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刘逸明文集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7月1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的一份报告透露,截止去年年底,中国的网站数量相比前年年底减少了41%.中国社科院《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1)》的作者说,这一数字的突然减少是因为经济原因,据统计,前年年底中国共有323万个网站,而去年年底中国的网站却只有191万个。
   
   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后,中国的网民和网站数量均呈现出了几何级数增长的态势。据上述报告称,去年是中国新媒体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一年,网民数年底达到4.57亿,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人成为网民。可见,新媒体的影响力已经完全超越传统媒体,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获取资讯。
   
   网络时代的到来可以说为推动中国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如今,不管是科技工作者还是媒体工作者都离不开互联网,就连很多商家都在用入网的电脑收银以及让同一单位员工共享销售信息。互联网的作用已经显得日益重要,很多人一旦脱离了互联网,就有与世隔绝之感。

   
   互联网对于中共当局而言,可谓爱之深恨之切,因为它既能帮助发展经济,又能冲击官方的意识形态。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网民数量非常有限,而网络封锁和网络审查也完全不存在,所以,那个时候的网络环境非常自由,是名副其实的国际互联网。
   
   随着网民数量和网站数量的激增,中共当局对于敏感言论和敢言网站一时间束手无策,为了实现对网民和网站的控制,不得不花费重金求助于西方的网络公司。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出几年时间,绝大多数含有敏感信息的海外网站便被中共拒之门外。不过,在本世纪初,虽然已经无法正常造访敏感网站,但在国内的很多网站上发言依然非常自由。不过,好景不长,很快,不少网站均被关闭。
   
   即使如此,仍然不断有敢言的网站出现,但最终都难逃被关闭的命运。2003年被学术界称之为中国的“维权元年”,这一年,孙志刚事件在互联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之后,“不锈钢老鼠”刘荻案以及杜导斌案先后成为了网民关注的焦点,不计其数的知名或不知名的网民为他们大声疾呼。
   
   以言治罪之事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史不绝书,但各个朝代的情况仍然有所不同,虽然清朝有骇人听闻的文字狱,但因言获罪的人数仍然无法跟毛泽东时期同日而语。在邓小平登上大位之后,因为先后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开明,上个世纪80年代基本上看不到以言治罪的事情发生。即使在“六四”之后,政治环境逐渐恶化,仍然没有听说过谁因言获罪。
   
   互联网进入中国,可以说开启了一个以言治罪的新时代,从刘荻在2002年因为网上发文被抓之后,这些年因言获罪的网民不计其数,罪名包括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颠覆国家政权、诽谤、造谣等。从江泽民时代到今天,诸如黄琦这样的网民已经是几度入狱,而刑期则从原来的两三年上升到了如今的动辄上十年甚至十几年。
   
   敢言人士的层出不穷令中共当局非常头痛,虽然花费重金屏蔽了海外的敏感网站,但破网软件的超强突破封锁能力却让很多中国国内的网民依然可以进入自由的网络世界。在雄厚的经济实力支撑下,当局在封锁网络和控制网民上已经不再求助于国外的网络公司,而是自主打造了“金盾工程”,所以,如今的网络长城比之前更为坚固,网民的一举一动更没有秘密可言。
   
   中共当局的封网行动可以说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自《零八宪章》问世之后,封网行动更为频繁,一次又一次发起“打击低俗”行动的根本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清除异己的敢言网站。诸如牛博网那样精英云集的高雅网站最终也被扣“低俗”之名,可见“打击低俗”行动的虚伪性。为了更加有效地控制网络,中共当局后来又使出了要求网站必须备案的杀手锏,只要你的网站没有在有关部门备案,随时都可以封锁。
   
   在中国经济和网民高速增长的这几年,按说网站数量也应该高速增长才正常,然而,从社科院的报告中,我们却发现了网站数量突然大量将少的这种怪象。社科院的报告主要作者之一刘瑞生说,一些网站是因为受金融危机冲击而关门,还有的网站是因为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被关闭或者被屏蔽。
   
   该报告的作者称网站大量减少是因为经济原因,显然这种说法是自欺欺人,因为从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看,中国的经济这几年一直是持续增长,增幅而且很大,经济原因导致网站减少的说法显然不成立。至于说一些网站因为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而关闭或者被屏蔽,虽然这种情况存在,但数量也不至于会大到100多万个。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网站数量突减呢?显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当局的网络封锁。刘瑞生还说,中国一方面在加强网站内容,另外,“在管理方面越来越严格,越来越规范”。他的这番话乍听起来的确是冠冕堂皇,但是,仔细揣摩,就不难领悟出其背后的真实内涵。“加强网站内容”其实就是在加大官方意识形态的宣传力度:“在管理方面越来越严格”其实就是在控制网络方面越来越严厉和苛刻:“越来越规范”说明当局对网络的控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今年在中东和北非发生了“茉莉花革命”,而这种革命的发生和通过互联网传播以及获取信息有莫大的关系。很多人原以为今年的敏感程度会不如前些年,但是,因为担心“茉莉花革命”之火会延烧到中国,所以,中共当局今年对网络的控制便显得更为严厉。不仅对国内的网站控制得滴水不漏,而且还加强了对海外敏感网站的控制力度,不仅仅是屏蔽,很可能还对它们实施了有组织的攻击。
   
   今年的敏感日子包括“六四”事件22周年,中共建党90周年,辛亥革命100周年和苏联解体20周年。“六四”事件22周年和中共建党90周年已经平稳度过,在很多民众看来,在今年,辛亥革命100周年和苏联解体20周年似乎更有纪念意义,估计到时候中共当局又会进一步加强对网络的控制,并且会在现实中加大维稳力度。明年中共还要召开十八大,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年和明年,中国的网络自由度仍然不会改善,自由空间很可能还会进一步压缩。
   
   2011年7月14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1/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