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生存与超越
·[zt]必须扼制超级地租(2016 05)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

   [附注:本文摘自俞飞龙《反出CIA:一封来自海外的神秘电邮》。]

   再回头来看《2012》这部在世界范围引起了巨大轰动和惊悚的“伟大杰作”本身。

   虽然面世几个月来所涌现出来的巨量讨论中,几乎没人专门谈起它是美国正统文化下所隐匿的对印第安人文明的不安和恐惧情绪,没人提到灾难所显示的“地球并非人类所有,人类却是属于地球”,与1851年西雅图酋长演讲时所说的“大地不属于人,人属于大地”形成了一道奇妙的、让人倍感交集的奏鸣曲,但还是有少数评论者从这部伟大的作品中看出了某些不对劲的叙事,比如认为它的一些细节释放出来的,是一种权、钱交易的罪恶气息,按照这种价值,这种文化,这种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人类虽然得救了,但在他们再次走下诺亚方舟后,开始的不过是又一个充满狡诈、罪恶、阴谋、冷漠、自利的生活。

   如果不是因为导演艾默里奇,是那个在几年前用《后天》反思和嘲讽过西方价值的艺术天才,我想我会诅咒这部电影,而不是赞美它,因为有了《后天》这样的思想历程作理解背景,在观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看到了和一般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几乎从头到尾都看到那个天才,那个在《后天》里,面对可怖的冰冻天气说出“正是我们的贪婪毁灭了我们自己”的那个罗兰.艾默里奇,冷冷地、嘲弄地站在一旁,轻蔑地盯着闪动的屏幕和不时发出赞叹的观众,以及在报纸上激动得唾沫四溅的评论家。

   在我看来,《2012》对人类的讽刺是如此彻底:在目前的道德水准和价值取向下,当灾难到来的时候,人类最可能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他们——那些自认为有决定权的人,会在一个小圈子以“人类未来”的名义,有条不紊地决定“哪些绝对的少数”能得到船票,并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些有泄密危险的人,真正的道德——人类从来不缺乏对这一崇高情感的向往和认知——对这一切,无论是权贵可耻的密谋,还是人类遭遇覆灭的灾难,都是软弱无能的,并将最终全军覆灭、葬身水下,大众,自以为有理性、有想法的大众,其真实的身份是浑浑噩噩的芸芸众生,现有的社会结构、价值和他们所遵从的文化,决定了他们是浮云,虽然直到大浪即将吞没他们的前几天,他们还在慷慨激昂地集会、游行、声讨、表达,但实际他们根本不知道何对何错,谁是谁非,他们甚至在大浪将彻底吞没他们的前一刻,还惊慌失措、规规矩矩地用制造了他们、制造了他们信奉的价值、制造了令他们敬畏的历史、制造了他们能目击和以参与为荣的以高楼大厦为标准的社会繁华、并最终制造了这种被抛弃被毁灭的命运的文化理解眼前的一切……

   这真是一部伟大的杰作,但这种“伟大和杰出”不是评论家笔下所谓的显示了可怕的灾难、深刻的对白、颠覆视觉的画面、惊心动魄的小人物获救过程所饱含的喜悦和对信念、未来的首肯等等等等。而是,它至始至终地、深入骨髓地、冷酷无情地、毫无保留地讽刺了当前的人类、当前的人类文化!它希望用那些震撼人心的毁灭场面,唤起人类正视自己的处境,尤其是文化处境。同时,尽管《2012》在某些场景延续了好莱坞丑化中国人的传统,但它的整个结构设计,尤其是影片中美国政界实权人物卡尔.安霍伊泽站在诺亚方舟里那画龙点睛的一句,“把它交给中国人是对的,这样的工程,只有中国人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也未尝不可以说在用另一种方式显示一个此前不断被西方世界——从哲学家,到历史学家,到神秘的通灵者——不断重复的一个预言:人类的希望在东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终结……

   上帝哦!我已围绕这部不寻常的好莱坞大片喋喋不休地写了差不多两万字,而且似乎还远未结束。毫无疑问,我在创造一个记录,这实在太疯狂了!我发誓,我从未没想过自己会干出这样不可思议的事,但我却正在自己的手提电脑前继续,也许,这与我最近这些年来的经历和研究有关,从我的知识视野和生活感触望过去,这部前无古人的作品让我直观地看到了太多值得记录和描述的东西——

   首先,也许我们依然需要追问一个问题,谁在毁灭地球?

   地球要毁灭了,或者说地球正在毁灭,是《2012》围绕的一个核心事件,所有的人物、场景,包括萨沙和富豪尤里共同的女朋友时时抱在手里的那条狗,或者非著名作家柯蒂斯小女儿莉莉的纸尿布,都围绕这个核心的事件展开。

   尽管《2012》给出的假设,是地球毁灭来自天体变化引起的磁极颠倒,导致地球内部温度迅速升高,从而引发一系列巨大的地质灾难:地裂、飓风、地震、海啸......但这仅仅是个制造地球毁灭事实的假设性道具,它甚至与最基础的科学常识冲突——磁极颠倒的情况下飞机根本不可能顺利飞行,因为这种物理特性变化会使地球所有地方都变成百慕大,导致飞机信号随时失灵(注,此同样适用于高度先进的诺亚方舟,在那样物理条件下,只有纯木质的船才能真正存活下来)。它之所以没被追究,得到了绝大多数观众的宽容和认可,在于它追求的不是科学上的准确性,而是在暗示今天我们已共同面临的危机。今天的地球,处境正在恶化,正在濒临失衡,并愈来愈频繁地发生破坏规模巨大的灾难。

   这不是什么新问题,它实际已经被这个世界最前沿的科学家、科研机构乃至试图负担起一些责任的政治家,比如联合国环境署、世界自然基金会、前美国副总统戈尔、英国查尔斯王子乃至形形色色的媒体呼吁了很多年。且已传播得几乎人人皆知。2009年,查尔斯王子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发出了这样耸人听闻的警告,“人类可能只剩下少过100个月的时间来改变被破坏的环境,否则将面对灾难性气候变化,及其引发的难以想象的恐怖灾难”,世界自然基金会两年一度对外公布的《地球生命力报告》,则用严谨的数据和模型告诉所有人一个接一个的严峻事实:我们正在过度消费地球,这种消费已经超过了地球的承受力,并逐渐在引起地球整体环境发生变化。而《2012》不过是在用艺术的形式给出这一趋势下的一个结果,或一个现场。

   那么,谁带来了这种毁灭?

   这是个主流社会至今都在集体回避的问题,即使象戈尔这样被视为在不遗余力地为拯救地球而呐喊的先锋性人物,也在他那部著名的作品——《失衡的地球》中,用“采用更环保技术将带来竞争优势,获得更高经济效益”这样言不由衷的话语继续欺骗这个世界。

   这种集体回避的态度源于一个简单的事实:他们正是这种危险趋势或毁灭结果的主导者和维护了这种趋势的秩序的胜利者。要把这中间的逻辑关系说清楚,我们甚至不得不返还到那个至今让很多人崇敬的“启蒙时代”。

   14-18世纪的启蒙运动,把人从神的怀抱里解放出来,并逐渐塑造成型了这样的文化观念和社会秩序:人是自由的、世俗的、社会需要通过三权分立的民主政治机制,保障这种自由秩序和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因这种自由是天赋人权,而财富则是上帝赐给蒙恩者的现实奖赏。

   简单而言,启蒙的努力,让西方世界在过去数百年,以“自由、平等、博爱”乃至“神”的名义,创造了一套以“对利益的占有、创造和分享”为核心的世俗价值体系。物质利益,这个在从前名义上由神所主导的世界受到质疑和蔑视的事物,成为新的、被启蒙了的世界的价值基础,在这套话语体系下,“人皆熙熙,皆为利来;人皆攘攘,皆为利往”作为一种为人所本来应有的生活方式,潜移默化在了社会价值、文化和习俗的每一个方面。一个人拥有了巨大的物质财富,意味他是值得社会尊重和效仿的成功人士;一个社会之所以更先进,在于他们掌握了更多、更快、更低成本地实现物质财富的手段和技术。而同样,优雅、尊贵、高尚、舒适......等代表着生命追求和人生价值的词汇,无不首先、甚至只与丰富的物质占有和享受发生关系,这些价值被大张旗鼓推广到这个星球的每个角落之后,人类加速了资源消耗,并很快对地球环境形成了致命性影响。

   对于这套价值给予人类今天的处境和几乎已经看得见的毁灭危险,我似乎比任何时候都相信人有原罪,这种原罪不是说人先天带有什么邪恶本性,而是他按照所接受的这套文化观念,努力的最终结果竟是在快速毁灭地球,也即人类本身。

   即便是普通的芸芸众生,也无法从这种原罪中脱身而去,因为置身在这样的话语下,这些普通人、如尘埃一样分布在世界角角落落的普通人的理想,也无外是在幻想着通过所谓的努力,有朝一日也如巨富们那样拥有高楼大厦、香车美人。故而,这就是《贫民窟里的百万富豪》受到全世界各个阶层追捧和称道的原因。日常生活中,他们抱怨、游行的目的不过是发泄所谓的他们遭到的不公,而不是在抗议世界、包括他们自己身上的这种必然把世界快速带向毁灭的罪恶。

   人的原罪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我们的文化;末日审判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世界的毁灭。这就是我们今天沉醉其中的生活的全部道德含义。

   所以,在我看来,为了突出对这个世界的讥讽、嘲弄效果,艾默里奇在影片里刻意安排了一系列场景,来显示即使自认为受压迫、被抛弃一族的芸芸众生们应该在末日里受到的惩罚:大难来临时,很多人,在街上绝望奔走的人,被他们所向往的高楼大厦活生生吞没了,而美国总统,看似保持了高贵品格,却实际参与了权贵出逃阴谋、并对公众保持了缄默的美国总统,则被视为美国军事象征的航空母舰无情地砸在身下......看到些场景的时候,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多年前克劳特关于泰国人在泰铢狂跌后,走上街头愤怒地焚烧索罗斯画像的评述——如果他们所说的那种交易是罪恶,那么,他们都是罪恶的制造者、参与者,受谴责的绝不仅仅只该是索罗斯。

   它们之间,何其相似!

   艾默里奇甚至安排了一个场景,来含蓄表现这种毁灭是人类的自作孽——在世界最高的寺庙外,当小喇嘛焦急地向他所敬重的老喇嘛求教关于世界要毁灭的传闻和原因后,老喇嘛不动声色地向他跟前的碗里倒酥油茶,直到面前的酥油茶碗满了还不停止,继续向碗中注入酥油茶,以至于酥油茶在木桌上溢出得到处都是。

   这是整个影片中,唯一关于灾难深层原因探讨的一个场景,艾默里奇故意用这个带有宗教不可说的“禅意”的桥段,来直观显示世界毁灭于人类不知满足的欲望,老喇嘛看透了世界毁灭的原因,也看透了那些在为逃生作准备的权贵并没有从人类的灭顶灾难中有丝毫醒悟,反而在变本加厉地用一种罪恶的方式为“人类的新生活”作准备。所以他哪里也不肯去,因为他没有看到希望,但他也没放弃希望——在微微一笑后,他甚至以一个多少显得有点调皮的动作,把“车钥匙”抛给了焦急的小喇嘛。在从印度洋漫过来的大浪就快要扑上山顶的那一刻,他神态自若地站起来,按住木槌,撞响了寺庙里那口巨大的吊脚大钟......表面看,他是整部影片中看上去最超然安详的人,但实际上,也许,把他视为整部影片中最绝望的人更为恰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