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明暗經緯錄
·3個上海公報傻呆呆笨蛋!
·分析一國的良好制度與重臣
·涇渭分明的行政區域與主權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的政治責任
·傻瓜如何復興中國
·朗朗的杜撰藝術 偽國家英雄主義
·梅花革命 武昌起義的Domino Effect 骨牌效應
·重新洗牌後的主權與住得權
·笨蛋中共不把人當人! 才發展不成無人飛機
·人性的天空
·中華民族永遠的人民詩人 杜甫
·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成就概要
·比較中國參政院與埃及的民主程序
·習近平可否斷尾求生
·紀念黨國青年代表外祖母
·美國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Gates最後的國會聽證會
·勇猛精進的飛鷹對抗狡猾的九尾狐
·中共殺人金牌世界第一
·國花梅花盛開啦! 中華民國爭取自由的路與大方向
·罷買中國大陸基因改造黃豆食品
·共黨的灌輸無法根除茉莉花芬芳的花魂
·父親與湯誓 商的誓言
·總統節買藍寶石的冥冥訊息
·夢見胡錦濤在中南海園林
·中樞滌蕩
·民進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基本問題
·外交口德差的姜瑜
·日本關
·天津北京別嗆到福島Fukushima核子浮塵
·第一爐 第一原發
·中共原發爐的罪魁禍首準備自裁!
·日本核子專家們快快負責剖腹自殺
·還我河山 --岳飛
·日本大地震的濫觴
·日本放棄福島核能電廠 撤離所有工作人員
·撤日皇
·日本
·美國軍方勒令撤退出Fukushima福島80公里外
·當年河南省長李克強所給的批准書 鴉河核子電能
·台灣關係法的重要與中共海外作業
·溫家寶的永遠經濟發展國落後的瘟疫論
·骯髒的紅色政權整肅白俄車諾比
·永遠浪漫純情的島Shima
·地球之歌 この地球のどこかで
·民主選舉備忘錄
·父親種的梔子花又白又清香
·對抗共產黨貴族的一場和平謙卑的無產階級革命
·通告布魯金斯研究所 全世界第一愚蠢核站在中國河南省南陽
·中華民國執政大陸
·蘇莊駁斥蘇貞昌的參選理念與政見
·中央組織部李援朝處死南京之樹
·中華民國南京中央組織部
·江蘇民謠茉莉花
·為誰組織為誰忙﹖
·國父孫中山叮囑的話
·大陸有用不完新鮮的肝給美國快速裝配最新型電子產品Ipad與Iphone
·睿智的國民黨知道南京是中國的四大火爐
·民主建制下的自助金發啦!
·付零鴨蛋的稅美國奇異公司賺了500
·紙上談兵的核子專家們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太監組織部發改委失蹤了!
·上海滅族滿門血案難不成也是中國社會主義特色
·1997英國把香港主權送錯了地方
·兩個中國的日曆各有千秋歲月
·日本福島核子爐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冷卻下來
·芭蕾湖的黑天鵝與白天鵝
·改革中國方案就是去毛澤
·俄羅斯總統定調
·馬英九EQ靈敏度很高
·國共均輸的國光石化在台中彰化掠奪海岸線大計劃
·笨蛋! 政府重在組織!不是意識治國!
·自認可以駕馭天下大亂的克林頓
·比較茶黨和民進黨
·美國聯邦政府的Cinderella仙德瑞拉的12點午夜神奇
·草泥巴 草泥馬
·南美Alpacha草泥馬大衣
·憑吊廣州議會閃過的民主光明
·俄對中國計劃
·為什麼中共腦殘
·中共精英的罩門
·美麗的呼聲自由的台中人
·袁項城的項羽帝國情懷
·國台辦總算做了件好事
·國之工程師胡錦濤給忘了安裝什麼
·笨蛋台灣彰化濕地石化報告故意省略兩次大地震
·笨蛋解放台灣! 8國槓上北京亡!
·奧斯卡最佳影片 國王的演講 King's Speech
· 美國起義 霸凌的核能機構改革刻不容緩
·蘇聯帝國倒塌原故係出自核安全系統管理
·蘇聯帝國倒塌原故係出自核安全系統管理
·
·無法投國民黨票的原因
·國與國之間的情感 中華民國與美國的邦交
·誰能代表中華民國的大志嚮就是共主
·當共產黨發現失去國民黨主政的台灣已經太晚了!
·關中之女慘死於中共統戰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辛亥革命百年不是起鬨年
·春在堂主 淡煙疏雨落花天 中國心
·蘇莊獻上第一個youtube表演唱花好月圓 黃埔87週年校慶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黃賓虹畫富春江
·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黃賓虹畫富春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專訪王維洛: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是甚麼?(上)

   ——南水北調工程對整個中國社會、生態的影響
   
   南水北調的東線、中線和西線分佈圖。(資料圖)
   
   
   
   【大紀元2011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5月18日,在溫家寶
   主持的國務院常務首會議上,討論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章》,要求妥善處理三峽
   工程蓄水後對長江中下游帶來的不利影響。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對外承認三峽工程對
   生態、地質環境以及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和供水等構成威脅。三峽工程是世界
   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1984年,中國國務院批准了三峽工程的上馬方案。目前人們
   發現,三峽工程隱患無窮。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以給2008年北京奧運供水為名,由江澤民力主批准並匆忙上
   馬的比三峽工程大2.5倍的南水北調工程,為了把10億立方米/年的水(相當於永定
   河的流量)引入北京,引水渠道要橫穿中原700多條自然河流,打破這些河流的自然
   規律。其隱患比三峽更大、威脅的面積更廣,很有可能成為中原大地的災難根源。
   
   
   這麼嚴重的工程隱患,為甚麼被隱瞞下來了,為甚麼學術界集體沉默,媒體上也沒
   有向三峽工程那樣引起激烈的爭論就很快被批准了呢?到底南水北調工程對中國的
   環境和社會結構起到哪些威脅?帶著這些問題,大紀元對旅居德國的國土專家王維
   洛進行了專訪。
   
   三峽工程是對百姓的欺騙
   
   記者:很多人說三峽工程是現在中國人的出氣筒,為甚麼?
   
   王維洛:說出氣筒它有個理由,因為它以前騙了別人,對不對?
   
   曾經有個網友說他當年看到一張圖,三峽工程可以照亮半個中國,圖上畫了個圓,
   北京、上海、廣州全部圈進去了,他以為三峽工程用水發電,不用錢了,將來用電
   都不用錢了,他家正好在這個圈裡,他高興的不得了。等到三峽工程上馬以後開始
   發電,電費不是越來越便宜,而是越來越貴了,不是不要錢了嗎?他才知道是上當
   受騙了。
   
   今年5、6月媒體討論比較多的是三峽和長江中下游乾旱問題,後來國務院就出了一
   個《三峽後續工作規章》,當中也提到三峽工程的不利影響。當然很多人就不理解,
   幹嘛國務院在這個時候提出三峽工程的不利影響,三峽工程是79年提出的,已經過
   去多少年了,過去都說這麼好那麼好,現在突然又說有甚麼不利的影響。讓人思想
   轉不過彎來。
   
   其實這和三峽工程上馬前中共中央讓中宣部對此大規模片面宣傳分不開。也就是說
   三峽工程當時吹的太厲害、說的太好了。而現在又突然反過來說三峽工程的不利影
   響,因為要向別人要錢了。
   
   如果我們把1991年對三峽工程的宣傳,拿出來看看,就有點像當年吹捧林彪是毛主
   席的接班人,後來突然又說林彪他怎麼叛國了是一樣的,彎轉得太大了,讓中國人
   有這麼一個感覺。
   
   湖北乾旱原因是承擔了中國兩個最大工程
   
   記者:今年三峽工程問題為甚麼這麼突出?
   
   王維洛:今年長江中下游缺水缺得很厲害。從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和湖北都缺
   水,特別是湖北省缺水缺的厲害。國內報導是說,湖北的水庫都已經底朝天,沒水
   了,洪湖水浪打浪也沒浪了。洪湖水也就剩幾十厘米深。有網友說請黨中央把慶祝
   90週年大會移到洪湖來開,讓大家看看洪湖是個甚麼樣子,就說洪湖現在缺水缺的
   厲害。
   
   根本原因是因為湖北省擔任了中國兩個最大的工程——三峽和南水北調工程。其實
   這兩個工程是一個姐妹工程,密不可分,南水北調中線方案的源頭工程,就是三峽
   的水源工程。
   
   三峽工程問題突出的原因,並非像國內宣傳的那樣是甚麼三峽派海外黑手搞的,其
   實是國內地方政府對中央政府的矛盾所引起的。因為乾旱現象在湖北和江西已經非
   常突出了。
   
   今年對三峽工程乾旱問題的治理,首先是江西省提出來的,是省水利廳一些技術人
   員在省委的支持下,要搞鄱陽湖攔水大壩工程。為甚麼要建這個工程?是因為三峽
   大壩影響了鄱陽湖的蓄水,這麼引出來的。
   
   記者:南水北調工程的方案最初是怎麼提出來的?
   
   王維洛:毛澤東在五十年代時和長江水利委員會的主任林一山的一次談話中同時提
   出這兩項工程。
   
   毛要建三峽工程是為了防洪,他說要把洪水在三峽卡住,把卡下來的洪水調到北方
   去,因為中國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所以要把水調到北方去,這是毛當時的兩個想法。
   他把兩大工程同時給提出來了。
   
   記者:毛的想法是否可行呢?
   
   王維洛:毛這個理論是不是存在,說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就一定要把南方水調到北方
   去,另外南方到底是不是水多,為甚麼說南方水多。
   
   其實從現在大家都知道的可持續發展來說,就不存在著長距離的調水方案。因為可
   持續性發展的基本原則就是利用當地資源來發展當地經濟,改善當地人民生活。這
   是可持續性發展的最主要核心。不是說要用外部資源來發展你這裡的經濟,這不是
   可持續性發展的核心。
   
   記者:能解釋一下可持續性發展嗎?
   
   王維洛:可持續性發展開始是幾個美國教授提出來的。這個理念後來被聯合國接納,
   成為世界上未來發展的基本理念叫可持續性發展。就是說這個發展不是為了你這一
   代人而是為了將來,這一代人不應該用下一代人資源的理念,這一代人所製造的問
   題必須這一代人解決,而不能把這代人的留給下一代人去解決。也就是說不能把帳
   欠到下輩子還,這一代幹的事情也不能損害到別人的利益。其實哲學上是很清晰的
   一種概念。
   
   說到底,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是自然條件,是地理氣候條件所形成
   的,因為中國的降水是南方多北方少,越往北越少。從歷史發展來看水多並不一定
   就是好,因為文明是先從北方開始然後到南方,儘管現在說南方的發展也不是太晚,
   也可以和黃河流域相比。但是中國的發展首先不是長江流域而是黃河流域,然後慢
   慢向南發展過來。說北方水少就一定不適合發展,南方水多就一定適合發展,沒有
   這個道理。同樣,毛說的北方水少南方水多也一樣。
   
   中國科學家認為,到2030年,長江流域也要成為缺水地區,南方沒有水可以向北方
   調了。
   
   簡單說,南方種水稻北方種小麥,南方需要的水量比北方要大得多。北方種小麥也
   是適合了北方的氣候條件。在農耕時代就是靠天吃飯,沒水的地方偏要去種水稻,
   那是種不好。其實五十年代時為甚麼北方水少,就是當時北方發展水稻搞的,北京
   和天津種水稻,後來不行又放棄了。為甚麼呢?因為北方種的水稻好吃。大家都知
   道天津小站水稻好吃,但天津北京那是缺水地區,水要用在工業上,種了水稻後,
   工業和生活缺水,所以後來又取消了種水稻,把水用在了工業和生活上。
   
   但是今年的乾旱,是當時專家預計的2030年要出現的,那麼現在2011年就出現了。
   而且缺的很厲害。就是說也不像人們說的南方水多,長江流域也將進入枯水,中下
   游缺水缺的很厲害,尤其是湖北省。
   
   記者:湖北到底有多缺水?
   
   王維洛:湖北所有水庫幾乎是底朝天了。就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源頭的水庫——丹
   江河水庫水位已降到死水位,沒有水可以向外排放了。所以當時湖北省要求三峽水
   庫趕緊放水。
   
   如果當時三峽工程放水的話,就可以看到一個相當可怕的過程,就是說三峽把每天
   放3千至5千多立方米的水,但是水到了湖北地區馬上就被抽上去。
   
   鄱陽湖快乾枯江西省受不了
   
   記者:為甚麼今年江西省會為水鬧得厲害?
   
   王維洛:一般來說河流越往上水位越少,越往下越多,因為支流會把水彙集過來,
   但是今年就變過來了,上游水量多下游水量少。為甚麼?因為中國的抽水工程太厲
   害了,水泵太厲害了,把長江的水都抽到支流裡去了。所以主流水位越往下游水量
   越少。所以人為對自然干涉情況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
   
   今年的情況在未來還會重複出現,而且未來在用水問題上的矛盾還會更尖銳,所以
   這時我們必須要回過頭來,考量南水北調工程是不是還要繼續下去。當年就有一個
   問題是沒有解釋的。因為當時毛提出南水北調工程時,他主要講的是中線方案,他
   是指從三峽把水調過去,而不是在丹江口把水調過去。要在三峽把洪水卡住,把三
   峽的水調到北方去,這是當時毛的想法。
   
   長江在歷史上流量最小時就有3千多立方/每秒,而黃河平均也就幾百立方/每秒,兩
   條河相差很多。長江平均年流量每秒是一萬多立方。洪水期流量更大,千年一遇的
   洪水流量大概是9萬多立方/每秒,萬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是11萬多立方/每秒。
   
   如果回到長江的原始狀態,其出海口是個湖,湖面寬是20多公里。唐詩中:「孤帆
   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你會看到那是一條很寬廣的河。所以在歷史上說
   長江洪災很少,而說黃河洪災的記錄就比較多。因為長江下游的蓄水能力很大,所
   以洪水災害比較小。
   
   那講到今年長江水位少,而抽水就形成了湖北抽水,湖南就沒有多少水可抽,那江
   西就更受不了,因為水位更低,所以鄱陽湖就像長江的水保不住了,因此江西省鬧
   得就特別厲害。
   
   所以考慮問題時要橫著想,不能老想著三峽工程這一點上,還有一個南水北調工程
   呢,對不對?
   
   南水北調的三個調水路線
   
   記者:能具體介紹一下南水北調工程嗎?
   
   王維洛:1958年已經批准了三峽工程,具體設想是東線利用大運河,中線利用三峽
   工程向北方、主要是北京調水。但沒能具體實施。重新提出三峽工程是文革時,但
   被毛親自否定了。毛死後要想搞三峽的是華國鋒,他下台後就是鄧小平要搞。
   
   南水北調工程要搞的是江澤民。理由是北京要舉辦奧運會,為保證2008年南方的水
   能夠調到北京供外國運動員喝,當時就急急忙忙批准了南水北調工程。
   
   這個工程有三條調水路線,即東線、中線和西線方案。
   
   東線設想沿著京杭大運河,從長江的揚州向天津、北京方向調水;中線設想從三峽
   水庫向北方調水,丹江口水庫作為中間的蓄水;西線設想是從長江的源頭向黃河的
   源頭調水。
   
   西線方案一直不很確定,也只知道從長江的支流向黃河支流調,但要怎麼調,大家
   都不知道。如果我們看一下地圖就會發現,長江和黃河是發源於一座山,都是源之
   自於西藏高原,而且離得很近。當時人們就說在那座山打個隧道把長江黃河連在一
   起。但實際上,長江的源頭上水位低,黃河的水位高,成了倒水位,所以西線重要
   的是要把長江源頭的水位墊高超過黃河了以後它才能把水流過去。所以當時西線是
   比較飄渺的一個設想。
   
   東線方案因大運河已經存在了,當時江蘇省一直利用大運河向蘇北調水,但水不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