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国家安监局伪造矿难看政府诚信几何?]
石三生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国家安监局伪造矿难看政府诚信几何?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言简意赅本是人类文学写作中的一种高级技巧。省略多余的赘述,目的当然是要突出最为中心的主旨,而意境外,更要给人一种遐思。然而,这并非就可以令读者产生与作者意图完全相反的猜测和非分之想。若此,就成画虎不成反类犬,词不达意乱精简了。
   
   当下中国,我能见到最擅长此道的者有二:一是作家顾晓军先生;二是专职负责发布天灾人祸的国家安监局。虽都以言简为胜,却又迥然有别。一个是以描绘引人入胜的故事见长;另一个,则只能报忧不报喜地凝练那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故。言简的故事写的妙,自可令人赏心悦目;可事故描绘的无论如何意赅,都注定了只会令人徒增烦恼和痛苦了。当然,在一个丢了马却不知道是祸还是福的文明国家,一场悲惨的事故也能如同王家岭矿难一般诞生神奇的喜剧效果,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在国家安监局网站上,我看到的一则关于2011年7月12日的一则快报,就是一篇意境全在文字外的好文章。虽然只是一句话,几十个字,其妙,偌大个中国,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意会,余读来,真是堪比那死错了人的私塾先生更有趣的很呢。其快报如下:“7月11日21时16分,山东潍坊市昌邑县正东矿业有限公司(铁矿)发生井下透水事故,事故发生时,井下共有31人,安全升井7人,造成24人被困。”
   
   说这则快报有意思,当然不只是因其叙述简单明了,而是错的离谱。“潍坊矿难”已经以不畏家丑的勇气迅速登录百度百科。以百度的的专业性,虽然会把“院士遗体”自动搜索为“原始遗体”。但一次错未必代表了永远不会正确不是?石三生之所以知道这次事故,恰恰是7月11日上午去复印案卷,打字社的老板正好有亲戚就在那矿上工作,虽然是虚惊一场。但那事故是发生在此之前是再不会错的。若依了安监局的通告,难道是连续发生了两次矿难?就算中国地大有误差,南北五百公里可以误差到二十四小时。可那位置怎么会也错了呢?明明是坊子区正东矿业有限公司,它怎么就成了昌邑县正东矿业有限公司了呢?若这时间、空间都错乱的快报发生在贝尔时代,国人的方言系统这么多,又恰好安监局的老爷年高重听,错了也就错了。如今不是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了吗?人大代表会不会打字,不都免费发一部手提电脑玩儿吗?这时间从7月10日晚11时左右,变成11日21时16分。错的也未免太专业并相当精确了吧?难道为了证明自己没撒谎,故意说的跟真的一样?还有那地名,由坊子区变为昌邑县。三个字竟然错了一对半。中国这些年搞啥城市大跃进,尤其在山东半岛,被人称作县长已经很稀罕。昌邑母鸡变鸭成为了一个市,已经有若干年。安监局的老爷们浑浑噩噩地把屎盆子乱扣也就罢了,咋还随意给人家降格呢?难道中央政府有潜规定:发生重大事故的一律予以降格通报为代价?
   
   这一错不要紧,接下来的一周“安全生产简要情况”和“安全生产主要特点”,就只能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乱来了。该发生矿难的时候没发生,没发生矿难的日子却一下子被活埋了好几十人,也就在所难免了。当然,安监局的老爷们如此煞费苦心,不会没有图谋。国人一直有两种糊涂,一种是真糊涂;一种是难得糊涂。前者不足惧,后者却往往是笑里藏奸,别有不可告人的勾当,如勾践之流,不惜吃屎喝尿以图后报。安监局的老爷们当然不是前者,大中国怎么可能用些啥子主持国家政务呢?说其是后者,刻意伪造的时间和地点,到底有何用意呢?说不是和潍坊正在争创“全国文明城市”有关,也必然是和某大官人的政途有莫大的干系了。不然,一向强调要依法行政的温家宝总理,怎么会允许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如此公然伪造矿难事故的事故发生呢?说连矿难都敢胡编乱造的政府,他却是个诚实守信的政府,有人信吗?
   
   事故原本叫事故,当然是因其不可在时间上逆转而言。若国家安监局的老爷们,能任意篡改矿难的时间,怎么看,国人的安全生产事故,它都不是突然发生,倒好像是预先设计好了一般。以新中国之能,人的生可以计划,说死亡也当然可以被政府干涉。逻辑上也算顺理成章吧?
   
   真是可叹啊,顾晓军和国家安监局,到好像两个错位的怪胎。一个是处心积虑地要把天灾人祸的事故,描绘成一个皆大欢喜的故事;一个却是剥离掉光怪陆离的现实表层,裸露出不堪入目的内核。安监局的老爷们一句话暗藏无限玄机,让人觉得他们更适合去写故事;顾晓军先生敢直面真实,丝毫不顾忌别人的羞耻体面。读他的文章,让人只有一个感觉:中国事故了!
(2011/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