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第五卷 一、苏日友好条约
   
     在德国法西斯对欧洲若干国家和民族大肆侵略和蹂躏,西方国家和民众刚刚起来抵抗的时候,在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苏联突然与德国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这是公开纵容德国侵略,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以便在西方国家和德国的战争中渔利,而根本不顾欧洲的许多弱小国家被德国法西斯践踏的可悲事实。这不仅遭遇到欧洲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反对,而且连欧洲许多国家的共产党也不谅解。当时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在差不多五十年以后回忆道:“苏德战争以前,苏联也是危险的。他们同德国签订和约是不得已。苏联政府的政治信誉因此大受影响,特别是在西欧共产党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尽管苏联反复强调,现在的战争是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苏联和各国共产党不必介入,但仍然不能为许多国家的共产党所接受,因为共产党是反法西斯的。”(注1)苏联把正在进行的反法西斯战争解释为帝国主义之间的大战,以便为纵容法西斯侵略的做法找出根据。作为第三国际支部的中国共产党立即予以附合,毛泽东以一片喝彩回应,为此在九月一日对新华社发表谈话,称赞该条约;毛泽东亲自给九月七日的《新华日报》撰写社论,也是充份肯定:九月十四日还给延安中共的干部大会演讲,认为整个的战争都是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没有所谓正义性问题。由于苏联的姑息,德国对波兰在九月十四日发动进攻。苏联对任何事情总是口口声声以道德、正义出发,但是在具体事实上,从来都是为其国家民族利益。
   
   
     在远东,那时候日本的真正敌人仍然是苏联,两个国家为了争夺中国东北的利益而紧张地对峙了几十年。苏联为了减轻日本军队的压力而支持中国抗战,也指令中共抗战,期望用中国人的鲜血来消耗和拖住日本,以便抵挡日本人的威胁。中共虽然为了自己的长远夺取政权的利益,有时候并不完全照办,不顾抗战而从国民政府的手中夺取政权,但是在根本问题上,(中共)绝对不可能抗拒苏联的任何命令。
   
   
     在一九四一年四月十三日,苏联和日本竟然在莫斯科签订《苏日中立条约》,公开出卖中国的抗战,中共竟然又是一片喝彩。但是苏日互相承认对中国土地占领的这项条约,却震惊了全中国以及全世界,全国发出反对的怒吼,重庆各报纸都大幅刊载。根据四月十五日著名的《大公报》,其条约如下:
   
   
     “第一条:缔约双方保证维持相互之间的和平与友好邦交,互相尊重对方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第二条:倘缔约国之一方成为一个或数个第三国敌对行动之对象时,则缔约国之他方,在冲突期间,即应始终遵守中立。
     “第三条:现行条约自缔约国双方批准之日起生效,有效期限定为五年……。
     “第四条:现行条约当从速呈请批准。批准之文件当从速在东京交换。”
   
   
     日苏的共同宣言全文如下:“遵照苏日于一九四一年四月十三日缔结之中立条约精神,苏日双方政府为保证两国和平与友好邦交起见,兹特郑重宣言: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这两国为了争夺中国的领土已经有半个世纪的宿敌,匆匆重新瓜分中国的北方以后,妥协了。一向比较公允,甚至比较亲近苏联的《大公报》,立即发表社论:“第一、……日本与中国战争已打到第四年,它又与德、意两国订有军事同盟而迟早须参加欧战;苏联与它缔结中立条约保证不侵犯,并保证在与其他一个或数个国家发生军事冲突时遵守中立。这在客观上,就等于苏联便利日本对华侵战,便利日本南进在太平洋上与英、美开战。故这条约虽一再出现‘和平’字样,而其实际却正与‘和平’背道而驰。
   
   
     “第二、……中苏邦交的基础建立于一九二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在北京签订的中苏协定,该协定第四条规定:‘两缔约国政府声明嗣后无论何方政府不订立有损害对方缔约国主权之条约及协定。’中国始终守此项誓约,凡损害苏联利益及以苏联为敌的条约及集团,中国均曾拒绝签订拒绝参加。例如日本一再向中国诱胁的防共协定、防共同盟均为中国所拒绝,这实际是中日开战的基本原因之一。现在苏联与日本订立此约,是便利了中国的敌人,是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且共同宣言中承认‘满洲国’的存在及不可侵,是损害了中国的主权。且在中日开战之后,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日缔结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其第二条规定:‘倘两缔约国之一方受一个或数个第三国侵略时,彼缔约国约定,在冲突全部期间内,对该第三国不得直接或间接给予以任何协助,并不得为任何行动或签订任何协定,致该侵略国得以用以施行不利于受侵略之缔约国。’苏联与日本签订此约,显然是予侵略中国之第三国以协助,并施行不利于受侵略的中国。
   
   
     “第三、尤可遗憾的,是苏日共同宣言的互相尊重所谓‘满洲国’及‘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东北四省的领土是中国的领土,东北四省的人民是中国的人民,日本强要割裂中国的领土,强要奴役中国的人民,中国为此与日本打着生死存亡的大仗;苏联代表亦曾为此在国联席上谴责过日本,曾接受国联历次否认所谓‘满洲国’决议,尤其在一九二四年中苏协定中有‘不订立有损害中国主权之条约及协议’现在苏联所为,实属违约背信。……”
   
   
     这个背信弃义的条约,立即引起很大的反响: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王宠惠十四日立即代表中国政府声明:“中国政府和人民绝不能承认第三国之间损害中国领土与行政主权完整的任何协定。”十八日,王外长在国民参议会作专题报告;蒋介石在二十四日向党政军的长官详细分析日苏条约的利与害,并致电美国罗斯福总统,告知远东的局势必将出现新发展,日本即将南进;重庆的各报纸(中共《新华日报》例外)也纷纷发表文章,谴责苏联的背叛;连一向亲苏亲共的沈君儒、王造时、张申府等,在十九日联名请苏联驻中国大使转斯大林,对该条约损害中国主权表示遗憾,拥护中国政府的声明。
   
   
     向来以苏联为祖国的中国共产党的反应,既令人意外,也并不令人意外。意外者,作为一个中国政党,对于日本和苏联的勾结,对于中国的领土和主权又一次被出卖,毫无任何的民族之情,令人意外;但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发展都是苏联操纵的结果,其理论依据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只有阶级论;《共产党宣言》最后一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表明,民族主义在理论体系中没有地位,阶级利益高于民族利益,所以在行动中,在全民的抗日战争中,只顾一党的私利的而损伤中华民族的做法,进而对苏日条约独表赞同,又令人不感到意外。
   
   
     中共在重庆出版的《新华日报》在四月十四日发表社论赞扬该条约,为苏日瓜分内蒙古和满洲辩护:“这次苏日条约中附带的宣言,提到伪满及外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事,这本是苏日关系上久已存在的事实……现在这个宣言,一方面是结束了过去这个有关满蒙的挑衅,另一方面也便是保证了这两方面今后的安全,这丝毫不能也没有改变中国的主权。尤其是苏联声明不侵犯满洲国的领土,只是在说明苏联决不以武力侵犯满洲,并不能解释为苏联已正式承认伪满之独立的国家地位,更不能解释为可以妨碍我们收复东北。”久已存在的事实是,日苏分别以武力占领瓜分了中国的土地,如今两国侵略者互相承认,以便相安无事,这对于侵略者是好事,对被侵略者自然是坏事,《新华日报》的庆幸,是站在侵略者的立场说话,赞扬他们侵犯中国的主权。
   
   
     延安的《解放》周刊以《苏日条约的伟大意义》为题,登载文章说:“三国同盟方面,极力夸为自己的胜利,谓为苏德协定及三国同盟之逻辑发展。美英方面则极力缩小该条约的意义,同时亦暴露其一贯挑拨苏日关系,企图使苏联外交政策为其帝国主义利益服务之阴谋,遭到了严重失败之恐慌情绪,但仍在继续挑拨苏德关系……但在国民党中的亲日派方面,则强调此约只于日本有利,于中国不利,散播恐怖情绪,企图引导中国走入投降道路。顽固派方面,则企图利用狭隘的民族情绪以为反苏反共之活动,客观上为亲日派所利用。”按照这篇文章中的观点,苏日条约的反对者是美、英、国民党(被中共分为顽固派和亲日派);赞成者是德、意、日和中共,中共和正在侵略中国的日本人竟然持同一的立场。重庆和延安的中共报纸敢于如此称赞苏日条约,是因为毛泽东等中共最高领导人认为,这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的一场帝国主义战争,这种战争是没有是非的,抗日只是这场帝国主义战争的一部分,自然已经失去意义,若不是德国在两国多月后进攻苏联,使中共的立场发生变动,不知道中国共产党还会走多远!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三集(按:以下凡是出于该文件者,一律不再加注)一九四一年四月十六日,中共中央以“中国共产党对苏日条约发表意见”为题,发表了五点意见。开头两条是站在苏联立场上对条约的充分肯定:“(一)……这个条约的意义,首先在于巩固了苏联东面的和平,保证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安全发展。而苏联的这种和平与发展,也即是全世界劳动人民与被压迫民族的利益。”本来日本军阀为了南下,极需要缓和来自北方的压力,一直要与苏联缔约,但因为日本在中国的战争已经露出弱点,所以苏联一直拒绝,甚至日本外相松冈三月抵达莫斯科后,仍然受到冷遇。当松冈从西欧返回经过莫斯科时,在苏联的要求下,突然在四月十三日在克里姆林宫签约,两国以中国的主权做交易材料。中共的正式声明肯定这条约首先有利于苏联,只要有利于苏联,就会有利于中共,所以中共说有利于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可是在逻辑上怎么会有益于被压迫民族,被侵略的中国人民呢?中华民族正在因此受到宰割!
   
   
     (二)“苏日条约使苏联的国际地位极大提高了,苏联无论在东方在西方都增大了他的发言权,这对于一切反动派都是不利的,而对于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与被压迫民族则是有利的。”让德国在欧洲横行,让日本在中国肆虐,苏联置身事外,谁都要争取它,地位当然提高了。这纵容侵略,拿中国的领土作为交换,只会对苏联有益。中共的赞美,完全是站在苏联的立场,是对抗战的又一背叛。
   
   
     (三)“苏日条约没有限制苏联援助中国进行独立正义的长期抗战,……我们根据苏联的国策,深信苏联是会继续援助中国的。苏联的外交政策,是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决不会为帝国主义者的利益束缚自己援助被压迫民族的正义行动的手足……苏联在这次条约上并没有使中国失望,也永远不会使中国失望。”将外蒙古划为苏联的势力范围,在全世界正式承认日本霸占东北四省,还谈什么援助?中共深信苏联,是因为中共从成立以来都是苏联在中国利益的代理人。将中国人民正在为之浴血奋战的土地霸占一部份,交换给日本一部份,任何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对苏联失望,这从当时重庆各报纸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在中国只有中共不失望,中共从中华民族的立场超脱出来,也便于中共在抗战中更多的“自由行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