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行為藝術下課!》

   

(二十二)

   

     佛家有言:菩薩畏因,凡夫畏果。我是凡夫,所以至今仍忘不了太虛幻境的奇遇。

     光陰似水,晝夜更迭,日月輪回。

     多少人曾與你擦肩而過,魂牽夢縈的往事,仍時時凸顯在生命的盡頭。前程黑暗,那是因為光明在你的身後。生命本是一片喧嘩,其結果卻是如此靜謐。十七歲,正是人生多夢的季節。那一天,畫友冬青對你說:「亂彈劇團的那個女伶轉首回眸的神態很美。」你也說:「眼神真像油畫《意大利女孩》,她的目光會跟着你旋轉。」對異性的關注成了湧動的欲望,常常叩響你的心扉。

     你還是個初出山的小和尚,懵懂牢記着老和尚的教誨。

     那個「吃人的老虎」名花有主,當年,你和冬青都在《黃岩日報》美編室,你們敬崇的老師的玻璃臺面下看到她的倩影。她叫雪斐,是普根的鄰居。

     她也常常加入聚會演唱。低吟:「風前橫笛斜吹雨,醉裏簮花倒着冠」無憂無慮。

     早春二月,小樓春情漾溢,春歌綿綿。雪斐唱起由陳老師作詞普根譜曲的新歌,謝柏林琵琶伴奏:

   

     謝君心,情深沉,

     一曲琵琶撩人心,

     華堂相聚知音友,

     碧玉桃花誰相迎……

   

     歌分三段,卿卿我我,淒婉的旋律蕩漾上二樓,輕拂耳際,你無法再聚精會神複習功課,你聽出這首歌有點靡靡。你仍自顧讀書,背誦着:

   

     春眠不覺曉,

     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

     花落知多少?

   

     你重複叨念:「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詩句。春意倦人,讀着背着你就睡着了。

     風輕拂,影猶動,月光瀉下一片銀色,星星如鬼眼一般狡黠閃爍着。

     兩千多年前龐貝城正沉睡在古羅馬的狂歡中,維蘇威火山頃間爆發,射出的岩漿熱情得灼人,哀涼得滴血。你在夢中驚醒,正混淆地思索夢隱含的意象時又再度入睡,沉入另一夢境。一個更加露骨離奇的夢使你深感驚恐、不安和迷惘。

     老式窗櫺後,月亮露出半個笑臉,你正欲睡去,突然聽到臥床之側呼嚕傳來。不由自主地,你想推他一下,伸過去的手卻與另一隻纖臂交手。你即刻明白,自己正處在尷尬的第三者位置,驚慌得不知所措。

     可是你的手卻被俘獲,牽引着攀上高峰、滑下平原;摩挲着淌過一片柔軟的芳草地,情不自禁地、緩緩地、漸漸地顫抖着跌進一道峽谷。此時的她似乎也感覺牽錯了手……。潤濕的潮汐滂沱,欲望之門蠱惑膨脹,時不我待勢在必得的本能,發出插入的指令。你邁過熟睡成為第三者的身體,黑暗中摸索,一個沒有花花綠綠包裹的胴體,一定風情萬種。如果閉着眼睛,嘴唇能否對得上嘴唇,你沒有心理準備甚至有些恐懼,忐忑不安,卻又像互相吸引着的兩塊磁鐵,希冀擁吻,融為一體。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雙方互感對方的體溫和心跳時,世界的一切已不復存在,不可抑止的猖狂,傾刻間就會發生在眼前。

     滿月露出雲層透過窗格,她朦朧的身影怔得你發呆,砥礪中流的欲望急劇隱退。你曾經的渴望喚起她如火的渴求,正細細哼唧和微微的噓喘着。本能萌發,春情被攪動,人類的愛或是求偶就這麼簡單,傳統的倫理將愛的騷動,性的勃發都蒙在神秘中,成了猥瑣、淫亂、骯髒、齷齪的同義詞。只差半步,你就成為堂堂的男子漢!

     但今夜不能,此刻,那怕你再能逾越更多的障礙,也越不過那張壓在美編室玻璃臺板下抿嘴而笑的照片。你愣住了,欲念來得快,去得也快。等你勉為其難想再瞅一眼時,只有滿頭的霧水和百無聊賴的歎息,所有的一切都像潮汐般退隱得無影無蹤。

     愧對人生,你當即離開了路橋,而且,此後再也沒有來過路橋。

     後來,你知道她長你二歲;後來,你又知道《報社》的畫家娶了高他一首的另一個女人;後來,你還知道,她和省體委下放的幹部結婚生女……

     風雲變幻、世事無常。討飯的和尚朱元璋做了皇帝,而做皇帝的溥儀成了戰犯,誰又能預料未來!她跟着他,後來又離開了他和一個老教師結了婚。感慨只是感慨,歷史在自生自滅中翻過了一頁,48年來,少年的豔夢常被沉鈎攪起,一種强烈的願望,你想見到她。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希望得到而得不到的會終生惦記,珍藏在心底,有如李商隱詩: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1/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