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青林文集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夏老师您好:
    2011年6月4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得知您去世的消息,我正在内蒙去辽宁的列车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和匆匆而过的青山绿树,眼前浮现出你的音容笑貌,眼泪禁不住唰唰下落,内心的痛楚难以言喻。没料到,如此突然,我将永远失去一个非常尊敬的良师益友。
    夏老师,刚到六十岁的您,对这一天似乎早有准备,甚至不下四次交代过我,您可能随时离去,希望我把您的意愿接续下去,把为百姓维权的事情做到底。我虽然知道您的病情不轻,还是对您病情的预后充满了美好的希望,根本就没有您突然离去的心理准备。
   夏老师,除了无数次的电话交流外,还有两次信函,而真正面对面的机会却是那样短暂,我们仅仅在一起相处了短短一个礼拜,命运的风帆把我们吹到了一起,我们相识相知在步履维艰的维权路途上。

    夏老师,在冬日的一天,海口黎明的晨曦里,您把我送到机场的门口,就毅然扭身离去,看着您的背影,我想到了父亲的背影,一个对世界充满信心和热爱的背影,您们这一代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百折不挠百死不悔的相信---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和真理。
    这一刻竟然成了我们永远的诀别,可能您当时已经意识到了,所以您是那样坚毅的回过头去。
    夏老师,您认为从我身上看到了农垦人维权的希望,把我引为知己。说句心里话,我很惭愧您对我的评价,是您的一身正气给了我更多的希望和勇气,让我感到这个民族的风脉和精气尚存持续。让我在举世逐利的氛围里体味到人性的仁爱和正气。
   夏老师,恍如梦境,我们已经阴阳两隔,天地相离。我默默祈祷,请夏老师的灵魂安息,我会把您的评价和希望作为鼓励,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把承诺的事情做下去并坚持到底。
    夏老师,八年来,在维权路上的劳顿中,为了百万农垦人的公平和正义,您付出了全部家底和存续,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我见到您时候,您穿着一身老旧的风衣,散发着一股霉味,不用多问,我能猜测到您是长期居住在海口最低廉的地下室旅馆里为百姓不辞辛苦的奔波。
   夏老师,为了坚守法律的公义,您曾被拘留殴打,甚至您的爱人也因为您的维权活动失去了农垦公职待遇,您的读复旦大学博士的儿子入党也被阻止。
   夏老师,您作为退休教师,孩子考上名牌大学博士,爱人还有铁饭碗,按照人们惯有的逻辑,可以生活的非常舒服,安度幸福安详的晚年。
   夏老师,冥冥中,命运赋予您另一条生命的轨道,遵循这条轨道也许不符合大众的犬儒逻辑,但是一定符合天国的逻辑,您也许是无意中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和坎坷的朝圣之路,没有惊人的口号和名气,您普通的就像一个觅得食物的蚂蚁,匆匆行走在反哺大众的归途上。
   被人类钉上十字架的耶稣在山上曾经娓娓告诫世人: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怜悯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夏老师,您也许可能没有读过《圣经》,但是您的一切都符合神的律法。
   您为百万农垦人的权益付出了一切,甚至您的生命。您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具有耿直不弯的个性,在漫漫数年为百姓维权的路途上落下了心脏病,尤其是近两年,日夜的操劳加剧了您的病情,您完全不顾个人的病情争分夺秒工作在维权前线上,您才是我小时憧憬的一个正真具有理想和献身精神的共产党员,您是为人民利益而死,死的重比泰山。
   您老人家的灵魂一定在天堂里微笑并自由的翱翔。
   夏老师,您是一个具有使徒精神的普通人,坎坷中却铸就了悲怜弱者的伟大灵魂,您在世上的时候是世界上一丝火光,启明了很多无助弱者心底的暗昧。让当代的海南农奴体味到了一丝人间温暖,在他们干渴的心灵里流下一滴滴甜蜜的雨露。
   夏老师,在您下午刚去世的几个小时里,儿子正从千里外的上海往回赶,我也是在几千里外的北方出差,因为利益集团对维权者的长期恐吓和高压,附近邻居们不敢前来慰籍,只留下师母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您的身旁,甚是凄凉。
   夏老师,老天有眼,天理昭昭,在您故去后的半夜两点开始,充满热血和正气的农垦百姓纷纷自发赶到您的家里,并举行了农垦普通百姓去世时最隆重的安葬仪式,与贪官们死后百姓拍手叫好对比,我看到他们寄来的录像,送别夏老师的群众绵延数里。我深深为有夏老师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夏老师的去世,得到的是百姓真诚相送和深切惋惜。您的不幸故去也极大彰显了人间有正道、世上有神明的真理。
   您曾陪伴我走过冯白驹率领海南百姓起义的那颗大树下,还有红色娘子军战斗的故里,为劳苦大众牺牲的理想主义教育基地还在,就是在这片同样的热土上,却演绎着一幕幕与先烈意志截然相反的故事,这也是您百思不解的一个疑问?
   为什么?作为两代人,我的答案可能与您不一定一致,但我相信您的内心深处还是有过沉重的思考,当北非作威作福的总统们纷纷被飞走时,您电话里意味深长的说:民主大潮势不可挡。
   夏老师,晚生幼稚的体悟到,基于唯物主义逻辑的滥觞,权力成了权利的主人,或者说权利成了权力的奴仆,只有仰望星空,信仰地球有精神的人,才会浪漫而又英雄的如彗星划空而过,把权力交给他的主人---权利,比如华盛顿、约翰逊、孙中山、蒋经国这些被上帝拣选的信徒,他们信奉的是上帝的旨意而不是人间的权力。所以我认为,漫漫维权长路的终点就是权利成为权力的主人那一天。
   夏老师,上帝从泥土中造人以来,又三番五次给人类铺就了一条认罪和赎罪的道路,以便人类自己不要毁灭自己或同类相害,可惜,自以为义的人类尤其是那些信奉物质逻辑的强者们是否意识到肉体的生死之外还有上帝精神陪伴我们在有机世界与无机世界之间循环?但愿上帝的救赎和救恩也同样降临到他们的心底,让他们也有一颗忏悔和谦卑的心,认识到自己的罪恶,洁净自己的灵魂,回归宇宙精神的大逻辑里,放弃自己属世的罪恶追寻永活的灵魂,至少留下一颗被人纪念的灵魂。
   夏老师,物质世界之外还有灵魂,现在还是拜物教或拜权教嘲笑的一个命题,但是人类只要相信自己是万物之灵,终归是要面对自己灵魂的审判。
   夏老师,在永恒的时光里,我们永远纪念您那圣洁的灵魂。
   
    林青
    2011-7-4
(2011/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