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郭国汀编译

   

   1、身世

   

   孙文,字逸仙,又名中山。6岁入学孔子,12岁读四书五经[1]。13岁时至夏威夷在大哥孙眉资助下进入英国教会主办的小学Iolani全班除了孙文和一名夏威夷土着子弟外,全是英国人。入学时孙文连一个英文字也不懂,三年后毕业时孙文获英语语法二等奖。[2]但孙眉对孙文受基督教吸引却很不高兴。1882年秋,孙文进入当地最高学府Oahu College高中,它是由美国Congregationlist and Presbyterian教会主办,但孙文仅在该校就读了一年,因孙眉得知孙文将受洗,于1883年夏天将孙文送回香山老家。由于捣毁老家的偶像,孙文被迫离家赴香港进入Diocesan学校,当时是由英国教会主办,次年转归政府中心学校,后改名为女皇学院。[3]

   

   1884年孙文由美国公理会传教士Charles Hager博士洗礼成为基督徒,他的受洗名是由孙的好友C牧师选定逸仙。同年其父母安排下孙文结婚。在家时孙文再次捣毁偶相“金花娘娘”,其父亲被迫代付赔偿,而孙眉得悉孙文受洗后极恼火,取消给孙文的经济资助,令他自已打工搛钱。孙文却向夏威夷教会申请资助,教会从美国商人筹得300美元,使孙文于1885年春重新入香港学习,次年,孙文从传教,法律和医生三项中选择了学医。在Hager博士帮助下,得以进入由英美传教会主办的广州医院医疗学院;同时孙眉原谅了孙文的不敬行为,恢复经济资助,孙文自已则边做翻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同学陈诗梁与秘密会社有联系,说服孙文应当与会社联手推翻满清。1887年孙转入香港医学院,后成为香港大学一部分。

   

   2、孙文改革

   

   孙文的改革想法或许受到一位毕业于英国阿伯汀大学的香港大律师侯凯的影响。1887年侯凯发表文章称中国的问题是其自已造成的,根源不是西方的恶意,而是中国的落后。不仅仅是军事力量的落后,中国落后的真正原因是其松懈的道德和恶习,是社会和政治原因。他的妹夫伍庭芳是第一个在英国和香港执业的大律师的中国人,在伦敦学法律,1882年成为李洪章的秘书。在家乡同样缺乏公民品质的广东人,在英国官员管理下,却能成为好公民的楷模,使孙文相信是由于领导的无能,而非由于人民的固有品性,应对中国的落后负责。[4]1990年孙文先后函前清庭驻美国大使陈兆居和郑观应,提出改革建议。

   

   孙文1992年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香港医学院[5],全班12名同学唯有孙文与另一名同学完成学业,孙文是康特里尔(Cantlies)最喜爱的学生,孙文获得最高级别奖和大多数奖项。但由于该校的课程未达到香港医学协会的一般标准,使他无法在香港行医执业。而且有钱的中国人宁愿选择中医,唯有穷人愿意到西方教会医院就诊,因是免费服务。

   

   孙文在澳门开立一家中西医联合诊所,对疑难症,康特里尔(Cantlies)博士可以方便地会诊。然后葡萄牙当局介入,就象港英当局一样,并不欢迎中国人在殖民地执业,既由于报复港英当局不承认葡萄牙医院标准,或因恨中国人与葡萄牙人竞争,禁止孙文治疗葡萄牙人。进一步禁止药房给外国医生的处方配药。由于被限制于草药医生的地位,孙文于1893年决定迁至广州,设立了一家东西医诊所和数家草药房,孙文还注重外科,业务进展相当顺利,直到因业务过渡扩张出现资金周转困境。孙文时常义务为人看病,旨在结交朋友。期间遇一位道士,建议他革命成功需要秘密会社的帮助。在澳门时孙文时常回老家研制炸弹,在广州时经常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反清人士陈诗梁,叶雷,陈少波,陆皓东等讨论;还在澳门出版宣传反清的周刊。夏威夷和香港的生活予孙文影响极大,香山的落后与腐败令孙文无法忍受,后来孙文发现省会广州和首都北京比香山又腐败得多。中国四千年文明,没有城市而香港在英国人管理下不过几十年发展得如此繁荣法治严明。[6]

   

   1894年以前,孙文亦考虑改革作为救中国的一种途径。1890年和1892年,孙文试图与陈兆居(Cheng Tsao Ju)和郑观应(Cheng Kuan Ying)联系。1894年初,孙文向李洪章上书建议改革,经陈少波修改润色,北上先抵上海会见郑观应及王涛,王建议修改孙文的上书,并介绍孙文给李洪章的一个秘书的朋友。但孙文的主要目的是推销自已,而不是他的计划。在信的结尾孙文提出谦卑的请求,希望能到李手下工作,使他能研究sericultrue和其他西方农业方法,能为改善中国的农业作贡献。[7]但是1894年6月当孙文抵天津时,李洪章正忙于应付朝鲜危机,日本正在迫使中国回应。7月,日本击沉一艘运载中国增援船,8月1日中日宣战。因此,李未见孙文且他是否读过孙文的上书亦值得怀疑。虽然孙文的上书于10月间发表在万国公报上。

   

   [1]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1.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4.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6.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30.

   

   [5]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2.

   

   [6]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3

   

   [7]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35.

(2011/07/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