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姜维平文集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现在,艾未未听到了不同的声音,一个声音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把人放了,另一个声音是你的案子还没完,不仅对媒体要封口,而且还得补缴税款和罚金,这是因为艾未未的案子夹在中南海高层两派的权斗之间,以前是保守派领先,如今是改革派“后反劲”,似乎胡锦涛在左右摇摆,大概在温家宝出访欧洲前,力推他比较策略,理由比较充足,也不至于得罪保守派。所以,呈现了前所未有的乱象。
   
   艾未未获释已经一周时间,海内外的关注和评论还没降温呢,又有新的消息传来。据报道,6月27日,艾家又遭北京税务机关人员上门恫吓。当局派人向其发放追缴欠税通知书,迫令签字补交七百多万元的税款及罚款,否则把其妻路青带走。艾未未的律师友人刘晓原痛斥,当局如果认为路青涉案,应一开始就把她扣查。另有学者认为,当局做法只凸显此案的针对性及政治性,并无法理可依。
   
   中国的律师们和学者总是坐而论道,实际上中共依法定程序办事的时候不多,他们处理艾未未案子的方法是这样的:看他不顺眼,先抓进去,然后再搜集证据,材料不够不要紧,一方面多抓几个同案,另一方面,让香港《文汇报》和《环球时报》鼓噪两声就成,但国际舆论压力太大,民间非议太多,社会动荡太烈,党内改革派力阻不止,闹到最后,不了了之,留个尾巴。

   
   依笔者经验,对于需要补税罚款的在押疑犯,既然是以认罪态度好的借口开释的,应当是具结悔过,签出了支票,才能取保候审的,而且,一般的获释顺序是,先是会计等雇员,而不会是反其道而行之,在温家宝出访欧洲的同时,第一个匆忙地放了他,再放其他从犯,这只能说明,从抓他那天开始,当局就知道他根本没罪,故此,办案人员奉命准备了两套方案,即,放有放的理由,判有判的借口,这颇为适合党国的政治需要。
   
   像艾家这样的情况是棘手的:发课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路青,出了经济问题,应由路青承担责任,但她是美籍,抓了引起外事纠纷怎么办?受罪的是艾未未,却是中国人,他的确在前台表演,随你公安折腾,而网络时代又折腾不起。现在,他恢复了有限的自由,当局才以抓路青为筹码,逼艾未未闭嘴,只能显得黔驴伎穷,越整越被动。
   
   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艾未未向税务人员表示,只有工作室设计师兼经理刘正刚,以及会计胡明芬了解问题,但至今无法联系上。其实,即使联系上,当局也有言在先,不能搞攻守同盟,销毁证据,为了避嫌,还是不见面的好。至于税务机关威胁要把发课公司的法人代表路青带走,艾未未回应“请便,把我也一块带走,”这可能是执掌地方司法大权,追随高层保守派的人,对温家宝为首的改革派小胜一局,十分不满的表现。这种乱象又使双方再次陷入了僵局。
   
   此外,艾未未上周三取保候审回家的同时,新华社星期天凌晨发表题为《艾未未案件折射西方一些人对中国司法的傲慢与偏见》评论文章,认为艾未未取保候审之后,一些西方组织和个人迫不及待地开始政治化的解读,以有色眼光看待这起经济犯罪案件,甚至将艾未未的依法取保候审归因于中国政府迫于所谓“国际压力”的结果。新华社做了迫不急待的反驳,这显示了执掌舆论大权的李长春和负责政法委工作的周永康,站成了一排,可能正在对决于改革派。
   
   因此,更大的僵局在中南海高层:面对社会民众要求政改的危机,中南海领导人存在着不同的声音,一派主张政改,循序渐进搞民主与法制,一派是坚称“五不搞”,要用文革的铁的手腕“维稳”,前者是前进,后者是倒退,而维权艺术家艾未未,正在两派南辕北辙较力的撕裂中,挣扎着,呐喊着,期待着,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尽头。这是他家人的痛苦,也是中国的悲哀。
   
   据报道,艾未未的母亲高瑛说:应该是每个月都有向税务局交报表,每年都会有检查,如果是有那么多税额不交的话,我觉得政府很早应该有提醒,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突然凭空说有多么税款没有交,然后还有罚款。所以,他说,艾未未准备请律师介入。她说,看来这个事还有文章做。笔者认为,正因为这是一个敏感的政治案件,涉及高层的权力斗争,而以温家宝为首的进步势力,又值得肯定和珍惜,一切都需要时间,艾家是否应当有张有弛,低调一些,只以艾妈发言,其他人退到幕后,并统一口径,以拖为主,不了了之,或许策略一点。
   
   概言之,中国的进步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也非艾未未一人一时所能承担,媒体也应给他们一点休整的清静的时间,即先退一步,待进两步,这样也给了体制内改革派回旋的余地,朝野互动,上下结合,张弛有序,事半功倍,才能有力地推进中国的民主和法制,所以,不要一味狂喊,应当细品不同的声音,慎重行事,果断抉择,在适当之时喊出最强音,正如老子所言:大音希声。
   
   2011年6月28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7月1日首发
(2011/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