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徐水良文集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爱国问题评论(六)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驳马列国家是暴力镇压机器的谬论
   
                徐水良
   
               2011-7-1日
   
   
   人类原始社会,为了狩猎需要,往往需要推出一个狩猎经验丰富的成员,来领导大家。氏族的其他事情,也需要有人领导。而在一个地区生活,包含不同氏族的部落,也有一些共同事务需要领导和管理。尤其是原始社会部落之间冲突相当频繁,为了应对这种冲突,也需要有统一的领导,包括需要经验丰富的军事首长。这样,就产生了原始社会的领导机构。
   
   在中国广阔的地域,还产生了广泛的部落联盟。
   
   在希腊这样地域比较狭小的地方,在半岛和岛屿等等地区,部落联盟的规模不是很大。这种规模较小的部落联盟,后来演变成城邦,经过王政时期、潜主政治、从殖民地搬回来的特殊的城邦制度等等曲折复杂的过程,最后产生希腊的城邦民主制度。
   
   原始社会末期,人类文明的早期,普遍是王政时期。这也符合猿猴社会,靠武力争夺,力大为王的特点。
   
   人类的多数民族,从狩猎,到游牧,到后来转入农耕社会,开始进入定居生活。有了固定的定居地域。这样,国家的两个要素,人口和领土,就开始形成。
   
   古代人没有明确的主权概念,但是,经过相当时期与周边地区的冲突,这种固定居住的地域逐步开始为周边地区所承认。原始的国家主权要素,也具备了。
   
   与此同时,人类的管理也逐步从血缘管理,变成按定居地区的地域划分来进行管理。
   
   部落制度逐步变化,从以氏族血缘管理的制度,变成以地域管理的制度,部落管理就变成了国家管理。
   
   所以,无论是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管理机构,还是国家的管理机构,都是为了进行领导和管理而产生的,是领导管理机构。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是以血缘划分进行管理的机构,一个是以地域划分进行管理的机构。
   
   由于居民成分的复杂性,尤其是由于阶级矛盾和冲突,有时一部分人不服从或者反抗国家管理,国家政权就会有适当的强制手段,甚至镇压手段,来强迫这些人服从。
   
   平常时期,需要镇压这种情况,属于偶然情况。只有内战时期除外。
   
   因此,镇压手段是为了实行领导管理需要而产生的辅助手段。平常时期,是为领导管理需要而产生的偶而使用的手段。它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维护领导和管理秩序。
   
   因此,国家政权绝不是像马列主义胡说的那样,是暴力镇压的机器,而是管理机器,或者说是领导和管理的机器。
   
   把国家政权说成镇压机器,那镇压就变成了国家政权的基本性质、目的和基本职能,完全把国家,把国家政权,无论是道德意义强烈的原始国家和国家政权,还是现代国家政权,包括民主政权,都说成了暴虐暴力的镇压力量。
   
   因此,共产党国家,无一例外,都是暴政国家。都实行残酷的暴政。
   
   国家政权的其他职能,包括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环保等等,更不是镇压职能。
   
   至于国家政权的对外职能,国防职能和外交职能,当然也不是对内镇压职能,而是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以及开展对外交往的职能。
   
   马列主义否定国家和国家政权的一切主要职能,把它说成仅仅是一种偶然使用的辅助职能,荒谬之极。
   
   因此,马列主义的“国家是暴力镇压机器”的谬论,包含四重的错误:一是把国家和国家政权混同起来,二是把作为领导管理机器的国家政权,说成暴力镇压的机器。三是把国家职能的目的和手段颠倒过来。四是否定国家政权的一切主要职能,只剩下辅助职能。
   
   只有彻底否定马列的国家和国家政权是暴力镇压机器的谬论,恢复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的本性,我们才能摆脱马列共产暴政,建立人性化的,以人和人的发展为本的民主制度和民主的国家政权。
(2011/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