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徐水良文集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徐水良


   

2011-7-27日


   

   
   现在网上的倒刘派人士,把国凯描绘成非常不老实的坏蛋。但我们一些与国凯长期接触,了解国凯的朋友,恰恰相反,赞成杨小凯先生的意见,认为国凯的问题是太过老实。
   
   我与国凯的风格完全不同。
   
   国凯担任社民党主席以后,常常受制于人,社民党内部内斗分裂不止,多次吵得沸反盈天。而国凯则不断抓特务,不断开除重要成员。有时常常手忙脚乱。
   
   而我担任民联主席时,从不受制于人,从不在民联内部抓特务,从没开除过任何一个民联成员。民联内部有分歧内斗,都及时解决,没有酿成重大内斗,当然更没有分裂。
   
   之所以形成这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是因为我和国凯的认识和思想准备完全不同。
   
   国凯太过老实,太过单纯,看不到狭义民运圈的险恶。在他担任社民党主席以前,以及担任主席的初期,都认为民运圈的特务问题,不是大问题,不值得大惊小怪花精力去对付。因此,后来产生问题,毫无思想准备,常常手忙脚乱,甚至章法全失,不得不不断抓特务,不断开除重要成员。而所以采用开除特务等等手段,乃是以为特务问题并不严重,可以用开除这种办法来解决。
   
   像国凯这样的朋友,民运圈还有不少。国凯不错,即使一开始,也没有痛斥在下这样强调特务线人问题严重性的人。但有的人,却一开始信心满满搞大团结,痛斥所谓的“抓特务”行为,当然特别批判在下。他们自信有能力搞好大团结,有的人甚至一度被称为“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但是,在这些人的一开始,我都说:“他(他们)必定头破血流,身败名裂。”,结果,这些人没有一个逃过这个结果。
   
   而我,到海外时间远远迟于刘国凯,而且担任民联主席的时间早于国凯担任社民党主席时间。但我到海外后,非常惊奇地发现狭义民运圈特务线人问题的严重和险恶。到担任民联主席时,早有准备。我不在民联内部抓特务,也不开除特务,没有开除过任何一个民联成员,不是因为没有特务,而是认为,情况严重,自己力量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去做,否则必然失败,产生大问题。
   
   社民党,不管什么人都要,有点捡到篮子就是菜的风格。结果社民党内,先有方圆依仗人多势大,率先发难,搞分裂。后有刘因全等一些人,人多势大,仗势乱搞,常常违背社民党宗旨,国凯内心里气得要命,但不能全力批评和制止。有时,连我这个外人也看不下去,出手帮助国凯教训这些人。
   
   这种情况,最后酿成社民党后来的乱象。
   
   而我,由于早有准备,一旦产生问题,就比较心定气闲,兵来将挡,照章办事,严格章法,掌握必要分寸。重大原则决不让步,一般问题包括次要原则,甚至某些违反章程问题,即使出手就能赢,也权衡利弊,灵活宽大。因为你即使出手就赢,那些人也能闹得沸反盈天,既浪费大量精力和时间,又徒然伤害民联名声。
   
   曾经有人声称奉“民运之父”和某民运大佬委托,给我发最后通牒,说我不按他们的意见做,就罢免我。我回答,我按民联宗旨和代表大会决议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强迫我违反。我本来就不想当主席,这类主席有什么好留恋的?你们要罢免,我很欢迎。不过,希望你们按程序来,如果你们不顾程序违反章程,那我就会毫不犹豫维护章程,因为维护章程是主席必须履行的责职。我对付过正义党二王一傅一个党,你们认为比他们强,可以违反程序乱来,那你们就来吧,我奉陪。后来,他们只好泄气。
   
   但在社民党内,国凯似乎没有采取大原则决不妥协、小问题灵活放宽这种策略。这是酿成目前党内乱象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国凯的有些做法,确实有失章法。但倒刘派把他描绘狡猾奸诈,完全不符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很多与国凯长期交往,了解情况的朋友清楚,国凯之所以产生那些问题,完全出于过分老实和单纯。
   
   当然,我与国凯有许多相像的地方,例如事业心,例如财务账目在组织内部公开,任人查阅,等等。我们这些做法,恰恰与海外民运大多数组织做法完全相反,

此文于2011年07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