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王希哲先生]
徐水良文集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王希哲先生

   

徐水良


   

2011-7-13日


   

   
   我已经无数次论述,在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特务统治条件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反对党。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我们不需要组织,相反,恰恰是非常需要组织。但问题是不可能。因为搞起来很快会沦陷。中共一抓二抓,就把你真正的反对派人士抓走了,留下特务线人领导,然后利用领导权,再进一步扩大他们的人数和其他优势。
   
   在海外,民运没有统一组织,没有自我防备能力,特务线人大量进入,谁都可以自称民运人士。再加上中共特务混淆是非,把特务线人问题说成无关紧要。而四分五裂的民运组织招不到人,只要有人参加,都欢天喜地接受。最后他们的数量庞大,很快掌控各民运组织。真民运人士不是被排挤,就是处于劣势,最多被当作傀儡,最后被彻底搞臭。
   
   即使民主国家,例如美国,只要允许渗透可疑组织,例如由于麦卡锡的法案,允许渗透共产党,FBI探员马上占了美国共产党党员人数的大多数,60%,美国共产党立刻小丑化。
   
   如果在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特务统治条件下,有人数众多的又不分裂的反对派政党组组织,那往往是当局控制的特务组织。
   
   实践证明,民运圈不断搞联合导致不断内斗的历史,只是把民运彻底小丑化。
   
   与其追求不可能的事情,不仅毫无疑义地浪费精力和时间,而且因此被彻底小丑化,负面化;不如退而求其次,分散作战或搞很小的可控的小组作战,多少有正面意义。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留下小丑化负面意义。
   
   再说一遍,大团结的道理是小学生都懂的常识,但成年人,不能仅仅懂得小学生常识,还要懂成年人常识。实践证明狭义民运圈大团结不可能,就是成年人常识。一天到晚重复小学常识,来忽悠成年人,否定成年人的道理,要他们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以及去做带来大内斗的负面作用的事情,必定是别有用心。
   
   撤离,就是离开狭义民运圈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尽可能不卷入狭义民运圈没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上,东欧苏联的革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阿拉伯的革命,除波兰外,哪一个是政党领导的?都是没有政党组织领导的!可是民运人士就是陷入毛泽东和中共“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的迷思中走不出来。这个政党和组织迷思早就被苏联东欧阿拉伯革命打得粉碎,可是有的人仍然死抓住不放。一味胡说八道,坚持搞永远搞不成的政党和组织。(几个人的小团体不算政党。)
   
   最近的阿拉伯革命,依靠网路发动,他们的经验,特别值得我们重视。
   
   不去学习和研究阿拉伯的经验,却在搞政党和组织的共产党式的旧思路拔不出来,根本不理解现代革命的真正经验,还把别人对革命的真正理解说成错误,甚至进行嘲笑,这样的情况,还能搞什么现代的民主运动?
   
   实际上,不仅当代的革命往往一开始没有政党领导,历史上的革命,大多数一开始也是没有政党和组织领导的。
   
   ---------
   
   附1:
   
   作者: 欧阳发:一直没弄明白。不是改造它而是“撤离”。撤离到哪里去呢?能不能明示一下?若都撤离成了人自为战,你又如何革命呢?虚心请教。
   
   -------
   
   附2:
   
   徐水良:历史证明,在民运圈中斗来斗去没有意义。真正的民运朋友大家撤离吧。
   
   大家都出来,把民运圈沦陷区让给对方,去做自己的事情,才能基本撇开这些人的纠缠,做有意义的事。
   
   大家都撤离了,对沦陷区的政策就简单了。坚持不走,实际上是保护沦陷区,使撤离的朋友投鼠忌器。
   
   你要留在沦陷区,人家凭人多势众,一定把你搞臭,人家变成正宗,你变成坏蛋。这是我多少年一再对国凯兄小平头等等说的预言。今日兑现,惊心动魄。
(2011/07/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