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第三卷 三、明暗两面
   
     在日本人写的《蒋总统秘录》第一集中,有一封毛泽东在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亲笔写给蒋介石的重要信件,表示他对于蒋介石委员长以及国共合作抗战的忠贞不二,这一封信由周恩来亲自交到在武汉指挥会战的蒋介石手中。因为中国大陆的《毛泽东选集》、“毛泽东著作选读”等经典文选都不曾发表,没有办法证实这信件的真伪。近年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出版的《毛泽东年谱》中,提到了这封信,而且部份摘录,这就证实了这信件的确出自毛泽东之手。但是,基本的、最重要的部份却完全被删除了。因为这信件的基本精神与中共当时的作为完全两样。所以必须联系促成这封信件的中共中央六届六中全会的各种文件,以及中共在这封信件前后的各种具体作为对比,来了解这信件的真正意义,并且进一步来了解毛泽东和中共。现在全文抄录如下:
   
   

     “介石先生惠鉴:恩来诸同志回延安,称述先生盛德,钦佩无既。先生领导全民族进行空前伟大的革命战争,凡在国人,无不崇仰。十五个月之抗战,愈挫愈奋,再接再励,虽顽寇未戢其凶锋,然胜利之始基,业已奠定,前途之光明,希望之无穷。抗战形势,有渐次进入一新阶段之趋势,一方面将更加困难,然一方面必更加进步。必须实行团结全民、巩固与扩大抗日阵线,坚持持久战争,动员新生力量,克服困难,准备反攻。在此过程中,敌人必须利用欧洲事变与吾国弱点,策动各种不利于吾国统一团结之破坏阴谋。因此,同人认为此时期中之统一团结,比任何时期为重要,唯有各党各派及全国人民克尽最善之努力,在先生统一领导之下严防与击破敌人之破坏阴谋,清洗国人之悲观情绪,提高民族觉悟及胜利信心,并施行新阶段中必要的战时政策,方能达到停止敌人进攻,准备战争反击之目的。因武汉紧张,故欲恩来同志不待会议完毕(按: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即行返汉,晋谒先生,商承一切。未尽之意,既托恩来面陈。泽东坚决相信国共两党之间长期团结,必能支持长期战争,敌虽凶顽,终必失败,四万万五千万人之中华民族,终必能于长期的艰苦奋斗中克服困难、准备力量、实行反攻、驱除顽寇、而使自己雄立于东亚。此心此志,知先生必有同感也。专此布臆,敬祝健康并致民族革命之礼。毛泽东谨启。民国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注1)
   
   
     这封信件中,对于十五个月的抗战的评价是“愈挫愈勇”、“胜利之始基,业已奠定”,而不是中共后来一直宣扬的“蒋介石卖国,一贯消极抗战”;抗战阵营内部的团结,“比任何时候都重要”,这只有在“先生统一领导之下”才能取得,对蒋介石委员长的恭敬拥护之诚,对于国家民族之忠,对于在中国国民党领导下的抗战到底的决心,对国共两党团结的重视都不曾见于其它公开发表过的毛泽东的各种著作选集。
   
   
     近年出版的《毛泽东年谱》对这信件说明如下:“九月二十九日,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开幕。毛泽东被推选为全会主席团成员,并在会上宣布全会的议程。同日,六中全会主席团决定,以毛泽东名义写信给蒋介石,……”(注2)这第一次透露该封信是由六中全会主席团决定写的,可见这封信件是中共的这次重要会议的产物。
   
   
     中共中央六中全会是对洛川会议以后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内的中共的路线和执行情况的一次全面检验,并且提出了今后的发展方针。毛泽东在会上做的三个半天才做完的长篇报告,当时中共在延安的“解放社”曾经正式出版,但是在《毛泽东选集》及各种毛泽东的著作读本,只是将部份讲话另外加上标题发表。该长篇报告在一九九一年出版的《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中有一百零六页,是中共建国以来第一次全文发表。(按:以下关于中共六中全会文件的大量引用,都出自《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一集,一律不再另外【注释】)
   
   
     因为自从七七事变之后一年多以来,中共利用参加抗战的合法形势,已经从贫瘠的陕北扩展到山西全境,刚刚开始进一步向河北、山东扩展;军队也获得成倍的增加,每占据一个地方就着手建立国中之国。中共尝到了甜头,因此希望能够继续这样下去,进一步巩固“统一战线”。所以毛泽东在报告中对三民主义有动人的歌颂,对蒋介石委员长有难以令人相信的称赞,对中国国民党的政策的坚决肯定,这些都是中共其他任何领袖如王明等所不能比拟的。会议还有另外一个基本精神,就是加快发展壮大中国共产党的力量,即扩展军队和扩张地盘,但是仍然用合法的和平方法取得。
   
   
     以下对于毛泽东的报告和中共六中全会的有关文件进行分析,以便了解中共的两手策略。
   
   
     毛泽东分析了抗战是一场持久的战争,而至胜的基础,是全民族的团结;全民族的团结又仰赖于所谓的国共合作局面;抗战和国共的合作的领导者是国民党。因此,毛泽东对于国民党的历史传统和领袖,以及指导这一切的三民主义,都有对于毛泽东来说的空前绝后的肯定和歌颂。
   
   
     关于国民党的历史和抗战中的地位,毛泽东说:“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以国共两党为基础的,而两党中以国民党为第一大党,抗战的发动与坚持,离开国民党是不能设想的,国民党有它光荣的历史,主要是推翻满清,建立民国,反对袁世凯,建立联俄、联共、工农政策,举行了民国十五六年的大革命,今天又在领导着伟大的抗日战争。它有着三民主义的历史传统,有孙中山先生、蒋介石先生前后两个伟大的领袖,有广大忠忱爱国的党员。……抗日战争的进行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组成中,国民党居于领导与基干的地位。十五个月来,全国各地抗日党派都有进步,国民党的进步也是显着的。它召集了临时代表大会,发布了抗战建国纲领,……可以预断,国民党的前途是光明的。”毛泽东对于中国国民党及其领袖的肯定,在这次报告以后都再也听不到了,而且反其道而行之。
   
   
     关于对蒋介石委员长的拥护,毛泽东在《全民族的当前紧急任务》部份,第二个小标题是《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拥护国共合作,反对分裂,反对任何的汉奸政府》。一开头就说:“新环境中,敌人的方针,必然集中于反蒋反共,建立全国性的汉奸政府,企图推翻蒋委员长、推翻国民政府,破坏国共合作与全国团结。针对敌人的这种方针,全民族的第二任务,在于号召全国,全体一致诚心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拥护国共合作,拥护全国团结,反对敌人任何不利于蒋委员长、国民政府、国共合作的行为,反对任何的汉奸政府统治中国。”第十五个小标题是《发展国共两党及各抗日党派,强固统一战线,支持长期战争》,并且说道:“所有前述各项紧急任务,有待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各党派推动全民族,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坚决的行动起来,而欲达此目的,非发展统一战线中各个党派的组织力量不可。……统一战线以国共两党为基础,而两党之中又以国民党为主干,我们承认这个事实。因此,我们坚决拥护蒋委员长及其领导之下之国民政府与国民党的,并号召全国一致拥护。”当时汪兆铭刚刚当了汉奸,日本人全力扶植汪而打击蒋委员长;在武汉失陷以后,出乎日本人意料之外,中国国民政府不仅仅没有屈服,而且坚持持久抗战,对于汪的背叛,蒋介石委员长和国民政府都发表声明坚决反对,这也是毛泽东不得不歌颂蒋介石委员长的原因之一。而苏联为了自身的利益,希望中国抵抗下去,以减轻其在远东的负担。这都是毛泽东不得不主张团结的原因。而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共刚刚才获得发展,力量仍然弱小,也没有本钱和国民政府公开对抗,仍然需要继续“合法”地利用国民政府。
   
   
     关于三民主义部份,毛泽东说:“抗日战争民族统一战线以三民主义为政治基础,不但是合作抗日的基础,而且是合作建国的基础。三民主义中的民族主义将引导合作到争取民族解放,其民权主义则可能引导这个合作到很长的时期,三民主义的政治纲领与政治思想保证着统一战线的长期性。”这就是把国共两党的政治基础加以肯定了。有了共同的政治基础,其它都是小问题了。不过毛泽东对三民主义的内容是按照他的需要任意解释的,这里暂时含糊其辞。
   
   
     关于长期合作,毛泽东居然用一万几千字来论述。毛泽东说道:“所谓长期合作,不但是在战争中的,而且是在战争后的。抗日战争是长期的,战争中的合作已经算得是长期得了。但是还不够,我们希望合作下去,也一定要继续合作下去。这有什么保证呢?保证就在:战争中得合作决定着战后的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主要的国共两党,必须同患难,共生死,力求进步……。”令人注目的是,毛泽东在报告中明确地提出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要服从于统一性,阶级之间要讲调和,这就在理论上为长期合作提出了根据:“否认独立性,只讲统一性,这是背弃民权主义的思想,不但我们共产党不能同意,任何党派也是不能同意的。没有问题,统一战线中,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而是服从统一性,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只是也只能是相对的东西。不这样做,就不算坚持统一战线,就要破坏团结对敌的总方针。”中共从来在实际生活中,把独立性放在统一性之上。而在理论上把统一性放在独立性之上,也只有这一次。王明被批判,因为他主张一切通过统一战线,实际上与毛泽东在这里把统一性摆在独立性之上是一样的。同样,毛泽东在这里提出阶级斗争服从民族斗争的原则:“在抗日战争中,一切服从抗日利益是总原则,阶级斗争必须服从于民族斗争的利益与要求,而决不是相违背。但是,在阶级社会存在的条件下,阶级斗争不能消灭,也无法消灭,企图根本否定阶级斗争存在的理论是歪曲的理论。我们不是否认它,而是调节它,我们提倡互助互让政策,不但适用于党派关系,基本也适用于阶级关系。”本来所谓“统一战线”,就是中共利用抗战,利用国民党,一切都是权宜之计,但是毛泽东把这一时的政策赋予根本的理论依据,等于在理论上背叛了马列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阶级论,所以毛泽东以后长期隐瞒了他的这一讲话段落。因为按照毛泽东的这主张,中共在行为上破坏团结,只顾发展军队和根据地,完全是对于这讲话的背叛。
   
   
     国共两党这样合作无间,是为了建立一个三民主义共和国。毛说:“我们所谓民主共和国就是三民主义共和国,它的性质是三民主义的。按照孙中山先生的说法,就是一个‘求国际地位平等,求政治地位平等,求经济地位平等’的国家。第一,这个国家是一个民族主义的国家。……第二,这个国家是一个民权主义的国家。……第三,这个国家是一个民生主义的国家,它不否认私有财产制。……我们所谓民主共和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就是真正三民主义的中华民国。不是苏维埃,也不是社会主义。……一句话,赶走日本帝国主义,就有一个独立自由幸福的三民主义新中华民国。”毛泽东在这里居然说中共的未来既“不是苏维埃,也不是社会主义”,而是“独立自由的三民主义新中国”,放弃了共产党的未来,就是放弃了共产主义,这个党就不是共产党。研究毛泽东的专家应当研究毛泽东在这时期的思想,因为这超过了策略的需要,是他的马列主义理论修养的不足,推翻国民政府的信心不足,还是他的信仰动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