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时评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第四卷 一、新四军的任务
   
     专门为了抗日而报请国民政府同意成立的新四军有一个显着特点,其基本任务就是打击国民政府领导的军队,而不是日本军队,这是新的史料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
   
   

     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作出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决定。所谓“发展华中”,就是从国民政府的地方政府手中武装夺取权力。原来一直负责华北党务工作的刘少奇在会议后,立即改任中原局书记,以及江北指挥部政治委员和新四军政治委员。他代表中共中央领导着湖北、安徽、江苏地区的工作,特别是苏北根据地的建立。
   
   
     华北得手,毛泽东等沾沾自喜,立即从华北转向华中。中共中央书记处在一九四○年三月十一日指示刘少奇,关于华北的一段是胜利者的总结:“华北、西北摩擦情况,晋西北顽固势力已全部肃清,石、高已溃散,残部退山东之荷泽,朱怀冰一个师大部被消灭,鹿、朱退辉县,何绍南已逃跑,保安队被大部消灭,在华北特别在汾离公路、白屯公路、长治、磁县、大名支线北,我们已占绝对优势。山东境内我、顽两方尚在对峙中,惟我有政权达四十县。”如此巨大的胜利,是八路军从日本军队手中夺取的吗?以上所列的进攻打击对象全部都是国军及其高级将领!中共要乘胜推进,转向华中:“顽方在华北摩擦受到严重失败后,加之我又增兵陇海路,摩擦中心将移至华中。”(以上两段分别摘录自《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二集第三二四页、三四二页)另外一份重要文件没有选入《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但是在《毛泽东年谱》(一九四○年四月五日第一八四页)中摘录,毛泽东夺取全国的野心已经毕露:“整个苏北、皖东、淮北为我必争之地。凡扬子江以北,淮南路以东,淮河以北,开封以东,陇海路以南,大海以西,统须在一年内造成抗日民主根据地。”这好像是在大地图前面用大笔一划,划定了地区,然后就派遣军队去夺取,但是从来不是从日本占领者手中夺取。这证明无论哪里发生国共之间的摩擦,皆不取决于国民政府,而是中共中央。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一集公布,一九三八年五月十四日的行动指示中,竟然没有一处要新四军去抗日,只要去扩大地盘。现在全文抄录,在每一条后加以分析:“长江东南局及项英同志:甲、迭次来电均收到。根据华北经验,在目前形势下在敌人的广大后方,即使是平原地区,极便利于我们的游击活动与根据地的创造。我们在那里更能自由的发展自己的力量与影响。只要自己不犯严重错误与慎重从事,是没有什么危险的。”这一段是讲华北的游而不击的经验的成功。“乙、因此新四军正应利用目前的有利时机,主动的、积极的深入敌人后方去以自己灵活坚决的行动,模范调动纪律与群众工作,大大的去发动与组织群众,建立地方党,组织与团集无数的游击队在自己的周围,扩大自己,坚强自己,解决自己的武装与给养,在大江以南创立一些模范根据地,以建立新四军的威信,扩大新四军的影响。”这一段行动方针,完全没有命令新四军如何去准备抗日,而都是命令“去发动与组织群众,建立地方党”和根据地政权。“丙、必须向党的干部解释,目前斗争形势与过去有根本区别,因此目前的工作方法与方式应与过去有根本区别的不同,要他们在大胆的向外发展与积极的抗战行动中来扩大与巩固统一战线,争取更多同情者在自己周围,同时扩大与巩固自己的力量。也只有这样,才能有力的打击造谣中伤与打破防范限制。中央书记处。”(中共)过去与国民党作殊死战与(中共)抗战中对付日本人,在方法和方式上有什么根本不同呢?是“巩固统一战线”,是“扩大与巩固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像过去(中共)打国民党军队那样,(不是中共)去与日本军队拼命。
   
   
     在《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二集中登载,在一九三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发出了《中央关于发展华中武装力量的指示》,其第一条指出发展的必要性:“我在华中之游击战争及武装力量有很大发展前途,过去由竹沟出发之少数部队,如八团队彭雪枫部现在已发展合计万余人,在鄂境我成立之游击队亦有数千人,便是明证。在江南则因国民党之限制及其统治力量之雄厚,致发展迟缓,在将来发展亦有很多困难,在华北则过去已有大量发展,现在中心任务是巩固工作,因此华中是我党发展武装力量的主要地域,并在战略上华中亦为联系华北华南之枢纽,关系整个抗战前途甚大。”第二条只有两句话:“蒋已批准新四军在华中成立指挥部,我应利用此机会来作发展的布置。”以下的具体布置省略不录。
   
   
     为什么要在华中发展呢?在华北的山西、河北、山东都已经有大量发展,目前进入巩固时期,彭雪枫等部的经验显示,在华中可以大有可为:战略地位重要。但是以上的文件也透漏,在华中的国民党的“统治力量之雄厚”。既然国民党的统治力量之雄厚,为什么要去和国民党争地盘呢?要抗日应该和日本军队相争才对。这显示中共中央一开始就明白在华中的发展会造成和国民政府抗日力量的冲突,但是中共以华中的战略利益重要而不顾一切。
   
   
     在发出以上指令以后三天,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建立皖东抗日根据地的指示》,明确提出打击的对象不是日本军队:“依皖东抗日目前的情况,必须我们长期努力进行统战工作,坚决打击汉奸和顽固份子,尽力扩大党和群众运动,推动地方进步,才能达到建立根据地的任务。”所谓“统战工作”的内容,是分化瓦解国军;打击所谓“汉奸和顽固份子”,就是打击敢于妨碍中共的扩展行动者;扩展所谓“群众运动”,就是变相的苏维埃运动;然后是目的:“建立根据地”,即拥有武装力量的国中之国。
   
   
     在对待日本军队方面,先后建立中共政权的各个省区,也不相同。在山西省,是中共刚刚开始抗日的时候,为了配合国军对抗日本军队的正面进攻,从侧面也和日军有过一再的小型的战斗,平型关是其中之大者;在河北,中共在分散的农村也不得不面对日军的扫荡,也有小的零星战斗;在山东,八路军反击日本军队的小扫荡也时常有,徐向前所部的山东纵队有七万多人,调拨给一一五师的有三万多人,共十多万人,他列举了两年中有八次与日军小冲突(其中有两次是小到不能记载的冲突加起来算的),平均三个月一次。
   
   
     但是在华中,中共军队真正的作战对象却完全是国军。翻阅中共中央文献办公室编写的《刘少奇年谱》,有点惊人地发现,从刘少奇担任中原局书记以来到一九四○年底的接近两年的时间,刘少奇的所有向中央的报告和他对新四军的指令,没有一次是为了打击日军,而是全部针对国军的。以下主要根据《刘少奇年谱》,参照毛泽东的指令、《中共中央文件选集》和新四军主要指挥员等的回忆录等,看看新四军如何成长和建立江南根据地的。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在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下旬率领了中原局机关及干部三百多人到达安徽涡阳县开始,直接领导了华中的中共军队的扩大和建立新政权的活动,以下逐月清理其活动。
   
   
     十一月十一日,向中共中央汇报彭雪枫的活动以后,对于发展前途说道:“此间局面尚有大开展之可能。给养完全有办法解决,无须延安及军部供给,只要有干部,在半年内扩大雪枫部两万至三万人完全可能做到。”(注1)(按:以下凡是出自《刘少奇年谱》者,一律不再加注。)但是原来中原局的驻地竹沟,仍然有许多伤病员,在十一月中旬受到袭击,这件事表示江南的冲突加剧。
   
   
     根据这报告,延安发出《中央关于江北新四军向东至海边发展的指示》(注2)(按:以下凡是出自《中共中央文件选集》者,也一律不再加注)“甲”是对刘的报告“完全同意”;“乙”指令道:“整个江北新四军应从安庆、合肥、怀远、永城夏邑之线起,广泛猛烈的向东发展,一直发展到海边上去,不到海边决不应停止……”用地图的比例尺粗略的量了一下,安庆在安徽省的西部,到上海的距离大约是五百五十公里;合肥在安徽省的中部,到海边大约四百公里。这是一片极为广大的地区,这些地区都如果赤化,抗战胜利以后的国民政府将不可能回到南京首都,因为南京上海都在其包括的地区之内。过去苏维埃时代,中共不仅仅不能随意夺取中华民国的土地,而且起码的立足点都成问题。如今以抗日的名义可以随意扩展;过去苏维埃时期,中共的武装斗争斗了十年,到西安事变的时候,仍然只有大约三万人,如今的每一次徵兵,都是以抗战的名义,所以成倍地发展。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极大地帮助了中国共产党,以下的几条都是吸收知识份子,以便培养中共的干部方面的,毛泽东正是在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一日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吸收知识份子的决定》,这方面暂时不计。
   
   
   
   
   
   
     十二月十一日:刘少奇与张云逸、徐海东、邓子恢致电中共中央书记处、项英:“在皖东津浦路沿线,韩德勤、李本一等部从东、西、北三面向皖东新四军围击,企图用武力压迫新四军过江南。‘我们的对策是以包围打破包围,并控制东进道路。’”周恩来在一九三九年二月来到新四军做出的决议是“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这决议一直是新四军发展的基本方针,而皖东北向东,就是苏北,这是中共中央一直坚持建立根据地的中心。所以这里坚持“控制东进道路”。十二月十九日,刘少奇致电中共中央提出:“在整个华中,大有发展希望的地区是:(一)汉口附近直阳、京山、黄冈南李先念部活动地区;(二)豫东彭雪枫活动地区;(三)江苏北部,苏北又是有最大发展希望的地区,这是我们突击方向,应集中最大力量向这方面发展。”根据刘少奇的意见,中共中央中原局发出通知,把苏北定为新四军发展的主要方向。据十二月二十七日刘少奇致项英等的电报,彭雪枫部给养已经解决,由原来的三个团发展到十余个团。并且刘少奇主持中原局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向华中敌后发展的工作方针,号召新四军江北部坚决突破国民党顽固派的限制,以实际行动实现中共中央提出的东进意图。”刘少奇主张向苏北发展,也与陈毅的主张相合,但是原来新四军的主要负责人项英却持不同看法,主张向南。刘少奇得到了延安的支持。在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并且给新四军下达坚决以武装对抗摩擦的强硬指令:“在淮北可激进一些,一般的与山东地区相同,除发展军队外,还应争取政权,如武装摩擦则应以武装还击之。在淮南应有严正态度对付一切摩擦,在有力有利的条件下,亦应给武装进攻者以反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