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梁福庆
   
    说明:一年以前和同道们交流时的一份打印稿,现在做了一些修改拿出来针对“中国模式”论——针对时弊,揭示审美价值真相而切入本文主题。
   

    中国最讲究历史和文化修为的民族国家,但有一个最不讲究的坏毛病,就是个人迷信当成“鞋”不许别人说三道四,而喜欢花言巧语,更愿意接受吹捧,自己站在屏风的反面(后面)得意洋洋,洋洋自得。民族的悲剧往往就从个人迷信开始,从屏风的对面出现,到愿意接受假话和吹捧,用我们今天的观念来讲,就是文化的本质是不能用于推理的同时,是给人评价和批判的东西,如果把“给人评价和批判的东西”当成步履或“鞋”,就永远成为理智批判的笑柄,成为“商品”沦为许多人手上的玩偶。
   
    民族感在个人心中无论如何都是神圣的、最伟大的、小小年龄也兴奋。
   
    1966年“文革”那年我的小书包里多了一面旗帜:红领巾。那年学校里突然多了许多五颜六色的旗帜,我觉得多了点从没有过的兴奋,五颜六色的旗帜耀眼,有点像欢天喜地的样子。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而且用这句话给学生们布置了作业,用“我们”造句。我觉得黑板上的句子挺顺,只要在它的前面加上“我们”两个字,就可以交作业了。于是我就写下了:“‘我们’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这个“我们”的造句。这个“我们”的造句到今天仍让我记忆犹新,因为,“我们”是一个精神的东西,说话造句的身段前提。到今天我也没那份能力把它改写成“他们”,所以,它留给我的是一份“遗产”,一档子历史第一次接受“民族精神”前来拜访的历史记录。
   
    我们有一个好的民族。
   
    我们有一个好的民族,但必须给他“好的”精神资产,如果这份精神资产还是“忠孝礼仪仁爱廉耻”的有形传统,并由他的中华民族的子孙“新民族”来存量的话,那么,就坏了。因为,说他是“好的”还只是精神的有形,并不是外部世界的全部有形,“新民族”怎样兴业发达,须有评价的产业和外部批判的有形建筑。好像并没有这样的自有。好像把我们自己看成一无是处似的,假如说别人有的而我们同样富有,这话我没想过。我宁肯承认自己一无是处,也不愿说那样的假话。
   
    你和我或许对一样事物有同感,比如马克思主义。同感是指什么?是指可存否。显然你和我要被这个问题掰成两半。一方面,马克思主义还有待现代人认可和接受,原因在于现代人处于商品时代,任何主义都当做文化来传播的带有RNA的特点,一方面是民族文化还处于被认可和被接受那样的“片段”上,靠自生发展而缺少批判那样的生命力。所以,好像大民族穿着小脚鞋一样,悲剧总是历史地栽跟头。
   
    像所发生的“文化革命”一样最后的胜利者有几名(毛、邓二人),“文革”对一个孩子来讲,付出感情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对一个民族就是一种理性的毁灭。所以,这样的精神是一个坏东西。
   
    新近有一种“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说法,所谓“发展的”也就是包括后人的发展(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引自董德刚: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所以,我们的理智还处于“单个人系统”的精神文明期,象“文革”时期共用一个人的理智一样,是一个坏的“理智”层阶。其层阶像一只靴子——人到猿阶的倒置的精神现象(有点像脱肛的样子)。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人是何种价值。相对人的各个方面来说,首先是人的基本人权即我国宪法的基本法,基本法从其他,大适于小、主次颠倒、里外不活。人的价值不如“鞋”,“譬犹削足而适履,杀头而便冠”。(1)中国道路很像故事,中国文化传统,但我认为,“忠孝礼仪仁爱廉耻”从根本上说已经“坏死”,今天的人们已经失去了个人历史感、时代感和道德感,彻底地“坏死”了。
   
    如何放活,如何……就是对人的尊重,砸烂那只小鞋,自己解放自己。中国才有大希望。
   
    2010年2月24日星期三
    2011年7月9日修改
    注释:
    (1)【出处】《淮南子·说林训》:“夫所以养而害所养,譬犹削足而适履,杀头而便冠”。
(2011/07/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