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徐水良文集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爱国问题评论(六)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驳马列国家是暴力镇压机器的谬论
   
                徐水良
   
               2011-7-1日
   
   
   人类原始社会,为了狩猎需要,往往需要推出一个狩猎经验丰富的成员,来领导大家。氏族的其他事情,也需要有人领导。而在一个地区生活,包含不同氏族的部落,也有一些共同事务需要领导和管理。尤其是原始社会部落之间冲突相当频繁,为了应对这种冲突,也需要有统一的领导,包括需要经验丰富的军事首长。这样,就产生了原始社会的领导机构。
   
   在中国广阔的地域,还产生了广泛的部落联盟。
   
   在希腊这样地域比较狭小的地方,在半岛和岛屿等等地区,部落联盟的规模不是很大。这种规模较小的部落联盟,后来演变成城邦,经过王政时期、潜主政治、从殖民地搬回来的特殊的城邦制度等等曲折复杂的过程,最后产生希腊的城邦民主制度。
   
   原始社会末期,人类文明的早期,普遍是王政时期。这也符合猿猴社会,靠武力争夺,力大为王的特点。
   
   人类的多数民族,从狩猎,到游牧,到后来转入农耕社会,开始进入定居生活。有了固定的定居地域。这样,国家的两个要素,人口和领土,就开始形成。
   
   古代人没有明确的主权概念,但是,经过相当时期与周边地区的冲突,这种固定居住的地域逐步开始为周边地区所承认。原始的国家主权要素,也具备了。
   
   与此同时,人类的管理也逐步从血缘管理,变成按定居地区的地域划分来进行管理。
   
   部落制度逐步变化,从以氏族血缘管理的制度,变成以地域管理的制度,部落管理就变成了国家管理。
   
   所以,无论是原始社会的氏族部落管理机构,还是国家的管理机构,都是为了进行领导和管理而产生的,是领导管理机构。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是以血缘划分进行管理的机构,一个是以地域划分进行管理的机构。
   
   由于居民成分的复杂性,尤其是由于阶级矛盾和冲突,有时一部分人不服从或者反抗国家管理,国家政权就会有适当的强制手段,甚至镇压手段,来强迫这些人服从。
   
   平常时期,需要镇压这种情况,属于偶然情况。只有内战时期除外。
   
   因此,镇压手段是为了实行领导管理需要而产生的辅助手段。平常时期,是为领导管理需要而产生的偶而使用的手段。它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维护领导和管理秩序。
   
   因此,国家政权绝不是像马列主义胡说的那样,是暴力镇压的机器,而是管理机器,或者说是领导和管理的机器。
   
   把国家政权说成镇压机器,那镇压就变成了国家政权的基本性质、目的和基本职能,完全把国家,把国家政权,无论是道德意义强烈的原始国家和国家政权,还是现代国家政权,包括民主政权,都说成了暴虐暴力的镇压力量。
   
   因此,共产党国家,无一例外,都是暴政国家。都实行残酷的暴政。
   
   国家政权的其他职能,包括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环保等等,更不是镇压职能。
   
   至于国家政权的对外职能,国防职能和外交职能,当然也不是对内镇压职能,而是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以及开展对外交往的职能。
   
   马列主义否定国家和国家政权的一切主要职能,把它说成仅仅是一种偶然使用的辅助职能,荒谬之极。
   
   因此,马列主义的“国家是暴力镇压机器”的谬论,包含四重的错误:一是把国家和国家政权混同起来,二是把作为领导管理机器的国家政权,说成暴力镇压的机器。三是把国家职能的目的和手段颠倒过来。四是否定国家政权的一切主要职能,只剩下辅助职能。
   
   只有彻底否定马列的国家和国家政权是暴力镇压机器的谬论,恢复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的本性,我们才能摆脱马列共产暴政,建立人性化的,以人和人的发展为本的民主制度和民主的国家政权。
(2011/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