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王希哲先生]
徐水良文集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王希哲先生

   

徐水良


   

2011-7-13日


   

   
   我已经无数次论述,在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特务统治条件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反对党。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我们不需要组织,相反,恰恰是非常需要组织。但问题是不可能。因为搞起来很快会沦陷。中共一抓二抓,就把你真正的反对派人士抓走了,留下特务线人领导,然后利用领导权,再进一步扩大他们的人数和其他优势。
   
   在海外,民运没有统一组织,没有自我防备能力,特务线人大量进入,谁都可以自称民运人士。再加上中共特务混淆是非,把特务线人问题说成无关紧要。而四分五裂的民运组织招不到人,只要有人参加,都欢天喜地接受。最后他们的数量庞大,很快掌控各民运组织。真民运人士不是被排挤,就是处于劣势,最多被当作傀儡,最后被彻底搞臭。
   
   即使民主国家,例如美国,只要允许渗透可疑组织,例如由于麦卡锡的法案,允许渗透共产党,FBI探员马上占了美国共产党党员人数的大多数,60%,美国共产党立刻小丑化。
   
   如果在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特务统治条件下,有人数众多的又不分裂的反对派政党组组织,那往往是当局控制的特务组织。
   
   实践证明,民运圈不断搞联合导致不断内斗的历史,只是把民运彻底小丑化。
   
   与其追求不可能的事情,不仅毫无疑义地浪费精力和时间,而且因此被彻底小丑化,负面化;不如退而求其次,分散作战或搞很小的可控的小组作战,多少有正面意义。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留下小丑化负面意义。
   
   再说一遍,大团结的道理是小学生都懂的常识,但成年人,不能仅仅懂得小学生常识,还要懂成年人常识。实践证明狭义民运圈大团结不可能,就是成年人常识。一天到晚重复小学常识,来忽悠成年人,否定成年人的道理,要他们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以及去做带来大内斗的负面作用的事情,必定是别有用心。
   
   撤离,就是离开狭义民运圈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尽可能不卷入狭义民运圈没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上,东欧苏联的革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阿拉伯的革命,除波兰外,哪一个是政党领导的?都是没有政党组织领导的!可是民运人士就是陷入毛泽东和中共“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的迷思中走不出来。这个政党和组织迷思早就被苏联东欧阿拉伯革命打得粉碎,可是有的人仍然死抓住不放。一味胡说八道,坚持搞永远搞不成的政党和组织。(几个人的小团体不算政党。)
   
   最近的阿拉伯革命,依靠网路发动,他们的经验,特别值得我们重视。
   
   不去学习和研究阿拉伯的经验,却在搞政党和组织的共产党式的旧思路拔不出来,根本不理解现代革命的真正经验,还把别人对革命的真正理解说成错误,甚至进行嘲笑,这样的情况,还能搞什么现代的民主运动?
   
   实际上,不仅当代的革命往往一开始没有政党领导,历史上的革命,大多数一开始也是没有政党和组织领导的。
   
   ---------
   
   附1:
   
   作者: 欧阳发:一直没弄明白。不是改造它而是“撤离”。撤离到哪里去呢?能不能明示一下?若都撤离成了人自为战,你又如何革命呢?虚心请教。
   
   -------
   
   附2:
   
   徐水良:历史证明,在民运圈中斗来斗去没有意义。真正的民运朋友大家撤离吧。
   
   大家都出来,把民运圈沦陷区让给对方,去做自己的事情,才能基本撇开这些人的纠缠,做有意义的事。
   
   大家都撤离了,对沦陷区的政策就简单了。坚持不走,实际上是保护沦陷区,使撤离的朋友投鼠忌器。
   
   你要留在沦陷区,人家凭人多势众,一定把你搞臭,人家变成正宗,你变成坏蛋。这是我多少年一再对国凯兄小平头等等说的预言。今日兑现,惊心动魄。
(2011/07/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