血统论”更无聊、更无耻的歪论。
   试问:列宁比普列汉诺夫年轻,他是否比普列汉诺夫进步?同在共产党内,斯大林比列宁年轻,他比列宁进步吗?勃列日涅夫比赫鲁晓夫年轻,他是否更进步?毛泽东比宋教仁年轻,他是否比宋教仁进步?同样在中共党内,江泽民、李鹏比胡耀邦、赵紫阳年轻,他们是否更加进步呢?...而年轻者比年长者更反动、更凶残者比比皆是。
   年龄能够影响人的精力、健康等生理条件,但硬说年龄可以决定人思想的进步性,这只能算无耻了。
   别动分子从新血统论和机械论出发,反复宣称:团派比“太子党”和上海帮进步。事实却正相反:中共统治集团内最反动、最邪恶的势力,恰恰是胡锦涛团派!
   “太子党”内是有很多邪恶反动分子,但“太子党”成员因为其出身优越感,普遍具有某种自信,他们比较敢做敢为、特立独行、也比较坦率...他们中的反动者会很顽固,但很少会有胡锦涛类太监式龌龊人格者,而他们中的开明者,远比统治集团的其他派系更能推动中国变革。
   以江泽民上海帮很虚伪很腐败,但上海帮分子大多是平民出身的、富于阅历的地方官僚,治理经济经验丰富、颇具国际眼光(如陈良宇之流)...他们中的主流虽然反对民主,追求新加坡式的独裁精英政治,但支持私有化市场变革。他们虽然也阻挡中国民主化,但却以特有的腐败方式吞噬共产党极权的基础,有利于中国和平演变。
   统治集团内最平庸、最无能、最劣质化的,非胡锦涛团派莫属。这个集团成员的升迁渠道主要有二:
   一是共青团党棍培养系统,这个系统疏离发展经济、治理社会一线,纯粹是共产党培养党机器标准件的封闭厂房,这种党棍工厂中铸造出来的人,眼光狭窄、缺乏个性、僵化保守,且不懂经济,胡锦涛本人就是样板,1989年以后,共青团系统很难产生任何“新思维”。
   二是边疆杀人犯团伙。不懂经济的团派分子要获得升迁,任事边疆是一条捷径。与统治内地有所不同,新疆、西藏当地少数民族比汉族更强悍、且有自己的独特文化,中共红朝需要不断的屠杀,才能维持在边疆的一党专制,而团派党棍因为思想僵化、丧失人性、邪毒入髓,从而杀起人来要比其他派系的人更无心理障碍,这就令他们容易为中南海内的匪头们看中,从而火箭式发迹,胡锦涛如斯发迹,胡春华、王乐泉、张庆黎、刘奇葆正在步胡锦涛的后尘。
   而且,由于“出身不好”,又不懂经济等经世致用本领,团派分子唯有在“党性”上胜人一筹方有可能得到升迁。历史证明,中共的所谓“党性”,就是服从性、邪恶性、“恩来”性(太监性);更兼胡耀邦、赵紫阳出局以后,中共在用人上完全形成了一套逆向淘汰的机制,因此,新老团派分子普遍都是些更邪恶的党徒,是流氓中的流氓、人渣中的人渣,他们与上海帮同样腐败,而且还是酷吏,有些更是反人类杀人犯;他们还普遍具有太监人格,以比其他派系更左、更坏、更凶残、更无耻地“维稳”统治,以向炫耀自己的正统性,向“老一辈革命家”卖乖讨好。
   现在,在诸种反民主化力量中,江泽民上海帮因为腐败和虚伪,早已声名扫地,薄熙来领跳的“唱红打黑”忠字舞逆流,其荒谬浮在表象,难成大器。唯有胡锦涛团派集团最为阴毒和狡诈,胡锦涛等人“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逮到一派独大的机会,火箭式引渡人质赖昌星,对党内外磨刀霍霍,准备放马直奔师朝鲜的目标。
   现在胡团派紧锣密鼓地对海外反对派网站全面实施骇客+别动五毛超限战进攻,我在此呼吁更多的反对派朋友警惕和揭露胡锦涛海外别动分子的破坏。一条经验是:“管理社会学朝鲜”七年后的今天,如果今天还有“民运人士”煞有介事地鼓吹“胡哥”将有政改大动作,此人若不是疯子,就一定是胡锦涛舆论别动分子。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七月十六日星期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2011/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