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第五卷 三、整风统一全党
   
     在新四军占领苏北以后,中共的力量扩张基本达到了极限,由扩张转入巩固,特别是加强连接华中与华北的战略要地山东地区;另外,自从德国在一九四一年六月发动对苏联的进攻以后,迅速逼近莫斯科附近,如果日本在远东再发动进攻,苏联就会更难以支持。所以,莫斯科曾经指令中共延安当局,不要再去进攻国民政府军队,以便国民政府军队专门抵抗日军,以便减轻苏联的压力。
   
     因此,从一九四二年夏天以后,国共之间的局势相对地稳定,于是毛泽东抓紧时机整顿中共内部。《毛泽东年谱》记载毛在一九四二年十月八日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说:“皖南事变后半年多,国内是最和平的时期,这是一因为日本的政策,二因为我们的政策。”可见只要中共不去扩张地盘,国共之间就和平。毛泽东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他说“其目的都是争取时局好转”。所以乘机整顿内部,加强他个人在党内的地位。

   
     延安整风是毛泽东的杰作,从思想上和组织上将中国共产党完全统一在他的周围,使得他变成中共绝对的党的领袖。他成功地把自己的“思想”树立为中国共产党的绝对权威,几乎与马列主义并列;使得中共成为一个组织空前严密、思想相当统一的更强有力的政党。
   
     在抗战前期所建立的毛泽东思想体系,其核心是将矛盾绝对化的阶级斗争哲学,这与中国传统儒家求和谐的仁的哲学完全相反。作为中国传统思想都核心,是在人与社会、人与宇宙之间求得和谐,即“诚”,“诚”首先是一种人的内心的道德境界,实行起来,与天地万物的规律一致。《中庸》说:“诚者自诚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之始终,不诚无物。”在这里,和谐的“诚”是绝对的;但是在毛泽东从苏俄抄袭来的斗哲学里,“斗争是绝对的”。毛泽东夺取政权以后,凭着手中的权力,将斗争哲学在全中国实践,于是,几千万人被整死饿死。五四时期的陈独秀、吴虞,只是扮演打倒孔家店的角色;而具体用苏俄的斗争哲学来填补文化真空的,则是毛泽东;整风运动,就是毛泽东最早全面地在中共党内贯彻斗争哲学。这是对中华民族精神灵魂的全面摧残。
   
     在组织方面,整风运动将列宁的建党学说在中国实践,将中国共产党变成一个严密的社会组织。欧洲的中世纪,是被基督教会严密统治的组织社会,随着文艺复兴对人的关怀和工业社会的兴起,出现了追求人的个人自由的现代社会。但是俄国没有经过文艺复兴,其中世纪的统治精神,在布尔什维克党的思想和组织中保存下来。这一套思想和组织方法,恰恰适合满脑子帝王思想的毛泽东的需要。整风运动,通过个人的反省和众人的批判,将共产党组织成为一个严密的毛氏组织王国,在一九四九年以后,再把全中国变成为一个严密的毛氏组织王国。
   
     所以,整风运动不仅仅是毛泽东排除王明等党内的其他领袖,将自己树立为党的绝对领袖的一场激烈的党内权力斗争,其所建立的中共延安“解放区”王国,更是几年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世纪王国的雏形。
   
     在抗战中,中共破坏抗战,不顾民族利益而发展一党地盘和势力的同时,却伴随以每一天都咒骂“蒋介石国民党卖国”的强力宣传,这体现了毛泽东自称的“痞子运动”天才。在中国历史上,很难有第二个人有他那样不择手段地追求权力,那样颠倒黑白的技巧和孤注一掷的胆量。
   
     在抗战后期,毛泽东走了第二步,就是整顿内部,以便他个人从思想和组织加强对中共,首先是对高级干部的控制。他先确定中共党的历史上重大事件的是非,然后让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都以这是非来衡量检查自己,使得每一个人经过一番“思想革命”,都以毛泽东的是非为是非,这就是“反对主观主义和经验主义”的实质。中国的古代是一个重道德的伦理本位的社会,主张自省,即通过人们内在的“思”来唤起自己的善性,来对社会和他人关注。这方法被毛泽东接过来,将“自省”的内容根本变更,用来检查是否站在毛泽东个人方面;毛泽东以外的党的所有领导者: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张国焘、王明都被定性为党的罪人,再以反宗派为名,建立起毛泽东的绝对宗派,凡是与毛关系好的和拥护他的,都成了正确路线的代表,从而确立了毛的帮派在中共党内的绝对地位;更通过在组织方面的“审干”,人人自我检查和互相批判揭发,将恐怖根植于每一个人的心中,然后建立起党的铁的纪律,组织层层控制,人人互相监督,使得中共成为历史上所没有过的强大的政治集体。这就是毛泽东发明的整风运动。
   
     在一九四一年十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做了“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报告,这就是半年以后开展整风运动的前奏。所谓的主观主义,就是与毛的政见不合者的代名词,主要是指王明;所谓宗派主义,就是毛的派别以外的中共内部所有的派别。王明不服,在十月的中央书记处工作会议上提出反驳。于是,在十月十三日决定:成立“清算过去历史委员会”,由毛泽东、王稼祥、任弼时、康生、彭真组成。
   
     为此,必须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上,清算过去的中共历史,并且编成一部以毛为中心的路线斗争史,最初由毛泽东亲自参与编辑的是《六大以来》,半途参与其事的毛的秘书胡乔木记述道:“我在毛主席那里工作时,《六大以来》这本文献已经在编。开始我不知道秘书该怎么做。后来我看到毛主席在校对《六大以来》清样。我对毛主席说:‘我来干这个事吧。’毛主席说:‘你这才找对任务了。’……编《六大以来》是要解决一些历史问题。王明是什么人?从苏联回来是什么背景?回来干什么?这些都是历史上的常识。……王明一回来,大肆宣扬抗战主要是靠国民党领导,共产党不要同国民党争领导权。这是斯大林的思想,他认为只有蒋介石能抗日,认为张学良、共产党没有作为。……王明搞了几个月,犯了错误。六届六中全会上批评了他的错误。……王明在延安时,重印了他在一九三○年写的《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这样一来,王明究竟是什么人,他搞的一套究竟是对还是错,就成了一个问题了。这就要清算历史账,才能搞清楚。这样才开始编《六大以来》。……当时没有人提出过四中全会后的中央存在着一条‘左’倾路线。现在把这些文件编出来,说那时中央一些领导人存在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就有了根据。有的人就哑口无言了。毛主席怎么同左倾路线斗争,两种领导前后一对比,就清楚看到毛主席确实代表了正确路线,从而更加确定了他在党内的领导地位。从《六大以来》,引起整风运动对党的历史的学习、对党的历史决议起草。《六大以来》成了党整风的基本武器。”(注1)
   
     毛泽东的帝王思想,一般不在他的冠冕堂皇的各种讲话之中,而在他执政以后建立的空前独裁的统治,在今天,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毛在抗战中的政治目标,是推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建立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中国,这党外的主要敌人是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和政府;但是中国共产党必须是由他做绝对的领袖,这党内敌人就是王明。王明有苏联的支持,他也有他的理论武器,他在一九三○年写了《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等一系列著作,王明这小册子一九四○年在延安再版,就是向毛泽东挑战;而且,毛泽东虽然有朱德、任弼时、刘少奇等一批中共的著名的领导人拥护,特别拥有八路军、新四军各个将领的支持,但是王明在党内也有不可忽视的力量,能干的周恩来就是王明集团的第二号人物,在党内马列主义理论水平较高的一批从苏联回来的领导者,如博古、陈云、康生、张闻天等都与王明的关系深厚。如果共产党打下了江山,怎么能够让其他人来坐呢?心腹之患不得不除。毛泽东怎样来进行党内斗争呢?他的政策和策略,中共党内无人能出其右。
   
     朱德、毛泽东率领的红一方面军到达四川西部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人数锐减到一万人左右;而张国焘率领的四方面军却有十多万人。但毛泽东掌握着党的中央机关,不仅仅人才比较多,而且可以发号司令。当毛泽东知道陕西境内有红军部队以后,突然不经过中央政治局商讨北上。张国焘因此不服而有另立中央之举,立即被戴上分裂主义的帽子;本来打通新疆与苏联联系是中共的既定政策,由强大的四方面军担此重任,毛泽东假国民政府“马家军”之手将四方面军主要力量消灭,还要给张国焘扣上逃跑主义的帽子。四方面军西进出自毛泽东之口,在一九八七年初北京办的《历史研究》杂志上,通过毛泽东的两个电报透露出来。然后毛泽东逼走了张国焘,将四方面军的人才徐向前、李先念、许世友和其他人马拉过来,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当王明兴致勃勃从苏联回来的时候,仰仗斯大林的支持有不可一世之气势,但与王明关系不和、正在四面楚歌的张国焘暗自判断,王明将不是毛泽东的对手。
   
     毛泽东还有一个非凡本事,就是把肮脏的任何夺取权力的举动,都要披上各种粉饰的伪装。例如他从参加抗战以来就不听从国民政府命令而扩大权力,这样的做法被称作“统一战线的独立自主原则”,“无产阶级的领导权问题”,从抗战开始就把任何敢于抗拒中共的国民党人,就称作“亲日派”、“投降派”、“顽固派”、“汉奸派”等等。他对于党内的权力之争,也总是披上马列主义的理论外衣,无论早期对张国焘、王明,或者晚期打倒刘少奇都是如此,使得他肮脏的胜利变的堂皇,而且也便于吸收更多的追随者。打倒王明的整风运动,其主旨叫做“反对主观主义和经验主义”,口口声声说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办事,其实到了毛泽东的晚年,他仍然没有读过多少经典著作,他的所谓的理论著作,如《矛盾论》、《实践论》等,都是经过旁人帮助抄自苏联,而且从哲学的角度讲,非常浅薄;他不懂任何外文,理论底子也薄弱,在战争环境中,也读不到什么书,除了中国的古籍。他的整风的理论口号,是他及时发明和为他发动的党内斗争服务。
   
     一九四二年二月一日,毛泽东在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发表演说,吹响了延安整风运动的号角。毛说中共中央的路线没有问题,问题在那里呢?“就是一个思想问题,一个党内外的关系问题,还有一个言语文字问题。在这三个问题上,我们有些同志还有些不大正派的作风没有去掉。这就是说,我们的学风还有些不正的地方,我们的党风还有些不正的地方,我们的文风还有些不正的地方。所谓学风有些不正,就是说主观主义。所谓党风有些不正,就是宗派主义。所谓文风有些不正,就是说党八股。……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这就是我们的任务。”关于反对主观主义,毛说有两种:“一种是教条主义,一种是经验主义。”(注2)历史已经证明,他要打倒的是王明,在开始进行整风的文件中却不见王明的影子,满口“马列主义”,即用来确定是非,毛真是高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