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第四卷 三、“第一次反共高潮”前后
   
     国民政府面临这样的局面:全力抗日的结果,摘取胜利果实的将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起就以推翻国民政府为根本目的,在抗日开始的三年来的全部活动证明,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且一步步接近其目标。共产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阶级斗争推进历史的主张,是和孙中山先生的求和谐,并且以改革而不是推翻现存的社会秩序的民生史观相反的,中国国民党不可能接受由苏共控制,并且代表苏共在中国利益的中共实现其目的。不过第三国际和毛泽东的路线并不完全相同,斯大林更着眼苏联东部安全的现实利益,由此希望中共和国民政府一致抗战,减轻日本军队在远东的压力;但是毛泽东更着眼于取得中国政权的长远利益,所以一刻也没有停止暴力革命,将抗战只是作为发展的良好时机,按照这基本需要,把统一战线只是作为与武装斗争相辅相成的手段,甚至与国军发生冲突也不顾,或稍稍实行一点小的退却而已。毛泽东和第三国际主席团成员王明的冲突,既有领袖之间的权力斗争,也体现苏联的国家利益和毛泽东个人夺取中国统治地位的冲突。毛泽东作为中共的当然领袖的地位,是在抗战爆发以后,他以抗战为掩饰的不停的暴力革命路线的成功,没有他的“自由行动”而建立的许多根据地,以及几十万军队,中共不可能在抗战胜利以后夺取全国政权。

   
     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已经从实践中明白中共利用抗战的企图心,当然会对此做出反应。而中共的一切扩张是以武力为基础的,这反应也首先只可能是武装的。
   
     最初的局部反击在山西;由国民政府中央主导的反击在安徽南部。中国人的鲜血流在日本人的枪炮下的时候,现在又要同时流在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中国农民暴动者的枪炮底下。
   
     半个多世纪过去,若干历史现象已经比较清楚。这时候的中国农民暴动,其实是被毛泽东等在特殊形势下所鼓动起来的。这个鼓动的核心群体,有的是出于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有的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得意寻找出路,而主导者毛泽东,则是一个满脑子帝王思想的传统农民暴动领袖,中国两千多年以来的无数农民暴动领袖,没有一个没有帝王思想。这样一个对民族的利益,对大众的疾苦都全然无动于衷者,其一切行为都被欲得天下的帝王思想所支配。因此,在他的领导下,才有洛川会议的只求中共军队的发展而不顾抗日的决定。才有贯彻这会议决定的利用统一战线的山西和平夺权模式,才有河北、山东的武装夺权模式,才有大量的变相苏维埃式的根据地,才有国共两党军队紧接着的流血冲突。
   
     从现在开始,中国国民政府军队同时要对两个敌人作战:日本军队,和一心想当皇帝的毛泽东所统领的中共军队,这两个军队都同样以推翻中国国民政府为目的,都把枪炮对准中国人的胸膛。
   
     这就是从抗战开始以来的国共斗争历史。这历史已经因为胜利者的强有力地长期宣传,在震耳欲聋的抗日口号声中,完全把真相和实质掩盖起来了。
   
     在一九三九年一月,中国国民党在重庆召开五中全会,通过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整理党务的决定着眼于政治上的限制中共;同年十一月的六中全会,已经从政治限共为主,变成军事限共为主,发布了《处置共党问题的新办法》等文件。
   
     最先最积极与共产党合作抗战的阎锡山终于明白,被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山西的抗日组织和军队,实际上都是被中共操纵。当时的情势是:山西的大中城市被日寇占领,广大农村和小城市,则被中共占领了大部份。这样的局面,在现今大陆出版的书籍中有概括的描述:“抗战初期,旧军受挫,战斗力日益衰落时,阎锡山对新军寄予希望。除晋东北完全由八路军控制外,晋西北、晋西南、晋东南三个地区,阎锡山利用新军维持着他名义上的统治。新军和牺盟会,在山西被称为阎锡山系统的新派。实际上,新派的领导权在共产党手中,新派的领袖是薄一波。刘少奇总结共产党抗战初期在山西的成功经验时高度评价了山西新派,指出:‘我们在山西的抗日根据地,最初是在和新派密切合作的形势下建立起来的。’”(注1)中共最重要的当事人薄一波在几十年以后回忆说:“随着形势的发展,牺盟会逐步掌握了县政权。在阎锡山的旧军队、旧政权溃败时,许多县的牺盟会同志根据党的指示,留在当地,坚持抗日斗争,有些人就接过了县长的职务。山西全省有七个行政区,其中五个行政区是由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担任领导的。这些行政区的县长也都是由我们推荐,经阎锡山直接任命的,因而这些县的政权完全由我们掌握。在其它行政区也有一些县政权掌握在共产党员手中。全省一百零五个县,有七十个县长是共产党员。”关于这些军队的真正归属,朱德对薄一波说道:“你们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只不过戴着阎锡山这顶帽子而已。”阎锡山显然上了中共的当。对于共产党的作为,阎锡山会怎么想?还是薄一波写道:“临汾失守后,阎锡山退到吉县,他想到自己经营大半辈子的山西,大部份地区已沦入敌手,旧军溃不成军;新军是壮大了,但‘它不是我们的’。他意识到自己设计的、借共产党之力‘复兴’山西的办法不灵了。”(注2)国共合作换取的是失去一切,任何人面对这样的局面,都会做出反应。
   
     中共怎么办呢?是否可能会因为自己造成了这样破坏抗战的局面,就有所收敛,而真正顾全抗日的大局呢?完全不是,而是正面对抗,加剧冲突。毛泽东说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而政权问题的根本问题是军队问题。所以在军队与政权问题上,中国共产党是寸步不让。现在中国大陆有关抗战的书籍中,中国知识份子们已经根据史实,正面肯定了许多国民政府领导抗战的功绩,但是对于抗战中的国共冲突,仍然是非常严格的禁区,只能够按照规定的宣传口径描写。在山西所引发的这场冲突,从来被命名为“第一次反共高潮”,哪怕中共在其它场合,甚至同一本书中已经详细地道出了中共如何乘阎锡山之危而夺取了政权,但是对于所谓“第一次反共高潮”的描述,从来避开这些冲突的来龙去脉,仅仅孤立地写阎锡山如何与蒋介石联合反共。
   
     阎锡山开始时并不打算以武力解决,甚至到了一九三九年的三月、四月,阎锡山在陕西宜川秋林镇,召开了山西军政民的高级干部会议,薄一波也让参加。阎锡山要求中共党员退出国民政府领导的军队,而这是抗战一开始中共就向国民政府保证过的。但是遭到了中共严厉的抵制和拒绝。这一点在中共内部也是早就有分歧的;当事人薄一波在同一本书中回忆刘少奇的功绩时写道:“少奇同志对山西的指导上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失误的。他后来在总结六年敌后工作时,就说道:当时北方局的领导,‘在路线上虽然是正确的,但是在各别政策上及各别的工作上亦不能免除自己的错误与缺点’。这种情况,我们是有过直接感受的。例如,在一九三八年初,北方局曾主张把中央关于‘不在国民党及其政府内组织秘密支部’的规定,不正确地搬到山西新军中来,一度要解散决死队中的党组织,造成思想上和组织上的混乱。好在这一次错误由他自己纠正了。”在山西的中共当局既然以违背与国民政府的协议为起点,大肆在国军中发展党组织,而造成了山西的新军被中共全面控制的局面,当阎锡山据理要求中共撤出这些党组织的时候,薄一波等中共领导成员,在宜川秋林会议上会拒绝了阎锡山的要求。
   
     中共中央在一九三九年五月十三日专门为了这次会议提出的问题,即“阎锡山较向右转”发出指示(按以下凡是出于《中共中央文件选集》者,概不另注)一共五条:第一条的基本精神是维持中共得到巨大利益的局面,口号是“全国团结,坚持抗战”。第二条是对在山西的国民党部“采取抵制的方针”,分化阎锡山与国民党中央的关系。第三条是“对山西旧军旧派采取争取的方针”。第四条是“对山西新派应帮助巩固其已得阵地与力量”,“应向他们解释我党的方针,要他们善于拥阎,尊重阎的领导与形式,取得阎的信仰”。第五条是“党的组织应更秘密起来,特别是在新军及政权中的党员更应求短小精干,秘密隐蔽,纠正一切暴露的方式”。当时双方还没有发展到武装冲突的地步,但是中共所采取的几条措施都不是缓和冲突,而是耍手段保持既得利益,并且作武装冲突的准备。在秋林会议以后,朱德和北方局指示:“一、提高警惕,时刻准备反击顽固派的进攻;二、掌握部队,不可靠的旧军官坚决撤掉,代之以共产党员;三、确掌抗日政权,各县‘牺盟会’武装都要靠近抗日县政府,抗日县政府都要掌握一支武装。”(注3)
   
     但是在华北和华中爆发冲突的局面已经逐渐明显,中共准备的政策是正面对抗,保住已经取得的部份政权。一九三九年八月十九日中共中央发出《对待局部冲突的指示》,这里第一次明确提出了非常著名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口号。在“七七”抗战刚刚爆发的时候,中共军队非常弱小,所以提出了四条归顺国民政府的条件:如今中共八路军大约已经扩展到五十万,虽然比起国军仍然弱小,可是国军负起了正面战场抵抗日军的重大责任,以避免国家不亡,不可能抽调大批军队与中共军队相对抗。所以在局部相比起来,中共已经相当强大了。这一情形使得中共中央敢于提出这强硬对抗的原则。而且最初是中共侵“犯人”,到了被犯者反抗的时候,毛泽东就打出这颠倒是非的口号。
   
     到了秋天,山西的形势已经变得严峻,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山西开展反逆流斗争的指示》。善于进行斗争的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为了宣传需要,把这场冲突叫做“反逆流”、“反投降妥协的斗争”。其实中共在抗战中从来没有停止反对国民政府和中国国民党,可是在各种文件中,反对的总是“亲日派”、“投降派”之类,一方面是为了分化国民党的需要,也是因为“反对国民政府”永远难以出口。所以在山西明明反对的是以阎锡山为首的国军和地方政府,文件中说成是“反投降危机”,文件中专门指令“不要指出阎锡山的名字”;同时文件中指令肃清山西“新派”内部不可靠份子,以“转变局面和克服投降危险”。由延安的中共中央起草,在一九三九年十月十日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山西省委员会关于坚持山西抗战克服危险倾向的宣言》,提出的方针是“开展山西的反汉奸运动”,“巩固山西统一战线”,“坚持阎司令长官颁布的民族革命十大纲领”,提出的口号是反对“投降”“分裂”“倒退”,“拥护阎司令长官抗战到底”、“发扬山西抗战的光荣历史”、“驱逐日寇出山西”、“驱逐日寇出华北”、“中华民族解放万岁”。这宣言是阎锡山开始反击中共的时候,中共在宣传方面的一部分,但是阎锡山却在口号中是拥护对象;中共在政权和军队问题上寸步不让,损伤了抗战力量,宣言中的爱国口号却比谁都喊得响亮。中国共产党在武装和宣传上的两手配合得相当巧妙,以至于光是从宣传文字上,几乎找不出中共的纰漏,以这些口号书写的历史,就会是颠倒的。只有从现在才公布的其内部文件中才可以得到真实的、相反的指令,例如刚刚两个月以后,毛泽东一九四○年一月十一日给彭德怀的电报中称阎锡山为“大资产阶级中最反动”者,“十分恶毒”。但是在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六日的指示中,命令给山西“旧派”以有力的还击,“但不要反对阎”,就像在华北、华中范围内广泛的袭击国军,但是一直高喊“拥护蒋委员长”一样。中共的两手策略的灵活运用,真是前无古人可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