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明暗經緯錄
·將相和﹕放空自己﹐打拼國權
·也談中共全球收購制度
·北京南站幸福路﹕共產主義下﹐人民幸福嗎﹖
·美國年年付給中共500
·中國做一流大國的首要必備條件﹕得賠得起
·孔子送馬英九一句話﹕君子之傷,君子之守
·馬英九與十一國殤日﹕北大成了文化北大荒
·台灣特色的老乩童南方朔 又發作了
·最後的和平使者--馬英九
·殘山剩水錄
·再談上海公報
·南方朔把馬英九射成刺蝟
·善財童子蘇貞昌﹕散盡國產﹐濟助同黨
·美國史丹福大學博物館展出浙江省美術館名畫紀要
·溫家寶哀的美敦書 給台灣阿Q的備忘錄﹕先讓你利﹐再要你命
·慶中華文曲星誕辰﹐兩京國手亮晶晶﹐促中共改革大開放
·蔣家的痴心妄想
·清明的告誡
·易幟的投共高雄﹐你心虛了嗎﹖
·何謂台灣自由獨立意志
·中共驅趕谷歌最終極的原因﹕谷歌老闆是投奔美國的俄國人
·趙忠堯用國民黨的錢﹐打造中共1964年原子彈
·比較兩個國母生平事跡考略﹕ 宋美齡與江青
·傷風敗俗的台灣妹子﹐請莫再下跪求饒
·比較美國獨立精神與台灣獨立定義
·南韓海艦在有爭議的海域上﹐此刻下沉﹐北韓不會師出無名
·國共為何決戰在金門古寧頭﹖
·為何國民黨不能反攻大陸
·上海﹐毋忘我! 中華民國
·論中共領導者 3代江澤民4代胡錦濤
·美國海軍打撈南韓沉艦
· 一中亦非台 何必收關稅 ECFA 重要啟示
·兩岸改良芻議 馬英九胡錦濤如何修和
·ECFA 名不正而言不順 蔡英文同學﹐張教授要妳棄暗投明!
·中共如何經濟發家﹖如何防止倒臺﹖
·嘆台灣的失落感
·由土共到新共
·新共的契機
·魂斷藍橋與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化成中華民國
·中華江山主權誰來定奪﹖
·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經緯之爭 江南案讓臺獨登台﹐詛咒國民黨20年
·美國非核武超音速飛彈 一小時打中地球上任何制定目標
·新共對決土共的戰略組織方針
·中國美國所有核子技術﹐原始來自于國民政府南京中央大學的教育機制建樹
·民進黨沾污國民黨基業 舉例之一
·夢回台中的濕地與台北南港202兵工廠185畝地的爭奪戰
·台北的良心吶喊 為台北的最後濕地求饒
·中研院人格掃地!
·當你擁有一隻紫貂毛筆時
·慶祝中華民國陸軍官校86週年校慶 國民黨軍人風骨永存
·中華命運解析錄
·孔子與環保 環保系列之一
·不尋常的史丹福的紀念教堂
·頌金陵十八景之一﹕ 燕子磯夕照
·現在進行式的中華民國 茶杯是半滿 vs 或半空
·台灣危機﹕財閥與中共交相利
·中共太子黨的攻擊中國山川行為必需停止
·慶祝陸軍官校校慶86年紀實報導
·登山祭 仿漢五言詩一首 紀念屈原詩人節
·所謂國家 就是中華民國
·何謂中國主權﹖ 疏梅個個團冰雪 羌笛吹它不下來
·國土的邊疆已經改了
·恭賀中華民國央行總裁彭淮南﹐總統馬英九勝利在望!
·罪惡昭彰的南水北調 缺德野蠻北京將受天遣
·混帳北京政府滾你的蛋!
·今日華爾街股市大跌的專家們分析說法
·警告胡錦濤﹕風化的北京﹐還在作孽無限擴張!
·冒鏑攖鋒餘生錄
·ECFA 兩岸經濟架構和約 再醜陋的媳婦 遲早要見過公婆在堂廳
·共黨資本家噬人族 帶有江青女皇乖張變態社會主義的特色
·讓人民流離失所的政委﹐甭想當下屆領導
·把郭泉抓了﹐可以任意宰割鄂西北十堰市﹖
·馬失前蹄﹕ECFA 是假經濟和談﹐真政治謀略
·簽訂ECFA象徵中共對國民黨的缺德意淫
·台灣阿雄 vs 中國阿Q
·紀念中華民國建國百年 杜甫 此皆騎戰一敵萬 縞素漠漠開風沙
·兩岸協商會議選舉政治領袖
·立法院非橡皮圖章 朝野可以建立臨時條款機制
·慶祝美國國慶節﹐莫忘中華民國的犧牲與友好
·宰中國的主人
·一年政改 逾時不候
·酒囊 vs 智囊
·為什麼外國人愛護小動物 中國人吃掉小動物
·田中角榮比毛澤东有天良
·太監立法院
·奧克蘭暴動之後回溯六四的鎮壓
·躲在窯洞裡陰深的貓
·三民主義復興中華
·清官場現形記 vs 中共官場現形記
·中共破壞河南五元生態平衡
·美國佬辦案法子 區分政治犯與經濟犯
·中美對峙的問題症候病灶 中共想維護盜來的主權
·二郎神通告 颱風可以打敗世界無敵艦
·彈冠相慶祝中華民國光復大陸中國再度崛起
·豫之寶河南南陽劉沙沙
·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來台被中華民國封殺的羅生門
·篡國基金亦或建國基金
·何謂夷平打球場地﹖level the playing field
·張國燾與毛澤东誰先到延安誰先稱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李克強執行江澤民的計劃。
   
   是共青團與太子黨的和諧合作同流合污﹐污染環境﹐中原7000條變成中共玩物。

   
   沒有生態﹐沒有生氣﹐7000條機器河流。
   
   
   專訪王維洛: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是甚麼?(下)
   ——南水北調工程對整個中國社會、生態的影響
   
   旅居德國的國土專家王維洛 (攝影: 大紀元)
   
   
   【大紀元2011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5月18日,在溫家寶主
   持的國務院常務首會議上,討論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章》,要求妥善處理三峽工
   程蓄水後對長江中下游帶來的不利影響。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對外承認三峽工程對生
   態、地質環境以及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和供水等構成威脅。三峽工程是世界上
   規模最大的水電站。1984年,中國國務院批准了三峽工程的上馬方案。目前人們發
   現,三峽工程隱患無窮。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以給2008年北京奧運供水為名,由江澤民力主批准並匆忙上
   馬的比三峽工程大2.5倍的南水北調工程,為了把10億立方米/年的水(相當於永定
   河的流量)引入北京,引水渠道要橫穿中原700多條自然河流,打破這些河流的自然
   規律。其隱患比三峽更大、威脅的面積更廣,很有可能成為中原大地的災難根源。
   
   
   
   
   
   這麼嚴重的工程隱患,為甚麼被隱瞞下來了,為甚麼學術界集體沉默,媒體上也沒
   有向三峽工程那樣引起激烈的爭論就很快被批准了呢?到底南水北調工程對中國的
   環境和社會結構起到哪些威脅?帶著這些問題,大紀元對旅居德國的國土專家王維
   洛進行了專訪。
   
   
   
   
   (上接:專訪王維洛: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是甚麼?(上))
   
   
   
   
   中國的水利就是在玩水
   
   記者:聽您這麼一講,它根本就不尊重自然規律,想把水折騰到哪兒就折騰到哪兒。
   
   
   
   
   
   王維洛:是。這個水,我讓它關就關,我讓它開就開,這就是中國治水的基本思路。
   其實為了北京這10億立方/年的水就動用了中線工程的方案。
   
   
   
   
   可到時候北京水還是不夠用,因為北京地下水位已經超承載能力地開採,將來還得
   彌補地下水位,這個問題就很大。
   
   記者:南水北調能解決北京這個問題嗎?
   
   
   
   
   王維洛:不能。本來漢江水是經過丹江口水庫流到武漢再進入長江的,如果每年100多
   億立方的水都要從丹江口水庫調到北方,那漢江流域下游每年就缺100多億立方的水,
   漢江就可能要乾枯。
   
   
   
   
   如果漢江乾枯,湖北省又不幹了,武漢說受不了,那還得向中央要工程,因為做工
   程能有錢,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都能賺錢,一下子撥上千億。
   
   
   
   
   中央就說你再建一個「引江濟漢」渠道,從長江宜昌下面開條運河,從沙市北邊過
   去開條運河打通長江和漢江的聯繫,把長江的水重新調到漢江去,讓它從漢江流下
   去這樣來解決漢江的缺水問題。
   
   
   
   
   本來長江的水就是要流過沙市流到武漢的,現在把它從上面抽到漢江去流回武漢,
   那麼沙市的水就更少了。沙市歷來是長江航線最淺的地方,九曲灣腸航道最淺,本
   來是要解決這裡水量不足的問題,那你從上游把水抽走了它的問題不就更嚴重了,
   對不對?
   
   
   
   
   拆東牆補西牆,只要能做工程,別的先不管先把錢給撥過來,至於做出甚麼樣來他
   們不管,如果動腦筋想的話就知道是甚麼,本來就是很簡單的東西,就這麼多水,
   調來調去地玩吧。
   
   
   
   
   南水北調的源頭丹江水庫每年要調出100多億立方的水,今年丹江口水庫的水已經下
   降到死水位以下,這個現象重複出現的話怎麼辦?到時候工程建成了,北京就依賴
   這10億立方米的水,而水源地沒有水供給怎麼辦?北京就渴的哇哇叫,河北、河南
   都會亂叫。
   
   
   
   
   這調水就像人人哄大家騙一樣,因為你依賴的是別人的資源,就像抽鴉片一樣,抽
   上了鴉片以後你就得永遠抽下去。他說2011年我們這缺水了這水不能調給你,就像
   說我今天沒鴉片供給你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抽鴉片的人能受得了嗎?他建的那
   套設施它是要運作的,它是要掙錢的。對不對,水不給他能行嗎?那時候他怎麼辦?
   
   
   
   
   
   中國以前做工程無論三峽還是南水北調工程,一個最基本的出發點就是永遠考慮最
   優的條件,從對工程最優的那一點上來考慮問題,比如人家說你三峽工程要是被人
   爆炸了怎麼辦?他就告訴你我庫裡沒有水了,我已經放完了。從來不考慮裡面有水
   怎麼辦?永遠告訴你對他最好的狀態下。
   
   當然也有人認為為甚麼要考慮最壞的情況?今年日本的教訓告訴我們,日本的地震、
   海嘯與核幅洩同時發生,人家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會發
   生,因為按照安全模式定理,可能發生的事情是肯定要發生的。就像日本這樣,出
   現的幾率是很低很低的,但是它發生了。我們考慮問題的時候,不是說漢江發洪水,
   水量很大,每年保證有100億立方米供北京,我們要考慮到漢江在最乾旱的情況下,
   像今年這樣的情況下,丹江口的水位降到了死水位以下,怎麼辦?根本就沒有水往
   北調的時候怎麼辦。
   
   因此必須回過頭來重新考慮南水北調工程,當初的設計和構思是不是對的,是從一
   個將來要缺水的地區去調水,而不是從一個多水的地區調水。而且還要想到,丹江
   口水庫蓄的水,也不是像毛澤東所構思的那樣,把洪水蓄在水庫裡,調出去給人家
   用,洪水蓄不住。所以南水北調的整個構思有問題,拆東牆補西牆,還搞不好。
   
   
   
   
   引水渠道破壞700多條自然河流生態
   
   丹江口水位是175米,北京的地層高度是50米,兩邊相差125米,距離為1200公里,
   用的十萬分之一的坡度向北京自流供水。水是不能平流的,不然可以在武漢拉一個
   渠道,水就過去了。
   
   
   
   
   如果有地理知識的人就會知道,中國是三個台階,西邊高,中間一般,東邊最低,
   中國的絕大多數水都是從西向東流,詩人寫的大江東去,除了瀾滄江和怒江往南流
   的。我們所涉及的從丹江口到北京地區所涉及的所有河流,都是從西向東流。那就
   有一個問題,渠道和這些河流相交的時候怎麼辦?
   
   
   
   
   有三個方法可行:
   
   
   
   
   1.架高水位,架高在工程上是可行的。最少流量是200億立方米,將來可能要達到
   400億立方米,架高一條黃河的水量。要是碰到一個潛因,比如拿一個炸藥給炸一下。
   黃河已經是因為高出地面,形成一個懸河,造成對中原大地的威脅。現在人工地架
   高一條黃河,同樣是一個威脅,戰爭的時候是威脅,和平的時候也是威脅,在訪民
   多的時候,更是一個威脅。
   
   
   
   
   2.平交,水就會亂流,也不知道水是往東流還是往北流,只能建閘門,要讓水往東
   流,就將往北的閘門閘住,要讓水往北流,就將往東的閘門閘住。
   
   
   
   
   3.下交:從河流下面過去,利用虹吸的原理。
   
   
   
   
   南水北調大多數地方是平交的,也有架高立交的,也有下交的,這一條引水干渠要
   跟700多條自然河流相交,要打破700多條自然河流的流水,你必須要有一點想像力,
   中國人做工程的時候,沒有想像力,你根本就跟不上。西方人聽了覺得有點瘋狂。
   
   
   
   
   
   當一條河流的自然體系被這麼打破的時候,那些河流如果發生洪水的時候怎麼辦呢?
   它就會干擾這條引水干渠的水量,引水干渠又增加了當地的洪水水量,就是一個亂
   七八糟的局面。
   
   
   
   
   記者:世界上是否也出現過像中國這麼個調水的計劃?
   
   王維洛:蘇聯也有一條引水干渠是從莫斯科到聖彼得堡,當初是從彼得大帝時期開
   始修建,在斯大林時代完成的,就是用集中營中的勞改犯挖出來的。但後來蘇聯放
   棄了這個干渠,因為對於生態環境的影響太大。美國也有將水從加拿大引到西部直
   到墨西哥,也做過這個規劃,但是調水到沙漠之後,第一、二年可以長莊稼,第三
   年就不長莊稼,而是變成了鹽鹼地,因為水蒸發了,把鹽分留在地裡,水加沙漠不
   等於糧食,而是鹽鹼化了。所以美國很快就放棄了這個計劃。
   
   
   
   
   記者:那這條南水北調的渠道對中國生態的影響是甚麼?
   
   王維洛:這一刀切下去,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給切壞了,就不要說中原大地兩
   邊水的成分不一樣、病菌如何影響當地的生態都不用說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經亂掉
   了。
   
   如果中國真的要調水,就應該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輸油管道一樣,埋在地下,又能
   省地、又沒有風險,還能避免人家搶水,能保證進京的水。可是中國的領導人必須
   讓他的功績讓老百姓看得見,還得讓天上的衛星能夠拍得到,比方說隋煬帝修的大
   運河還留在那兒,南水北調的工程是江澤民搞的,三峽工程是鄧小平搞的,留在那
   兒的。有人說,干渠在地面上可以通航,也不可能埋在地下。但是南水北調沒有航
   運的任務,對航運沒有任何幫助。
   
   南水北調的工程是藉著北京開奧運的機會,匆匆忙忙把這個工程給批下來了。本來
   計劃2008年水要進北京的,但是沒有完成,推後到2015年了。南水北調東線、中線
   的造價是5000億,是三峽工程的2.5倍,是個很花錢的東西。
   
   
   
   
   幾十萬移民面對第三次搬遷
   
   記者:這麼大的工程,那移民人數也不會少吧?
   
   王維洛:除了給渠道征地,丹江口水庫的水位上升,一共要搬遷30-40萬人,這其中
   大部份人已經搬過兩次了。
   
   頭一次是在丹江口水庫建立時,採取外遷的手段,基本上搬遷在湖北省內,安置條
   件很差。到了文革時,移民們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庫區,在山上刨塊地,作為黑戶
   口,孩子也不能上學,慢慢地把家產又置起來了,政府就默認了。
   
   移民確實生活很苦,是「老運動員」。有報導說政府對他們怎麼好,又有報導說他
   們有很多的不滿,因為很多人沒讀過書。移民是個老問題,這些移民也跟三峽移民
   鏢著勁兒,攀比著,因為中央以前給三峽移民的政策最優惠,而南水北調工程的移
   民安置得最差,給的安置費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對中國文化遺產的摧毀
   
   大家知道,宗教都有其聖地。中國的道教也是國教,道教的聖地在哪裏?很多中國
   人都不知道,道教的聖地就在丹江口水庫底。
   
   你要跟以色列說把耶路撒冷給巴勒斯坦人,他會是個甚麼反映。就算是蘇聯,斯大
   林鎮壓得那麼厲害的地方,也沒敢動莫斯科旁邊的東正教聖地謝爾蓋耶夫鎮。而作
   為一個中國人,不管你信還是不信,道教是中國的國教,國教聖地在那裏,能說一
   個水庫的價值能超過道教的聖地,我不相信。中國人大多都不知道這個了,很多人
   到廟裡燒香,求平安發財,當你的道教聖地被淹沒時,你都不知道,你去燒香拜佛,
   有甚麼用。
   
   
   
   
   專家集體沉默的原因
   
   好幾位西方記者問我,三峽工程上馬時,還有那麼多知識份子上書批評,還有知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