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牟利型政府?没听说过这个名词?这就对了,因为这是我杜撰的。根据目前中国政府最显著的特点,我杜撰了这个名词。当然,是有讲的。其实把“牟利”二字换成“自利”也是可以的,一重“牟”字,一重“自”字,都有道理。我以为牟利之牟字更能体现当今中国政府的特点,所以名之曰“牟利型”。
   
   以当今主流世界对政府作用之理解,我大致概括成这样:“受民众推选的代表,代替大众对国家或地区进行行政管理的机构。管理包括国家的一切行政管理职能,包括税收、治安、军队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政府、执政党与国家、大众的关系。在过去封建时代,国家的所有者为皇帝,他是代天巡狩,就是代表上天来管理国家管理万民的。进入现代社会已经完全改变了,国家是由大众组成的,也是由大众所拥有。政府和执政党不过是代替大众行使管理职能。
   
   因此假如执政党和政府把自己视作“民之父母”是极其荒谬的,国家的拥有者是全体国民,政府执政党不过是受雇于民,就是替国民打工的。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国民的小保姆,哪里有小保姆把主人当作儿女的?简直就是乱伦嘛。理清楚政府、执政党与国家、国民的关系,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所谓“牟利型”政府的概念。

   
   按照中国政府自己的说法,是向服务型政府转型。转了这么多年,服务型是完全没有,转成了“牟利型”。也就是说政府的主要行为不是代替国民大众管理国家,不是向国民大众提供服务,而是替自己“牟利”,或称自利,这是此刻政府的实质。
   
   如何牟利?首先讲财政收入的使用,中国现在年GDP总量大约在四十万亿左右,财政收入大约为十万亿,也就是说占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被执政党收入囊中。其实这只是中国政府公布的“正式”财政收入,真实数字远不止此。经济学家统计计划外的财政收入大约与计划内相等,也就是说还有另一个十万亿被政府收进了腰包,他们只是不说或者说不出口来而已。
   
   什么是计划外的财政收入?其实就是他们反复说要治理的乱收费、乱摊派。比如说一个城市一年交通警察收的罚款,不要以为很少,实际上假如公布出来会吓你一跳。比如说路政部门上国道、高速公路见车就罚超高超载的罚款,不要以为少。有物流业的行家统计过,从广州开汽车到北京的费用比从广州运同样货物到美国还要高。再比如你申请结婚登记,收你工本费,当然是比市价高很多倍,然后照片不允许到外面照,必须当场照,价格等于市价数十倍。等等诸如此类的费用收取就是计划外的财政收入了。别以为小鼻子小眼的,一年下来全国统算就是另外一个十万亿了。政府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他们年年喊治理,却节节攀高,也不知道是无能还是故意纵容或者两者皆有。
   
   算算看整个国家的经济总量的二分之一被政府拿走了。据统计中国人的税赋痛苦指数是世界第二,仅次于高税收高福利的法国。其实他们统计的就是正式的财政收入,就是计划内的,计划外的根本无法统计。假如真如经济学家估算的一样与财政收入相当的话,那中国的税赋痛苦指数绝对是世界第一的,把法国远远抛在身后。
   
   税赋痛苦世界第一了,那么国民享有的社会福利与之相等吗?错,不但不相等,反居世界第一,倒数。首先说医疗,城市人口一般有医疗保险,但是医疗保险翰盖的部分非常低,往往需要自己掏腰包,还不小 。大量的农村人口基本上是什么都没有,完全自负。于是农民基本上是小病就扛过去,大病就只有等死了。这就是世界经济总量第二的大国国民的医疗福利,反观印度,经济总量大约相当于中国的四分之一,可是数十年来国民医疗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对此中共绝对应该汗颜,否则就是臭不要脸,因为中国的社会福利连很多贫穷的非洲国家都不如。第二谈教育投入,中国至今对教育的投入大约财政支出的百分之二点几,这一点也雄踞世界第一的宝座,倒数。
   
   说中国政府对国家国民的掠夺远不止正式非正式的财政收入,还包括很多其他方面。其中最典型的是垄断市场剥削,看看中国前几十位的大企业,名字清一色都是以“中国”开头的。大家都知道名称以“中国”开头的都是所谓中央直属企业,俗称央企。不仅清一色的中国打头,也是清一色的不要脸式的残酷掠夺。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动、中联通、中行、中国工商行、中国建行等等,盈利长期位居世界前列。于是中国有了全世界最高的油费(相对于国民收入),世界上最高的通讯费(相对于国民收入),银行则赢利归己,坏帐全部由国家买单,实际上就是纳税人买单。
   
   对国民都掠夺到了这个份上了,该完了吧?抱歉,远不止此,还有更令人发指的,就是土地和强拆。记得我九十年代在洛杉玑的时候,朋友的8万美圆的房子有前后院一百多平方,加一百多平方的上下两层楼房,在当时已经低于广州市的楼价了。如果到了今天,这点钱在广州市只能买到实际面积二三十平方的单身公寓,在北京和上海大概只能买到一个厕所浴室,而中国国民收入还不到美国的几十分之一。
   
   而土地拍卖的收入归地方政府所有,于是地方政府想方设法抬高楼价,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基本上不见踪影,即便推出一点点也都被公务员的亲属霸占了。更加令人愤慨的是为了把土地买出去,在拆迁补偿无法谈拢的时候,地方政府不惜动用警察、城管强行拆除国民现有房屋,于是自焚的、炸政府的、跟政府人员打斗的消息天天现身网络。而即便是世界上最高的楼价买的房子,你连拥有权都没有,土地永远归国家所有,实际上就是政府所有。你买到的只是七十年的使用权,很多地方只有五十年甚至二十年,到期限政府可以选择拆你房子或者要求补地价。
   
   这样一个厚颜无耻的政府,掠夺来掠夺去,把钱都收入自己腰包了,该很富了吧?错。审计署审计结果,全国地方政府的负债十万亿。不但不富,还欠了一屁股债。钱都到哪里去了?挥霍一空。一方面冗员之多令人乍舌,据说全中国吃财政饭的包括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有六千万,要养活那么多人不靠打劫靠正常税收根本不可能。二是公款消费,据统计全国的三公消费(公款旅游、公车费用、公款吃喝)已经达到两万亿。三是市政投入,官员升官需要政绩,最大的政绩是GDP增长量。
   
   那么增长率上不去怎么办?答案是靠投资拉动,于是一大批各种式样的公共工程上马,硬靠投资拉动。高投入、低效率、低质量、低水平、中饱私囊、上下其手无所不为。连温家宝都要保八,他下面的就更加为所欲为了。这是一个无底洞,多少钱投进去都能打水漂了,同时也造就了无数贪官污吏。各省的交通厅长是一个高危职位,河南省前后六任厅长或枪毙或坐牢,没有一个能干到结尾的。
   
   有了这么多的支出项目,中共政府也就成功地转型,成为一个世界上唯一的牟利型政府。几乎上上下下一切行为都以牟利为第一,最典型的就是你在城市往往看不到一个交通警察,指挥交通的全是“辅警”,就是编外警察。那么交警都到哪里去了?全都到路面上收罚款去了。难以置信吗?这就是中国式的奇迹。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中共政府做不出来的,前一向六个青海省的厅级官员在上海虹桥一顿饭吃了二十多万。想想看,这么挥霍,他不抢钱怎么行?最近网络上最红的郭美美事件,一个红会官员的情妇光是几万元一个的爱玛士坤报就有几十个,还要住大别墅,开三百万一台的玛莎拉蒂,林宝坚尼。政府不牟利不抢钱,怎么经得住这么花?
   
   这么烂的一个政权,居然还做着永久执政的美梦,还天天用公共资源自我吹嘘。有一项中共绝对位居世界第一的,正数,就是他们的脸皮的厚度。
(2011/07/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