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徐水良文集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徐水良


   

2011-7-2日


   
   
   中国人习惯上的民族概念,汉族和少数民族概念,是血缘和文化性质的ethnic,不是nation。谈中华民族,才是谈nation。
   
   凡谈到解决ethnic这种民族问题,胡平先生和许多民运人士就谈联邦制和民族自治。胡平先生还写了不少用民族自治和联邦制来解决这种民族问题的论述文章。他们习惯于用马列主义等传统思维看问题,以为联邦制和民族自治是解决民族问题的灵丹妙药。
   
   其实,联邦制不是解决民族(ethnic)问题的办法,或者说不是主要办法;民族自治则是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伪命题。
   
   解决民族和种族问题,美国经验很有参考价值。根据美国经验,把联邦制说成解决民族(ethnic)问题的灵丹妙药,是错误的。美国联邦制不是解决民族问题的,把联邦制说成是解决民族问题,不符事实。美国联邦制只是由历史遗留下来的实现国家(nation)统一以及自治的一种方式。
   
   自由、民主、平等、全国普遍的自治以及对少数族裔的适当照顾,才是美国解决民族和种族问题的根本办法。
   
   例如,美国的联邦制解决不了开始的黑奴问题,以及后来的黑人和少数族裔的民权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靠的是贯彻人人平等原则废除黑奴制度,以及彻底完善地实现自由、民主、平等、全国普遍的自治等制度来完成。
   
   美国解决种族和民族问题,与主张用联邦制解决民族问题的人的看法相反,他们以为使用把国家分成许多邦这种分散开来的方式,才能解决民族和种族问题。但美国事实却恰恰相反,民族和种族问题,是由国家集中统一起来解决的。解决办法是集中起来而不是分散开来。
   
   中国的做法,可以在上述自由、民主、平等、全国普遍的自治以及对少数族裔的适当照顾的制度基础上,加上联邦制度做辅助,来解决民族问题。有了这些,民族地区的治理,自然是当地居民和民族的高度自治。没有这些,没有汉族地区的高度自治,少数民族地区的高度自治就很难实现和巩固。
   
   中国当然应该建立联邦制度,但这联邦制度,一是解决并非少数民族而是同为汉族地区的台湾问题的一个思路,不是解决ethnic民族问题,而是解决两个国号两个政府的问题。二是,中国领土过于广大,学习美国实行联邦制度,可以给各地更多的灵活性和自治权。这样同时也能解决西藏、新疆等民族地区的特殊问题。
   
   至于民族自治。完全是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伪命题。
   
   国家按地域划分。民族按族裔血缘划分。
   
   按地域治理的国家,怎么可能变成按非地域治理的非国家,或者说变成中国人习惯上的文化和血缘性质的民族概念(ethnic)的民族团体?或者变成地域和民族(ethnic)两者犬牙交错、互相覆盖、治理管辖权互相矛盾及抵消的怪物?
   
   胡平和民运许多人是马列的毒中得太多了。
(2011/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