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国家安监局伪造矿难看政府诚信几何?]
石三生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国家安监局伪造矿难看政府诚信几何?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言简意赅本是人类文学写作中的一种高级技巧。省略多余的赘述,目的当然是要突出最为中心的主旨,而意境外,更要给人一种遐思。然而,这并非就可以令读者产生与作者意图完全相反的猜测和非分之想。若此,就成画虎不成反类犬,词不达意乱精简了。
   
   当下中国,我能见到最擅长此道的者有二:一是作家顾晓军先生;二是专职负责发布天灾人祸的国家安监局。虽都以言简为胜,却又迥然有别。一个是以描绘引人入胜的故事见长;另一个,则只能报忧不报喜地凝练那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故。言简的故事写的妙,自可令人赏心悦目;可事故描绘的无论如何意赅,都注定了只会令人徒增烦恼和痛苦了。当然,在一个丢了马却不知道是祸还是福的文明国家,一场悲惨的事故也能如同王家岭矿难一般诞生神奇的喜剧效果,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在国家安监局网站上,我看到的一则关于2011年7月12日的一则快报,就是一篇意境全在文字外的好文章。虽然只是一句话,几十个字,其妙,偌大个中国,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意会,余读来,真是堪比那死错了人的私塾先生更有趣的很呢。其快报如下:“7月11日21时16分,山东潍坊市昌邑县正东矿业有限公司(铁矿)发生井下透水事故,事故发生时,井下共有31人,安全升井7人,造成24人被困。”
   
   说这则快报有意思,当然不只是因其叙述简单明了,而是错的离谱。“潍坊矿难”已经以不畏家丑的勇气迅速登录百度百科。以百度的的专业性,虽然会把“院士遗体”自动搜索为“原始遗体”。但一次错未必代表了永远不会正确不是?石三生之所以知道这次事故,恰恰是7月11日上午去复印案卷,打字社的老板正好有亲戚就在那矿上工作,虽然是虚惊一场。但那事故是发生在此之前是再不会错的。若依了安监局的通告,难道是连续发生了两次矿难?就算中国地大有误差,南北五百公里可以误差到二十四小时。可那位置怎么会也错了呢?明明是坊子区正东矿业有限公司,它怎么就成了昌邑县正东矿业有限公司了呢?若这时间、空间都错乱的快报发生在贝尔时代,国人的方言系统这么多,又恰好安监局的老爷年高重听,错了也就错了。如今不是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了吗?人大代表会不会打字,不都免费发一部手提电脑玩儿吗?这时间从7月10日晚11时左右,变成11日21时16分。错的也未免太专业并相当精确了吧?难道为了证明自己没撒谎,故意说的跟真的一样?还有那地名,由坊子区变为昌邑县。三个字竟然错了一对半。中国这些年搞啥城市大跃进,尤其在山东半岛,被人称作县长已经很稀罕。昌邑母鸡变鸭成为了一个市,已经有若干年。安监局的老爷们浑浑噩噩地把屎盆子乱扣也就罢了,咋还随意给人家降格呢?难道中央政府有潜规定:发生重大事故的一律予以降格通报为代价?
   
   这一错不要紧,接下来的一周“安全生产简要情况”和“安全生产主要特点”,就只能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乱来了。该发生矿难的时候没发生,没发生矿难的日子却一下子被活埋了好几十人,也就在所难免了。当然,安监局的老爷们如此煞费苦心,不会没有图谋。国人一直有两种糊涂,一种是真糊涂;一种是难得糊涂。前者不足惧,后者却往往是笑里藏奸,别有不可告人的勾当,如勾践之流,不惜吃屎喝尿以图后报。安监局的老爷们当然不是前者,大中国怎么可能用些啥子主持国家政务呢?说其是后者,刻意伪造的时间和地点,到底有何用意呢?说不是和潍坊正在争创“全国文明城市”有关,也必然是和某大官人的政途有莫大的干系了。不然,一向强调要依法行政的温家宝总理,怎么会允许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如此公然伪造矿难事故的事故发生呢?说连矿难都敢胡编乱造的政府,他却是个诚实守信的政府,有人信吗?
   
   事故原本叫事故,当然是因其不可在时间上逆转而言。若国家安监局的老爷们,能任意篡改矿难的时间,怎么看,国人的安全生产事故,它都不是突然发生,倒好像是预先设计好了一般。以新中国之能,人的生可以计划,说死亡也当然可以被政府干涉。逻辑上也算顺理成章吧?
   
   真是可叹啊,顾晓军和国家安监局,到好像两个错位的怪胎。一个是处心积虑地要把天灾人祸的事故,描绘成一个皆大欢喜的故事;一个却是剥离掉光怪陆离的现实表层,裸露出不堪入目的内核。安监局的老爷们一句话暗藏无限玄机,让人觉得他们更适合去写故事;顾晓军先生敢直面真实,丝毫不顾忌别人的羞耻体面。读他的文章,让人只有一个感觉:中国事故了!
(2011/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