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曾节明文集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时局观察: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中国前景凶危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中共魔党九十党庆,以往风头遮盖众老、力压胡总、任何大事都从不缺勤的江泽民,这次竟然缺席大典,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在其他老人基本满勤的情况下,江泽民的缺席,只能反映他身体不行了。
   随衰病而来的是式微。江泽民的式微,其实早就反映出来。中共十七大后,江泽民提拔的吴邦国、李长春、贾庆林越来越紧密地对胡锦涛拍马跟屁,歌颂“科学发展”,斥责“反华势力”,争先恐后地加入“五不搞”极权倒退胡记合唱团。

   江系旧部何故转投胡主?利益驱动使然,势力胡涨江退,这些没有信仰、唯利是图的红朝奸佞滑头趋炎附势、转投新主,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值此十八大前分赃争霸赛关键时刻,眼见江泽民病重出局,胡锦涛之狂喜心情不难想见:加冕太上皇的最大障碍就要扫除,一派独大、一人独大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因此,紧锣密鼓地打桩设点布棋,加紧权力重组,降服其他派系,是当务之急。胡春华钦定隔代接班的消息这个时候一再传出,此消息断非空穴来风,它是胡锦涛“太上皇”上位时机到来的反映。
   这就是中南海内的最新真实情形。但有人又从胡锦涛的讲话中,燃起幻想的火苗,说什么:胡锦涛要转变了,胡锦涛的真面目,江泽民死后就水落石出了...云云。但我从胡和谐“七一”讲话中,实在嗅不出半点改弦更张的气息,通篇党八股中,除了假大空,就是胡紧套。新闻自由、舆论监督、人大普选等戈尔巴乔夫“新思维”内容统统毫无沾边,忽悠了半天,原来他高唱的所谓民主还是“社会主义民主”,也就是特权流氓们青睐的“民主集中制”。
   胡某人的“七一”党八股口径,和他先前的屁话胡话,倒是内在惊人地一致。今年元月,于得意洋洋的访美期间,胡麻批咬牙切齿地对美国记者说:实践证明中国的现行政治制度完全正确,不用改也不能改...胡正日同志以同样的方式,冲一直在外国记者面前疾呼政改的温家宝脸上狠狠地啐了一口。
   因此,胡锦涛“七一”讲话中所谓“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就是政治体制不改革,准确地说,就是“坚定不移地反“和平演变”、防“颜色革命””。
   对于那些一再幻想“胡哥”的人,我实在无言以对。这些“以其昏昏,使人昏昏”的人,你们被涮了无数次犹嫌不够,要继续享受被虐快感,最好回国去享受够,因为国内的受虐环境最佳。
   
   下一步,胡锦涛“水落石出”会现何形(如果现在还看不出其形的话)?这可以以三点来勾勒:
   一现“反腐”抓权的形。胡某人在“七一”讲话中已经强调党官“腐败”丧失民心的问题。这既是陈芝麻烂谷子的旧炒,又是新威胁,君不见中共派系势力最近连续爆腐败内幕,单揪温家宝。这就是胡正日同志向党内政改派发出的威胁。十八大前后,胡锦涛可能祭出整肃陈良宇的招数,清算温家宝,以清除倒退障碍,并一泄多年之胸中恶气。
   二现学朝鲜古巴的形。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胡锦涛终于从江泽民手中夺到军委主席,得意忘形之余,禁不住喊出朝鲜、古巴“一贯正确”,中国应该学习朝鲜、古巴的心里话,一时间千夫所指、朝野哗然,狼狈之余,胡同志不得不于公开场合收起学朝鲜的“那一套”,实际却如咬人的狗那样闷声不响,“管理社会”学朝鲜紧锣密鼓地进行,美其名曰:“加强执政(镇压)能力”、构建和谐社会(封网、禁书、抓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科学发展”(国进民退)等等,十年来,人权大倒退,社会管控急剧向朝鲜看齐。
   在胡锦涛的主持下,中朝关系也由邓、江时期的若离若即状态,急剧升温到类毛始皇十七年间的“鲜血凝成的友谊”同盟关系,去年金正日大摇大摆进出中国,竟受到胡锦涛率八常委的最高规格接待,胡某人以朝鲜为师的胡正日嘴脸,已经清晰可辨。
   但忌惮于江泽民的反对,学朝鲜还不好堂而皇之,力挺金家还不敢太过之。如今老江病重,今后何惧之有?
   完全可以料见的是,十八大前后,不会再有如“十五大”、“十六大”前后之类的小阳春,必然是法西斯极权统治进一步收紧升级的酷寒严冬。时机成熟之际,胡锦涛可能如金正日父子那样建造大规模秘密集中营,把数十万民运异议宗教人士关入期间,以最终建成“和谐社会”。对此,国内民运、异议、宗教人士要有准备,要全力支持温家宝改革派,以粉碎胡锦涛一伙的罪恶图谋。
   三现纵容毛左的形。十年来,在胡锦涛“两个务必”的纵容下,国内毛左势力壮大、沉渣泛起、气焰嚣张,走麦城的野心家薄熙来乘机利用毛左势力作一己飞升的动力,胡锦涛则笼络和利用薄熙来,企图借助薄熙来和毛左力量,狙击朝野改革派,确保其权力和极权倒退路线。
   有人至今认为“唱红打黑”是薄熙来的个人夺权阴谋,这真是“傻了眼”,还有政治白痴认为胡锦涛最近以“文革”定性否定唱红,这实在是愚不可及。
   试问:若无胡锦涛的默许和支持,江泽民时期从不毛左的薄熙来,敢于“唱红打黑”(对抗中央)?若无胡锦涛的默许和支持“唱红打黑”能得到多位政治局常委的肯定?“唱红”模式能走向全国?现在连南方小城市桂林,也奉旨“唱红”,大唱特唱,耽误生产经营教学科研在所不惜,重现“抓革命,促生产”红色景象。
   权奸胡锦涛一面幕后竭力鼓动毛左势力,一面装孙子伪装中立,公开场合刻意与薄熙来“唱红团”保持距离,以保持主动以防不测,这不过是在玩弄当年慈禧利用义和团的奸贼伎俩,然而这种并不高明的伎俩再次迷倒了海内外不少人。
   胡锦涛刻意扮演慈禧角色,薄熙来则不自觉地步入刚毅角色。
   然而,胡锦涛已经公开放出信号:未来是胡春华的,薄熙来接班没门。但是,为了笼络薄熙来,很可能会提携薄入常委,甚至可能授予总理职位,以之整肃温家宝留下的国务院系统。因为,胡锦涛现在对团派中较开明的周强、汪洋、李克强统统不放心。
   只是,胡锦涛有斯大林的本事,或金正日的运气吗?
   雄才大略的薄熙来,远非愚昧无知的满奸刚毅可比,时不我待,届时熙来同志会甘心胡河蟹的摆布吗?
   再有就是:温家宝并不是周恩来类的巧伪太监总管,他在内斗表现出来的智慧、作风和气概,远非朱镕基所能及,他会甘心束手就范、了此一生、甚至遭人清算吗?
   如果薄熙来、温家宝不甘心就范,中国在野变革力量奋起反抗,那么,中国之前途,于凶险当中还存有希望。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七月三日星期日上午于纽约家中
(2011/07/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