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1894年夏末,孙文赴夏威夷,大哥孙眉对孙文的宗教信仰极为不安,无意资助孙文的革命狂想,华侨虽不满清庭,但因担心国内亲人受牵连,极少人愿意下力推翻它。11月24日孙文最终说服约20名年青的广东人,组建了反清组织兴中会。[1]1895年1月孙拟组织首次起义,筹集经费23000港元,其中孙眉和糖种植园主邓阴楠(将产业卖掉支持孙文革命)两人奉献了一半。兴中会2月18日成立香港总部,会员宣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建共和” 香港杨衢云也是个雄心勃勃者,并提出出售10元革命债券,待革命成功后按100元兑换。
   

   1895年4月17日李洪章与日本签约,除了赔偿战争费用一亿六千万美元外,中国割让台湾和南满辽东半岛。但不到一周,俄国,德国和法国迫使日本交还辽东。但不到六个月俄国对满洲的企图令英国震惊,英国主要想对中国商业竟争而非要领土。[2]
   
   许多被遣散的士兵变成土匪,孙文早期曾利用秘密会社和土匪。孙文计划于10月26日举行广州起义。香港筹资由杨衢云负责,一位清末首批留学美国的官派生的儿子卖掉房子得款8000元,另一名商人捐了10000港元。加上夏威夷筹集的和孙文的其他收入成为起义资金。[3]
   
   孙文在广州负责起义,陆皓东设计了白阳蓝天旗,陈诗梁及几名西方人,一名美国军事专家,孙文予会社和土匪首领现金,并承诺他们抢劫。[4]刘(LIU)是香山知名人物视此为改朝换代的良机,躲在后面亦支持孙文。起义前两周,杨衢云被选为临时政府总统,但10月26日阴谋者们未放一枪便四处逃散。孙文逃脱,但陆皓东和其他领导人被捕后被杀。28日杨衢云组织的约400名苦力部队(杨承诺他们作为未来政府军士兵月薪十元),在广州登陆时受到警察迎接。港英当局应清政府要求禁止孙文进港五年。
   
   孙文10月29日逃至香港,随即与陈少波,陈诗梁逃至日本神户,杨衢云逃至东南亚后转逃至南非约翰内斯堡。神户有数千广东华侨,但孙文召开兴中会大会时仅15人出席,然后两名追随者资助孙文旅费,孙文1896年1月抵夏威夷住了六个月,然后孙文前往美国三个月一无所获。孙文发现美国华侨更缺乏政治觉悟,而洪门更完全忘记了其反清复明的宗旨。但清政府悬赏高价全球拿捕孙文。
   
   4、伦敦绑架闻名全球
   
   当孙文离开纽约前往利物浦时,清使馆立即通知了驻英大使,后者询英国外交部是否可在孙文抵利物浦时拘留他,得到否定答复。10月1日孙抵伦敦,入住康特里尔(Cantlies)为他预定的格雷旅宫(Gray’s Inn Place)。清使馆聘侦探一直跟踪孙,并决定将孙绑架回中国审判,孙自已给他们提供机会;孙两度进入使馆,因而被拘软禁在使馆三楼12天。但另一说是10月11日在到教堂途中,孙文被清庭驻英公使馆派人秘密绑架,拘禁在使馆三楼。[5]清驻英公使馆已按清庭指令花七千英镑雇船拟将孙文运送回国处死。
   
   孙文说服一个年青的英国人,使馆勤杂工乔治(George Cole)告诉他自已不是疯子而是象英国社会党的领导人一样的人。当乔治仍犹豫不决不想抗命时,孙给了他20英镑,并承诺若成功送信给康特里尔再给他1000英镑。[6]同时一名英国女管家决定自已送信给康特里尔,她在信箱中留下匿名信息。10月18日乔治将孙文的亲笔信送达康特里尔,他立即向警局(即苏格兰场),外交部和时代报纸披露。[7]结果孙文因此一夜成名。
   
   “我的一切均得到上帝的惠顾。通过上帝之道,我希望进入政治之路”孙文说,“我不是属于基督教会,而是属于革命的耶苏基督。”孙这时承认“没有朋友的帮助,他无法用英文写任何东西”。[8]
   
   5、政治理念
   
   自清使馆解救出来后,孙文留欧洲两年,学习第一手西欧社会政治发展史,见证了各工业国家社会改革和政治革命发展现实。1896年12月-1897年6月期间,孙文共到大英博物馆59天,此期的大量阅读和思考,形成了他的社会革命与早期的民族革命与民主革命相结合的观念,形成了着名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的基础。[9]民族主义不仅反满而且反帝;民权主义旨在用四种民权(举选,被选举,动议,弹劾,)制约政府的五权(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民生主义强调节制资本,平均地权。期间孙文认识了在英国流亡的俄国革命家,孙文说“中国需要30才会出现革命”,而俄国人则说俄国需要100年。[10]
   
   [1]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3。兴中会成员有112人。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42.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45.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46.
   
   [5]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4
   
   [6]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4.
   
   [7]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5.
   
   [8]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7.
   
   [9]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5
   
   [10]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9.
(2011/07/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