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胡志伟文集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據張發奎回憶,在粵軍時代當奉命駐守某地時,部隊會自己飼養豬與雞,栽種蔬菜,以改善伙食。一頭豬需要幾個月才能餵養到百多斤重,然後被屠宰。軍人最愛吃雞,但除了農曆新年與節日,是吃不到雞的,甚至軍官也很少吃到雞。
   粵軍的排長連手槍都不夠分配
   參軍後,士兵每人獲發兩套軍服,每套都有上衣、褲子與軍帽,有時還領到一件汗衫。冬天會領到棉衣與夾褲。每年領一套新軍服,棉軍服則兩年發一套。
   粵軍官兵都戴「銅鼓盔」,它是竹子做的,形狀像鼓,用來遮陽防雨擋子彈。這種銅鼓盔是廣東部隊的顯著特徵。每個月每個兵獲發二毛錢買草鞋——名為草鞋,但只有中間是草編的,其餘部份是麻織的,因為腳背受壓力較小。只要有空,士兵們買了稻草與大麻,自己編織草鞋。有時他們編織純麻的涼鞋,那就比較耐穿。軍服穿爛了都不會扔掉,因為破布可以同麻滲合起來編織草鞋。這樣,兩毛錢就能編兩雙草鞋,買兩雙草鞋要花四毛錢。通常不打仗時,士兵們都光著腳板。

   有些軍官甚至打仗時也不穿軍服,這是為了方便。夏天他們穿著生絲做的黑衫褲(俗稱香雲紗),冬天則穿淡綠色絨線衫,穿什麼他們可以自主。哪一級軍官可以隨心所欲穿衣?大致是營級以上軍官。但大多數營連長是穿軍服的,他們要上操場,另一原因是他們缺錢買便服,而粵軍配給軍服。營連長也同士兵一樣穿草鞋。
   高級軍官穿膠鞋或布鞋。然而,行軍時他們大多數人穿草鞋,因為膠鞋容易滑跤,布鞋濕了水很重。很少有軍官穿皮鞋,因為不適合爬山,而且不方便,濕了很悶氣。
   按規定發給士兵一條毯子,可以對角斜披在身上;一件雨衣——其實是一件塗了桐油的布披風;一隻飯盒,一隻口糧袋,一隻水壺,一把兩用鎬鍬,一枝槍,一條容納一百五十發子彈的子彈帶,有時子彈帶是皮做的,但多數是布製的。子彈帶用帶子橫過身上,十字形繞住腰部。這一切是按規定配備的,但有時要兩個戰士合用一條毯子,有時一個士兵得不到一隻飯盒,只能用杯子吃飯。部隊常在拂曉發動進攻,士兵在半夜就要開飯,用飯盒或茶杯裝飯揣在懷裏上戰場。
   在一場戰鬥之後,粵軍叫老百姓去撿拾子彈殼,然後再花錢從老百姓手中買回來,有時官兵們自己也撿子彈殼,把彈殼清洗乾淨後送回武器修配廠重新充填火藥。當然,這種彈藥的品質是下等的。修理武器由軍需庫承擔。
   粵軍的槍枝大多是陳舊的,有些沒刺刀。步槍的口徑各不相同——有漢陽、瀋陽、上海、鞏縣以及石井兵工廠造的七九步槍;也有德製步槍,其中有些是十九世紀末葉製造的,另一些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造的。一般認為德製武器品質最佳。
   所有的高級軍官、部份營連長持有手槍,多半是毛瑟槍。有些排長只能持竹棍,因為手槍不夠分配,他們揮舞竹杆指揮士兵,有時用竹杆敲擊士兵的背脊逼他們衝鋒。當一名士兵在戰鬥中倒下來時,一位低級軍官就會接收他的步槍。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粵軍使用的火炮是上海製造局出產的七十五毫米山炮以及一些瑞典造卜福斯式高射炮。機關槍多半是國產的空氣冷卻式機關槍,它可以連發廿四發子彈;也有一些水冷式機槍,它能連發二百五十顆子彈,這種機槍多數是德國製造的。
   粵軍住房由連部安排,連長與他的參謀人員住在連部,排長與他的士兵住在可以徵用的營房。如果借不到,經與縣長或其他地方官協商後就入住學校、祠堂、廟宇等。
   已婚的軍官能與家眷同房,但有時她們需要住在營部或者團部。只有較高級的軍官已婚,多數中校以上軍官已婚,有些少校已婚,但連級軍官已婚者很少。
   家屬們幾乎未享有待遇。按規定,陣亡軍官遺屬可以領到一些撫卹金,但絕大多數遺屬領不到,因為粵軍太窮了。
   有一些軍官會納妾。上校以下的軍官很少能負擔二奶。軍人比平民更傾向於納妾,因為他們的生活比平民更不正常——常常遠離家園。列兵與士官已婚者很少,那時候的婦女不准丈夫參軍。日本軍隊設有營妓,但中國軍隊沒有。粵軍禁止營妓,因為此舉容易生嫉,例如,一位連長喜歡排長的女友,後者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前者可能會在營長面前說後者的壞話,最後可能會釀成血案。還有其他原因,我們中國人認為部隊攜帶妓女是不吉利的,所以隨軍醫院的護士盡皆男性。中國軍人是馴服順從的,下級一定服從上級。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人強調精神生活重於物質生活,這是中國人與外國人不同的一點。
   粵軍在漳州設有一家軍醫院,每個團部配備了一名受過西方醫療訓練的醫生,以及一名藥劑師、三名男護士。多數醫生是在中國修讀醫學的,有些是北京中國軍醫學院畢業生。
   最常見的疾病是感冒、胃疼、著涼和爛腳。醫生多數使用西藥,像阿斯匹林等。因為他們受的是西藥訓練。如果他們使用中藥,人們會嘲笑他們,說他們是外行。士兵們並不喜歡西藥,他們時常向連長索要虎標萬金油、消食丸等中成藥去抑止胃疼。
   當時省政府的主要財源是土地稅、各種地方稅、商會的捐贈,還有鴉片煙稅和博彩稅,廣東人愛賭也愛抽大煙。
   省政府允許鴉片合法買賣但又設立禁煙局。中國人喜歡唱高調,機構名稱往往同它的實際功能相反。商人們向禁煙局申請鴉片專賣權。譬如,一位商人意欲獲取江門的鴉片專賣權,禁煙局就會對他開出十萬銀元一個月的價錢。商人會同禁煙局討價還價,最後約定每月初繳交九萬九千元;另外預交一個月專利費作為押金;禁煙局將這筆錢轉繳給省財政廳籌餉處。
   專賣商去江門招募當地商人設立鴉片館。每一位當地商人都允諾每月償付他一筆固定款項。專賣商會拜見江門的駐軍首長,答應按照鴉片床數或鴉片館數每月進貢一筆錢。
   博彩稅的徵收與煙稅類似。唯一的區別是,商人繳付的賭博專利稅稱作「保衛捐」,是直接繳給籌餉處的。
   然而,籌餉處無法掌控廣州市的煙賭專利捐稅。因為捐稅直接由專利商繳付給駐粵滇軍軍長楊希閔。楊乾脆對籌餉處說,他已經找了專賣商,捐稅已直接交給他充當滇軍軍餉。
   省政府同樣無力在廣州徵稅,因為滇軍插手稅收。有時它把力所不及的事交給省府,有時它一文錢也不繳只送去一紙收據。劉震寰的桂軍也照此辦理。
   設立儲金委員會以維繫士氣
   孫大元帥為了籌集資金傷透了腦筋,他常常期望廖仲愷幫助他籌款。廖設計了各種各樣的稅收計劃,例如以拍賣土地修建電車網來籌款等,海外華僑響應這一計劃,但最後還是實現不了。孫大元帥對他的追隨者如何籌款並不焦慮,他不關心細節問題。
   除了滇桂軍駐地,其他地區歲入端賴當地駐軍首長是否效忠於孫大元帥。廣東省的軍事單位多到難以計數。有些衣衫襤褸,另一些單位穿得好些。滇軍戴著紅色帽箍,除了粵軍之外,不同的部隊佩戴不同顏色的帽箍。粵軍不佩戴任何帽箍,可是軍帽上飾著五星徽章。
   粵軍內部制度不健全。有些自稱總司令的草莽英雄對孫大元帥說他們擁有一支部隊,孫就深信無疑。人們對此感到不可思議,難怪人們稱他為「孫大炮」了。
   籌餉處江門籌餉所給第一師發餉。第一師各個部隊長以保護煙賭業來收受黑錢。起先,第一師駐地僅限於四邑,佔領梧州後,西江地區便落入第一師控制,李濟深被委兼任梧州督辦,第一師控制了西江的交通。它仿照李福林的商業保衛團,組建了西江商旅保衛團。團勇奉命向西江上航行的船舶徵收保護費。
   雙毫仍是當時主要貨幣,有時會發行軍票,但在農村地區使用軍票不容易。村民們拒絕接受軍票。在城市裏形勢較好,因為商人們能用軍票繳付稅款和其他支出。
   對軍事單位薪餉的拖欠現象仍然存在,有時政府撥款少於規定的數額。例如,一個師原定軍餉十萬元,政府實發九萬元,欠師部一萬元。
   攻佔海南島後,張發奎認識到紀律要依靠互信,但互信祗能建立在官長的賬目公開與賞罰分明。因此,他以「吃空額」積聚的錢,為官兵們設立了一項儲金,這是相當可觀的一筆錢。由於他的堅持,第四軍撥付給張部每連一百四十三人、每營四百五十人的軍餉,而一個營維持四百人就很不錯了,所以每營至少可以節餘五十人的軍餉。一個師的實際員額通常比組織編制表規定的數目少一千人,若以每個士兵十元五角計,每月至少可以節省一萬元。
   張發奎覺得,揹上「吃空子」的名是不公平的,於是召集參謀長、處長、團長、參謀主任、每團一名營長,以及每營一名連長來開會,他提議成立一個經濟委員會來負責管理用「吃空子」積聚起來的儲蓄基金,旨在公開賬目。
   部下軍官支持這個計劃。以前張常常將「吃空子」省下的錢分給他們,此時他們獲發一筆「特別辦公津貼」。師長得八百元,團長五百元,營長三百元,連長一百元。扣除這筆特別津貼後,餘款便由儲金委員會掌控。
   按照章程,這個委員會由副師長、三位團長以及經理處處長組成,他們把錢存在銀行裏,取款時至少要有兩名委員簽署,還必須列明用途預先呈請張批准。亦即,沒有張的許可,任何人拿不出錢。
   儲金委員會隸屬於張發奎任主席的師部經濟委員會。按照章程,該委員會由師參謀長、師經理處處長、三位團長以及師政治部主任組成。該委員會的決議由多數票作出,每次都要經過激烈辯論才能作出決定,一旦作出決議,一定十足付款。
   有了這個儲備基金,師部就可以不再欠部下一分錢了。當軍部應撥軍餉有所拖欠時,張就直接從儲備基金中取用同額款項。他根據值日排長最新呈報的各級官兵數字,向下屬單位派發伙食費。伙食節餘則點名發放。
   桂系乾脆以鴉片頂替餉銀
   到一九二七年十月,張發奎的第四軍已積累了幾十萬元的公積金,在軍餉撥付正常時,就不必挪用公積金。
   一九二九年九月中旬,張發奎在宜昌倡導護黨救國運動,那時中央積欠第四軍軍餉累計已達八十萬元,所幸第四軍的公積金已超逾二百萬元,其中多數是銀元。經理處派了一個連護送騾隊,馱著幾百箱銀元從湖北、湖南進入廣西。這支兩萬八千多人的部隊在風雨如晦的日子裏堅如磐石,就靠這筆钜款。此後他與桂系合組張桂聯軍反攻廣州就不得不要求李宗仁提供軍餉,這一段時期過得特別艱難,自從駐防海南島以來,第四軍第一次欠發餉銀。桂系祇發給張部士兵與士官每天兩角錢,軍官每天四角,另外供應大米。廣西的貨幣很不值錢!每日兩角餉銀中,一角五分耗費在燃料與食物上。張部下士兵在廣西沒有見過豬肉。已往他們的伙食要豐盛的多。
   當桂系資金短絀時,就發給第四軍鴉片代餉。如果市價每兩鴉片二十元,桂系就以一兩鴉片頂替二十元下發,而第四軍賣給老百姓祇能收回十七、八元。可是李宗仁的護黨救國軍總司令部與第四軍軍部都不能直接出售鴉片,所以張部祇能接受更低的價錢,也只能自我安慰:聊勝於無。不幸聯軍一敗廣州二敗北流,第四軍減員至五、六千人。一九三○年十二月中旬,張發奎以公積金剩餘下的十萬元清發老兵欠餉,裁撤了第四軍軍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