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明暗經緯錄
·二個中國 vs 一個中國
·我走過一地的孤寂 浮華以外的昇華
·高耀潔應該得到下一個諾貝爾人道主義獎
·失落諾貝爾獎的兩位民國中國人
·漫談中國自治區的古文明
·中華民國護照萬歲!
·可以頒發“一個中國政策制度”死亡證書
·中華民國永遠擁有中國大陸主權 胡錦濤請歸還中華民國的大陸主權
·買賣稀土元素的秘密
·習近平能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作用﹖
·放下你的鐮刀
·請胡錦濤準備回答二個問題
·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中國共產黨政變
·要維共黨是穩
·台灣館的民族文化精神啟發
·切莫到恐怖的台灣蘇花公路
·台中的經濟成長來自于外省軍人的地
·美國大選兩黨平分秋色
·屹然的美國三權分立的體制
·民主黨在加州取得期中選壓倒性勝利
·美帝即將取消一個中國政策
·辛亥革命是中華子女締造的偉大革命
·人浮於事的七千萬共黨人員
·高人指點蔡英文成為台灣首長
·中國人命賤可以為一個中國政策永遠背書
·論窯洞習近平比清華胡錦濤的政治血統高貴
·二次金改案扁判無罪與五都選舉
·高人指點馬英九當未來一個中國的總統
·少數黨與在野黨的區分
·憶台灣望中州南陽
·一黨兩院制 vs 二黨兩院制
·全美和統會論壇智囊可能掐死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線生機
·為什麼中共沒有骨氣﹖
·美國是實驗室的啄米鴿
·破壞中華民族和解的罪人
·心劍
·為什麼要苛待江西萍鄉工人
·中華母親 妳好慘烈啊!
·中華父親 恕己待人
·照汗青 心劍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風與沙漠綠洲
·望青天
·胡錦濤語言矮化自己成政治侏儒
·父親的金十字架
·我的支離破碎股票無端上漲6倍
·共黨空降和統兵部隊到香港
·泱泱大國美國放棄庚子賠款
·共產黨一黨專制把上海教師大樓活活燒死53人
·民進黨為何往事不堪回首
·一黨專制薄弱的應對機制
·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公開信
·蔡英文的台大教授張麟徵喊妳棄暗投明
·分析中共對台五都選舉奧步 被美封殺
·共黨餘毒處處對中國文化下標籤
·連戰爺爺與孫立人爺爺的祖墳
·畢竟抗戰歷史不是蔣家獨享的過去
·兩岸非常姻緣篇 給大S的勉勵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對待自己河南工人的無情無義
·送給郭台銘新生麟兒的一句話 守善不如改善
·比較中國兩硬漢楊佳與習近平
·美國女性是組裝潛水艇的功臣
·兩岸問題核心
·台灣如何變成蘇維埃的特務勢力範圍
·孫中山先生的擘劃是以經緯描述一個國勢
·馬列狗官失格乎﹖上海靜安區教師公寓失火慘案
·陝北農家女兒露著下體與共產黨一起真都起家啦﹖
·吸血鬼中共
·治中國人的虛華不務實
·國民黨生于甲午憂患 共產黨死于安樂
·祭甲午116年讓共黨快活安樂死!
·國民黨遲來的耕者有其田
·中國大陸的整容技術世界第一危險
·國民黨連戰主席的長子被行刑式處決暗殺
·衝著國民黨而來的選舉暴力 金銀銅鐵齊跌
·台灣人的危機
·連勝文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台灣的民主你來自于何方﹖
·國父孫中山在天之靈保祐嘉勉國民黨贏得台灣三都市長
·台灣沒有亂套 中共白費心機
·明主之行制也天 韓非子•八經
·向最高職權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問罪中原艾滋病毒血債
·比較中美台醫療制度
·祭中原
·中華民國不止是台灣的主權
·趕不動的大軍!
·士不謀而親 不約而信
·中共的認同危機
·美國聯準會英雄式解救過世界的金融體制危機
·美國跛腳眾議院通過減稅法案234﹕188
·胡總一月甭來美國了!
·猛龍過江大無畏
·歐巴馬總統要正名同性戀
·分析奧巴馬變臉
·李登輝污的十
·台灣圖騰三太子老家在河南南陽
·我與連戰的尋根 鎮館之寶 楚國萬萬歲! 共黨死翹翹!
·北京搶走南陽的古寶編鐘一組及古楚鼎
·歐巴馬至今沒有一件事對得住人民
·奧巴馬敗家子揮霍無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專訪王維洛: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是甚麼?(上)

   ——南水北調工程對整個中國社會、生態的影響
   
   南水北調的東線、中線和西線分佈圖。(資料圖)
   
   
   
   【大紀元2011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5月18日,在溫家寶
   主持的國務院常務首會議上,討論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章》,要求妥善處理三峽
   工程蓄水後對長江中下游帶來的不利影響。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對外承認三峽工程對
   生態、地質環境以及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和供水等構成威脅。三峽工程是世界
   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1984年,中國國務院批准了三峽工程的上馬方案。目前人們
   發現,三峽工程隱患無窮。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以給2008年北京奧運供水為名,由江澤民力主批准並匆忙上
   馬的比三峽工程大2.5倍的南水北調工程,為了把10億立方米/年的水(相當於永定
   河的流量)引入北京,引水渠道要橫穿中原700多條自然河流,打破這些河流的自然
   規律。其隱患比三峽更大、威脅的面積更廣,很有可能成為中原大地的災難根源。
   
   
   這麼嚴重的工程隱患,為甚麼被隱瞞下來了,為甚麼學術界集體沉默,媒體上也沒
   有向三峽工程那樣引起激烈的爭論就很快被批准了呢?到底南水北調工程對中國的
   環境和社會結構起到哪些威脅?帶著這些問題,大紀元對旅居德國的國土專家王維
   洛進行了專訪。
   
   三峽工程是對百姓的欺騙
   
   記者:很多人說三峽工程是現在中國人的出氣筒,為甚麼?
   
   王維洛:說出氣筒它有個理由,因為它以前騙了別人,對不對?
   
   曾經有個網友說他當年看到一張圖,三峽工程可以照亮半個中國,圖上畫了個圓,
   北京、上海、廣州全部圈進去了,他以為三峽工程用水發電,不用錢了,將來用電
   都不用錢了,他家正好在這個圈裡,他高興的不得了。等到三峽工程上馬以後開始
   發電,電費不是越來越便宜,而是越來越貴了,不是不要錢了嗎?他才知道是上當
   受騙了。
   
   今年5、6月媒體討論比較多的是三峽和長江中下游乾旱問題,後來國務院就出了一
   個《三峽後續工作規章》,當中也提到三峽工程的不利影響。當然很多人就不理解,
   幹嘛國務院在這個時候提出三峽工程的不利影響,三峽工程是79年提出的,已經過
   去多少年了,過去都說這麼好那麼好,現在突然又說有甚麼不利的影響。讓人思想
   轉不過彎來。
   
   其實這和三峽工程上馬前中共中央讓中宣部對此大規模片面宣傳分不開。也就是說
   三峽工程當時吹的太厲害、說的太好了。而現在又突然反過來說三峽工程的不利影
   響,因為要向別人要錢了。
   
   如果我們把1991年對三峽工程的宣傳,拿出來看看,就有點像當年吹捧林彪是毛主
   席的接班人,後來突然又說林彪他怎麼叛國了是一樣的,彎轉得太大了,讓中國人
   有這麼一個感覺。
   
   湖北乾旱原因是承擔了中國兩個最大工程
   
   記者:今年三峽工程問題為甚麼這麼突出?
   
   王維洛:今年長江中下游缺水缺得很厲害。從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和湖北都缺
   水,特別是湖北省缺水缺的厲害。國內報導是說,湖北的水庫都已經底朝天,沒水
   了,洪湖水浪打浪也沒浪了。洪湖水也就剩幾十厘米深。有網友說請黨中央把慶祝
   90週年大會移到洪湖來開,讓大家看看洪湖是個甚麼樣子,就說洪湖現在缺水缺的
   厲害。
   
   根本原因是因為湖北省擔任了中國兩個最大的工程——三峽和南水北調工程。其實
   這兩個工程是一個姐妹工程,密不可分,南水北調中線方案的源頭工程,就是三峽
   的水源工程。
   
   三峽工程問題突出的原因,並非像國內宣傳的那樣是甚麼三峽派海外黑手搞的,其
   實是國內地方政府對中央政府的矛盾所引起的。因為乾旱現象在湖北和江西已經非
   常突出了。
   
   今年對三峽工程乾旱問題的治理,首先是江西省提出來的,是省水利廳一些技術人
   員在省委的支持下,要搞鄱陽湖攔水大壩工程。為甚麼要建這個工程?是因為三峽
   大壩影響了鄱陽湖的蓄水,這麼引出來的。
   
   記者:南水北調工程的方案最初是怎麼提出來的?
   
   王維洛:毛澤東在五十年代時和長江水利委員會的主任林一山的一次談話中同時提
   出這兩項工程。
   
   毛要建三峽工程是為了防洪,他說要把洪水在三峽卡住,把卡下來的洪水調到北方
   去,因為中國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所以要把水調到北方去,這是毛當時的兩個想法。
   他把兩大工程同時給提出來了。
   
   記者:毛的想法是否可行呢?
   
   王維洛:毛這個理論是不是存在,說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就一定要把南方水調到北方
   去,另外南方到底是不是水多,為甚麼說南方水多。
   
   其實從現在大家都知道的可持續發展來說,就不存在著長距離的調水方案。因為可
   持續性發展的基本原則就是利用當地資源來發展當地經濟,改善當地人民生活。這
   是可持續性發展的最主要核心。不是說要用外部資源來發展你這裡的經濟,這不是
   可持續性發展的核心。
   
   記者:能解釋一下可持續性發展嗎?
   
   王維洛:可持續性發展開始是幾個美國教授提出來的。這個理念後來被聯合國接納,
   成為世界上未來發展的基本理念叫可持續性發展。就是說這個發展不是為了你這一
   代人而是為了將來,這一代人不應該用下一代人資源的理念,這一代人所製造的問
   題必須這一代人解決,而不能把這代人的留給下一代人去解決。也就是說不能把帳
   欠到下輩子還,這一代幹的事情也不能損害到別人的利益。其實哲學上是很清晰的
   一種概念。
   
   說到底,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是自然條件,是地理氣候條件所形成
   的,因為中國的降水是南方多北方少,越往北越少。從歷史發展來看水多並不一定
   就是好,因為文明是先從北方開始然後到南方,儘管現在說南方的發展也不是太晚,
   也可以和黃河流域相比。但是中國的發展首先不是長江流域而是黃河流域,然後慢
   慢向南發展過來。說北方水少就一定不適合發展,南方水多就一定適合發展,沒有
   這個道理。同樣,毛說的北方水少南方水多也一樣。
   
   中國科學家認為,到2030年,長江流域也要成為缺水地區,南方沒有水可以向北方
   調了。
   
   簡單說,南方種水稻北方種小麥,南方需要的水量比北方要大得多。北方種小麥也
   是適合了北方的氣候條件。在農耕時代就是靠天吃飯,沒水的地方偏要去種水稻,
   那是種不好。其實五十年代時為甚麼北方水少,就是當時北方發展水稻搞的,北京
   和天津種水稻,後來不行又放棄了。為甚麼呢?因為北方種的水稻好吃。大家都知
   道天津小站水稻好吃,但天津北京那是缺水地區,水要用在工業上,種了水稻後,
   工業和生活缺水,所以後來又取消了種水稻,把水用在了工業和生活上。
   
   但是今年的乾旱,是當時專家預計的2030年要出現的,那麼現在2011年就出現了。
   而且缺的很厲害。就是說也不像人們說的南方水多,長江流域也將進入枯水,中下
   游缺水缺的很厲害,尤其是湖北省。
   
   記者:湖北到底有多缺水?
   
   王維洛:湖北所有水庫幾乎是底朝天了。就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源頭的水庫——丹
   江河水庫水位已降到死水位,沒有水可以向外排放了。所以當時湖北省要求三峽水
   庫趕緊放水。
   
   如果當時三峽工程放水的話,就可以看到一個相當可怕的過程,就是說三峽把每天
   放3千至5千多立方米的水,但是水到了湖北地區馬上就被抽上去。
   
   鄱陽湖快乾枯江西省受不了
   
   記者:為甚麼今年江西省會為水鬧得厲害?
   
   王維洛:一般來說河流越往上水位越少,越往下越多,因為支流會把水彙集過來,
   但是今年就變過來了,上游水量多下游水量少。為甚麼?因為中國的抽水工程太厲
   害了,水泵太厲害了,把長江的水都抽到支流裡去了。所以主流水位越往下游水量
   越少。所以人為對自然干涉情況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
   
   今年的情況在未來還會重複出現,而且未來在用水問題上的矛盾還會更尖銳,所以
   這時我們必須要回過頭來,考量南水北調工程是不是還要繼續下去。當年就有一個
   問題是沒有解釋的。因為當時毛提出南水北調工程時,他主要講的是中線方案,他
   是指從三峽把水調過去,而不是在丹江口把水調過去。要在三峽把洪水卡住,把三
   峽的水調到北方去,這是當時毛的想法。
   
   長江在歷史上流量最小時就有3千多立方/每秒,而黃河平均也就幾百立方/每秒,兩
   條河相差很多。長江平均年流量每秒是一萬多立方。洪水期流量更大,千年一遇的
   洪水流量大概是9萬多立方/每秒,萬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是11萬多立方/每秒。
   
   如果回到長江的原始狀態,其出海口是個湖,湖面寬是20多公里。唐詩中:「孤帆
   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你會看到那是一條很寬廣的河。所以在歷史上說
   長江洪災很少,而說黃河洪災的記錄就比較多。因為長江下游的蓄水能力很大,所
   以洪水災害比較小。
   
   那講到今年長江水位少,而抽水就形成了湖北抽水,湖南就沒有多少水可抽,那江
   西就更受不了,因為水位更低,所以鄱陽湖就像長江的水保不住了,因此江西省鬧
   得就特別厲害。
   
   所以考慮問題時要橫著想,不能老想著三峽工程這一點上,還有一個南水北調工程
   呢,對不對?
   
   南水北調的三個調水路線
   
   記者:能具體介紹一下南水北調工程嗎?
   
   王維洛:1958年已經批准了三峽工程,具體設想是東線利用大運河,中線利用三峽
   工程向北方、主要是北京調水。但沒能具體實施。重新提出三峽工程是文革時,但
   被毛親自否定了。毛死後要想搞三峽的是華國鋒,他下台後就是鄧小平要搞。
   
   南水北調工程要搞的是江澤民。理由是北京要舉辦奧運會,為保證2008年南方的水
   能夠調到北京供外國運動員喝,當時就急急忙忙批准了南水北調工程。
   
   這個工程有三條調水路線,即東線、中線和西線方案。
   
   東線設想沿著京杭大運河,從長江的揚州向天津、北京方向調水;中線設想從三峽
   水庫向北方調水,丹江口水庫作為中間的蓄水;西線設想是從長江的源頭向黃河的
   源頭調水。
   
   西線方案一直不很確定,也只知道從長江的支流向黃河支流調,但要怎麼調,大家
   都不知道。如果我們看一下地圖就會發現,長江和黃河是發源於一座山,都是源之
   自於西藏高原,而且離得很近。當時人們就說在那座山打個隧道把長江黃河連在一
   起。但實際上,長江的源頭上水位低,黃河的水位高,成了倒水位,所以西線重要
   的是要把長江源頭的水位墊高超過黃河了以後它才能把水流過去。所以當時西線是
   比較飄渺的一個設想。
   
   東線方案因大運河已經存在了,當時江蘇省一直利用大運河向蘇北調水,但水不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