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荒谬性]
徐水良文集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荒谬性

   

徐水良


   

2011-7-3日


   

   
   国家按地域划分治理,民族(ethnic)则按血缘和文化划分。
   
   国家治理中必须实行所有公民一律平等的原则。在国家治理中搞民族治理,就是搞种族主义以及种族民族歧视。尤其是在多民族地区。因此,在国家治理中搞民族自治,是错误的、反动的。
   
   除非退回到部落时代,否则,在现代多民族聚居地区搞国家的“民族自治”,不仅是搞民族歧视,而且一定是欺骗。
   
   苏联和中国,马列主义的“民族自治”,是一党专制彻头彻尾的欺骗,实际上是完全的共产党专制压迫,这一点,早已经为国际社会所认识。
   
   这个“民族自治”在理论上的荒谬性,则还没有为人们所认识。
   
   当然,在单一民族地区,例如中国的汉族地区和西藏地区,只要搞地区的高度自治,一定是单一民族的当地居民的高度自治。这看起来是民族自治,但实际上是地区自治。
   
   因为现代社会的绝大多数国家,已经不再是部落社会。因此,只要不再是部落社会,那么,现代国家的治理,就必须实行统一的地域治理原则,而不可能实行以血缘和文化划分的民族、部族、部落或氏族治理的原则。否则,不实行这个原则,在多民族地区,或者单一民族地区居民成分有变化时,两种治理两种管辖犬牙交错,互相重叠,互相矛盾、冲突和对消,那就立刻乱套。
   
   当然,在世界上仍然是部落社会的地方,例外。那里仍然可能有血缘和文化性质的部族或氏族治理。
   
   我在驳斥博讯螺杆坚持共产党“民族自治”骗术,并说美国没有民族集中聚居区时说:
   
   “民族自治和区域自治是两回事。美国怎么没有民族集中聚居区?美国新西墨西哥州建立时,大多数是墨西哥人,美国也没有搞墨西哥人的民族自治,仍然是地域自治。美国从不搞民族自治。只有区域自治。现在的印第安人保留区,对于全国,仍然是特殊的区域自治。”
   
   “在高度自治的基础上,纯少数民族地区的区域自治实际上变成居住在该地的民族居民的自治。但国家承认的是区域自治,不是民族自治。如果这个地区居民民族成份改变,区域自治仍然能继续,该民族居民的自治就不再可能。一定要坚持民族自治,那就变成不同民族犬牙交错的分开治理,或者变成一部分民族统治另一部分民族。”
   
   现代民主国家高度自由,当然保证各民族各族裔建立自己各种民族团体的自由,并且支持和资助这种团体。在这种民族团体中,当然会有“民族自治”,但那是文化和血缘组织性质的民间自治,不属国家治理。
   
   美国和世界华人区的中华公所,就是这种性质的华人团体。这种华人团体的自治组织,遍布各个民主国家。这就是华人的“民族自治”,属于民间性质,除非政府委托,否则不具有政府职能。
   
   如果你一定要推行“民族自治”,用它来代替政府职能。那么,在中国,在各地建立民族公所,用来取代政府。那西藏地区还好办,你用藏族公所来取代西藏政府就大致可以了。但在新疆,维吾尔公所,哈萨克公所,汉族公所等等各种公所林立,犬牙交错,各自治理自己的民族。一旦产生矛盾发生冲突,没有地域性质的统一政府,那就只能凭各民族谁的拳头硬来解决。
   
   当然,你也可以循名责实,要中共把他们的欺骗兑现,说:那个新疆地区是维吾尔自治区,理该由维吾尔人来治理统治。那样,一兑现,在新疆,就变成了大维吾尔民族统治汉族、哈萨克和其他“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的自治权也就被剥夺了。
   
   有人用加拿大因纽特人和美国印第安人保留区来为“民族自治”辩解,说它们就是民族自治的例子。这同样不对。美国印第安人保留区,是为帮助印第安人生活和发展,保留印第安人文化和群体而设立的印第安人区域。对于全国,仍然是区域自治。区域内部怎么治,由印第安人自己决定。印第安人保留区与联邦及所在州的关系,有相关协议决定。州政府、联邦政府,仍然有一定的管辖权。
   
   而因纽特人,遍布亚洲、欧洲和美洲的北极地区,总人数十几万,原来是渔猎、游牧民族。据资料,在加拿大约有5万人(不同资料有不同数据)。加拿大政府和其他民主国家政府为了帮助他们,就提供资助,帮助他们定居。并且进一步出资金帮助他们发展。民主国家实行地方自治,在他们的居住聚居的加拿大北方地区,当然也就是因纽特居民的自治。这种区域自治与民族的重合,仍然是区域自治,称为民族自治并不恰当,不能当作民族自治的例子。例如,一旦有因纽特人、印第安人人离开他们的居住区到其他地区定居,就由其他地区的政府管理,而不是由自己的“民族”来“自治”和管理。而别的民族进入这个区域,叶由这里的区域政府进行政府管理,而不是民族管理。
   
   实行自由民主平等,并实行高度的地区自治,同时承认血缘和文化性质的民族的存在,协助各民族组织自己民间性质的民族团体,保护并发展自己的民族的文化、经济、教育,保护民族的环境、生存和进步,才是民族问题的解决之道。
   
   例如藏族,达赖喇嘛要求的是高度自治,中央政府理应满足。一方面,实行西藏的高度自治,因为民族单一,必然是藏人自己管理自己。然后承认达赖喇嘛对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即整个大藏区藏人的精神领袖作用,允许整个大藏区区域保护和发展统一的藏族文化,解决所谓的大藏区问题。在这中间,达赖喇嘛的作用,属于民间性质,不属政府职能。这些,应该是解决藏族问题中,可供考虑的选择。

此文于2011年07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