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姜维平文集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廖亦武可能是被拒出境最多的中国作家,也是在德国及海外影响力最大的坐过牢的文人了,但在我看来,他更是一个对中共专制统治存有侥幸心理和天真幻想的书生,这位仁兄曾经17次被有关当局拒绝出境,唯一的一次例外是2010年秋季,他在德国待了6个星期后,令我意外地返回到了中国,现在,他再次陷入了没有高墙的“牢笼”。这说明了什麽?应当吸取怎样的教训?
   
    海外的报道说,在本周三接受德新社记者采访时,廖亦武对当局拒绝他前往美国和澳大利亚参加文学活动而发出抗议。现年52岁的廖亦武表示,与具有政治理念的好友刘晓波不同,他本人仅仅是一个描写底层民众生活的作家,却因此而被阻止出境。他表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受到如此限制。
   
    我已经注意到,此前廖亦武收到主办方邀请,参与5月16日至22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的文学节,但遭到当局阻止。今年4月底他因为同样原因而无法出席在美国纽约举行的文学活动。看来,被拒的两次活动都仅局限于文学创作方面的交流,但中共建国以来向来把文学艺术当成政治工具看待,数以万计的文人曾身受其害,这方面廖亦武应当很清楚,而且,中国不是一个法制国家,虽然出入境有法可依,但有的条款则是模凌两可,伸缩性很大,谁是出境后,有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也不好界定,所以,一切都看上级的批示而临时决定。像廖亦武这样有名的作家,允不允许出境,肯定是由高层国家领导人定夺的。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对于当局近来加强对艺术家和作家的压制,廖亦武显得异常气愤,尤其是在艾未未事件上。廖亦武表示,艾未未最多算是一个说话直白的人,但这不仅仅是对政府,对朋友也是如此。此外,廖亦武对于与自己同为作家的冉云飞遭到逮捕同样不理解,“他就是个书呆子。他怎么会被逮捕了呢?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对于这样的疑问,廖亦武不必困惑,中共从来都是把刘晓波,艾未未,冉云飞等人全部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的,只是他们“一言堂”的专制统治呈现三个不同的特点:一是同样体制,不同的领导人有略微不同的观点;二是不同时期,他们有不同的观点;三是同一个领导人在不同时期的不同情况下,观点也不一样。因此,长官意志决定了历史上发生过的许多有关文人出入境的大事件,对领导人来说,或许只是信口开河,但对文人来说,则决定一生的命运。这方面的事例很多,比如,著名记者陆铿在1978年,借改革开放之机,去了香港,后来才有刊物《百姓》,并以此为阵地发声!往上追溯,中共曾步其后尘的前苏联,也是这样,比如《古拉格群岛》的作者索尔仁尼琴,1974年被驱逐出境,晚年却幸运地得以回国,并在普京时代终获“俄罗斯国家奖”。
   
    我们知道,2010年秋季,在德国联邦政府施加压力的情况下,廖亦武获准前往德国进行为期6周的访问,这是他迄今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出国。3月28日,回到中国的廖亦武被安全单位“喝茶”,理由是他希望接受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邀请。对方表示,接到上层的命令,不允许他前往国外。对此,不仅廖亦武,而且,很多读者也迷惑不解,为什麽中国政府变来变去的,一会儿放,一会儿拒,让廖亦武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呢?我认为,廖亦武至今没有弄明白上次侥幸得以出境的真实原因,我认为认真回顾一下与此相关的一切问题,或许可以找到启发。
   
   据新华社的报道,2009年10月7日至21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应邀对比利时、德国、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进行了正式访问,并出席“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和法兰克福书展及中国主宾国活动开幕式。大家至今记忆犹新的有两件事,一是中国作家对海外异议作家,诗人的不礼貌的抵制行动,二是习近平向德国领导人赠送了江泽民的著作,我看了有关的这方面两极的报道,我认为,中国作家的举动是依据上级的指示决定的,显然,这个作协的上级不是习近平,因此,他向德国领导人送书是委婉地说明,前一代领导人还在影响新一代班子的决策,有些不文明的作法,是不得已做出的。这颇为类似1989年5月15日,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谈到邓小平一样。
   
   因此,去年,与其说廖亦武的获准出境是中共政策有变,不如说是习近平势力略有增长, 他对德国高规格接待的一种回报,也是显示一种弥补2009年的不良影响的善意,很可能他在有关请示文件上作了不同寻常的批示,但接近廖亦武的国保人员未必知道详细内幕,只会送口头人情,即,苦口婆心嘱咐他出境后千万管好嘴巴,并说,如果表现好,下一次还让你来去自由。于是,廖亦武深为不解:为何官方出尔反尔。
   
   据称,廖亦武对德新社表示,自己只是一个书写历史、保存历史的“手艺人”,并不觉得违反了任何规定。他不理解中国政府为何要如此对待作家。但是廖亦武强调,作为记录中国历史的作家,自己不想流亡国外,“我到现在只出过一次国,而且我也回来了。”
   
   的确是这样。在逗留德国期间,廖亦武曾经接到邀请,前往奥斯陆参加为刘晓波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但最后并没有前往,他坦诚地说,“我和刘晓波有二十多年的交情,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不去参加颁奖典礼。因为我担心,也许再也不能回国了”。但现在,廖亦武却面对无法再次出国的境遇,他觉得自己的经历简直可以写一本“荒诞小说”,政府的作法“实在可笑”。
   
   我认为,中共的举动历来都是荒诞的,但可笑的不是政府,应当是廖亦武自己,试想,既使是习近平上次拍了板,也会依时而变的,我推定,应当是在茉莉花革命发生之时,中南海的高层领导集体开会达成了共识,所有的类似廖亦武这样的作家,都等同于刘晓波看待,既使不关进牢房,也严密监控,一律不准出境,因此,时过境迁,往事如烟,连习近平也不敢给他网开一面了。
   
   因此,廖亦武失去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中国政府不可能允许一个在本国采访阴暗面,却在世界各地高调行走的人,或许廖亦武舍不得故事素材产生的土壤,但他毕其一生也不能穷尽中国民众苦难之万一,他以前采访的东西已经不少了,完全可以挥笔写上十年二十年,为人类保存那些底层人民的记忆,这一点比什麽都重要,比女友重要,比故居重要,比乡情习俗,酒肉文化圈子更重要,而如今,他怎样在一个警察站岗的环境里写作呢?他为什麽不听从遇罗锦的劝告留在德国呢?
   
   不过,廖亦武也不必太失望而难过,我推测中共在明年的十八大之后,即各派官员都各就各位时,会在政治上相对宽松一些,如果习近平和李克强搭档会更好些,习近平在处理“文字案”时,会想起他父亲习仲勋因小说《刘志丹》坐牢的事,李克强在辽宁的言行也证明他希望政府依法办事,所以,或许廖亦武能在2012年底会获准出国,此为至盼,呜呼!我等中国文人都是这麽善良,凡事总往好处想,总把中国进步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领导人身上!但愿习近平别让廖亦武和大家再失望!
   
   2011年5月12日写于多伦多大学图书馆,6月30日修改。
   
   自由亚洲7月1日首发
(2011/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