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井蛙文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下班回来,在沙发上睡着了。梦见哥哥和我从中国坐火车回美国。每一站都停,很多人站在我身旁,很热,哥说要八十八个小时才能抵达加州旧金山。可是,我们已在火车上过了一个礼拜,下一站是佛山。
   (2011/5/31 JINGWA)
   
   

   
   白色和黑色是如此不可调和地共存。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唯独我是白色的。我偷摘邻居家从围栏伸过这边来的水蜜桃,邻居一眼就能认出我来。因为我身上带光。如果整个世界都是白色,唯独我是黑色,我爬到邻居家偷吃柿子,邻居也一眼能把我认出。因为他借助了世界的光把我逮住了。这有什么好玩的呢?如果我身上是一半黑一半白,只要我一走出自家房门,邻居就知道是我正向着他家院子走去。反正怎么着都不可以。变换无限的可能性都是不可能的,除非邻居死了或者永远不回家。
   (2011/5/30 JINGWA)
   
   
   我挨着沙发上的小枕头,我想,整个花园若只是白色的。多可怕。所有的树枝和花朵都是白色的,多乏味。所有的泥土都是白色的,多恐怖啊。白色能把四周的栅栏也映照得发光发亮,这不是德加的水银舞台吗?若下场白色的雨,雨线是白色的,这不是雪天里的景象吗?其实,把它想象成雪天里的花园,还好,不像精神病患者的颜色恐惧症。
   (2011/5/29 JINGWA)
   
   咳嗽渐渐好起来。着手写《阿伽门农的使者》,可惜失败了。没有写这种史诗的精神状态,坐在电脑旁,一个字也没敢下手。于是,我想写点别的诗,还是没能从艺术评论或者艺术史的影像中走出来,我希望,能看见真实的苹果,和一堆可以用手触摸的苹果的感觉。这需要我把自己闲下来,然后把整个花园变成一种单一的颜色,过程中只有我自己把别的颜色调配出来。就像做了一个真实的梦。
   (2011/5/28 JINGWA)
   
   做了个梦。吃了一只永远吃不完的苹果,绿色的,心是红色的。非常鲜艳的绿色和惹人食欲的红色。可是,我已经吃累了,吃来吃去,果子还剩很多。我焦虑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告别食欲?她苦恼地望着我发呆,就像我平时呆呆地看着我家的柿子树一样。后来,我因为苹果吃多了得了健忘症。忘记饭食的时间,也忘记自己是谁,我永远也不知食物为何物。第二天,我发现柿子树上满满的苹果青红交错,真美。可是,我本能地伸手摘了一个,陌生地往嘴里送,轻轻地咬了一口。
   (2011/5/27 JINGWA)
   
   
   
   我今天的状态就是厌倦情绪。但这个词语不是针对科学理性而言的。我身上没有科学的理性思维,更没有推理的能力。只是,我对一些习惯性发生的语言、表情、以及事件的起因结果感到厌恶。因为,一切可以估计的结果都不是我想象的开始,一切可以重复的东西,像情绪,像机器,像公式换算,这些词汇多么可怕。这些词汇堆放在一个人的脸上,看上去会多么可怕。如果,这些语言习惯,这些机器运转,这些公式换算全都在一个相同的人身上每天重复地变化着,我还需要风景滋养我的眼睛吗?我还需要颜色来调节我对日夜的恐惧感吗?我还需要像这些天咳嗽时每天坚持喝白开水而不是红茶吗?
   (2011/5/26 JINGWA
   
   
   
   很长时间了,我还没放下黑白两色不管在空间还是时间上的不同表现,或者单色艺术的无限的空间想象。我执着于把时间也融入到空间中去,且其色彩,单色的白或单色的黑,可以看见我自身的强势和弱点,透过时间,我看到了我在白色中的弱小如豆,在黑暗中的自大和无限延伸。由于无限,我还看到了我自己的另一面,那就是不是纯粹的黑或白。而是引来了其他色彩的参与。
   可我自身的特性,不管是黑还是白,都是抗拒外来色彩的,尽管其内在色质可以容许不同的色彩出现,可我自己,却是在纯粹黑时抵抗着,白时也抵抗着。因为,纯粹的白是一种强大的光,可以覆盖黑色。然而,纯粹的黑色也是强大的,也可以覆盖白色。但我想要的,只是我自己的精神。
   因此,我在写完《二十二:白色宣言》后,还会继续思考我究竟在那个色点上会比较安全,或者幸福。
   (2011/5/25 JINGWA)
   
   
   大夫开给我的止咳药当中,我最感兴趣的是黄芪、白术和远志。这几样药都是治疗咳嗽养肺气的。黄芪和白术,我自小在我母亲厨房里经常看见,比较熟悉。可是,远志这个药名很诗意,于是翻查了这些医书资料,很是长智。果真“久病成医”。
   
   《神农本草经》“远志:主咳逆伤中,补不足,除邪气,利九窍,益智慧,耳目聪明,不忘,强志倍力。”
   《本草纲目》“远志:入足少阴肾经,非心经药也。其功专于强志益精,治善忘。盖精与志,皆肾经之所藏也。肾经不足,则志气衰,不能上通于心,故迷惑善忘。《灵枢经》云,肾藏精,精合志,肾盛怒而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喜忘其前言,腰脊不可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又云,人之善忘者,上气不足,下气有余,肠胃实而心肺虚,虚则营卫留于下,久之,不以时上,故善忘也。陈言《三因方》远志酒治痈疽,云有奇功,盖亦补肾之力尔。”
   《别录》:“远志,去心下膈气,亦即此意。”
   .《本草正义》:“远志,味苦入心,气温行血,而芳香清冽,又能通行气分。其专主心经者,心本血之总汇,辛温以通利之,宜其振作心阳,而益人智慧矣。”
   《三因方》:“远志,治一切痈疽,最合温通行血之义,而今之疡科,亦皆不知,辜负好方,大是可惜。颐恒用于寒凝气滞,痰湿入络,发为痈肿等证,其效最捷。”
   大同小异。但是,《本草纲目》里说的远志能治善忘,而善忘是因为“志气衰,不能上通于心”之故,我想,这些生长于山林中的植物变成如此神奇的药物,真有趣。(2011-5-24 JINGWA)
   
   
   
   
   柿子树一天比一天茂盛,就像时间从未来回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而未来也是今天的这个时候。今天也许也将是未来的这个愿望的实现日。我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的露天茶桌上看它,无精打采。艾略特的时间观念,像针水深深地注入到我的体内,成为我自己的时间观念。我在数树叶时,我的眼睛疲劳得只想闭上。可是,当我睁眼,满世界都是树叶,从开始到结束,再从结束到开始。没完没了的跳动着的时间的精灵,在枝叶上舞蹈。我爱慕地多看了一眼我的树,回屋看卡通片。我的咳嗽使我停止一切的书籍阅读和思考。只能做些简单而快乐的事情,比如呆坐像个无奈的小孩或睿智的老人。
   (2011-5-23 JINGWA)
   
   
   这幅1845年的《奥松维尔伯爵夫人》素描,安格尔充分展现了他那极其注重传统像拉斐尔那样的大师的线条感,更甚于颜色所突显的美。这其实就是那幅油画《奥松维尔伯爵夫人》的草稿,我想它比油画鲜亮的颜色更真实其线条更能带给我心灵的感触,自然,那幅借助镜子突显伯爵夫人柔和的背部,细嫩的脖子,以及细致整齐发亮的头发上别着的红色头饰,抢占了我对这位优雅高贵伯爵夫人的一切感官想象,她不让我有丝毫的想象,因为,安格尔让我的感官就永远停留在她身上的线色上。这位在思考中的伯爵夫人,素色草稿也能看出其线条的深度。
   (2011/5/22 JINGWA)
   
   又是周六,空气中带着阳光的温暖,我在洗衣机旁忙碌了一个上午。进进出出时,无意发现邻居家的院子竟然开着如此好看的粉色月季。咳嗽了这些时日,使我忘记世间竟然还有怡人的风景与我保持着很近的距离。窗下的柿子树,早已枝叶茂盛。我也忘了它的存在。每天我只与自己往来,与卧室里的史书对话。我甚至忘了诗歌的存在,只是时而感到气色不对,会想起早死的蓝波。邻居有时会在最优美的周六午睡时间响起隆隆的割草声,散发出青草迷人的芳香。这时,我的愤怒也就消减了。我会爬起来,看看卡通片,比如《樱桃小丸子》之类不伤五腑六脏的片子。
   (2011/5/21 JINGWA)
   
   我感觉与普通人的交谈比起那些满腹文墨但又生活乏味的人来得有劲。我实在没耐心去聆听一些鸡零狗碎的文坛趣事,我愿意与图书馆人谈谈美国经济问题,谈谈昨晚的新闻,像卡恩的性丑闻,像利比亚的局势,像拉登的死讯,像中部的水灾,像北京的干旱,像校园经费问题,像阿拉米达图书馆快要每周减少开放时间等等。这些事情比起文坛趣事无趣,可是适合我当今的口味。某作家告诉我最近写了些什么伟大作品,让我去看看其博客,我睁不开这双眼睛,于是感觉这些谈话很伤身。某朋友正在为男女之情不知如何生存,想想这辈子一个人所走过的路,我也就感到这样的朋友会伤及我的五腑,谈话也就因此中断。我不与人往来,除了正在努力画画的玛儿。(2011/5/20 JINGWA)
   
   
   巴黎歌剧院又称之为加叶尼歌剧院。因为,这座伟大的建筑,其建筑设计师就是加叶尼(Charles Garnier),年仅三十五岁的法国建筑师。新巴洛克,还是继承了巴洛克风格,传统的古希腊大理石雕像,金碧辉煌的室内挂灯据说就有六吨重,绘画以及作为装饰之用的奇珍异宝更不在话下。前面底层七个拱门和二层的双圆柱,讲究上下对称,展现华丽的装饰风格。顶上的塔器和圆顶更显示出这座辉煌的法国建筑把一直在世界建筑史上占有不可动摇地位的意大利歌剧院相互抗衡也相互媲美。歌剧院面积有一万一千平方米,有二千一百五十六个座位,可容纳四百五十名艺术家在台上表演。廊柱之间环绕了不少音乐家的半身铜像。
   
   (2011/5/19 JINGWA)
   
   
   我在巴黎时,观看巴黎歌剧院时的心情竟然没有今天观看照片时激动。因为,这位迷人的雕刻家卡尔波(Jean Baptiste Carpeaux 1827-1875)重新燃起了我对建筑雕刻的热情。在奥赛博物馆观看印象画派作品时,已经像回到曾经做过的梦境中那样让我欣喜若狂,但同时又让我发现了卡尔波的作品《乌谷利诺及其子孙》。人的幸运,有时像不幸那样接二连三地让你一天就能全碰上。那天傍晚,我开心得不想回去青年旅馆,只在塞纳河畔望着穿梭的行人,隔着栏杆,喝了老半天汽水。路旁有几摊街头艺人在为顾客画肖像,我呆呆地观看那熟练的手法,这古老的技艺可见多么迷人。就像雕刻,能将一个平板的历史故事生动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这古老的技艺又何止迷人。
   (2011/5/18 JINGWA)
   
   
   卡尔波在巴黎歌剧院前的雕刻作品《舞蹈》(1866-1869),一群欢乐的男女以生动而欢快的裸体线条展现了他超凡的艺术才华。挥动着的手臂与优美的脚部弧线,还有脸上的狂欢,那是迷人的波动着的肢体音乐感,像水中的波浪给人留下热情奔放的交响乐般的印象。
   
   (2011/5/17 JINGWA)
   
   掀起窗帘,坐在窗下读《随笔》,戒茶阶段的精神有点异样。但与酒鬼戒酒,烟鬼戒烟不同。后者不论从口感到心境都是对生活的颠覆。但我的戒茶,只是有点乏味,我不醉心浓茶,而是生活少了一个陪伴我左右的朋友。这个朋友可不能是真朋友,因为,真的朋友会干扰我的清净,茶杯可不会这样。它默默地像柿子树那样陪我。我至今三十已过,还不想戒掉卡通片,这就是我喜欢写童诗的最大原因。童话里的生活,虽然也很生活,但是那比成人的生活更加纯粹。纯粹相对于混乱,我不能生活在混乱的人际关系之中,也不能生活在混乱的时间秩序之中,空间感不强烈的人际空间会使我窒息。我想,我的精神越来越步向纯粹。纯粹是一种境界,它有别于简单,有别于冷酷。简单虽然在诗歌用语上看也很诗意,但是,纯粹更是一种勇敢的姿态。就像戒茶,我的戒茶只是听从大夫的忠言,喝茶的快乐不久还能恢复。它没有不依不舍的痛苦决绝,也没有饥渴相对于食物的关系。我只是感到少了点什么,没有了,还能照常坐在窗下,安静地阅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