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徐水良文集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徐水良


   

2011-7-27日


   

   
   现在网上的倒刘派人士,把国凯描绘成非常不老实的坏蛋。但我们一些与国凯长期接触,了解国凯的朋友,恰恰相反,赞成杨小凯先生的意见,认为国凯的问题是太过老实。
   
   我与国凯的风格完全不同。
   
   国凯担任社民党主席以后,常常受制于人,社民党内部内斗分裂不止,多次吵得沸反盈天。而国凯则不断抓特务,不断开除重要成员。有时常常手忙脚乱。
   
   而我担任民联主席时,从不受制于人,从不在民联内部抓特务,从没开除过任何一个民联成员。民联内部有分歧内斗,都及时解决,没有酿成重大内斗,当然更没有分裂。
   
   之所以形成这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是因为我和国凯的认识和思想准备完全不同。
   
   国凯太过老实,太过单纯,看不到狭义民运圈的险恶。在他担任社民党主席以前,以及担任主席的初期,都认为民运圈的特务问题,不是大问题,不值得大惊小怪花精力去对付。因此,后来产生问题,毫无思想准备,常常手忙脚乱,甚至章法全失,不得不不断抓特务,不断开除重要成员。而所以采用开除特务等等手段,乃是以为特务问题并不严重,可以用开除这种办法来解决。
   
   像国凯这样的朋友,民运圈还有不少。国凯不错,即使一开始,也没有痛斥在下这样强调特务线人问题严重性的人。但有的人,却一开始信心满满搞大团结,痛斥所谓的“抓特务”行为,当然特别批判在下。他们自信有能力搞好大团结,有的人甚至一度被称为“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但是,在这些人的一开始,我都说:“他(他们)必定头破血流,身败名裂。”,结果,这些人没有一个逃过这个结果。
   
   而我,到海外时间远远迟于刘国凯,而且担任民联主席的时间早于国凯担任社民党主席时间。但我到海外后,非常惊奇地发现狭义民运圈特务线人问题的严重和险恶。到担任民联主席时,早有准备。我不在民联内部抓特务,也不开除特务,没有开除过任何一个民联成员,不是因为没有特务,而是认为,情况严重,自己力量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去做,否则必然失败,产生大问题。
   
   社民党,不管什么人都要,有点捡到篮子就是菜的风格。结果社民党内,先有方圆依仗人多势大,率先发难,搞分裂。后有刘因全等一些人,人多势大,仗势乱搞,常常违背社民党宗旨,国凯内心里气得要命,但不能全力批评和制止。有时,连我这个外人也看不下去,出手帮助国凯教训这些人。
   
   这种情况,最后酿成社民党后来的乱象。
   
   而我,由于早有准备,一旦产生问题,就比较心定气闲,兵来将挡,照章办事,严格章法,掌握必要分寸。重大原则决不让步,一般问题包括次要原则,甚至某些违反章程问题,即使出手就能赢,也权衡利弊,灵活宽大。因为你即使出手就赢,那些人也能闹得沸反盈天,既浪费大量精力和时间,又徒然伤害民联名声。
   
   曾经有人声称奉“民运之父”和某民运大佬委托,给我发最后通牒,说我不按他们的意见做,就罢免我。我回答,我按民联宗旨和代表大会决议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强迫我违反。我本来就不想当主席,这类主席有什么好留恋的?你们要罢免,我很欢迎。不过,希望你们按程序来,如果你们不顾程序违反章程,那我就会毫不犹豫维护章程,因为维护章程是主席必须履行的责职。我对付过正义党二王一傅一个党,你们认为比他们强,可以违反程序乱来,那你们就来吧,我奉陪。后来,他们只好泄气。
   
   但在社民党内,国凯似乎没有采取大原则决不妥协、小问题灵活放宽这种策略。这是酿成目前党内乱象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国凯的有些做法,确实有失章法。但倒刘派把他描绘狡猾奸诈,完全不符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很多与国凯长期交往,了解情况的朋友清楚,国凯之所以产生那些问题,完全出于过分老实和单纯。
   
   当然,我与国凯有许多相像的地方,例如事业心,例如财务账目在组织内部公开,任人查阅,等等。我们这些做法,恰恰与海外民运大多数组织做法完全相反,

此文于2011年07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